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土家族文化网  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土家学林 》 田野调查
土家族民间遗存舞蹈形象调查与研究

                            作者:彭曲  信息来源:数字中国网


    舞蹈是民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是民俗及其外在的一种艺术表现形式,因此研究一个民族的舞蹈,必然要探索该民族舞蹈的民俗意蕴。民俗是一个民族的基础文化,是识别区分不同民族的重要标志。主要分布于湘鄂渝黔毗连的武陵山地区的土家族是我国的少数民族之一。与我国许多少数民族一样,虽有自己的语言,却没有自己的文字,因而这就给研究该民族舞蹈的民俗意蕴带来困难。关于土家族舞蹈的民俗意蕴,到目前为止学术界还少有人进行研究,本文试图通过对现今比较流传的土家族舞蹈的钩稽,对土家族舞蹈的民俗意蕴加以探讨,以见土家族民俗与土家族舞蹈之间的相互影响、吸收。
   
  民俗的内容涉及面非常广,但主要属于观念性的现象。曾担任过英国民俗学会会长的博尔尼女士(char lotte sophia bume)有段非常著名论述:“民俗包括作为民俗精神秉赋(the mental equip)的组成部分的一切事物,而有别于他们的工艺技术,引起民俗学家注意的,不是耕犁的形式,而是耕田者推犁入土时所举行的仪式;不是渔网和渔叉的构造,而是渔夫人海时所遵守的禁忌;不是桥梁或房屋的建筑术,而是施工时的祭祖以及建筑物使用者的社会生活。” 
  
  土家族,史籍中称谓较多。秦汉时被称为“禀君种”、“板楣蛮”、“责人”、。次后,多被称为“溪蛮”,“楼中蛮”,”巴建蛮”,“信州蛮”,“阳蛮”等。宋代出现了专指土家的“士民” “土蛮”“士兵”等名称。土家“作为族称出现始于十至十三世纪,民族语言称作“毕兹卡”而汉语叫作“土家”,其含义都为“本地人”。1957年1月,土家族被确认为中国55个少数民族之一。经过长期的历史发展,土家族成就了绚丽多彩的、独有的民俗文化。旧志上说:“民情淳朴、土厚而风淳。”“僻陋与深山,而有此醇静之俗,所谓生不见外事,而安于畎亩衣食,盖风之古也!  ”。18世纪初的“改土归流”,土家族渐渐融入汉文化。同时,土家族传统文化就日趋薄弱,许多土家族的民俗在生活中已经罕见了。现今得以保留主要见于传统文化艺术之中,而舞蹈作为一门肢体语言最丰富、表现力最强的艺术,对土家族的民俗事象起着主要渲染和传承的作用,可谓见证这些民俗的“原始舞蹈遗存”。
    
  土家族民间遗存舞蹈著名的主要有茅古斯、摆手舞、八宝铜铃舞、丧鼓舞、跳马舞、踩戏等。而当代一些民间艺人与舞蹈工作者,为反映土家族民间文化的神秘多姿,又创编了一批在国内外舞台比较引人注目的以土家族为素材的舞蹈作品,如《长阳巴山舞》、《土里巴人》、《扎花女》、《毕兹卡神韵》、《摆手女儿家》等。从内容上看,大致可分为三类:一是反映生产生活的舞蹈;二是表现宗教祭祀的舞蹈;三是展示节令习俗的舞蹈。这些舞蹈都与土家族历史丰富的民俗事象紧密相联,蕴含了丰富的民俗文化意识,具有鲜明的、深刻的民俗特征.是土家族民俗文化孕育、催生和哺育的结果,烙印着和表现出深刻而独特的土家族人文个性与民俗观念。
    
  土家族”所居必择高岭”.往往同姓数十户或上百户集聚而成为一寨。独特的环境孕育了其既有勤劳朴实的一面.又有生性乐观一面的民族性格。这种人文个性表现在土家族社会的民俗文化上,就出现了艰苦的劳作与幸福的歌舞的有机结合,民俗与舞蹈互相扭缠,由此所产生的丰富多彩的土家族舞蹈.成为土家族社会生活民俗的生动传承和写照。
    
  《毛古斯》是土家族舞蹈中,直接以土家族先民原始生活民俗为题材的舞蹈,其生活民俗意蕴最具有典型性、代表性,是土家族祖先生活与劳动的缩影。“毛古斯”,土语为“拔步长”,是老公公的意思。它是融歌.舞、话为一体的土家族原始祭神戏剧舞蹈。这一形式在其他民族比较少见,受到国内外戏剧舞蹈家们的高度关注和重视。毛古斯表演内容繁杂.但却浑然一体.依次为敬祖先、祭梅山、打猎、讨土、砍火畲、挖地、下种、收割、扫进扫出等.每场每段都有独立的表演程式。

    毛古斯以丰收后的稻草秸从头至胸、至下身层层包扎,成为“稻草人”。毛古斯手持短棍、腰系葫芦.围绕篝火蹦跳行进,左跳右摆,摇头耸肩.浑身颤动,茅草刷刷作响.全是土家族先民原始生活仪态的忠实模仿。动作有有反映狩猎活动的”理足迹”(跟踪猎物)、“围猎”、“举棒追兽”、“搏斗”、“哟荷倒仗“(打死猎物后的狂欢)、“抬猎物”等,有表现生活场景的“照太阳”“看月亮”、“抖跳蚤”等,有反映原始农耕生活的“打火”、“烧山”、“打粑粑”等。所有这些基本动作均源于生产劳动。演出自始至终,讲土话、唱土歌,形态滑稽.诙诣有趣。其中“祭梅山”一场最具看点,分赶路、开山、团山、排兵马、赶山、猎获、收山等七段。表演时,茅古斯大踏大摇,唱和讲都夹杂着大量“丑话”。据说梅山是个女猎神,“不讲丑话神不灵”。毛古斯整个舞蹈十分生动逼真地再现了土家族先民开拓荒原、狩猎捕鱼等农事生产生活的情景,再现出土家族先民早期生产生活的民俗风貌。既是歌舞活动,也是一种生命方式。
    
  土家族为娱乐神灵而跳的《摆手舞》是土家族最有影响的大型歌舞.有着很悠久的历史。据有关资料考证,摆手舞在唐代以前就在土家族聚居的地方出现了。《后汉书》称摆手舞起源于古代的巴渝舞。从摆手舞的动作特点看,多有“顺拐、屈膝、下沉”.从内容上看涉及土家人生产、生活的各方面,折射出武陵山区自然地理环境条件下土家族生活民俗的影响。

    有史料说:“土家族古老的摆手舞以它淳朴的舞姿和巨幅的画面,展现了土家族的历史和生活图景,是土家族人民一部壮丽的舞蹈史诗。”在大皮鼓的伴奏下,男女老幼或以圆圈形式或以长龙列队形式作舞。舞蹈表演内容不一.有表现从播种到收获全部农事过程的“劳动舞蹈”,如砍火渣、挖土、烧灰、积肥、种苞谷、种棉花、薅草、插秧、割谷、打谷等等;有反映军事、战斗题材的;“福石城中锦作窝,土司祠畔水生波:红灯万点人千叠,一片缠绵摆手歌”。清代《永顺府志》记载:“每岁正月初三至十七日,男女齐集.鸣锣击鼓.跳舞唱歌.名曰摆手。”《古文坪厅志》载:“土俗各寨有摆手堂.每岁初三至初五六,夜鸣锣击鼓.男女聚集,名日园谑终,以祓不祥。清代县志如此详载.可见风习在当时极为盛行。从中可见到土家族社会生产生活民俗的影子,亦表明土家族舞蹈与生产生活民俗是密不可分的。
    
  有着浓郁宗教色彩的土家族祭祀性舞蹈《丧鼓舞》.其舞蹈内容也大多与土家族生活民俗有着密切的关系。《丧鼓舞》又称“跳丧鼓”、“绕棺”、”丧堂孝歌舞”、“跳撒尔嗬”等,土家族人俗称之为“跳丧”。古时候土家族死了人,都要请梯玛(即巫师)办理丧祭。据有关史料,在南北朝就有“父母死.打鼓踏歌,亲属饮宴舞戏”。据《夔州图经》.隋唐有“巴人踏歌伐鼓祭祀”。唐代《蛮书》中也有叙载:“其父母初丧,击鼓以道哀,其歌必号.其众必跳”.所指即是这一祭祀性舞蹈,不难看出土家族丧葬习俗和丧鼓舞具有久远的历史。表演“跳丧”,参加者少则四人,多则可达百人以上。因土家有“女人跳丧.家破人亡”的禁忌民俗,所以女人不跳丧。《丧鼓舞》的形式有“待尸”、“摇丧”、“哭丧”、“穿丧”、“践丧”、“退丧”等若干段。表演开始,一般由梯玛(即巫师)手执纸幡领队,依次为灯笼队、乐器队(鼓、钹、锣、牛角、唢呐等).次后便是手执火把参与的跳丧舞者。乐器奏出”点子”,舞者脚踏”点子”,做“单穿花”、“双穿花”、“龙摆尾”、“蛇蜕皮”、“童子叩观音”等套路动作。

    这些都真实反映了土家族人为祭奠亡灵、安慰生者时的狂舞高歌和特殊的生活民俗。歌舞飘溢送亡灵,是土家族祭亡人、慰生者的一种特殊方式,同时也是对死亡的一种特殊理解。故民谚:“听见丧鼓响,脚板就发痒”、“打不起豆腐送不起情,跳一夜丧鼓送亡人”等。这种至今保存着古代土家族生活民俗遗风的传统丧舞,对土家族的丧葬生活民俗可谓是最恰当的写照和传承。清代土家族诗人彭秋潭在竹枝词中写道:“谁家开路添新鬼,一夜丧鼓到天明。”深山存古韵,丧鼓延遗风。《丧鼓舞》强烈地表现出豁达乐观,不屈不挠的一个“饿死也要跳三年”的土家民族之魂。
    
  湖北宜昌创编的土家族舞蹈剧《土里巴人》在兰州中国艺术节上一鸣惊人,展示了奇异、独特的土家族婚俗。《土里巴人》提示了土家族从生息繁衍、婚恋、嫁娶的各个主要环节.由序幕、”摸灰”、“骂媒”、“织锦”、“背山”、“哭嫁”、“甩筷”、“穿鞋”、”抢床”、尾声八段组成。每段既可独立成章,也可浑然一体,展现出一幅幅色彩斑斓、绚丽多姿的土家族婚俗风情画卷。如“哭嫁”:姑娘出嫁前聚集自己的亲朋好友,以哭伴喜,叙述离别情、母女情、姐妹情.姊妹们。有歌唱道:“三根线一般长.舍不得姊妹舍不得娘。抱着太阳哭月亮,抱着月亮哭太阳,凤妹好似离窝的鸟儿,舍不得姊妹舍不得娘”。
  
  《扎花女》是湖南民族歌舞团创作的舞蹈,艺术地再现了湘西土家族特有的扎染艺术民俗。通过“纺、织、扎、染、漂”五幕展现土家族的扎染艺术,把一个土家族传奇故事融合在诗一样的表现形式当中。编导运用了大量的群舞表现情景交融的画面。大线条和大画面的运用.通过扎花女的人生反映浓浓的土家族民族风情。第一幕的“纺”中,男子群舞构成各式各样的山野背景,烘托少年时代的扎花女的纯情与天真:而少年扎花女采集山花编织花环的独舞,运用了勾脚、旋手等独特的动作.有着别具一格的土家韵味。而在第五幕“漂”里.大对比的女子群舞则烘托中年扎花女和老年扎花女的人生辉煌。湘西龙山土家族风情歌舞《毕兹卡神韵》则是根据土家族发展过程中的生产、生活、劳作和婚姻等独有民俗改编而成的。通过“天”、“地”、“人”、“和”四个篇章,结合土家族神秘的民间音乐舞蹈形式,生动展示了土家族昂扬向上的精神风貌,表现了土家族的过去、现在、劳动、爱情、奋斗以及对未来的无限向往,深刻折射出土家族独特的人文特征和古朴而神秘的生活民俗。
    
  80年代在湖北长阳境内兴起的《长阳巴山舞》映射出土家族与时俱进时的时代民俗风情和深刻的历史人文内涵。《长阳巴山舞》是由土家人“跳丧鼓”经长阳民间舞蹈工作者收集整理而成。巴山舞使跳丧鼓得以从死人处解放.音乐上去其丧味.结构上打破程式.变祭祀性舞蹈为民族自娱舞蹈。从跳丧鼓到长阳巴山舞,是弘扬和展示土家族传统文化与土家族时代风情民俗的有益尝试。《人民日报》有海外版撰文指出:“当众多的进口娱乐性舞蹈风靡一时之际.重山叠峰中的巴山舞却占据了那么多朴实的心灵,这种文化景观.带给人们许多思考,至少,它开拓、展示了一片独特的审美领域。”
                      
    节日是民间文化的重要载体。在土家族的历史上.演出舞蹈大多在一年四季循环往复的节日之中。土家族民间节日繁多,一年之中,大小节数十余。自古以来,土家族民间节日就不是单一的民俗事象,有着极为丰富的人文内涵。如有以农业生产为主题的农事节日,有以祭祖敬神为主题的祝祭节日和以追念人事为主题的纪念节日.以及以社交娱乐为主题的文娱节日,等等。此外.还有与汉族一起同过的春节、元宵节、清明、鬼节、中秋节等节令。演出舞蹈因节日主题不同,其特色各异。但都无疑地植根于土家族传统节日民俗。节日因为有了舞蹈而显得热闹、祥和.舞蹈则因为依附于节日而得以流传和承袭。可以说.民间舞蹈是土家族传统节日民俗的重要内容.而传统节日则是土家族民间舞蹈得以传承和流布的最主要文化样式。
    
  “调年节”祭祀活动.是土家族人每年向神灵祈求春播顺利或秋季感谢神灵赐予丰收而举行的大型祭祀仪典。据有关资料考证,其中不少土家族祭祀性舞蹈都源自于“调年节”之中。如《摆手舞》、《毛古斯》等。据清同治九年,符为霖编《龙山县志》载:“土民赛故土司神.旧有堂.曰‘接手’,堂供土司某神位.陈牲醴,至期既夕,群男女并入酬毕.披五花.被锦帕首,击鼓鸣钲,跳舞歌唱,竞数夕乃止~歌时,男女相携.蹁跃进退,故谓之‘摆手’(注)“《摆手舞》有规模与内容完全不同的”大摆手舞”和“小摆手舞”之分。

    如湘西州龙山境内的洗车、马蹄寨等地是“大摆手舞”,张家界的桑植境内多是“小摆手舞”。大摆手舞是在祭祀祖先八部大王的祭祖活动中所跳的舞蹈。相传古代土家先祖有八个部落,人称首领为野瞬看笸跤,土家族后人将八个部落大王当作祖先神供奉,尊称为“八部大神”,祭祖先“八部大神”成了土家族特有的节令民俗。唐末五代时,江西彭氏入湘,小摆手始兴起,但祭祀的主神则是彭公爵主。届时,人们聚集摆手堂前.先举行祭祀仪式.然后随着一声鼓点.众人围圈而舞尽情摆起手来,…撒尔嗬“的歌声夹杂其中.顿时摆手堂一片欢腾。清代有《竹枝词》写道:“千秋铜柱壮边陲.旧姓流传十八司。相约新年同摆手,春风先到土王祠。”“调年节”活动的夜晚,土家族人除欢跳《摆手舞》外,男子还将扮成“稻草人”跳“毛古斯”规模大者呀跳六个晚上,大致以土家族的历史、渔猎、婚姻、工作等内容。《毛古斯》融歌、舞、话为一体,成为见证土家族祭祀节日民俗之原始祭神仪式的一种“活化石”。
    
  土家族节令性舞蹈《跳马舞》是土家族在跳马节上表演的中心节目。故老相传,每年农历正月里马日那天是土家族的传统节日跳马节。在马日跳舞之夜,寨内寨外土家族人欢聚一堂,紧锣密鼓,马队奔驰跳跃,场上一片欢腾,以此驱逐瘟神、祈祷吉祥。又如,社巴节为土家族的传统节日,又是青年恋爱的良好机会。每年正月的初三到十七举行。姑娘们穿上节日盛装,小伙子背起鸟枪大刀.老人们带着孩子,背着水酒、猎物.纷纷拥向摆手堂。奏起深沉的鼓乐,燃起三堆篝火,放三眼炮铳,吹起咚咚喹.对歌、跳舞.成双成对。《社巴节舞》即由此而得名。

    《跳高脚马舞》、《灯舞》、《舞土狮子》、《板凳龙舞》等均为土家族逢年过节时欢乐热烈的自娱性舞蹈节目。每逢新春佳节.一般从正月初二至十五,集体组织欢庆自娱.少则十余人,多则数十人以上。《跳高脚马舞》表演一般是青年男女。参与者双脚均捆上高脚木马,简易化装.手持灯笼,集体队型,表演各种动作如高空垒人等。土家族《灯舞》民间种类较多,除龙灯舞外.还有花灯、蚌壳灯、虾子灯和彩龙船舞等等。如”花灯”.在张家界市桑植境内早就盛行。据清同治年间《乾州厅志》记载:“元霄前数日.城乡剪纸为灯或龙或狮及鱼虾状。龙灯出.各灯随之尘市,放暴竹辄舞;又以童子扮演采茶.秧歌诸故事。至十五夜笙歌顶沸,谓之闹元霄。”《板凳龙舞》在重庆黔江区流行较广。在一根长板凳上用竹篾、彩布扎一小龙,由二人或三人手持板凳四只腿,一般是数条小龙一齐舞动,表演出左突、右冲、跳跃、俯卧、穿花、拜四方等优美动作.舞态雄壮快捷,高潮之时,只见群龙飞舞,不见舞者。
    
  土家族传统节日如四月八、六月六、七月半、牛王节等,无一不具有土家族人自己的特殊意义,土家族人大都会献歌献舞,这些表演节目均属于娱神性和自娱性的舞蹈范畴,均是土家族节日民俗的主要文化样式。
                  
    宗教民俗是一种复杂而特殊的文化现象。宗教民俗往往通过其他民俗活动,渗透到土家族社会生活各个领域。土家族信仰多神,崇拜祖先。尤其是祖先崇拜占有重要的地位。“梯玛”(即巫师),土语,民间俗称土老司,意为敬神的人,是土家族宗教职业者。舞蹈作为一种表现手段,被梯玛充分利用为宗教服务。梯玛在各种祭祀仪式活动上表演了许多情趣横生、神秘莫测甚至离奇怪诞的肢体语言。由是.历史形成的土家族各种传统舞蹈.都或多或少地烙上宗教的痕迹并生动形象地反映出来。
    
  《八宝铜铃舞》就是由梯玛表演的非常有代表性的土家族宗教民俗舞蹈。据民间传说,八宝为土家先祖八个部落首领,后人为祭祀他们,制作八个铜铃,并念咒高歌舞蹈以示怀念。又说,八宝原来是梯玛的一匹宝马,宝马死后,梯玛做了8个铜铃,常常摇铃起舞祭祀之。故八宝铜铃舞,又名“梯玛神歌舞”、“解钱”,“摇爷宝”,“跳土菩萨”等。八宝铜铃舞是土家族举办“服司妥”(还神愿)祭祀活动的一种宗教祭祀仪式舞蹈。“服司妥”的主要任务是祭祖还愿.借助跳“梯玛神歌舞”,向神灵“解钱”.为死者做“解结”。

    内容程式主要有“树木兔(汉意为敬家先)”、“开祖先堂”.“开天王堂”、“开庙王堂”、“烧官纸”、“交天钱”等.充满祭祀情调,弥漫着极为神秘的宗教气氛。表演时.梯玛左手执铃,右手执刀,按”人”字形线路来回走动,碰击刀剑,哼唱神歌。摇铃舞姿丰富多变,技巧非凡动作难度较大。有扫堂摇铃、跑马摇铃、转马摇铃、跳马摇铃.勒马摇铃、左右摇铃、八字步摇铃.十字步摇铃、踩八卦摇铃、跳莲花摇铃、转圈摇铃、跪地摇铃.抖肩摇铃、双铃斗打、横步双铃打肩胯、踩四方摇铃.等等。这些摇铃给人以古朴神奇美的享受。清乾隆十年《永顺县志·风俗志》记载:“土人喜渔猎,信鬼巫,病则无医,惟椎牛羊,巫师击鼓摇铃卜竹卦以祀鬼巫”。“击鼓摇铃”就是八宝铜铃舞。
  
  傩舞原是古代祭祀性的原始舞蹈.殷墟甲骨文卜辞中已有傩祭的记载。“傩”.《辞源》解:旧指迎神赛会.驱逐疫鬼的仪式。土家族的《傩舞》生动形象地诠释了土家族比较古老的傩祭风习。湘西张家界地区的土家族仍有部分保存着比较古老的傩舞形式。傩所供奉的神灵为傩公傩婆。傩事一般分两种.即“冲傩”和“还愿”。冲傩指祛病、驱灾:“还愿”指祈福、求顺。傩仪活动中最热闹最吸引观众的是傩戏表演。而傩舞则贯穿于傩戏表演中。巫师头戴佛冠,身穿法衣,下围罗裙.左肩搭排带.右背插神鞭:左手拿牛角,右手执师刀.迎神作法。时而腾跃蹦跳,翻滚旋转;时而轻踏慢搓.抑扬跪拜。动作表演优美、韵味悠长。表现出巫师鬼神附体、神秘莫测的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意境。
  
  土家族崇尚万物有灵。民谚云:“人无神灵.寸步难行”.”举头三尺有神灵”。土家族的图腾崇拜已与祖先崇拜合为一体.并由一神派生为多神,于多神中崇尚主神。如白虎、白帝天王、土王、向王天子、女神,尤以白虎为尊.故土家族自称是“白虎之后”。俗谚:“白虎当堂坐.无灾又无祸。”由于土家族有以白虎为图腾,把白虎奉为祖先进行崇拜的传统,因此人们在祭祀性的《丧鼓舞》中,有以该舞蹈为媒介引魂归宗观念的体现。《丧鼓舞》中有很多动作模仿老虎洗脸摆尾,行走、捕食等。尤其是“猛虎下山”、“猛虎扑食”舞姿表演时.表演者一跃、一挟、吸腿、躬身.然后相对逼视、撞肘,再紧接一个跳转成弓步,同时轮右臂.口中发出阵阵的嚎啸.形象十分逼真。而且《丧鼓舞》中,凡“大四步”、“大四门”、“小四门”、“跳丧、“摇丧”等核心舞段,都使用6/8拍带切分音的节奏.即每步三拍,全脚掌深抓地,第一拍上步,二、三拍颤身,两腿交替进行,恰如山中老虎稳步行进的姿态。故《丧鼓舞》又被称作“白虎舞”。又如《茅古斯》表演.男茅古斯腰上捆一根用草扎成的掖致嘲粲,象征男性生殖器,明显是远古生殖崇拜遗风的反映。所有这些都是土家族民族图腾崇拜民俗观念在土家族原始舞蹈中深刻的遗存和印记。
    
  土家族祭祀性舞蹈,初始无一不是为娱鬼神而舞,有着非常明显的功利性和目的性。随着环境的变迁与社会的发展.才逐渐演化成以娱乐为主。如《八宝铜铃舞》经民间艺人的加工改造,1949年后也由梯玛一人表演的祭祀仪式舞逐渐发展威多人自娱性表演的男子群舞。《长阳巴山舞》由“跳丧鼓”整理而成,使跳丧从死人处解放出来.成为民族娱乐舞蹈。可以说.土家族社会的大多数舞蹈均是由宗教祭祀性舞蹈发展而来,这种发展变化既是土家族民俗生活发展变化的反映.也是社会历史进程的必然。
    
    土家族舞蹈所具有的民俗意蕴,除了表现在内容上外,在舞蹈的所有其他方面还具有独特的、直观的反映。土家族舞蹈借助于充满个性、原始、神秘的土家族音乐、歌谣、服饰、道具等,作为舞蹈的元素和因子.从而使土家族舞蹈的民俗性特征更加鲜明、深刻。这些也正是舞蹈,之所以贴上土家族标签、烙上土家族印记,是土家族舞蹈而不是别的舞蹈,形成独特魅力的外在缘由。
    
  《八宝铜铃舞》作为土家族原始遗存舞蹈,表演过程中.舞者梯玛要身穿“西兰卡普”,腰系“八幅罗裙”,手执“八宝铜铃”.吟唱“梯玛神歌”。而这些恰恰都正是土家族民俗文化的生存方式。  “西兰卡普”,是土语.西兰是人名,卡普是她织的花布。相传西兰是土家山寨最漂亮最聪明的姑娘,她把山里的百花都绣完了。据史书记载.从汉代到明朝,这种土家织锦均被土司土官作为上等献品和著名土特产向皇帝纳贡.与蜀锦、壮锦一起被合称为中国三大名锦。土家织锦题材。图案大多与土家族人民猎耕生活方式息息相关。“八幅罗裙”,民间传说土家族先祖八部大王在位时穿的就是八幅罗裙。土家族在腋耐凉榱饔之前,男女均穿斑烂花衣(琵琶襟)和八幅罗裙。据沈从文考证.八幅罗裙是正宗的湘西土家族服饰。

    “八宝铜铃”,也正是土家族的宗教职业者巫师梯玛独有的、专属的法器.亦是土家族的崇拜物,是土家族祖先崇拜的残余。而“梯玛神歌”,则是巫师梯玛在民俗祭祀活动中用土家语所唱念吟诵的歌。叙述土家族的起源、繁衍、战争、迁徙、开荒斩草、安居乐业、生产生活等,涉及天文地理、人物事件、前世来生、民间传说是土家族人的”易经”。同样,作为土家族原始遗存舞蹈的《摆手舞》、《茅古斯》等.舞蹈表演中.人们伴唱和脚踏的都是“荷荷也、也荷荷”的“呀荷歌”。粗犷原始,动人心魄。而这歌乐正是土家族独有的土家语汇。歌随舞而生.舞随歌得成。不仅如此,《摆手舞》中还有用土家族语演唱古代流传下来的《舍巴歌》。《舍巴歌》长达数万行.涉及民族历史、英雄事迹、生产生活、婚姻爱情等,是土家族一部史诗性的古歌。同时.以击大锣、鸣大鼓、打起镏子呼应摆手节奏。而打镏子正是土家族最有特色的民族器乐之一。
    
  除舞蹈的歌乐与道具体现着土家族民俗文化外,服饰与动作亦显示出土家族民俗文化的地域性与生活化的固有特点。从当今走上舞台演出的众多的土家族舞蹈服饰来看.舞者着装大都体现了土家族服饰民俗的基本特征。土家族多以自织土布为衣料.青蓝两种颜色较常见,史称为“溪布”、“洞布”。男子多穿对襟短衣,头缠黑、白长帕;女装多为短衣大袖,左开襟,镶边筒裤。湖北《来风县志·风俗志》载:土家族“男女垂髻.短衣跣足,以布勒额,喜斑烂服色。”如舞蹈《丧鼓舞》、《摆手舞》舞台演出.男演员头扎巾,穿对襟,系腰带;女演员则是短衣大袖,镶边筒裤。从舞蹈动作上看.大都体现了土家族动作的民俗文化的原始特点。如获得第五届中国舞蹈“荷花奖”十佳作品奖的土家族群舞《摆手女儿家》.以土家族民间摆手舞动作为素材创作,通过狂放的大摆与羞涩的小摆等特殊的舞步和动作,构成别具一格的表演程式,把土家族少女的火热和对幸福生活的向往表现了出来。显示出土家族舞蹈的古朴粗犷.娇健豪放、气氛热烈的一般特点。 
    
  综上所述.土家族舞蹈与土家族民俗文化关系密切,土家族舞蹈的本质是承载土家族民俗文化的符号。长期以来其表演的时间性和空间性无不受到民俗活动时空的制约。远古时代土家族先民认为万物有灵.因此为五谷丰登、种族繁衍等经常要举行各种祭祀活动.酬谢神灵祖先的恩赐和保佑。而在土家族举行的这些各种原始的民俗祭祀活动中,除杀牲献祭和念唱祝词或咒语外.参与者(主体为巫师梯玛)多手之舞之、足之蹈之.表现出最直率、最完美又最有力的神灵附体的神秘意境。这些生动而又不拘一格的丰富多彩的动作与姿态.就是土家族的原始舞蹈与舞蹈语汇的集锦,是土家族活的造型艺术——舞蹈的最早的萌芽和入世。

    由于土家族没有本民族文字,土家族舞蹈天然具有教科书意义。正如恩斯特.格罗塞(Emst Gross)所说.“再没有别的艺术行为,能像舞蹈那样转移和激动一切人类”,“多数的原始舞蹈运动是非常激烈的。我们只要一追溯我们的童年时代,就会记起这样的用力和迅速的运动.倘使持续的时间和所用的力气不超过某一种限度将会带来如何的快乐。因为这种运动促成之情绪的紧张愈强,则快乐也愈大。人们的内心有扰动,而外表还需维持平静的态度总是痛苦的:而能藉外表的动作来发泄内心的郁积,总是那触发原始人易动的感情的各种事情。也就是说,使原始个人积郁情感得到宣泄以平和人的心境并进而促成部族的稳定,是原始舞蹈第一个‘高度实际的和文化意义’。”正是“高度实际的和文化的意义”,土家族舞蹈才成为“原始的土家族民俗文化的最真率、最完美又最有力的表现。”
    
  随着社会经济文化的快速发展,土家族宗教祭祀活动减弱,逐渐形成独立于宗教祭祀活动以外的传承久远、广泛的传统节日。由此则为土家族各种祭祀性舞蹈、娱乐性舞蹈提供了繁衍壮大的时空天地。于是土家族舞蹈成为土家族民俗文化传承、流布的主要载体。即使在今天,在地理位置偏僻的土家族地区.虽然其中的一些宗教祭祀性仪式明显已演变成一种比较纯粹的民俗符号.但是其舞蹈的原始民俗成分仍然浓郁,表现着土家族民族特定的民族思维方式与生命生存的状态。土家族舞蹈的这种所固有的原始、古朴、粗犷和神秘的艺术风格式的民俗意蕴,使得其在历史的长河中能始终保持顽强的生命力.载着土家族民俗文化的轨迹、审美情趣和它的古代文明.经久地流传和播布生生不息。


相关文章
·从土家族舞蹈元素看其艺术精神

版权与免责声明 | 进入论坛

 
图说分享
· 沿河土家饮食文化溯源及保护与开发
· 梯玛的绝技和功能
· 梯玛的传承刻不容缓
· 永顺土司抗倭维护明朝边疆稳定
· 关于土家族医药保护和发展的研究
· 从黔东田氏土司沿革谈“改土归流”的历史必
· 刘兴国《从巴人到土家族》出版发行
· 土家族语言在确认土家族单一民族中的地位和

远山的呼唤

中国土家族经济文化研究协

八宝铜铃舞

梵净山佛教文化旅游
· 自然环境对土家族文化的影响  
· 论长阳土家族跳丧舞的文化构成  
· 试论恩施自治州的文化生态保护  
· 土家族 “过赶年”辩析  
· 武侠湘西是宣传湘西文化旅游的另一张名片  
· 命根子泥土  
· 鄂西土家族还愿仪式解读  
· 彭家寨乡土建筑的生态特征对未来建筑发展...  
   土家族文学“灵物母题”的叙事解读
   武陵山区域发展的核心竞争力生物农业多样性
   协作互动推进武陵区域一体化发展
   对构建中国武陵山经济协作区的思考
   武陵山经济协作区探索民族地区跨区发展
   阿蓬江畔的村庄
   论湘西州旅游扶贫研究
   长阳民间吉祥图简释
关于我们 |  网站介绍 |  管理团队 |  申请链接 |  欢迎投稿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大事记

版权所有:土家族文化网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菜户营2号楼6单元601室 
技术支持:北京瑞武陵峰文化发展中心    服务热线:15811366188   邮箱:tujiazu@vip.sina.com    
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或书报杂志,版权归作者所有或者来源机构所有,如果涉及任何版权方面的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京ICP备13015328号-2号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50059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