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土家族文化网  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土家学林 》 艺术音乐
湘西土家族情歌体例及其社会功能

                           作者:阿蒙哥  信息来源:土家网友


    在民间众多歌谣里,情歌算是主打歌之一。根据笔者的调查,湘西土家族歌谣的情况可以作如是观。
      
    所谓情歌,就是男女青年为了表达相互爱慕之情而演唱的歌。这只是狭义的情歌论。在社会生活中,男女青年固然要谈情说爱,也需要借歌抒情,但是还有很多不是青年的其他老年人或中年人也喜欢情歌呀!所以狭义的情歌在湘西这里有点与生活对不上号。湘西土家族地区,演唱情歌的人很多,男女老少,各个阶层;田间地头,公开场合,都可以听到和看到情歌的演唱和流传。因此本文从广义的角度来探讨湘西土家族的民间情歌。
      
    湘西土家族的情歌大致可以分为四种体例:一、关于结情的情歌;二、关于劝情的情歌;三、关于怨情的情歌;四、关于私情的情歌。
      
    这里划分依据的标准是:第一,着眼于土家族情歌本身的内容与形式;第二,着眼于情歌创作者本身的主体性因素,这里面包括有听众的因素;第三,着眼于演唱的场合与目的,也就是它的作用与功能。需要说明的是:这里所指的情歌不是上面所言的传统狭义情歌,而是作为民俗的一种文化活动而言的广义的情歌。如果狭义地把情歌局限于男女情年谈情说爱时所唱这样的范畴内,那么就很容易把它看成是一种孤立平面的民间文学文本,而研究时也就参照作家书面创作诉特点,套用“思想性——艺术性”这个公式去分析。显然,关于结情的情歌是同一类山歌,这种山歌只是情歌中的一种体例。后三类亦如此。笔者不想把它们缩成结情歌、劝情歌、怨情歌、私情歌。这是为了避免把某种歌体所限定的范围等同于这种范围内多种体例之一的现象。下面分节论述。

    一、关于结情的情歌

    这一类情歌主要是男女青年谈情说爱时唱的,相当于狭义所指的情歌。从体裁上看,湘西和川东南的情歌多为七言四句头山歌,而鄂西则多为五句子。在内容上,主要抒发青年男女对爱情的诚挚态度和勇敢的追求精神。表现出健康纯朴的婚姻观和审美趣味。从相互倾慕的动心歌到争取幸福的反抗歌,可以读完一本充满辛酸与欢乐的爱情发展史。擗此线索,把动心歌、试探歌、求情歌、浓恋歌、赞美歌、后悔歌、反抗歌划在关于结情的情歌中较为合适。因为这些歌不仅忠实地记录了青年人结情的整个过程,而且紧紧围绕如何结情这一核心上。
    
     A、大山砍柴不用刀,大河挑水不用瓢;
        连姐不要媒来讲,山歌搭起姻缘桥。

     B、莫说山歌不值钱,结成几多好姻缘;
        隔山隔岭不唱歌,短棍打蛇难拢边。
      
    这类歌还有许多不同的唱词(异文),但都不离开“唱歌结情”这一主题。在结构上,明白直叙其事,很少先言他物的起兴。如A一连用“不用”、“不要”的排比,推出对山歌拱桥促成美满姻缘的赞美。B则是说明“唱歌结情”现象的普遍存在。
      
    这种现象是源远流长和世代相传的。为何能这样?先看一下历史上的情况。资料表明在清朝1727年开始的“改土归流”之前,封建社会里占统治地位的纲常伦理观念,以土家族地区的渗透还是不很深很广。从居住的自然环境看,土家族人民主要居住在湘鄂渝黔四省市交界之地,这里山高林密,深溪峡谷。险恶习的环境自然封闭和养活了与外地的交流与接触,相对形成一个封闭的小文化地理圈,其民俗纯朴,社会风尚较为开化。“凡耕作出入,男女同行,无拘亲疏,道途相遇,不分男女、”“男女服饰不分,皆为一式。”“以歌为奸淫之媒,虽亲夫当前,无所畏避”。不管夸大与否,但反映男女平等的真实是可能存在的。汉族地区就已存在“以歌结情”的风习。正国为这些风习违背了正统的封建伦理纲常,政府的新任流官便竭尽全力下令禁止。

    清乾隆《鹤峰州志•风俗》中载,鹤峰州第一任州长毛峻德禁令云:“……三,旧日民间,男女混杂,廉耻不顾”,“毋令女子与男子同坐,以礼约其身。至于选婿,祖父母主持之,不必问女子愿否”。第四条是“背夫私迩之风宜禁”。云“旧日土司妇女,以夫家贫寒,再有如此者,“应重杖八十,并枷号示众”。

    由此可见,改土归流或更早时期,土家族青年的婚姻还有一定的自由和自主权。现实中不仅有妇女逃婚的现象,而且还有唱歌结私情的情况。官府虽明令革除“恶俗旧习”并以强行手段颁布下些法令,但要成为在土家族地区占统治地位的道德规范并成为影响人们日常生活的正统思想,则还需要一段漫长的岁月。以歌结情在过渡时期里很难一下子消失。有首山歌唱道:豆腐开浆靠石膏/纸糊灯笼靠篾条/新打木桶靠竹箍/土家成亲靠歌谣。在这里,以歌结情还被看作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但真正的由结到情到成亲又很少能成功的。这可以在土家族的传说故事、长篇叙事诗以及社会上的婚配事实中找到佐证。
      
    如民国初年,龙山洛塔有个姑娘向桂芝,因唱歌与同寨青年田老楚建立了感情,但家人反对二人成亲,他们双双私奔。然而走投无路,二人遂唱一夜歌,相员于大树上。
      
    为节省篇幅,不再引用有关材料。表面上看,并不难发现关于结婚的情歌在爱情生活中所起的桥梁作用。这类歌除了这种直接的实用价值外,还有一种重要的社会功能,即适应土家族各个时代人们生活和思想上的要求,形成对爱情生活的审美习惯和择偶标准,并进而分化或整合民俗中关于婚姻这一核心问题的发展。也正是如此,关于结情的情歌才生生不息,成为土家族传统文化中强有生命力的组成部分。

      A。韭菜开花细绒绒,有心恋郎不怕穷;
         只要二人情义好,冷水泡茶慢慢浓。

      B。太阳出来照桂花,情姐爱我我爱她;
         情姐爱我劳动好,我爱情姐会当家。

      C。太阳出来照北坡,金花银花滚下河;
         金花银花我不爱,只爱为妹会唱歌。

      D。砍柴不砍毛毛柴,恋姐要恋人品乖,
         人品乖来计策好,抓得拢来放得开,隔山叫出点子来。
      
    ABCD就是在择偶标准上的表率表白。它的价值取向是:1、爱劳动;2、重情义;3、会唱歌;4、人品好。其他少数民族也大都如此,但较少象土家族这样把“会唱歌”作为一条重要的择偶标准。这里可以看出对于理想婚姻的一审美标准与习惯,这一标准的出现,越发说明关于结情的情歌在青年交际中的重要媒介作用。在日常生活中,土家族地区的小孩刚懂事,就学唱歌,而歌师每到一处,必大受欢迎,婚丧嫁娶,岁时年节则是比试歌才的最好时候,歌手尽兴而唱,很少顾忌。那种仅把情歌局限于谈情说爱的狭小范围就中免片面。当歌师演唱关于结情的情歌的时候,因其阅历深,年纪大,所唱内容便成为带有训诫性的经验总结。因此在演唱传播过程中,使听众受到一种潜移默化的教育影响,这种影响逐渐加深人们对于择偶标准的认同并形成一种理想婚姻的心理定势和审美风尚。
      
    如同其它兄弟民族的风俗一样,土家族的唱歌结情只不过是青年人进行社会交际的一种方式。这种方式固然很大程度地发展为结情,但也中免没有爱情内容的结交活动,这样就容易理解为什么那么多人爱唱情歌这种现象。随着社会历史的进步,人们的交际方式越来越铃铛,不仅仅靠唱歌这一独特形式去进行独特的交际了。唱歌结情顺利,但不一定结成既然婚也顺利。旧时代由于土家族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的约束,还有民俗上的不少禁忌,使得不少年青人饱尝爱情的苦酒,即便是为幸福和自由而奋力拼争,但往往奏出的只能是忧郁凄凉的悲歌。

    二、关于劝情的情歌

    在表达方式上,这类歌与上类歌有明显的区别。结情一类的歌虽有歌师的参与演唱,但就其生活中的爱情交往而言,则多为男女对唱。劝情这一类的歌则多为单人独唱,唱的内容都不离“劝”的主旨。歌体句式可随意变化,因而在形式上就显得比结情的歌自由灵活。许多劝情的歌有一定套数与调式,在作用目的上的突出特征是说教性。为达到此目的,唱词多劝勉、劝诫、劝说的内容,一些歌从标题上就能看出这种特征。如《劝郎歌》、《劝姐歌》、《十劝父母》等。在形式和内容上明显受到市井生活中一些小调俚曲的影响。一方面,外地与本地的经贸往来促进了文化方面的交流与影响。另一方面,演唱者自觉地吸收市民文化中的一些因素来加工修改自己演唱的内容,再就是听众方面的欣赏习惯。这几方面的原因使得关于劝情的歌不象结情的歌那样在内容上较为单纯,它的歌谣调式多属沿河腔,音调上有明显的现代倾向,且流行于沿河地区。在风格上多偏于委婉细腻,有象结情的歌以粗犷豪放的山歌风格为主。劝情一类的歌中还有一些道白,很有一些说唱文艺的特性。尽管这类歌情况复杂,但还是可以分出四种较为常见的基本类型。
        
    第一类:表现对爱情的忠贞态度。
      
    A、墙内栽花墙外红,十人过路九人逢;
       好姐只要恋一个,好花只要栽一蓬。

    B、人家妻子爱不得,田坎跑马路又窄;
       茶罐煨饭吃不饱,借人衣裳穿不热。

    C、石榴开花朵朵红,劝姐莫嫌小郎穷,
       去年还在江湖走,今年白鹤落鸡笼,虽说人穷志不穷。
      
    AB运用巧妙的比喻,先作委婉的暗示,再引出劝勉宣言。C在劝说后还直抒胸臆,表达出人穷志不穷的为人处世态度。
      
    第二类:传授谈情说爱的方式和技巧。
      
    A、紫竹马鞭节节通,二人定情莫漏风;
       燕子衔泥紧闭嘴,蚕儿牵丝在肚中。
     
    B、不打横耙不烂田,不做买卖不赚钱;
       结情也要脸皮厚,言滞口钝不得连。
      
    从劝的角度看,这种歌多为歌师所唱,在他们演唱的不少情歌里,对处于初恋的年青人的微妙心态作了不少夸张、生动的描叙:“初次相恋口难言,脸上就象火烧山”,“心想恋姐有点怕,脸上好比鸡蚤爬”。这类歌常用“不要”、“不得”、“莫”等表达否定的判断词,有的放矢,快言快语。
        
    第三类:联系劳动生产与社会生活。
        
    A、升子枕头肚里空,远处找姐耽误工;
        就在跟前找一个,早不相逢晚相逢。
        
    B、丝瓜牵藤上屋檐,表姊表妹正好连;
       牛栏起在田坎角,肥水不落外人田。
        
    C、开田要开弯巴田,一弯弯到姐门前;
       五黄六月去看水,一打秋风二拜年。
      
    据《永顺府志卷十一》载:“土司旧例,凡姑氏之女,必嫁舅氏之子,名曰‘骨种’”。土家谚云:姑家女,顺手取;舅家要,隔河叫。舅表婚的现象说明舅权的严重存在。有时“无论年之大小,竟有姑家之女年长十余岁,必待舅氏之子成立婚配”。这自然会遭到追求自由婚姻的年青人的反对,但在认为是天经地义的古来家规面前,他们反抗的力量又是何等的微弱。“肥水不流外人田”正代表了一种认同“骨种”合法的社会心理,它显然与小农经济状况下的劳动生产紧密相联。女子本身是劳动力,父母养育花费了钱财,因而她党政军代表着一定的财产关系。外嫁于人岂不钱财两空?土家地区向以娘舅为最尊,回溯土家族婚姻,家庭制度的演变情况,可以发现其婚俗与汉族迥然有别,舅表婚是族内婚制转向族外婚姻家庭制度的一个过渡形式,而土家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又使得舅表婚多少保留了一些原始婚姻家庭制度的遗迹,这是历史的必然。所以也就形成一种沿袭下来的风习。这与其他少数民族的一些风习又不约而同,这恰好说明了在相类似的共同经济生活条件下,会出现一些共同的文化现象。
      
    B这样的歌数量不同很多,它不象前两类劝情的歌那样有着明显的功利目的,它的价值重要地表现为一种民俗志的功能,通过它可以探究到和婚姻有关的家庭生活等民俗的内容和特征。
      
    由此可以很好理解AB这类歌了,这类歌多从劳动生产唱起。如:“开田要开龙洞田/龙洞开田水方圆/连姐要连中年姐/晓牧师苦来晓得甜。”这样也更容易理解在关于结情的情歌中,为什么择偶标准要把爱劳动摆在首位的原因了。谚云:唱歌结情,吃饭养身。这实在可称为一种朴素的唯物主义哲学。在中国传统文化观念中,食色关系是彼此不分的,虽皆为人之本性,然“民以食为天”,纵色即为淫,故又云“饱暖思淫欲”,从AC这些歌中明显看出传统文化的折射。
      
    第四类:娱情娱人及其他。
      
    A、恋郎要恋胡子郎,胡子上面有蜂糖;
       去年六月亲个嘴,今年六月还在香。
      
    B、十七八岁不探花,老了探花无人身身;
       好比园中苦麻菜,多放油盐味也差。
      
    C、十七八岁正当时,风流来了莫推迟;
       若是风流推迟了,再不玩耍等几时?
      
    有人因为表面现象就把这类歌简单地斥为庸俗下流之作。笔者不也苟同。这类歌很有市场,应正视它们的存在。它的劝情带着一种浓厚的逗趣作乐的情调。土家族地区多称之为“雀宝歌”,即滑稽歌。有时是歌者的自嘲或挖苦别人。有时听众中有自告奋勇者,接嘴开唱。在这种带有游艺特征的演唱场合中,可以无大无小,无尊无卑,大家娱乐而已。
      
    当然这些歌又流露出一些及时行乐的低级趣味,但不要把它的消极影响估计过高,如果换一个角度看,在珍惜青春年华问题上,也可能带来一些积极影响。
      
    综上所述,可以看出,关于劝情的情歌具有多方面的社会功能,它不仅进行爱情婚姻的教育,还有思想品德以及家庭关系、劳动生产等方面的教育。在它的直接的或间接的教育功能上,审美观和实用观密切结合,审美要求与劳动美紧密联系,同时,还与传统的风俗习惯和文化心理相互沟通。

    三、关于怨情的情歌

    这种歌的内容多反映青年人在婚姻上的不幸遭遇以及他们的抗争。

    土家族经历过漫长的封建领主和地主经济上统治地位的历史时期。妇女较之男子,地位更低,痛苦更多。改土归流后,封建阶级的三纲五常和三从四德等家常礼教法规逐步强化并占据统治地位。青年人虽可以自由恋爱并以歌结情,但他们只有结交的自由,而无结亲成婚的自由,土家地区的一些传统风俗也使得追求自由婚姻的年青人受到约束。男女婚配除要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外,还须取得土司梯玛的同意。民间还普遍存在姑家女必嫁舅家子的“骨种”婚。还有“坐床”风俗,即兄亡北收嫂,弟亡兄收弟妇。有的地方统治者甚至在别人结婚之时享有“初夜权”。另外一些禁忌也使得男女的婚姻频遭不幸,如覃田、彭王、彭白、向李、向尚、向田杨诸姓之间,有通婚禁律。土家地区在封建时代,还有着严格的家规家法,婚后夫妻双方都受约束,妻子若与他人私通,国则捆邦吊打,重由沉水丢天坑,还不允许离婚。谚云:“田不好归业主,女不好归娘家”。娘家视女子离婚为极不光彩之事。
      
    严酷的礼教与野蛮的恶习,酝酿成不少的婚姻悲剧。青年人面对阻碍他们获取幸福与自由的重重锁链,他们怨恨,他们抗争。但他们并不知道妓女的婚姻制度正是封建的社会制度的必然产物,而他们的悲剧命运不可避免。他们只有用歌声来倾汇心中的积怨,用歌声来诅咒可恨的行刑者。《十怨情》中唱道:
      
    三怨爷娘心太粗,不看儿郎看家屋;
    女儿欢喜偏不送,一心只想高门户。
    四怨哥嫂把事做,不念姊妹亲骨肉;
    只听媒人说好话,糯米粑粑做的出。
      
    在关于怨情一类的歌中,这种对于父母兄嫂的怨歌占了很大篇幅。主角多为女子,其怨恨多表现为“怨而不怒”,唱出的是女子内心深沉的苦痛和哀怨的忧伤。有一些怨情的歌从形式上看又是一种劝情的歌。如《十劝父母要软心》,这首歌要求父母回心转意,坚决反对父母包办婚姻,结尾是:“若是不听良心言劝/女儿我愿背不孝名”。这里在怨恨的基础上出现了抗争的胆识与坚决。
      
    在另外一些关于怨情的情歌, 我们可以看到不顾一切的烈女子形象,她不再怨天怨地怨家人,而是强悍泼辣地定言不怕死,大有害创见去的气派。
      
    A、生不怕来死不怕,哪怕家规正王法;
       有心恋歌不怕死,沉潭分尸由在它。
      
    B、生不服来死不服,生死不进他家屋;
       情愿断送红尘事,削了头发当尼姑。
     
    C、生要恋来死要恋,不怕爷娘不怕官;
       杀头如同风吹帽,坐牢好比逛花园。
      
    这里所表现的是何等的豪迈与浪漫。作为民间的抒情文学,这类歌中所塑造的女子形象具有文学上的审美价值和意义,反映出创作者对于她们的同情与赞美。相比较一些带着消极因素的劝情的歌,这类歌流露出浓厚的劳动人民所特有的清机关报刚健、大胆泼辣的精神。
      
    而男女形象的塑造却大为逊色,他们远不如女子形象那样生动鲜明,光彩照人。没有金钢怒目,他们的怨气带着一种女性化的委婉与含蓄。
      
    男女的怨恨多是自怨或怨女方,表现出对命运的无奈和认同,这和生活歌中的《单身苦》在忧怨的主题上是一致的。
      
    怨恨虽然改变不了人的悲剧命运,但女子们并不终止她们的怨恨,出嫁之时,这种怨恨得到了大爆发。其高潮便是哭嫁。从此角度,不妨把哭嫁歌看成是一种典型的怨情的情歌。姜彬《哭嫁歌和古代的婚姻习俗》中称哭嫁歌是一种“慨叹痛苦的抒情歌”。这种抒情就是抒发的怨恨之情。尽管土家各地区哭嫁仪式不一,但在哭的方式上,都表现出一个共同的特征:长歌当哭,哭诉交加。这种哭诉的方式使哭嫁歌出现了自由体的形式。如“爹娘呵/你们为什么这样狠心/伸手把我甩出去/抬着把我踢出门/”哭兄嫂以及其他一些仪式的哭诉也多长短句,很妙七言四句子。一方面,字里行间流露出“恋亲恩,伤别离”的主题,但其背后则蓄满了怨恨之情,怨恨家人将其送往虎口火炕。另一方面,对于媒人的哭骂则把怨恨的情绪推向了带血泪的控诉。如前面所言,过去的女子不可能看出封建婚姻制度是封建社会制度的必然产物,她只得把一切凡是能骂出口语言和诅咒暴雨般地打向媒人。通过哭、诉、骂,她在心理上才能求得暂时的平衡与快慰。“想望的目的完全支配着意识,希望说明了焦虑,就这样相信所恨的人已经受到了打击,所求的爱,也就有了酬答”。

    四、关于私情的情歌

    这类歌大部分是反映男女青年私下结情的内容。这类歌不象结情的歌那样情意缠绵,也不象劝情的歌那样劝诫说教,更不象怨情的歌那样用灰暗的色调来描绘年青人所遭受的不幸,没有哭嫁歌中那声泪俱下的哭诉与痛骂。它往往幽默诙谐地速写出年青人聪明勇敢,随机应变的种种表现和变化微妙的心态。

    这类歌在形式上多为固定的七言四句体。其结构为:男女私下相会,弄出声响,家人(爹娘或公婆)警觉;女子巧妙回答化险为夷。最后一句皆为女子现编的假话,然常合于情理,不露破绽,故巧妙转移家人视线,情人之间终成好事。
      
    A、郎在外面唱首歌,姐在房中蹬一脚;
       爹娘问姐为何事,新穿鞋子脚不合。
      
    B、姐在房中做花鞋,郎在后园打一岩;
       公婆问是什么响,风吹古树落干柴。
     
    C、月儿弯弯照妹房,屋檐脚下会情郎;
       爹娘问是么子响,屋梁跳下黄鼠狼。
      
    如前所述,土家男女青年的婚姻在封建时代是一直极不自由的。恩格斯在分析封建婚姻时说:“起决定作用的是家世的利益,而决不是个人的意愿,在这种条件下,关于婚姻问题的最后决定权怎么属于爱情呢?”封建包办婚姻自然缺少爱情。而恋爱和婚姻是人类生存的一个基本问题,既不得到合理解决,在民歌方面自然会有大量的反映。从此角度看,这类关于私情的歌又成为记录民众生活的民俗资料。
      
    在怨情一类的歌中,大都是公开的抗争,如“生要恋来死要怨”,“要我断情万不能”。在关于私情的歌中,则大都是“地下活动”对抗。尽管礼法家规的不容,但男女私情照样不断。在他们看来,“河水未得洞水凉,讨的未得恋的强;讨的未得恋得好,白糖哪能赶蜂糖?”这些歌如果是当事者的表白,那么应看成是健康的情歌,它表现出争取自由婚姻的勇敢精神和对于礼教的蔑视。但作为歌师来演唱,则带有劝情的意味,这种劝情有时带有猬亵的色彩。
      
    另外还有一些直接描绘结私情情景的歌。如《掐菜苔》就是讲一女子掐菜苔时与情郎相会,女子叫情郎晚上来,并教给他路线。《清早起来秋蔫蔫》写弟弟与嫂子的私情。《家里来了远乡郎》(异文《小郎骑马走忙忙》描叙一女子与情人幽会,女子引郎入室经过层层设防,最后二人鸳鸯共枕。

    象这类表现私情的歌中,大都隐含地暗示着性关系。这种性关系是一种正常要求的畸型表现,是自由婚姻被剥夺下的结果。何其芳评论道,“我们不讳言它们的不正常,但必须知道,那种剥削阶级的荒淫,小市民的颓废,仍然有着根本上的区别。”
      
    在两性被人为隔离的生活中,年青女子被锁于闺房,这对于青年妙龄的女子来说,实为痛苦,这也越发勾引出她们对异性产和种种神秘感和幻想欲。生命的本能和欲望促使她们创造种种机会去结私情,在这种爱情的背后,紧接着的便是性的冲动,长期补压抑的人性就以一种扭曲的形态反映出来。
      
    正因为这类歌反映了私情的内容,所以长期以来被看成是黄色下流之作而倍受贬斥。一般说来,黄色下流之作在民间文学中是有一定的市场。但它有着明显的煽情色彩,纯以感官刺激为目的,比较露骨地展览性欲的发泄。而这类关于私情的哥则多以高妙的比兴起笔,委婉含蓄地表现出情人之间生命意识和心灵感情的交流。在土家地区,即便是一些很“荤”的内容,也是采用“素”词唱出来的,这就叫“荤歌素唱”。
      
    唱歌作为湘西土家地区的一种文化活动,具有明显的弥补物质贫乏的娱乐作用。或逢年过节或田头地角,可常见以歌以娱乐的情景,就是21世纪的今天,依然还有民间歌节歌会活动。关于私情一类的歌,其娱乐作用尤为明显。歌中涉及到的爱情及性爱,一方面具有神秘性,另一方面又具有刺激性,它能吸引人,又能满足人的愿望,这种愿望便是性的压抑得到渲泄,暂体验到精神超脱的轻松愉悦感。
      
    在这种渲泄的背后,可以看出一种对传统文化伦理观念的逆反心理,它与纯粹的自然生命意识发生碰撞的时候,有时又出现妥协融和的一面,精神上的超脱导致自我麻痹,又削弱了人们在现实中追求自由理想婚姻的锐气与勇力,反过来又不自觉地维护了传统文化伦理笼罩下的摧残人性的社会秩序。由此我们也好理解为什么那么多的怨情的歌和劝情的歌以及私情的歌大量存在的原因。
      
    同怨情一类的歌比较,在关于私情一类的歌中,女子形象的塑造大多聪明美貌,机灵过人。她们身上有民间故事中机智人物和巧女形象的烙印,也可以看出一些传统戏曲中崔莺莺、红娘、杜丽娘、赵盼儿的投影。其曲调也受到地些俚俗小曲的影响与渗透,在演唱的时候带有民间小戏的某些特点,其审美效应必然具有戏剧性的效果。
      
    以上就湘西土家族情歌的四种体例分别作了分析与论述。作为一种独特的而又普及的文化现象,可以看出,土家族情歌富有无限的生命力,它不仅是一种口头的创作,而且还是一种民众性的民俗文化活动,这种活动成为土家族人民日常生活中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并拥有和发挥着多种社会功能。这是一个尚待深科开发的艺术宝库,它期待着有识之士的发掘。


相关文章
·土家苦情歌的文化阐释

版权与免责声明 | 进入论坛

 
图说分享
· 扶贫路上的“铿锵玫瑰” 邓 伟
· 安徽泗县:阻断贫困代际传递 教育扶贫提
· 安徽泗县:为扶贫插上“文化”的翅膀 王文
· 世界银行公开推介:“中国淘宝村”可解全球
· 贵州松桃:“八面合围”勠力扶贫扶志攻坚战
· 安徽砀山:葛集镇脱贫致富下好特色“先手棋
· 一罐煤气扛起家 和和美美奔小康 梁艳
· 安徽泗县:易地搬迁政策好 新居敞开喜迎客

远山的呼唤

中国土家族经济文化研究协

八宝铜铃舞

梵净山佛教文化旅游
· 自然环境对土家族文化的影响  
· 论长阳土家族跳丧舞的文化构成  
· 试论恩施自治州的文化生态保护  
· 土家族 “过赶年”辩析  
· 武侠湘西是宣传湘西文化旅游的另一张名片  
· 命根子泥土  
· 鄂西土家族还愿仪式解读  
· 彭家寨乡土建筑的生态特征对未来建筑发展...  
   土家族文学“灵物母题”的叙事解读
   武陵山区域发展的核心竞争力生物农业多样性
   协作互动推进武陵区域一体化发展
   对构建中国武陵山经济协作区的思考
   武陵山经济协作区探索民族地区跨区发展
   阿蓬江畔的村庄
   论湘西州旅游扶贫研究
   长阳民间吉祥图简释
关于我们 |  网站介绍 |  管理团队 |  申请链接 |  欢迎投稿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大事记

版权所有:土家族文化网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菜户营2号楼6单元601室 
技术支持:北京瑞武陵峰文化发展中心    服务热线:15811366188   邮箱:tujiazu@vip.sina.com    
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或书报杂志,版权归作者所有或者来源机构所有,如果涉及任何版权方面的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京ICP备13015328号-2号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50059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