欢迎您访问土家族文化网  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土家学林 》 艺术音乐
甘茂华:追寻土家风流

         作者:甘茂华  信息来源: 新锐散文

      关于跳丧风俗 

    作为一个土家族散文家,我对土家文化是应该有所了解的。但我不是土家文化方面的专家或学者,没有做过深入的田野调查和理论研究,所以,关于跳丧之源流,只是个人的一些思考和认识。也可以说,只是一个作家的推理和判断。 

    我倾向于跳丧起源于远古时期的“军前舞”。研究楚辞的专家杨昌鑫先生指出:《国殇》渊源于巴族及其后裔土家族祭祀其鼻祖——氏族社会军事联盟首领廪君之“殇”。人类学家潘光旦先生考证:跳丧衍生于土家族地区祭族祖白帝天王征战之死的“军殇”。他们的观点,为我们追溯“撒尔嗬”之渊源提供了有力的论据。 

    为什么说跳丧起源于“军前舞”呢?当然,“军前舞”是现代的说法,过去不这么叫。也就是说,跳丧舞有一个从古至今、从源到流的演变过程。 

    从跳丧舞演变过程来看,它经历了五个阶段。它最早叫“大武舞”。史籍《白虎通·礼乐》记载:“武王起兵,前歌后舞,克殷之后,民人大喜,故中作‘大武’所以节喜盛。”周武王靠着前歌后舞的巴人打败商纣以后,将巴人的战舞改编,取名为“大武舞”。根据历史记载,讨伐商纣王时,前歌后舞的只有巴人军队。所以,周武王所创的“大武舞”必来自巴人。“大武舞”后来被巴人世代演练传习。 

    第二阶段,跳丧舞叫“巴渝舞”。《后汉书·南蛮西南夷列传》记载:“至高祖为汉王,发夷人还伐三秦。阆中有渝水,其人多居水左右。天性劲勇,初为汉前锋,数陷阵。俗善歌舞,高祖观之曰:‘此武王伐纣之歌也’。乃命乐人习之,所谓《巴渝舞》也。”这证明刘邦看过巴人的歌舞,《巴渝舞》在汉朝宫廷里也有表演,而且刘邦下了一道命令,让宫廷的舞人和乐师学习巴人的舞蹈,叫做“巴渝舞”。 

     第三阶段,跳丧舞又叫踏蹄舞。唐代樊绰《蛮书》记载,巴人的舞蹈是“击鼓而祭,白虎之后,其歌必号,其众必跳”。跳丧舞的形象呼之欲出。宋代《溪蛮丛笑》记载:“死亡群聚歌舞,舞者联手踏地为歌,名曰踏歌。”《湖北通志》记载:“巴人好歌,名曰踏蹄白虎事道。”其表演形式,也是绕尸而歌,以弓箭为节,打鼓踏蹄祭白虎。祭白虎就是祭祖先,祭巴人部落的廪君。  

    第四阶段,它叫跳丧舞。明清以后,延续至今,在湘西、鄂西保留跳丧风俗的地方,府志、县志均有记载,所谓处丧,击鼓而舞,以为道哀,村民相聚,通宵达旦。从武王伐纣算到现在,跳丧舞的传统保留了将近3100多年。 

    第五阶段,跳丧舞又叫巴山舞。这种演变发生在当代,由于物质生活的丰富,精神生活的需要,全民健身活动的普及,长阳的民族民间舞蹈专家覃发池先生索性将跳丧改编成了巴山舞,其中也结合了摆手舞的有特色的舞蹈语汇。舞姿更舒展,更舞台化,更艺术化。但民间跳丧照样我行我素,所以说巴山舞是从跳丧舞和摆手舞中派生出来的,分离出来的,变异出来的一种现代民间舞蹈。 

    归纳起来,跳丧舞源流如下: 

    大武舞(周代)   巴渝舞(汉代)   踏蹄舞    (唐宋时期)   跳丧舞(明清至今)   巴山舞(当代)。 

    从伴奏乐器来看,军前舞用的是鼓,跳丧舞用的也是鼓,出现了惊人的一致。这不是偶然的。虎钮錞于就是一种与钲合用,用于号令军队行动的军乐器。它造型奇特,如腰形铜鼓。它的音色,音质,发声原理,特别有个性特点。演奏时,它的基音比较稳定,给人印象,声音是一阵一阵的。它是威武勇猛的助阵的鼓,军鼓。 

    考古学家考证出这种乐器的分布图,就在古代三峡和武陵地区巴人地域内,具有分布的密集性。作为好战尚舞、天性劲勇的巴族,他们与錞于的密切联系,亦是一种必然。 

    华中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张正明说:“一个是冲锋的时候,一个是为阵亡的战友送葬的时候,巴人总是载歌载舞的,这一种风格一直保留到现在,这就是清江土家的跳丧。” 

    这种舞蹈的特点,节奏简单,富有力度,方向统一,确实是辅佐战争的基本特点。当时击鼓号令的鼓,用来统一节奏和方向,这就只能是虎钮錞于这样的军乐器了。一是只有巴人才有带虎钮的錞于,二是当时的战争也需要它来指挥冲锋祭葬战友。 

    从跳丧舞的参与者来看,只限男人,女人不能参加,这确实与战争有关。有句话不是说:战争,让女人走开吗?清江跳丧也说:“男人跳丧,越跳越旺;女人跳丧,家破人亡。”为什么不让女人参加呢?战争是残酷的,特别是冷兵器时代,战场上的死亡率相当高。女人要留在家里生孩子,保持种族延续,等儿子长大了,南征北战就后继有人。从这个角度来看,跳丧与军前舞也有一种血肉相连的必然关系。 

    土家族是一个能歌善舞的民族,直到今天,歌舞仍然是他们表达生活和生命价值的一种艺术方式。源于军前舞的跳丧舞,是土家族代表性舞蹈之一,是土家人生命归宿的壮歌。 

    关于巴楚源流  

    一、巴人的起源: 

    传说时代的巴人,主要活动于今三峡地区。据《后汉书·南蛮西南夷列传》载:务相是巴人第一个有名字的先祖。 

    务相时代,一起共同生活的有巴、樊、瞫(shěn)、相、郑五姓,他们出自一个叫做“武落钟离山”的美丽地方。在传说中,武落钟离山上有两个幽深的洞穴:赤穴和黑穴。务相所在的巴氏出自赤穴,其他四姓出自黑穴。五姓人要推选一位强有力的领袖,于是相互约定,大家往山崖上的石洞内投剑,投中者就奉他为君。务相的臂力过人,剑法精确,结果只有他一人投中! 
 
    众人又约定制作土船,载人后能够在水面上航行,到达彼岸就可以成为君王。这次比赛结果再次印证了务相的非凡本领,只有他造的船能在水面浮行并抵达目的地。 

    于是四姓之人彻底信服,共同立务相为巴人的头领,号称“廪君”。  

    二、巴人的迁徙  

    廪君成为五姓巴人的首领后,首先考虑的是巴人生存空间的拓展问题。他率领大家乘船从夷水向盐阳进发。夷水就是现在的清江,因其流域盛产盐卤,所以又被称作盐水。 

    盐阳居住着一个叫做神女的人,她对廪君说:“我们这个地方广阔富饶,出产鱼和盐,我愿意把你留下来,大家一起共同生活。”但是廪君志向远大,要为子民开疆拓土,不愿被约束,拒绝了盐水女神。 

    盐水女神为挽留廪君,夜晚来和廪君一起共宿,天亮后就化为飞虫,与大群飞虫一起,遮蔽了目光,天色像黄昏一样。这样过了十余天,廪君觅得了一个机会,射杀了盐水女神,天空便豁然开朗。 

    廪君于是在夷城建都,成立政权,其他四姓人均为其部下。后来,廪君死了以后,其魂魄永远变成了白虎。巴人及其后裔土家族人对白虎的崇拜,其实是对祖先的崇拜。 

    清江是一条盛载着悠久历史和文化的河流。这里是巴人先祖生活的地方,巴人从这里走出来,走向鄂西渝东,走向长江三峡,也走进了历史。 

    三、巴楚的关系  

    巴人部落为了拓展他们的生存空间,在长江中上游的山地中不停地迁徙,不停地游走,寻找他们心目中的神圣之地。 

    时间很快驶进了春秋。因为近邻楚国的逐渐强大和压逼,巴国也异乎寻常地活跃起来。 

    巴和楚,他们一会儿是盟友,一会儿是敌人;一会儿共同征战,一会儿互相杀戮。他们在纠缠中走过,在你进我退中游走。 
公元前688年,巴与楚就展开了文献记载中能看到的第一次战争。楚文王时,调巴人军队进攻申国(在今河南南县北),巴人军队经过楚地那处(今湖北荆门县东南),乘机占领了那处。这年春天,楚军在津(今湖北枝江县西)大败巴国军队。 

    公元前611年,位于今鄂西北的庸国乘楚国大饥荒之际,联合江汉平原诸国反对楚国,连败楚军。秦国与巴国的援军与楚一道,灭掉庸国并三分其地,巴国分得原属于庸国的巫山、巫溪一带。 

    春秋中后期,是巴国最强盛的时期。松滋之战后,巴国再也无力向楚国挑战,楚国则不断西逼,而巴国步步败退。 

    《华阳国志·巴志》记载:正当巴国外临强敌,难以应付之际,内部却爆发了一场大规模动乱。巴国将军巴蔓子向楚国求援,答应平息爆乱后送给楚国三座城池。胜利后,精忠报国的巴蔓子,处在守信与守土的两难抉择之中,最后毅然自断头颅,壮烈牺牲,保全了巴国的国土。 

    从英雄的鲜血中,楚王感到了巴人的豪迈和勇敢,也依稀看到了巴国的虚弱和自己的机会。楚国不久就乘机占领了巴国的大片土地。到楚威王时,派遣将军庄蹻带领军队循长江而上,扫荡了巴国黔中以西的大片国土。 

    四、巴楚的结局: 

    公元前316年,秦国先后灭掉蜀国与巴国,并对巴人部落实行类似于民族自治的政策以巴制楚。 

    公元前278年,秦国大将白起大举攻楚,占领楚国国都——郢,楚襄王败退陈城。  

    自此以后,巴国和楚国再也无力与秦国抗战。 

    著名的考古学家、科幻作家和人类学家童恩正先生,在他撰写的小说《古峡迷雾》中,为我们描述了一个最后的消失中的巴国。最后一个巴王率残部抵御秦军,向东部祖先的故地撤退,误入出口是万丈绝壁的黄金洞,最后饥饿而死。几天以后,前往追击的秦军都失望地回来了。据说巴族的残余人员已死在川东的崇山峻岭中,在那遮天蔽日的原始森林中消逝了,也从历史上永远的消逝了。 

    神秘的巴人真的就这样消失在三峡的烟雨云雾之中了吗?千百年来,人们一直在苦苦寻觅这个民族的背影和遗迹。如今,位于西陵峡畔石牌村的三峡人家风景区,神奇的巴王宫和巴人部落,以及被称为时光隧道的灯影洞,或许是我们破解这个千古之谜的线索之一。 

    巴和楚从战国中期进入三峡地区,到战国晚期偏早时期退出这一地区,其间发生的一系列事件的结果,为我们佐证了这一段波澜壮阔的历史。  

    让我们穿过时光隧道,从巴人部落的农耕与传奇,走进峡江岁月的风情与民俗吧。


     作者:甘茂华,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知名散文家,词作家。历任湖北作协理事,湖北流行音乐艺术委员会理事,宜昌市作协常务副主席。已出版各类文学著作15部,获得湖北文学奖,湖北少数民族文学奖,湖北屈原文艺奖,国家文化部群星奖,全国冰心散文奖,全国五个一工程奖等重要奖项。散文集代表作巜鄂西风情录》巜三峡人手记》巜这方水土》等。歌曲代表作《山里的女人喊太阳》巜青滩的姐儿叶滩的妹》《清江画廊土家妹》《敲起琴鼓劲逮逮》等。


相关文章

版权与免责声明 | 进入论坛

 
图说分享
· 甘茂华:追寻土家风流
· 沿河土家饮食文化溯源及保护与开发
· 梯玛的绝技和功能
· 梯玛的传承刻不容缓
· 永顺土司抗倭维护明朝边疆稳定
· 关于土家族医药保护和发展的研究
· 从黔东田氏土司沿革谈“改土归流”的历史必
· 刘兴国《从巴人到土家族》出版发行

远山的呼唤

中国土家族经济文化研究协

八宝铜铃舞

梵净山佛教文化旅游
· 自然环境对土家族文化的影响  
· 论长阳土家族跳丧舞的文化构成  
· 试论恩施自治州的文化生态保护  
· 土家族 “过赶年”辩析  
· 武侠湘西是宣传湘西文化旅游的另一张名片  
· 命根子泥土  
· 鄂西土家族还愿仪式解读  
· 彭家寨乡土建筑的生态特征对未来建筑发展...  
   土家族文学“灵物母题”的叙事解读
   武陵山区域发展的核心竞争力生物农业多样性
   协作互动推进武陵区域一体化发展
   对构建中国武陵山经济协作区的思考
   武陵山经济协作区探索民族地区跨区发展
   阿蓬江畔的村庄
   论湘西州旅游扶贫研究
   长阳民间吉祥图简释
关于我们 |  网站介绍 |  管理团队 |  申请链接 |  欢迎投稿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大事记

版权所有:土家族文化网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菜户营2号楼6单元601室 
技术支持:北京瑞武陵峰文化发展中心    服务热线:15811366188   邮箱:tujiazu@vip.sina.com    
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或书报杂志,版权归作者所有或者来源机构所有,如果涉及任何版权方面的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京ICP备13015328号-2号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50059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