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土家族文化网  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土家学林 》 事象研究
论土家族服饰视觉信息符号的情感传达

                                           信息来源:毕业论文网

   
    不同民族、不同时期、不同地域文化的差异,反映在民族服饰情感语言文化方面具有各自不同的内涵和外延,但都体现着实用文化与审美文化的集中统一,体现着各自民族符号性的文化选择。土家族服饰受汉文化影响较深,但还是独具特点,其款式和色彩都渗透着土家人的情感,具有独特的文化内涵。

  一、土家族服饰的历史渊源及其变革

  关于土家族服饰的演化过程,至今为止学者们仍持不同的看法。如田发刚、谭笑认为土家族服饰的演化大体上可分改土归流前和改土归流后两个阶段,其中改土归流前是土家族服饰逐步形成的阶段,改土归流后是土家族服饰逐步趋于汉化的阶段…;张惠朗、向元生认为土家族服饰的演化划分为古代服饰时期(五代之前)、中世纪服饰时期(土司时期至改土归流时期)、社会主义服饰时期等三个历史阶段;齐志家认为土家族服饰的演化可划分为古代时期、土司时期、改土归流时期等三个历史阶段;刘芝凤等学者则认为土家族服饰的演化可划分为清改土归流之前、清改土归流至民国时期、新中国成立后至20世纪80年代、20世纪90年代至今等四个历史阶段。但就笔者看来,“四段论”的分法,似乎更加可取。

  有关土家族的历史,早在宋代就有文献记载,但在这个时期及宋以前,所有文献都未专一谈及土家族服饰,直到清代,土家族服饰才正式载人了文献。

  土家族先民处于原始部落时代,还不懂得纺纱织布,只能穿树叶草根、兽皮之类的东西,在古老的歌舞《毛古斯》及《摆手舞》中,就曾出现过稻草毛人身披土花被面的形象。五代开平年间,江西汉人酋豪彭王咸归楚,封为溪州刺史,带了所部及工匠千余人进入土家族聚居地区,从而开始出现“女勤于织,户有机杼”的繁荣气象。到了宋代,土家织锦工艺发展到很高水平,被列为向朝廷纳贡之物,史书上称为“溪布”、“峒布”、“土锦”、“宝布”。由于受汉族先进技术的影响,土家族人用自织自染的“土布”、“土锦”,将短用布改为围裙,将披风改为衣裙。

  土家族男女服饰最初没有区别,改土归流后,派往土家族地区的流官对土家族男女服饰强行改革,强制土人“服饰宜分男女”。从此,男女服饰区别开来,男子不再穿八幅罗裙,只有巫师在举行宗教仪式时才穿。从改土归流至建国前,除下装着裤外,其服饰在偏僻山村里变化不大,在与汉人杂居的地方逐渐接近和采用满汉服饰。

  新中国成立后,土家族服饰演变速度较快,除极少数农村老人保留着本民族服装外,中青年人基本都穿汉服。特别是现在,土家族服饰仅限于节日、祭祀和舞台表演及旅游、饮食等服务行业。

  二、土家族服饰的种类及情感传达

  从文献记载和土家族地区搜集的土司时期的服饰看,土司时期土家族的服装款式大致是:上为无领对襟大袖短衣,下为八幅罗裙,男裙稍短不过膝,女裙大而长,系百褶围裙,外加披肩。土家妇女上装为矮领、右衽大襟、大袖的麻质或棉质短衫。老年妇女喜穿青蓝布衣,也有无领衣裳,中年妇女多选粉红和蓝色的花衣(平时穿素色上衣,衣角绣有花卉图案)作盛装。劳动时,则罩上围腰、八幅罗裙等。男子服饰则相对简单,青年喜穿对襟衣,胸前布扣对排,数量较多,俗称“蜈蚣扣”,腰间则缠绣花板带,带上挂着绣花荷包。中老年人衣袖大而短,对胸开襟,无衣领,缠白腰带,带斜插棒棒烟袋,上面吊有烟盒。

  目前,土家族服饰的穿戴主要体现在节日和祭祀日等重大庆典活动中,这些从某一侧面客观真实地反映出土家族服饰本身所蕴含的历史文化内涵和独特思想语义。因此说,服饰不仅是形象化展示艺术的载体、人们情感意念的寄托物,而且具有文化概念和历史属性,具有承载历史文化、撰写历史文化的功能。如土家妇女喜穿的“三滴水”,这也许与露富心理有关。恩施石灰窑一带的土家族姑娘,在七月十二的“女儿会”这一盛大的传统节日里,都穿上自己最漂亮的衣服,按衣裤的长短,从里到外依次重叠地穿着,佩带上最好最珍贵的金银首饰,打扮得格外美丽俊俏。再如土家小孩的服饰中最讲究帽子,按小孩的年龄和时令季节确定帽型。二、八月带紫金冠,夏季带冬瓜帽、蛤蟆帽,冬季带虎头帽、冬瓜帽、风帽等,这些帽子的帽面,用五色丝线,绣有种种花鸟虫鱼外,还钉有文八仙、武八仙、十八罗汉等装饰品。小孩穿的“虎头鞋”,其造型稚拙、憨厚、质朴,弥漫着浓郁的乡土气息和传统的装饰风格,它以情感为纽带,以事物固有性格特征为核心,通过特定的极度夸张的外形特征,张扬着事物的真、善、美,舍弃老虎的威猛凶暴,以猫的温柔可爱取而代之。不管是帽子还是鞋子,既可以看出土家女人的刺绣水平,也体现出母性对孩子的内心情感,希望自己的孩子无病无灾、健康快乐地成长,表达了对孩子的美好祝愿和护生的民俗心态。

    可以说,土家族服饰是土家族人民情感的表述和记录,它的历史流变,不仅仅是部广大劳动人民情感积淀、凝聚、物化、释放的演变史,还是民族造物工艺文化从单一走向多元化,从以最初的物质文化功能,即服饰的使用功能为主导转向追求精神愉悦及阐释审美情感为主流的装饰欣赏功能,从朦胧意识的纷乱状态走向视觉语言定位传达的历史性突破和划时代的变革,这也从一个侧面演绎出工艺文化的历史发展脉络。   

    三、土家族民族符号性的文化选择

  土家族服饰语言的造型传达是多层面的复合结构,可概括为内在本质和外在表象两大范畴。外在表象是根据本民族传统理念、民族习俗、民族事象等选择的恰当艺术组成方式、造型元素,如廓型、色彩、装饰、材质等,为揭示本民族服饰主题和本质服务,是看得见、摸得着、真实的客观具体存在,是依附载体体现出来的具体形象和形式特征。而内在本质的表达则通过外在表象发生作用,在很大程度上是其内在性格、精神、本质通过色彩及纹样等外在造型形式的反映,传达物化于其中的人的思想情感、精神追求、审美观念、文化传统等,将造型语言形式化、人格化,形、意交融于一体,抒发人的情感,实现实用功能和审美意念的和谐统一,满足人们的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更高层次的需求。

  土家族有句俗语叫“人是树桩,全靠衣裳”,因此土家人对穿着打扮历来十分讲究并且非常注重实用。如有一种称为“背褂子”(马甲)的服饰,深受土家族男女老少青睐,穿着它可防止粗糙的背篓磨坏衣服,春秋穿夹背褂,冬天穿棉背褂,富裕人家则穿皮背褂。土家男人还有系围裙的习惯,一般系三幅围裙,这是一种由三层重叠的蓝布或白布构成的特殊围裙,起到挡风保暖、保护衣服整洁的作用,或在抬重物时用作垫肩,或在地里劳动休息时垫座用。在土家族中流传着一句顺口溜“三幅围裙白布腰,打得粗来进得朝,棉花织的家机布,人不求人一般高”,生动地描绘了三幅围裙的功用和穿着者的自豪感。从这个层面上可以看出,土家族服饰不仅有着很强的实用性,而且与整个土家族民间文化、民族文化的心理结构、民族审美、民族风格、生活习俗甚至民族的经济、历史和地理环境等都存在密不可分的内在联系,土家族服饰的这些品格,均可通过一定的服饰造型设计及服饰图案设计呈现出来,通过特定的民族服饰形体语言和形式特征,使人们体味出它的舒适、美观和其中所隐喻的民族传统文化意蕴及民族审美习惯,领略它的装饰美以及朴素纯真的艺术品格。

  图案是土家族服饰的重要组成部分,起着传情达意的作用,它不是简单地模拟对象形体的外形,而是同服饰整体造型艺术一样,以舍形取意的方式,视对象为传达审美情感和文化的视觉信息符号,传达一定的社会文化信息和人的审美情感。如妇女围裙上绣的各种花草、男士衣服胸襟上绣的民族图腾——白虎等,这些视觉信息传达符号不仅对服饰起着装饰美化的作用,使其呈现千姿百态、靓丽夺目的艺术效果,更重要的是它以形象化的创造性语言,记录了民族的社会意识形态和民族情感世界的演变,为研究民族服饰艺术提供了极具史料价值的佐证。同时,这些信息符号也反映了勤劳智慧的土家族人超凡的艺术概括力和对装饰艺术的大胆追求。

  民族服饰的图案造型设计,与民族心态、民族习俗紧密相连,重在表达一种审美思想。土家族传统文化心态与其它民族一样,崇尚吉祥、喜庆、圆满、幸福和稳定,这一理念反映在服饰图案上,则表现为追求饱满、丰厚、完整、乐观向上、生生不息的情感意愿,通过图案造型,向人们展示民俗文化理念的深层底蕴和生命情感。而方胜、如意纹、盘长等造型符号和纹样,则反映广大劳动人民对美好生活的真诚期盼和执着追求,表达朴素纯真的审美情趣。

  色彩是土家族服饰视觉情感语义传达的另一个重要元素。服饰色彩语义的传达依附于展示媒体,通过视觉被人们认知,不同的色彩其性格不同,作用于人的视觉产生的心理反应和视觉效果也不尽相同,土家族服饰色彩的形成和传达,在很大程度上受独特的人文意识的渗透和民族习俗的影响,土家族服饰文化最突出的特点是尚简朴、喜宽松,重喜色。男子日常服装常以青、蓝、白三色为主色调,表达一种质朴浑厚、洁净爽朗、简朴素净的自然之美;女子服装色彩丰富,将布染成“鹿子闹莲”、“喜鹊闹梅”、“双凤朝阳”、“蜻蜓点水”等富有喜色的图案,在使用面积、色彩冷暖和肌理纹饰等方面,既形成强烈的艺术对比,又协调统一,体现出承载实用文化精神意义上的审美品格。土家族的新娘装更是与众不同,叫做“露水装”,包括一套露水衣、一双露水鞋、一方露水帕、一把露水伞,婚礼服色彩多运用鲜艳亮丽的饱和色,其中尤以红色为甚,视其为吉祥色。 

    土家族服饰的表现材料多种多样、异彩纷呈,它们的运用、发展和终结,与本民族服饰的民族审美意识和民族经济发展相关。土家族原始先民从采集树叶草枝与兽皮为衣,发展到以葛麻类植物为织物,到后来用蚕丝作织物,经历了漫长的过程。材料的更新替代,始终以审美信息传达为中心并为之服务,式样、色彩、纹理、结构等构成元素的变更,产生了诸多不同的艺术交流语言,这些艺术语言即构成了本民族特定的造物文化。这种新的文化又与服饰文化、其他民族习俗、民族传统、民族意识等相互交织、渗透、聚积和综合反应,促进并形成富有本民族特色的传统审美文化体系的历史延续。织花、刺绣、蜡染、挑花、银饰等多种材质及形式混合并置,传达着共同的主题思想,但无论采取何种材料或何种表达方式,都具有装饰和表意的双重功能。 

相关文章
·土家族服饰研究
·武陵山区民族服饰展演展示在黔江濯水古镇举行
·土家人的服饰
·记忆中的土家族服饰
·铜仁地区土家族服饰
·鄂西土家族的服饰
·论土家族服饰的民族性和时代性
·恩施州土家族服饰设计作品评选揭晓
·土家族传统服饰的变迁
·土家服饰的文化变迁

版权与免责声明 | 进入论坛

 
图说分享
· 奋力构筑民族文化的基建工程——写在《贵州
· 甘茂华:追寻土家风流
· 沿河土家饮食文化溯源及保护与开发
· 梯玛的绝技和功能
· 梯玛的传承刻不容缓
· 永顺土司抗倭维护明朝边疆稳定
· 关于土家族医药保护和发展的研究
· 从黔东田氏土司沿革谈“改土归流”的历史必

远山的呼唤

中国土家族经济文化研究协

八宝铜铃舞

梵净山佛教文化旅游
· 自然环境对土家族文化的影响  
· 论长阳土家族跳丧舞的文化构成  
· 试论恩施自治州的文化生态保护  
· 土家族 “过赶年”辩析  
· 武侠湘西是宣传湘西文化旅游的另一张名片  
· 命根子泥土  
· 鄂西土家族还愿仪式解读  
· 彭家寨乡土建筑的生态特征对未来建筑发展...  
   土家族文学“灵物母题”的叙事解读
   武陵山区域发展的核心竞争力生物农业多样性
   协作互动推进武陵区域一体化发展
   对构建中国武陵山经济协作区的思考
   武陵山经济协作区探索民族地区跨区发展
   阿蓬江畔的村庄
   论湘西州旅游扶贫研究
   长阳民间吉祥图简释
关于我们 |  网站介绍 |  管理团队 |  申请链接 |  欢迎投稿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大事记

版权所有:土家族文化网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菜户营2号楼6单元601室 
技术支持:北京瑞武陵峰文化发展中心    服务热线:15811366188   邮箱:tujiazu@vip.sina.com    
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或书报杂志,版权归作者所有或者来源机构所有,如果涉及任何版权方面的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京ICP备13015328号-2号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50059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