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土家族文化网  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土家学林 》 事象研究
民间织锦审美杂谈
                作者:田明 信息来源:土家族文化网


  对于中国的织锦,特别是民族民间织锦而言,它的图纹构成到底是“抽象”、“具象”还是“意象”?说法不一,各有道理。我在对这些民族民间织锦特别是湘西的土家锦和苗锦的研究中,有自己的看法,我基本倾向胡晓东先生的观点:“(土家锦)朴实大方,粗犷洗炼,色彩斑澜而饱满厚重,由于受织锦工艺制作手段的限制及本民族纯朴审美趣味的影响,其造型的艺术风格上不克求具体、复杂的图像,而善于以。但这种意象的再现又不是完全脱离实际,凭空捏造的‘抽象’,而是即没有完全脱离客体的主要形式特征,又升华、变异为抽象的几何图案,所以仍属于再现性的图案表现形式”。

  当然,这种意象的再现来抽象与那种所谓“学院派”大师的“抽象”绝对不是一回事。土家锦有一“双眼马毕”图纹,正侧面的马,却有同样大小的两只眼睛和耳朵。不由使人联想起欧州二十世纪初的“立体派”,在“综合的立体主义”原则下表现物体的四度空间,让观众从一个视角能同时观察到多个视角的立体感受,实际上是企图把数学的解析方法运用到艺术上去。询问织锦人为什么会这样做,得到的是再朴实不过的回答:“马本来就有两只眼睛,两只耳朵”。这就是直觉的再现,也正是中国自古以来传统的观察方法。
  如果说民间织锦是“抽象”的话,那么,这种抽象的大多数也不是人们的刻意造成的,而是客观形成的:主要原由是织锦工艺手段本身的制约及实际功用的需求,也有传承中的模糊性变异,当然也不排除有某些的确的“艺术”追求。我们现在去谈论这种“抽象”和艺术的如何如何,那只是现代文人的一种分析提炼。根据我大量的田野调查,它与现实相差甚远。土家锦中的勾纹很多,也很个性特点,但勾纹表现的是什么?表达一种什么样的文化内涵?民间从没有人谈论,勾纹仅仅只是织锦工艺手段制约下形成的一段“线条”。但当今的文人们或研究者一直在在争论不修休,说法多样,有太阳光芒说、蜘蛛腿说、螃蟹脚说、蛙脚说等,但最“权威”的说法是表现山上的“藤勾”。

  然而,这种勾纹在众多的织锦中都大量的存在,特别是工艺相近的傣锦“象足纹”和景颇锦“牛角弯纹”尤为突出,与土家锦中的勾纹在工艺上几乎完全一样。同时,即使在土家锦中,这种勾纹也是随所处的地方不同而有所区别,那种成排集群的勾纹又被称为“狗牙齿”。其实在众多的民族民间织锦图纹中,只有少数图纹是人们有目的“创造”的,大多数织锦图纹是后人根据图纹的样子随意“命名”的,所以出现一种图纹在不同的地区有几个不同的名字。龙山一带有一种在土家锦中被称之为“岩墙花”的图纹,而在永顺对山却叫成“鸡盒子花”。问其为什么,龙山人说是岩墙石垒形成的样子,的确有点象。但永顺对山人却说这是鸡盒子(鸡胃)被剖开后的那种形式,这也很形象。土家锦中有一种被叫新“太阳花”的图纹,其实不完全是古老的传统图案,是近代人根据传统图案综合“创作”的,而且我与“创作”者曾讲起这件事,他说今天的“创作”也许就是明天的传统,这种真真假假的现象常常使外来的研究者不知所措。因此,田野调查就是最好的回答。

  必须指出的是,正是民族织锦这种所谓“抽象”的模糊性特点,有时往往会因人而异,因目的不同,因文化环境不同而各取所需。土家织锦中有一种叫“台台花”的图纹,它是在一米见方的黑色家机土布上,三面各约15厘米宽的土家织锦“台台花”镶饰而成。是外婆家“斯列巴”看(望)月时必须送给小外孙的礼物。盖裙不但美观漂亮,而且实用。平时在家里,它是包裹婴儿的襁褓,出门游玩,它又可作贴身背负的软背兜。特别是把它覆盖在婴儿的窝窝背笼(摇篮)上,即可保暖,遮光,更有防范白虎,保护小孩生灵的功能目的。“台台花”是“改土归流”以前的图纹样式。它的图纹很有特点,以“面纹”、“补毕伙”(土家语:小船)和“泽罗里”(土家语:水波浪)三位一体而构成阶梯状“一级一级”的样子。

  本地汉语方言把这种阶梯状“一级一级”的样子叫“台台”,故称“台台花”。它由除“小船”和“水波纹”之外,那一组看上去似“面纹形的几何菱形是无法知道那是什么:在一个较大的菱形图形内,一条三波的折线位于两个对称的小点上方;一个近似矩形置于中间;下部是一个倒置的菱形。据许多织锦老艺人说,他们把这两个对称的小点叫‘阳雀眼睛’,意指它跟‘阳雀花’图案中的眼睛织造相似。而对这个菱形是什么却一无所知,也只能从有‘眼睛’的启示中感悟这是‘脑壳’。所以就必须从另两个有确切名称的图案上来综合考虑。”

  以深圳大学田少煦教授为首的湘西大多数本土学者认为是:表现的是土家族《梯玛神歌》中《创世纪》古歌。讲述的是远古时代洪水滔天,人类毁灭,“补所”和“雍妮”两兄妹躲进葫芦里得以幸存的故事,叫《雍妮补所》。为了延续人类,兄妹被迫成亲,哥哥羞成了红脸,妹妹羞成为白脸,婚后繁衍了土家、苗家和客家人。土家人为了纪念再造人类的祖先“补所”和“雍妮”,把兄妹俩敬为傩公和傩母。在酉水流域,“补所”和“雍妮”作为儿童的保护神,历来受到土家人民的尊重和爱戴,“台台花”盖裙就是这种地域“信仰”的典型民俗用品。

  然而,在一些不流行“台台花”的土家族地区也有“文人”将其说成是“白虎图腾”的议论,有的甚至大胆地将“台台花”改名为“台台虎”。据悉,其主要依据是土家族确有廩君化白虎之传说,而“台台花”中的那个“抽象”的“面纹形”有点“象”虎头而得。显然,这种不顾“台台花”中洪水、小船、面纹三种形象的整体性和其地域民俗文化特征主流性的“嫁接”是不客观的,是一种“望型生义”为我所用的曲解。因此,对“抽象”图纹的理解,必须建立在当时当地大文化环境之中去综合考虑。⑤“台台花”显然不能理解是单纯的“抽象”图纹,它是“意象的再现来抽象的表现对象”,“所以仍属于再现性的图案表现形式”。

  影响民间织锦的艺术特征的因素很多,从武陵山区而言主要应该是地域因素为首,包括自然成因。其次是文化成因,包括民族因素和传统习惯。以湘西为例,土家锦、湘西苗锦(芭排)从工艺角度而言几乎就象一种东西,工艺、图案也大同小异。说句开玩笑的话,如果将100幅土家锦中混入几幅湘西苗锦(芭排),也许只有我一人能够区分开来。因为在目前的所谓研究者中只有我一人在民间看到过完整的芭排制造全过程,在民间调查中看到过大量的芭排和土家锦的对比实物。因此,这应该是一种地域文化现象,民族因素不是第一性的。而土家锦、湘西苗锦(芭排)与湘西周边临近的贵州苗锦、怀化的侗锦,也同样是有很多的共性,特别是图纹的大之字形的构成上,同属一个大文化圈,同属相近的工艺手段的制约,更重要的是这些地区的自然因素和生活需求有很多相同。当然,土家锦和湘西苗锦(芭排)从另一个角度而言,又绝不是同一种东西。他们因归属不同的民族,其内在的文化表达是有区别的,只是一般不熟习的人难以看出来罢。如果将湘西的土家锦和湘西苗锦(芭排)当成是同一种东西,显然是也是非常幼稚的。

相关文章
·土家族美术家田明获首届湖南文学艺术奖
·田明 学者型画家文艺之集大成者
·艺术人类学语境下的土家族摆手舞及其源流再考
·田明当选湖南省“抢救和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十大杰出人物”
·田明 为土家织锦树碑立传
·湖北民院举办“土家族原始宗教文化与民间艺术”讲座
·《土家织锦》树起土家织锦的历史丰碑
·土家织锦研究现状及其思考
·田 明国画作品
·土家族织锦工艺文化特点及价值的现代思考

版权与免责声明 | 进入论坛

 
图说分享
· 奋力构筑民族文化的基建工程——写在《贵州
· 甘茂华:追寻土家风流
· 沿河土家饮食文化溯源及保护与开发
· 梯玛的绝技和功能
· 梯玛的传承刻不容缓
· 永顺土司抗倭维护明朝边疆稳定
· 关于土家族医药保护和发展的研究
· 从黔东田氏土司沿革谈“改土归流”的历史必

远山的呼唤

中国土家族经济文化研究协

八宝铜铃舞

梵净山佛教文化旅游
· 自然环境对土家族文化的影响  
· 论长阳土家族跳丧舞的文化构成  
· 试论恩施自治州的文化生态保护  
· 土家族 “过赶年”辩析  
· 武侠湘西是宣传湘西文化旅游的另一张名片  
· 命根子泥土  
· 鄂西土家族还愿仪式解读  
· 彭家寨乡土建筑的生态特征对未来建筑发展...  
   土家族文学“灵物母题”的叙事解读
   武陵山区域发展的核心竞争力生物农业多样性
   协作互动推进武陵区域一体化发展
   对构建中国武陵山经济协作区的思考
   武陵山经济协作区探索民族地区跨区发展
   阿蓬江畔的村庄
   论湘西州旅游扶贫研究
   长阳民间吉祥图简释
关于我们 |  网站介绍 |  管理团队 |  申请链接 |  欢迎投稿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大事记

版权所有:土家族文化网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菜户营2号楼6单元601室 
技术支持:北京瑞武陵峰文化发展中心    服务热线:15811366188   邮箱:tujiazu@vip.sina.com    
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或书报杂志,版权归作者所有或者来源机构所有,如果涉及任何版权方面的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京ICP备13015328号-2号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50059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