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土家族文化网  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土家学林 》 艺术音乐
当宜万铁路通车时想到318国道的那些事

                           作者:恒利洋  信息来源:三峡新闻网

   再有几天宜昌到恩施的火车就要通了,这条我称之为死亡之旅的318国道将彻底与我道别,这条去年才通的高速公路我也可以少去开车历险。我终于可以坐火车从宜昌到恩施,再从恩施回宜昌,不用再担心安全的问题了。

    就在前几天,公司员工小习到恩施出差,本来说好星期二回的,到了下午五点居然还未回来,我于是打电话询问,问的目的并不是想质问他为什么没办完事马上回来,而是担心他在路上是否会有状况。

    那条路太不安全了,我随时都在担心出事,我不能让公司的员工有任何闪失,否则那将是我无法承受的。

    宜昌——恩施,这条我走了八年的318国道真的是让我畏惧。

    宜昌——恩施,这条去年才通的满是隧道的高速公路让我更加惧怕。

    它们实在是太不安全了。

    大家可能觉得我这句话说得过分,但确确实实,我就是这么想的,这么看的,经历了太多的恐惧,我对这条路充满了敬畏。

    从二00二的六月到二00九年的十二月,在318国道上,每次我坐车去恩施,总会看到一起车祸,在宜昌到恩施的250公里的盘山公路上,每次都能看到出事的车辆,几无例外,碰上雨天或下雪,那出事的车辆更多。
    
    这些年是否有官方对于车祸的统计我不知道,但我亲眼见到的就是这样。

    而宜昌至恩施的高速公路的修通,在便捷了宜昌至恩施的交通的同时却让这条路上的车祸更加惨烈。据报道,通车半年,仅宜昌区域就有车祸280多起,这真是一个极其令人恐怖的数字。
    
    我们的政府,建筑工程公司,我们的工人们为这条高速公路付出了极大的努力和艰辛。高速公路畅通了,我对这些付出劳动,汗水甚至血泪的人们心怀崇敬,满含感激,它使我们原来需要7,8个小时颠簸的山路缩短到只需要3个小时的车程。
    
    但有些人不知道其中的艰难,有些人不知道敬畏,有些人根本没想到危险,无处不在的危险!太多的超速超过了这条路的设计,所以车祸频发,比起318国道,这条高速更加危险!

    318国道上只要慢慢行走,出车祸,出状况问题也大不到哪里去,而高速公路上出状况却不会受你控制,别人的犯规,有可能会导致你的毁灭,这种危险发生的机遇非常之高。

    二00二年六月,一个周末,先生突发奇想,“我们到恩施去看看吧!”,我说好啊,于是我们坐上了宜昌到恩施的飞机,那个象拖拉机一样的“运七”。
    
    飞机已经非常残旧,至少有三十年以上的机龄,我们第一次爬上那么破的飞机并没有去想它是否安全,后来这一机型在武汉出事后被全部淘汰。
     
    毕竟是飞机,起飞、飞行,降落总共才花了四十分钟,我们就到了恩施的地面上,一个偏僻冷落的小山城出现在了我们的眼前。
    
    或许因为交通太不发达的缘故,这里人口很少,恩施尽管是地级市但城区大约只有十几万人口,市中心舞阳坝糟糟乱乱的,全是低矮零乱的房子。
    
    就在舞阳坝的车站人流最密集的地方,有间一百平方米的店面居然空着,等待出租,据说已空了半年,我和先生毫不犹豫就把它租了下来。
    
    于是我们在恩施的生意正式开始。
    
    生意开始交通是个最大的问题。我们不可能每次都坐飞机来回,那样费用太高,而且大宗货物的进出不可能走飞机,只能依赖汽车,到车站一打听,恩施到宜昌如果坐大客车至少需要12个小时才能到达。

    好在一个月前,宜昌交运刚刚开通了“长轿”,即宜昌至恩施的小型轿车运输业务,坐小轿车只需7个小时左右就可到达。
    
    有这种交通工具,让我们觉得恩施的交通时间还是在可承受的范围之内,尽管时间长,但一天内可以抵达,人的身体还能承受,不禁庆幸正好有如此的交通方便了我们。
    
    回程便是坐的长轿。七个小时返回宜昌,随后便开始订货、装修、招聘,将恩施的店铺开了起来。

    于是,宜昌到恩施的318国道便成了我隔三差五要走的路了。

    刚开业时,我几乎一个月要跑几趟恩施,所以逐渐地,那些长轿的师傅们便一个一个地熟悉起来。

    记得第一班全队的师傅们选了一个队长叫邓红,块头大大的,人很义气,我坐过几次他的车,他很善谈,常常谈到怎样安全行车,每每看到车祸他就会说这是什么问题造成的,所以,经过几趟长途之后我便有了经验。
    
    跑山路,长下坡的时候千万不要空档滑行,空档太久会导致方向失灵,碰到问题没法处理。

    盘山公路,最大的特点是拐弯处视线不好,千万别占道,因为占道看不到对面的情况,一旦对面过来车辆有可能会迎头相撞,所以拐弯占道最要不得!
    
    拐急弯时千万要压低速度,盘山路往往很多U形倒拐一样的弯,这时一定要把速度压到40码以内,千万别跑块了,万一转不过弯来,有可能直接冲下山崖。
    
    雨天时,由于路面象抹了油一样的滑,所以速度尤其不能快,拐弯处最好不要超过30码,超速会失控占道,极有可能酿出惨剧。
    
    有的师傅直接说:“在318国道上,碰到事故的时候,宁可撞岩,不可掉崖”,撞到岩顶多车伤一点,人伤一点,但不会死人,但掉到崖底下那便彻底完了。

    ……

    尽管那几年我并未开车,但这些话却象根一样植入我的脑中,看着一次次的事故,知道一次次车祸的原因,对这条318的路况我有了比较充分的了解。
    
    但并不是所有的人都了解这条路,熟悉这条路的秉性的司机毕竟是少数。
所以,常常许多的外地司机便在这里栽了跟头。
    
    平原的司机走进这片山中,往往看看这些路都怕,所以开起车来小心翼翼,但有些司机却不以为然,认为自己是老师傅,这点山路不算什么,往往麻痹大意导致事故。

    一辆大货车直接冲进了山边的房子,压死两人,房子冲垮,这是因为长下坡速度太快,没来得及拐弯。一辆农用车爬上坡顶,直爬到山崖下面去了,原因也是速度太快,不知道前面是断崖,我们经过时吊车正在作业,试着将它吊起。一辆小轿车在野山河桥头直接冲进河下去,因为小轿车速度太快,没来得及拐弯上桥面,夫妻俩同时殒命,椐说随身还带着17万的现金。一辆大客正在前面走,我们的车跟在后面不远行驶,不知道怎么,走着走着拐了一个弯大客居然不见了,我们好奇地停下来,一位女士从山坡爬上来高呼救命……而另一个拐弯处,一辆满载皮蛋和大蒜的货车掉在山崖边,皮蛋与大蒜洒落一地,附近的农民正在哄抢……

    这些,都是我看到的画面。

    在二OO二年至二OO九的八年间,每一趟去恩施或从恩施回来,我或多或少都会看到这样的画面。

    二OO四年,我们买了爱丽舍,有了车,老公急于显身手,尽管我极力阻拦,他还是一意孤行地开车上山。

    “不要紧,慢点开就是了!”
    
    开车上山正逢一个小雨天,在一条山道上为辟开对面摩托车,他踩了一下急刹车,车身居然调转180度,把他吓出一身冷汗,好在车已经避让过去,周围没有其他车辆,否则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旁边就是悬崖,他胆颤心惊地下车歇了好一会,缓过神志才慢慢开车,颤颤惊惊地把车开到恩施。

    从此之后他便不那么急于开车上山,能坐长轿的时候就座长轿,不再自己逞能。

    二OO六年开始,政府开始投资兴建高速公路和铁路,大量的工程车辆,机械设备进入318国道,施工、运送货物设备、砂石、建材等,半年的时间,就将318国道辗压出一个一个坑洼,道路上石头裸露,大坑接小坑。
    
    所以二OO六至二OO九年的三年间,宜昌至恩施的这段路极其颠簸,今我们非常难受。

    那条路简直太乱了。
    
    仅仅野山关至榔坪的一段三十里的公里,大坑小坑高差就有二十多公分,一路上就像多个大工地,乱七八糟,汽车只能开二十码的速度,就这样汽车的底盘还常常被挂到,这一段路就要跑一个多小时,还不说其它的路。
    
    所以常常一趟恩施下来花8个小时不说,身体的每个部位几乎都要被颠拆了,往往去一趟恩施回来得休息好几天身体才能复原。 
    
    一位做明牌首饰生意的女士,五十多岁,每次从恩施颠到武汉,到明牌拿货回家都要大病一场,那条山路实在让她受不了,所以最终她将代理权放弃了,不想出山进货。

    可想而知,这条路对于生意人来说是多么的艰难。

    好在宜昌还有飞机,在这几年的时间里,我到恩施往往选择坐飞机,这样省时省力,一路的颠簸尽管能省几个钱,但恢复所需的时间太长,不如将时间花在生意上。

    但恩施的飞机很不靠谱,你永远不知道他会不会准点,尤其是冬天,由于大雾,下雪或下雨,飞机往往不能起飞,所以你不得不被逼着去坐汽车。

    有时需要运输的东西多,我们不得不开车,那就得打起精神,仔细小心。 

    我第一次开车跑山路是从恩施回宜昌,由于压力大我晚上没睡踏实,早上六点就起床,和同事开车回宜昌,一路上我慢慢吞吞地开,一边开一边想着老师傅的话,同时摸索经验,直到晚上七点,我才终于将车开了回来,用13个小时创造了生手开318的奇迹。

    回来后我跟人吹嘘“我从恩施开车回来的”,没人相信,他们觉得我肯定在吹牛,“那条路你敢开?人家开了四、五年的司傅都不敢开。”

    “别看我是新手,我的经验老着呢!”

    确实,尽管我是新手,但对恩施这条路我却是非常熟悉的,耳濡目染,我的经验对我帮助很大,我不会犯常规之下的错误,所以不会有大的问题。但下雪天我却是不敢开的,春节前往往是生意忙碌的时候,我们往往要去恩施处理事务,这时候我们一定会是坐长轿的车。因为长轿车身小,载重轻,即便是在有雪的道上也不必使用防滑链,师傅们很有经验,所以安全相对有保障,但大车就不行。

    在长阳普字的风口,道路往往结冰,一般的大车都要下来加装防滑链,甚是麻烦和不安全,所以下雪时往往是车祸的高峰期。只要听说下雪,我们就尽量不去恩施,因为下雪十有八九要堵车。

     0七年春节前一个小雪天,先生去恩施,早上九点出发,到下午五点时打电话说还在野山关呢,正堵车,我心不觉揪紧,到晚上十点,车未通,到十二点,仍未通,一直到第二天早上的五点,车才动,到九点才终于到恩施。

    听他回说到恩施时我大大地松了一口气:“真是谢天谢地!”

    而我的同事们去恩施时往往也是在路上一堵几个小时。

    所以,我出发到恩施往往形成习惯,上车前一定买上零食和水,做好抗战一天的思想准备。

    大家可能还记得08年时,野山关附近山体滑下2000方巨石泥土,将一辆大客车埋了,导致了一车人的伤亡。在318这条国道上,小石头滑落的事时有出现,尤其是雨天。七、八月是洪水高峰期,这期间极容易出现泥石流,所以夏天到恩施,我们尽量要避过雨天。 

    当然,只能是尽量的避,下雨天掉石往往导致交通的中断,这不足为奇。 

    有一次山边住户的一位妇女正在给一辆大车加水,忽然听到远处有石掉落的声音,她仔细倾听,似乎觉得有滑坡出现,便赶紧停下手中的水,将正在驶过来的一辆大客车拦住了,大客车刚停下来,前方的一大堆石头哗的垮下来,令人目瞪口呆。 

    这位妇女救了一车人的性命!所以,下雨天最好别去恩施,318国道旁的山头虽然很美,但并不十分稳定,开车还是小心为上。高速公路终于修通了,二0一0年元月份的时候我异常高兴,决定坐大巴去恩施。 

    坐上大巴,宜昌到长阳高家堰路段仍然是山路,近一小时的转游令人不甚其烦,路状不好,车又颠簸,很是难受。进入高速道路后便快捷很多,平稳很多,风景也很美丽。 

    但随后看到的那一条又一条黑黑的隧道,禁不住让我觉得阴森恐怖,对这巨大工程赞叹的同时不禁思考“这隧道里万一出事怎么办啊!” 

    我的同事骂我乌鸦嘴,我说:“是啊,这是不得不考虑的事啊!” 

    那些幽深漫长的隧道确实令人害怕。没过多久,我们的车在野山关被拦了下来,通知我们前面出了车祸,要改道318。客车驶向收费站出口,停在了野山关边的集镇上,汽车司机准备等待车祸处理完毕,再上高速公路行走。等了一个多小时,高管人员告诉他可能还得5个小时以上,所以他不得不选择走318。 

    一路上他和老板通电话,从他那一大堆的话语中我弄明白了他的车没带刹车用水的装置,不适合跑山路,只适宜跑平地,但此时不得不跑,听着他的话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上。但别的旅客似乎并未听懂,未弄明白。 

    在那条长长的几公里的下坡山路上,我几乎是惊恐万分地看着司机开车,常常喊他慢点、慢点。他确实也在担心,速度也压着,后来开到高坪,他毫不犹豫返上高速入口,这让我心中的一块石头大大的落了地。 

    我真想返程的时候坐飞机,但高速公路通了之后,宜昌往恩施的飞机取消了。或许因为高速公路才通,人们还不太习惯这条道,道路上的减速带和限速标志还未太完善,所以高速公路开通的头半年车祸频繁。

    尽管工作上的事情很多,我应该多去恩施开展业务,但由于对这条路的惧怕,我尽量减少自己的出行。在高速公路上行驶,看到旁边的车往往一百多码的速度超速行驶,我真是担心。看到“有路不忘没路苦”的交通警示牌,我深感交警的用心良苦。但许多人没有看到,许多人并不在意。超速的人往往很多,尤其是四川人。我常常看到四川的车飞速驰过,不禁抱怨这帮川耗子怎么如此肆无忌惮。出车祸的往往是外地人,外地人不熟悉路况,没有敬畏,所以往往出事,出大事。 

    这一年出的两起连环相撞的恶**故,第一件恶**故中一辆客车被挤压在中间,官方报出的死亡数字是8人,但实际人数据说远远超过这个数字;第二次事故中9车相撞官方报出的死亡人数是3人,但实际人数不得而知。

     这许多条凝结着无数人辛勤汗水的隧道实在是太长太长了。那条最初命名为龙潭的隧道因出了惨烈车祸不吉利而改名为了金龙隧道,长达八公里,微微斜坡,在隧道中的大型载重车如果速度过快极有可能持续刹车导致刹车失灵而造成致命错误。所以,千万别超速,千万别抢道,你的畅快的驾车技艺或许带来的是致命的后果。我的一位朋友跟我说:“恩施这条路真好!怎么限速80,真烦人,我就跑130的。”我惊呼“你胆子太大了,真的是无知者无畏,你知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我告诉他车祸的情况,他心中才有了点警觉。真的是“无知者无畏”啊!但这种无畏是万万使不得的。这条高速路,比318更像一条死亡之路,如果有人犯规出事,你也许会被殃及,这是你不能操控的。

    所以有经验的师傅说:“离那些大车远点,万一他刹不住要害死人的”,所以在隧道中,师傅们一般会选择隔大车远一点或者能超车的时候把他超过去。

    野山河大桥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七十年代的时候,一对青年男女非常相爱,但双方的家长并不同意他们在一起,所以有一天他们俩绑在一起从野山河的大桥上跳了下去。

    这是一个凄惨的爱情故事,却也是野山河大桥宿命的故事,司机朋友们往往说这里有鬼,因为这里出现过太多的车祸,人们认为何许那对恋人的冤魂在野山河上游走,勾引着路人的魂魄,而那对带着金钱掉进野山河的夫妇正是中了他们的邪魔。

    一路上还有许多的传说。

    长轿的师傅们还有许多许多的故事,那些流转于宜昌和恩施的生意人是他们主要的客户,给他们带来了众多的信息与见识,长轿的师傅们往往也是极其赚钱和有魄力与胆识的,毕竟他们见多识广,在小小的车内交流、学习、进步,只是不知道火车通了之后会否导致客源的大幅度减少,影响他们的收入。 

    一旦火车开通,我将毫不犹豫选择坐火车,毕竟火车在所有交通工具中是最安全的。漫长的火车隧道相信也通过了一次又一次的检查,应该不会出问题,所以我可以放心地开展我的旅行,而不用担心那些热衷于开快车的家伙们。再有几天火车就通了。在此,我深深地感谢这些修筑隧道的人们!是你们,用辛勤和汗水,甚至是鲜血和生命打通了这条艰难的道路,拓宽了恩施的门户!是你们,即将给恩施的经济带来迅猛的腾飞!是你们,造福给了恩施人民!我作为恩施的一分子,宜昌的生意人,向你们表示深深的敬意!请让我向你们致以崇高的敬礼!


相关文章
·宜万铁路12月22日正式通车剪彩仪式在恩施举行
·我国施工难度最大“宜万铁路”12月22日正式通车
·世界最难修的宜万铁路12月23日期正式运营通车
·宜万铁路首发旅客列车将于22日开行
·宜万铁路预计明年1月1日起正式运行
·铁道部对宜万铁路展开全线安全评估
·宜万铁路十一月底将进入客货运正式开通阶段

版权与免责声明 | 进入论坛

 
图说分享
· 沿河土家饮食文化溯源及保护与开发
· 梯玛的绝技和功能
· 梯玛的传承刻不容缓
· 永顺土司抗倭维护明朝边疆稳定
· 关于土家族医药保护和发展的研究
· 从黔东田氏土司沿革谈“改土归流”的历史必
· 刘兴国《从巴人到土家族》出版发行
· 土家族语言在确认土家族单一民族中的地位和

远山的呼唤

中国土家族经济文化研究协

八宝铜铃舞

梵净山佛教文化旅游
· 自然环境对土家族文化的影响  
· 论长阳土家族跳丧舞的文化构成  
· 试论恩施自治州的文化生态保护  
· 土家族 “过赶年”辩析  
· 武侠湘西是宣传湘西文化旅游的另一张名片  
· 命根子泥土  
· 鄂西土家族还愿仪式解读  
· 彭家寨乡土建筑的生态特征对未来建筑发展...  
   土家族文学“灵物母题”的叙事解读
   武陵山区域发展的核心竞争力生物农业多样性
   协作互动推进武陵区域一体化发展
   对构建中国武陵山经济协作区的思考
   武陵山经济协作区探索民族地区跨区发展
   阿蓬江畔的村庄
   论湘西州旅游扶贫研究
   长阳民间吉祥图简释
关于我们 |  网站介绍 |  管理团队 |  申请链接 |  欢迎投稿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大事记

版权所有:土家族文化网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菜户营2号楼6单元601室 
技术支持:北京瑞武陵峰文化发展中心    服务热线:15811366188   邮箱:tujiazu@vip.sina.com    
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或书报杂志,版权归作者所有或者来源机构所有,如果涉及任何版权方面的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京ICP备13015328号-2号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50059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