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土家族文化网  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土家学林 》 产业开发
对土家族撒叶儿嗬传承保护的思考
                          作者:戴曾群 信息来源:土家族文化网


    土家族撒叶儿嗬是清江中游地区土家族人死后一种祭典歌舞,在民间亦称跳丧或打丧鼓,由于土家族撒叶儿嗬具有悠久的历史,与土家人的生活息息相关,并世代相传,其形式完整,个性鲜明,具有传统审美特征和鲜明的文化属性,2006年,被国务院列为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

    几年来,土家族撒叶儿嗬得到了有效保护和传承。2005年8月,湖北省长阳土家族自治县委、县人民政府向县直各部门和各乡镇下发了《长阳土家族撒叶儿嗬保护计划》;2006年,在资丘建立了“土家族撒叶儿嗬”传习基地,并举办了300名民间艺人参加的撒叶儿嗬大赛,资丘镇率先建立了撒叶儿嗬文化生态保护区。继2007年10月,由长阳县人民政府策划,宜昌市群艺馆研究员白晓萍撰写的田野调查与学术研究专著《清江撒叶儿嗬》由湖北美术出版社出版之后,2009年3月,我县第二套巴土丛书共计10本(套)由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土家族撒叶儿嗬》为其中一本。近几年,县民族民间传统文化保护中心组织人力,对县境内和周边地区流行的“土家族撒叶儿嗬”,运用文字、录音、拍照、录像等手段,真实、系统、较全面的进行了科学记录,建立了部分数据档案和民间艺人档案。积极鼓励民间艺人开展带徒传艺活动,举办师徒大赛,让更多的民间艺人进入到撒叶儿嗬传承队伍中来。县委、县人民政府于2004年和2007年分别命名表彰撒叶儿嗬优秀民间艺人十多名。截止目前,国家级撒叶儿嗬优秀传承人2名,省级3名,市级15名,县级21名。在民间文化创新方面,以土家族撒叶儿嗬为创作元素的大型广场舞蹈《土家族撒叶儿嗬》获文化部第十四届广场舞蹈比赛群星奖,央视《新视听》栏目在长阳举办的《山歌好比清江水》大型山歌会上展示撒叶儿嗬,得到中外观众的好评。

    回过头来看,土家族撒叶儿嗬在这几年的传承保护中还存在诸多矛盾和问题。

    问题一:把土家族撒叶儿嗬当成健身舞蹈在广场跳。

    从2007年下半年开始,县城文化广场每天晚上有一部分群众在牛皮大鼓的雷鸣声中跳起了土家族撒叶儿嗬,经过调查,舞蹈者中的土家人很少,即使是土家人,也是长期居住在城镇生活,县城居民和离退休的人为主。在围观群众中,有看稀奇的,有看热闹的,有怒斥的,有不理解的。近两年来,很多网民和市民请求政府出面制止,尤其是很多老人更为反感。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县文化部门选派几位文化人多次同广场跳撒叶儿嗬的群众代表座谈,但效果不佳。他们的理由有五条:

    一是土家族撒叶儿嗬是国家级优秀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我们有保护和传承的权力和义务,而在广场展示就是让更多人观看学习,是最好的传承方式。

    二是因为土家族撒叶儿嗬的音乐好听,动作好看,喜欢它。

    三是跳这个舞蹈有强身保健的作用。舞蹈后,全身汗流浃背,洗个热水澡,人不仅舒服而且睡觉好。更为神奇的是,跳这个舞蹈可以治疗多种疾病。座谈代表有名有姓的说,某人得了痛风,通过跳撒叶儿嗬一个月就好了;某人经常腰酸腿疼,通过跳了半个月舞,就不知不觉的好了。

    四是跳这个舞蹈有利于精神文明的建设,有利于和谐社会的建设,有利于人际间的交往,原来喜欢赌博打牌人,自从喜爱这个舞蹈后,天天跳,不去打牌了,不去堆“长城(麻将)”。

    五是在广场跳撒叶儿嗬不违背国家法律。

    问题二:女人参与跳撒叶儿嗬的越来越多。

    根据土家人的风俗习惯,女人是不能跳的。在座谈会上谈到这个问题时,座谈代表认为这是对女人的轻视和侮辱,现代社会男女都一样,各自半边天,男的能跳,女人为什么不能跳,这是封建主义思想。

    更为稀奇的是,榔坪镇个别地区,女人在丧事场上打腰鼓、跳新疆舞、走健身步,他们认为老人死哒是“顺头路”,是喜事,只要热闹就行。

    问题三:在县城和乡下个别集镇,兴起跳撒叶儿嗬的人统一着装,商业化的承包灵堂舞场。

    近几年来,不知是谁带的头,跳撒叶儿嗬人一般都是穿一身黄色或者绿色带花边的对襟装,活跃在灵堂舞场,除孝家供吃供喝供烟外,每人支付50-100元劳务费,其艺人的交通费还得孝家报销。这些做法,已完全改变了土家人“人死众家丧、一打丧鼓二帮忙”的传统习俗。撒叶儿嗬逐渐变为商业性的演出。根据走访调查,有的艺人一年大约可以挣3000-5000元。

    问题四:在校园传承家长意见很大。近几年,我县启动了“民间文化进校园,民间艺人上讲台”工程。资丘、渔峡口、榔坪等乡镇的中、小学校聘请政府命名表彰的优秀传统文化传承人为兼职教师,传授长阳山歌、长阳南曲、花鼓子、土家族撒叶儿嗬等优秀传统文化项目。这项工作,旨在传统文化的传承从小抓起,后继有人。遗憾的是,民间艺人在传授撒叶儿嗬项目上,很多学生的家长不仅有意见,而且有的家长反感情绪很大:“我的学生来学校是读书的,不是来学跳丧的……。”

    以上矛盾和问题,笔者曾多次征询过市、省相关专家,都认为只能是顺其自然,人民群众要怎么办就怎么办。几年来,个人一直在从事民族民间传统文化的保护与研究工作,对于撒叶儿嗬在传承过程中的严重变形和歪曲滥用十分痛心。个人认为,其变形和歪曲滥用的原因,一是部分群众对党和国家关于少数民族风俗习惯的相关法律和政策不了解,二是民族感情淡化,三是对传统文化有关方面的知识缺乏了解。作为一名长阳人,而且是长期从事民族文化工作的文化人,对上述问题谈点个人的想法,旨在引起人们的关注与思考。

    笔者认为,撒叶儿嗬作为健身舞蹈在广场跳是不妥的。回答这个问题的前提,首先要弄清楚撒叶儿嗬的历史渊源及功能。

    纵观土家族民族文化的产生、传承和发展,浓郁的巫风伴随着整个民族的文化,撒叶儿嗬产生于原始宗教笼罩的礼套生活土壤,积淀着浓重的巫文化内涵,是土家族巫风盛行的历史产物。土家族撒叶儿嗬可以说是土家族先民建构在图腾崇拜与祖先崇拜之间的文化心理的行为形式,具有图腾崇拜和祖先崇拜的双重性质。也就是说,撒叶儿嗬就是古代巴人的图腾舞蹈,即“白虎舞”。有学者考证,撒叶儿嗬的前身称为“踏蹄”、“踏歌”。众多古代典籍及史料中我们可以知道巴人跳白虎图腾舞蹈以悼亡。《夔州图经》载:“父母初丧,击鼓以道哀,其歌必狂,其众必跳,此乃白虎之勇也。”《湖北通志》引《晏公类要》载:“巴人好踏蹄,伐鼓以祭祀,叫啸以兴哀。”长阳博物馆馆藏一条长六尺、宽四尺的虎毯,其用途就是搭在棺材上面一同抬上山,棺材下葬时揭开,以示白虎升天。撒叶儿嗬的唱词和动作很多是崇拜白虎的。由此,我们不难看出,土家族先民巴人的图腾舞蹈是人死后的一种以白虎图腾为标记的祭典和悼亡的舞蹈,随着时间的推移,白虎图腾舞蹈随着历史发展演变,成为现代土家人说撒叶儿嗬是在死人前面跳的舞。

    一个民族的生死礼仪是哲学人生观的体现。土家族丧礼没有悲怆号哭的祭祀,而是以灵柩前的动人心魄之舞,向死亡舞蹈出热烈的生命之情,这种奇异的丧俗似乎有些不近情理,然而正是这不近情理的背叛,给土家族架起了一座崇尚生命、笑对死亡的生命之路,使得土家族张扬了自己具有显著民族个性的死亡哲学,执着于生,超越于死。再从土家人的风俗习惯看,跳撒叶儿嗬必须的三个特殊条件:一是必须死了老人,民间称为“白喜事”、“顺头路”,二是在孝家灵堂跳,三是晚上通宵达旦。也就是说,平时土家人是绝对不准跳的。文化部门因工作需要,下乡收集撒叶儿嗬遇到最大的问题就是采录场地的选择艰难,一般只能在荒野或僻静的地方采访民间艺人。从历史的角度看,这是巴人祭典祖先的烙印。因为祭祖是件非常严肃而又神圣的仪式,其时间和地点,是有严格规定的,而这种遗风至今仍在撒叶儿嗬中保存着,而这种烙印往往不被人们认识,只是认为平时跳撒叶儿嗬不吉利、忌讳。

    关于女人跳撒叶儿嗬,笔者也是持否定态度的。其理由不妨引用宜昌市群艺馆白晓萍同志在《清江撒叶儿嗬》专著中的一段话:“在土家跳丧现场,客人可以说笑逗乐、穿戴红艳,没什么忌讳。唯有一宗是自古以来遵守的禁忌,那就是女子不跳丧。俗称:“男人跳丧,越跳越旺;女人跳丧,家破人亡。”记得有位文化人撰文写道:跳丧是视死如归的男子歌舞,这些男子尚礼善战,重义轻生,认为生与死的交替是自然而然的。他们的跳丧是个体的生命力和群体的凝聚力的显示,因而有“越跳越旺”的信念……捕渔打猎和战地的前歌后舞只能由男子表演,若女子也在且歌且舞,表明连女子也得上战场去,那就确实意味着家破人亡了。可见,这是古代巴人对女人的重视和爱护,而不是“轻女”。这也是土家人自己独到的见解和做法。土家人认为,有女人就可以生养,丈夫没有了可以和别的男人生养,否则家族,民族就要绝种。认为不要女人跳丧是封建、迷信和岐视,是讲不通的。正相板,轻视女人的封建制度里,在人前歌舞的女子恰恰是不被尊重的。如果说不让女人跳丧是岐视,那么跳丧场上就不会允许女人旁观,更不会允许女人说笑了。

    从撒叶儿嗬的唱词中,我们可以看到有很多只能由男人才能摸拟的表演动作,如“狗连裆”、“沙牛屙尿”、“猴子揩屁股”等,表达了淫荡地生殖的需求。大家知道,每当跳丧到下半夜,歌师自然而然的叫“情歌”了,一是躯赶人们的倦意,二是活跃灵堂,这也是土家人长期以来形成的习惯。从撒叶儿嗬的动作特征看,纯属是男人舞蹈,其内容除有风俗情歌外,还有大量模仿飞禽走兽、灵物的动作。如虎抱头、猛虎下山、牛擦痒、哈蟆晒肚、饿马悬蹄、凤凰展翅、燕儿衔泥、猴子爬岩、狗连裆、沙牛屙尿等。而这些动作的模仿女人是不适宜,既是模仿出来也没有男人古朴粗狂而有阳刚之气。笔者在座谈中也碰到一个不服气的女人说:“什么只能男人跳,不准女人跳,只要叫鼓的人喊得出来,我就跳得出来!”我当时无话可说,像这种个别现象只能另当别论了。

    关于在学校传授土家族撒叶儿嗬不受家长欢迎的问题,通过走访调查,大部分家长主要是忌讳跳丧。几年来,学校传授撒叶儿嗬的确出现两种声音。有人认为土家族撒叶儿嗬是规规矩矩的成人舞蹈,其打鼓、叫歌,少儿很难学,也很难模拟完成内容中的很多动作,尤其传统歌词中的情歌更是少儿不宜。笔者曾看过几所学校少儿表演的撒叶儿嗬,同成人跳的比较完全是两回事。若长期下去,可能会影响撒叶儿嗬的原真性和完整性的传承。个人认为,土家族撒叶儿嗬的传承途径从两个大的方面工作,一是乡镇文化站建立民族民间传统文化传习基地,聘请优秀的民间艺人当师傅,分期分批的培训;二是鼓励政府命名的传承人或当地人们公认的师傅在灵堂现场带徒授艺。在民间,千百年以来实际上就是这么传承的。

    关于民间自由组合成立土家族撒叶儿嗬表演队,统一着装商业化的承包运作,这是本人不愿看到的。历史的潮流滚滚向前,任何人无可阻挡,人们的思想意识在不断进步和改变。人们经常开玩笑说:“谁会对钱有仇呢?”正如有的民间艺人讲:“现在这个社会,有钱就有世界,无钱寸步难行,无钱就低人一等。”“有钱就是大哥大,无钱就是稀泥巴(立不稳、站不住)”。在撒叶儿嗬流行的村寨大多是经济落后地区,而传承人也有过上幸福生活的强烈愿望,“白跳”撒叶儿嗬的人越来越少。这种现象是对是错,笔者感到困惑。我想,这可能是“市场经济”的概念无非是市场经济的历史和现实在人们观念上的反映。从农村的情况看,各种农产品的经济价值显著下降,城乡居民的收入差距越拉越大,很多农民的生活条件还很艰苦,农民的社会地位仿佛比任何阶层都低,越来越多的农民离开土地涌入城市,成了社会上长期受到普遍关注的焦点问题。问题的原因当然是非常复杂的,但从根本上来说,则是农业时代向工业时代发展过渡时期的社会,经济转型所带来的必然结果。自近代以来,世界经济发展的一个主要趋势就是工业和服务业的兴起,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随之不断地由农业向工业、服务业流动。就像“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一样,资源是由经济效益低的行业向经济效益高的行业流动。因此,伴随着现代工业和服务业的发展,必然是农业的比较经济低于工业和服务业。在这一历史大背景下,任何企图提高农业比较经济效益的努力从根本上说是相当费力的。所以说,现在的人们无论做什么事,干什么活,一般都讲个“金钱挂菩萨”。其中也包括众多的民间艺人。

    从另一个角度看,跳撒叶儿嗬的艺人统一着装承包式的做法,对于撒叶儿嗬的传承不会起促进作用。相反有扼制他人学习和跳撒叶儿嗬的机会。九十年代以前,笔者多次在现场与民间艺人跳撒叶儿嗬,在围观的人们中间,不时有人挤进来跳,舞蹈者的替换是不商量的,很多愿意学跳撒叶儿嗬的人也不轻易放过机会,跟着师傅通宵达旦的跳。如今的情况就不同了,旁观者中会跳的和想学跳的,看到有统一着装的表演班子承包了,不便插入,只得去打牌或“粉经”。若这种现象长期下去,撒叶儿嗬的保护与传承只是纸上谈兵。因为撒叶儿嗬的根基和土壤在村寨,村寨的人们是维护民族传统文化的乡土文化传承人。否则,撒叶儿嗬会日益沦为一种仅仅是表演的、商品化的民间艺术展示。国内外的很多经验证明,这种展演性和商品化的风俗文化是不会有持续生命力的。

    民族文化的保护与传承是新时期文化工作开拓的一个新领域,也是一项新课题。在摸着石头过河,没有现成经验可循的情况下,我县在传统文化的保护方面采取了很多行之有效的措施,被专家们归纳为“长阳模式”。但从工作实践的方面看,还存在着一些问题和不足。如在经费投入上,依靠政府单向投入进行输血式的保护,不可能实现可持续发展。所以说,民族民间传统文化的保护与传承,不是某个部门的工作,而是全社会的责任。而要真正让全民族自觉保护本民族优秀的传统文化,就必须不断增强人们的民族意识和民族感情,要让每一位土家人要了解和热爱本民族的历史和优良的文化传统,习惯本民族的习俗生活方式,并关切它们的存在和发展。为什么说撒叶儿嗬的变形和歪曲滥用是不尊重少数民族的风俗习惯,是民族感情淡化的结果呢?说到底,是部分人们对党和政府关于少数民族相关政策的不知或误解。这些人往往站在本民族或个人的立场上,以自己民族风俗习惯为标准随意指评其他民族风俗习惯,以自己的好恶而感情用事。大家知道,民族风俗习惯在维系民族内部的团结合作,增强民族自信心和凝聚力,维护民族间的团结合作,促进民族的发展进步过程中有着积极而重要的作用。民族风俗习惯与民族心理、民族感情息息相关,在很大程度上代表一个民族的特性。当其风俗习惯遭到岐视或侵犯时,这个民族都会作出较强烈的反应。新中国成立后,党和政府建立了保障少数民族行使风俗习惯自由权的法律法规和一系列政策措施。也就是说,我国各民族的风俗习惯受到国家的尊重和法律保护。

    在大革命时期,党在广州举办的全国农民运动讲习所,就专门设有回民饭桌;1935年5月,刘伯承率红军经过四川凉山彝族地区时,按照彝族的风俗习惯,与头人共喝鸡血酒结盟,被传为佳话。当红军到达西北进入泾源回族聚居区时,红军指挥部又发出通知,不准把用猪肉做的食品带入回民地区,周恩来总理曾经指出:“对于少数民族的风俗习惯应该受到敬重……对于反映在文化方面的风俗习惯,不要随便加以修改。”当然,保护和发扬少数民族风俗习惯的优良传统,就意味着要有所继承,有所发展,有所创新。保护和发扬风俗习惯中有利于民族发展和社会进步的民主性和精华,变革民族风俗习惯中的那些落后成分,消除陈规陋习。针对土家族撒叶儿嗬的传统习俗,从民族的民族信仰和心理状态看,找不出陈规陋习,不存在急需改革创新。说到这里,笔者并非反对传统文化的现代化,而把传统文化进入“冰箱”封存,不见天日,相反,我恰主张传统文化也应与时俱进,努力向现代大众文化学习,那种原封不动地继承,非但不能发扬光大,反而是走入到死胡同。但盲目地、附庸风雅地、赶时髦地歪曲运用,造成人为传承的滥殇,失去了原生态的本真东西,失去了一种传统文化纯洁性,其传承结果只能是非驴非马,非民族的东西了。

    从法律法规的角度看,对于土家族撒叶儿嗬的保护、传承也必须遵循原真性和整体性的原则。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中指出:“确保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享用,同时对享用这种遗产的特殊方面的习俗做法予以尊重。”《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法》第五十三条提出:“……教育各民族的干部和群众互相信任,互相学习,互相帮助,互相尊重语言文字、风俗习惯和宗教信仰,共同维护国家的统一和各民族的团结。”《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强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意见》中指出:“随着全球化趋势的加强和现代化进程的加快,我国的文化生态发生了巨大变化,非物质文化遗产受到越来越大的冲击。一些依靠口授和行为传承的文化遗产正在消失……随意滥用,过渡开发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现象时有发生。”我县于2006年6月10日起实施的《长阳土家族自治县民族民间传统文化保护条例》第四条和第二十六条分别指出:“自治县民族民间传统文化保护工作,实行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传承发展的指导方针,确保民族民间传统文化保护的真实性和整体性,防止对民族民间传统文化的误解、歪曲或者滥用,使民族民间传统文化得到确认、尊重和弘扬。”

    土家族撒叶儿嗬蕴藏着丰厚的历史信息和深邃的哲学意义;土家族撒叶儿嗬不仅历史悠久,源远流长,而且充分展示了世世代代土家人豁达通脱的生命观念,这是不同任何一个民族的,为清江土家独有。正因为土家族撒叶儿嗬具有很高的艺术和学术价值,是中国稀有而珍贵的民族文化遗产,才会被列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按照文化部颁发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管理的相关规定,若是歪曲滥用和改变其内涵,导致失去它的原真性,有可能被取消其国家级项目资格。

    前面已经说过,要做好土家族撒叶儿嗬的抢救与保护工作,的确需要全民参与,形成社会认同的合力,而要形成这种合力,重要的是提高人们的“文化自觉”, 澄清一些业已存在的模糊看法和有害的倾向,树立正确的保护理念。

    一是提高“文化自觉”,克服文化殖民心态。“文化自觉”是指生活在一定文化中的人对其文化有“自知自明”,弄明白它的来历、形成过程、所具有的特色。在当今经济一体化已成为不可抵挡的潮流,强势文化畅通无阻的扩散,弱势文化显得寸步难行。通过走访调查事实已经证明,青少年对本民族的传统文化了解的范围很小,对传统文化的内函知之甚少,可以说今人对传统文化的兴趣以及传统文化在人们生活中扮演的角色都在日益减少,这种情形发展下去,就会导致民族文化丧失“自我”,而一旦丧失“自我”,其结果必然是被异民族同化,最后走向文化殖民。笔者认为土家族撒叶儿嗬在广场跳,这实际上是把撒叶儿嗬当作广场健身舞而被大众化的健身舞所同化。这实际上是缺乏对祖先留下的优秀文化遗产客观审视和理性的反思。数千年来,土家族撒叶儿嗬在历史演进中肯定是不断更新变异,这是民间文化的客观规律。但其民俗本身——土家族撒叶儿嗬的精神内核是相对稳定的。

    二是对土家族撒叶儿嗬的保护一定要遵循原真性的原则。文化遗产的原真性是指文化遗产在形成时所具备的基本状况,及其沿袭过程中的自然状态。这种未经人为干涉的基本状况和自然状态,客观准确地记录了文化遗产的形成原因、主要特征及真实作用。

    土家族撒叶儿嗬是土家先民留下的无与伦比的优秀文化遗存,它是在特定的文化生态环境中产生和发展的。根据联合国遗产委员会和文化部有关规定,凡是被列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要求真实、全面地保存并延续文化遗产的历史信息及全部价值,也就是说,将文化遗产真实地、完整地传下去是我们的责任。这种把撒叶儿嗬当成娱乐项目,致使它失去了本身价值。此类做法不属于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范畴,笔者坚决反对那种混淆真伪,在所谓遗产保护背后隐芷的种种非保护动机。(作者单位湖北省长阳土家族自治县民族民间传统文化保护中心)

相关文章
·湘西土家族丧葬习俗文化蕴涵初探
·土家族撒叶儿嗬组合获中国原生民歌大赛金奖
·谭学聪 土家撒叶儿嗬传承人(湖北省级)
·土家撒叶儿嗬组合摘得青歌赛原生态唱法金奖
·谭学聪 青歌赛上的土家农民歌手

版权与免责声明 | 进入论坛

 
图说分享
· 关于土家族医药保护和发展的研究
· 从黔东田氏土司沿革谈“改土归流”的历史必
· 刘兴国《从巴人到土家族》出版发行
· 土家族语言在确认土家族单一民族中的地位和
· 宣传土家族文化为把湘西州建成国内外知名生
· 湘西州土家族文化研究会第二届领导班子名单
· 土家传统文化传承与创新的生动实践
· 关于传承与发展土家女儿会文化几个问题的研

远山的呼唤

中国土家族经济文化研究协

八宝铜铃舞

梵净山佛教文化旅游
· 自然环境对土家族文化的影响  
· 论长阳土家族跳丧舞的文化构成  
· 试论恩施自治州的文化生态保护  
· 土家族 “过赶年”辩析  
· 武侠湘西是宣传湘西文化旅游的另一张名片  
· 命根子泥土  
· 鄂西土家族还愿仪式解读  
· 彭家寨乡土建筑的生态特征对未来建筑发展...  
   土家族文学“灵物母题”的叙事解读
   武陵山区域发展的核心竞争力生物农业多样性
   协作互动推进武陵区域一体化发展
   对构建中国武陵山经济协作区的思考
   武陵山经济协作区探索民族地区跨区发展
   阿蓬江畔的村庄
   论湘西州旅游扶贫研究
   长阳民间吉祥图简释
关于我们 |  网站介绍 |  管理团队 |  申请链接 |  欢迎投稿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大事记

版权所有:土家族文化网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菜户营2号楼6单元601室 
技术支持:北京瑞武陵峰文化发展中心    服务热线:15811366188   邮箱:tujiazu@vip.sina.com    
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或书报杂志,版权归作者所有或者来源机构所有,如果涉及任何版权方面的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京ICP备13015328号-2号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50059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