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土家族文化网  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土家学林 》 田野调查
土家族摆手舞与吴着送
作者:李琳筠  信息来源:土家族文化网
 
 
     “摆手”,土家语称“舍巴巴”、“舍巴日”,意为玩摆手,新中国成立后冠名“摆手舞”。 摆手舞是土家族传统文化中的一朵奇葩,现已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名录。摆手舞最初的成因,地方民间传说版本颇多,难求共识,有祭祀土司说,祭八部大王说,祭族神说,祭树神说,祭自然神和祖先神说。笔者经过两年来对古丈县民保普查的涉入,现借助龙山、永顺、古丈和保靖的县志,和在古丈县断龙山乡、红石林镇民保田野普查所获资料,认为摆手舞最初的成因,与土家族老蛮头吴着送有着直接的关系。

    一、关于摆手舞的文献

    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特别是酉水河流域的土家族地区,可谓土家族摆手舞的发源地和发祥地,犹以古丈、龙山、永顺和保靖广为传承盛行。关于摆手舞的文献记载:

    (一)、乾隆二十八年抄刻本《永顺府志》卷十二《杂志》:“各寨有摆手堂,又名鬼堂,谓是已故事土官阴署。每岁正月初三至十七日,夜间鸣锣击鼓,男女聚集跳舞长歌,名曰摆手。此俗犹存。”

    (二)、乾隆五十八年抄本《永顺县志》卷四《风土志》:“土俗,各寨有摆手堂。每岁正月初三至初五六之夜,鸣锣击鼓,男女聚集,摇摆发喊,名曰摆手,盖祓除不祥也。”

    (三)、嘉庆二十三年刻本《龙山县志》卷七《风俗》:“土民设摆手堂,谓是已故土司阴署,供以牌位。黄昏鸣钲击鼓,男女聚集,跳舞长歌,名曰摆手。有以正月为期者,有以三月、六月为期者,惟董补、五寨、二里最盛。”

    (四)、光绪三十三年铅印本《古丈坪厅志》卷十《民族下》:“土俗各寨,有摆手堂。每岁正月初三至初五六夜,鸣锣击鼓,男女聚集,摇摆发喊,名曰摆手,以祓不祥。此旧俗,今亦不尽有此堂。”

    (五)、同治十年本《保靖县志》卷二《舆地志.建置沿革》:“正月初间,男女齐集歌舞,祓除不祥,名曰‘摆手’,又谓之‘调年’。立秋日并春秋社日亦如之。”
上述文献,至少向我们说明了四县清朝时期,甚至更早的时期中,玩摆手三个方面的信息:一是表演的时间(正月、三月、六月等),场地(摆手堂,又名鬼堂),人种(男女);二是玩摆手的目的:希翼“以祓不祥”;三是在祭祀“已故土司”仪式中才玩摆手,换而言之,祭典的神祗是已故的(某位)土司。那么,已故的哪位土司如此值得土家人“鸣钲击鼓,男女聚集,跳舞长歌”呢?

    至唐至改土归流前后相当长的一段时期中,古丈、永顺、龙山三县,以及保靖的大部分地域,基本上是一个行政管辖区域。文献上介绍最早的土著首领除了传说中的廪君,应是吴着送、惹巴冲和椿巴冲等人。

    二、关于吴着送的文献

    吴着送,一说“吴着冲”、“吴著冲”。吴着送应为文献记载中湘西土家族最早的统治者,其辖区为今天古丈县、永顺县、龙山县、保靖县大部分地域。据笔者同事,古丈县民保专家向汉光老师(精通土家语)说:按土家语意译,不论“吴着送”,还是“吴着冲”、“吴著冲”,均是妄自尊大、有勇少谋略的角色之意。省志载《楚纪》云:“彭瑊本江西吉水人,后徙上溪州,仕唐为检校司徒、辰州刺史。梁开平四年,吴敖围赤石,瑊调所部征之,被执不屈,阖门遇害。”由此可观,彭瑊谋勇过人,对于对手毫不手软留情。对于妄自称大的吴着送之类地方头人,当然要不择手段清除,以利彭氏统治溪州政权的稳固牢靠。

    乾隆二十八年抄刻本《永顺府志》卷十二《杂志》:“相传老蛮头吴着冲,今龙山之本城里、洗罗里、辰旗里、董补里、洛塔里、他砂里,皆其世土。因吴着冲延江西吉水县彭氏助理,彭氏以私恩结人心,日渐强盛,至彭瑊遂谋逐吴着。吴着败走猛峒,瑊复率众击之,吴着复逃匿洛塔山。时有漫水司土官之弟向伯林归瑊,瑊令伯林合攻吴着。吴着又遁入洛塔吾山,困毙其处。其山最高险,周围石壁,中通一径,非扳援不能至。上有坪,有池,池水清碧,以人迹不到,池鱼皆生绿毛。吴着毙后,瑊以洛塔之地酬向氏,余土尽归于瑊,后吴着为崇,瑊乃建祠祀。今永顺旧司城,犹有吴着祠,土人争赛焉。又云:惹巴冲者,吴着冲结义兄弟。今龙山明溪里、波脚里、捞车里、二梭里、三甲里,皆其世土,后为彭瑊所并。

    乾隆五十八年抄本《永顺县志》卷一《沿革》:“又土人云:永顺地先为土蛮吴着送世业,因着送久延彭氏助理,彭以私恩得人心,日渐强盛,遂谋逐着送,着送奔猛峒(猛峒即今永顺城处。)彭复率众击之,着送败走乐大,(乐大,地在今龙山境。)仅守一隅。时有慢水向姓归彭氏(慢水,地名。今属龙山。)彭氏令合攻着送,及彭向夹攻,着送势穷,遁入乐大吾山,(土人云:山最高且险,周围石壁中通一径,非扳援不能至。上有坪,有池,池水清冽,畜鲫鱼,鱼身生绿毛,以人迹罕到故也。内有吴着送旧址。麟按《土司旧志》所载略与地同,但止云乐大山,缺‘吾’字耳。)竟困毙其处。彭氏遂以乐大之地酬向氏,至今子孙世守之。后着送阴灵作崇,彭氏惧,乃建祠以祀,今祠尚存旧司城。土人报赛,亦必及之云。信如斯言,是永顺始于彭,又实始于吴也。”

    彭瑊进入酉水,摸清吴着送底细后,从地形地势上看,最先轻而易举占领的地方应为军需供给方便,坡度较缓易攻难守的酉水河南岸。武器粗劣,没有大规模作战经验的吴着送,阻挡不住彭瑊训练有素的军队和楚军援助的进攻,只好败退到地势显要的河北岸。彭瑊作好休整,攻夺猛洞河,吴着送再次败退落塔界,最后被漫水向柏林出卖。吴着送毙后,不甘心吃喝玩乐和统治权让彭氏所占,阴魂不散,日夜作崇让人不得安生,彭氏为安民心,立祠祀之,好象明里认错,暗中实为戏弄,一幅天降大任万不得已才追杀吴着送的样子:对不起,杀错了,安个祠堂牌位,组织人等祭典玩摆手。吴着送在阴间也能享受花天酒地的快活,不在作崇了。

    那么,为何只有通过玩摆手才达到吴着送阴灵不再作崇呢?嘉庆二十三年刻本《龙山县志﹒卷十六﹒艺文下》给予了答案:“相传吴著冲为人准头高耸,上现红光,必多杀戳。家人知其然,以妇女数人祼体戏舞于前,辄回嗔作喜,土民所以有摆手祈禳之事。然当年彭瑊夺地,因著冲为崇,立祠祀之,至今赛焉,殆所谓取精多而用物宏,其魂魄尚能为厉者与?”原来吴着送生前有“妇女数人祼体戏舞于前,辄回嗔作喜”之嗜好。

    对于上述,可能有辱圣典,但笔者持个人观点认为不失一条佐证线索。纵观几千年的人类历史长河中,许多民俗亦是起源于一些头面人物的倡导,其后慢慢成风成习,利于人们身心健康快乐。如果用现在的审美观点和现实准绳看待传统习俗,应是扬弃的操作,批判的继承,学术考证上不可取舍。

    三、断龙山乡社巴节跳的奓巴舞

    古丈县断龙山乡,是土家族聚居地,为旧时三土知州六长官司之一的田家洞长官司,历十四代。清顺治四年,十一代土司田兴禄内附。雍正五年,田荩臣纳土。田家洞的土家族田姓居多,其次是向姓,吴姓。2008年秋,笔者在断龙山乡进行民保普查查漏补缺中,发现一种当地人称作奓巴舞的古老传统舞蹈。
断龙山乡传统文化十分丰厚,清朝文人有竹技词对其玩摆手盛况曾作描绘:
 
田家洞畔社场开,
姊妹双双赴会来,
一尺云鞋花满口,
也装莲步入歌台。
 
    每年新春的第五个戊日,附近的土家人要在社巴堂举行一次社巴节祭祀活动,演示一番各种传统仪式和舞蹈。2009年社巴节中,一组由当地村民穿青对襟衣表演的舞蹈特别醒目,表演者全为女性,动作以摆手扭腰、翘臀凸胸、姿态似蹲非蹲,极现女性曲线媚妖之美。当地老艺人宋师傅说是老辈人传下来的舞,据说旧时跳这种舞穿的衣服很少,甚至不穿衣服,在一隐藏处表演,专门祭社菩萨。现在,流传在报吾列、田家洞、喜其哈等村,邻近红石林镇的土家族村落有少数老年人会蹈这种舞。流传至今,断龙山乡的奓巴舞大致还有6套动作,每套动作4拍,反复4次,演出者均为女性,一般七人以上。表演队行可穿插,可围圈,可成排。形式古朴,动作柔美,寓意深邃,可观赏性强烈。

    土家族传统文化中很讲究女德,这种舞蹈似乎与传统礼俗相驳,按惯例很难有存在的空间。考其究竟,原来和土家族古老的地方风俗有一定渊源。宋师傅说,古时候当地有个有本事的土家老头人(王),大家都服他管,老头人下面还有七个同样有本事的小头人。后来,老头人和小头人发生冲突,他人趁内乱剿灭了这个土家族头人,当地土家人被外姓人统治,过着短衣少食的苦难日子。于是,人们很怀念先前有本事的老头人,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女人们在祭祀中尽情展示自己的丰姿,相信那么好看那么强健的身体,希冀先人、族神、上苍一定能赐予她们生育出能够赶跑外族统治者、庇护土家族人过上幸福日子的后代。

    这个说法初听好象过于牵强,实际上,结合上述文献,这个故事并非空穴来风。特别的还有田家洞的社巴堂,设在一个大窝坑平场上,当地人叫着“社场坪”或“社巴堂”。实际上是个大天坑。田家洞人忌讳,认为天坑填不满,谁说“社场坪”在天坑里是不受欢迎的。台地被人们改造成七角形,平时,这上面种庄稼,到了立春后的丑戊日,修理平地跳摆手,又叫跳“社巴巴”。台地一边小庙里供着社菩萨和七位族中英雄。但是,现在龙山、永顺各地的摆手堂中,供着彭公爵主,向老倌人,田好汉和娘娘(彭瑊妻),没有什么社菩萨和七位族神,有也是摆在不显眼的地方,保靖部分旧时摆手堂中供八部大王(神)。纠缠不清的是部分民间传说出现了偏差,认为八部大王(神),社菩萨和七位族神是明朝时土家族人在江浙抗倭出名的英雄。明朝抗倭距今仅400年,文献上记载不会挂一漏万,为何八部大王,社菩萨和七位族神的姓名不详,笔者认为有待商榷。八部大王,社菩萨和七位族神,是否为吴着送及同时代的其他七个溪州小统治者也未尝不可,在经过一代代人口头传说中,注入了神和其他人及事的成份。

    不论是在田家洞,还是断龙山乡,乃至古丈县,民间文学中很难找到正面歌颂彭氏土司的故事,很多民间传说是反抗土司残暴不仁。当地也没有彭氏土司的祭祠,只有征讨过彭氏土司的伏波神庙。所以,彭瑊对立面的吴着送当之无愧地成为人们抗争的英雄人物,吴着送的缺点也成了人们心目中的优点:他毕尽是本族人,再坏也没有外族统治者那么坏。饱尝彭氏八百多年漫长压迫下的广大土家族下层百姓,当然更加怀念曾经让他们有过幸福念想的吴着送之类本族头人了。所以,在每一年的社巴堂前,除了彭姓之外的土家人尽情演绎着奓巴舞(据说新中国成立前,部分彭姓土家人重不跳奓巴舞),也是对彭氏土司强权的有力蔑视,对当地土家族人们团结性很有煽动力。

    经过历史的发展,奓巴舞从祭祀活动中剥离出来,为土老司所沿习,在相当一定历史时期,在彭氏土司统治薄弱的断龙山田家洞周边流传,成为土家族民间舞蹈中没有注入彭氏土司意图和其它目的和功利的舞跳,可论着最初形态的摆手舞了。

    四、讨论

   (一)、可以这样认为:彭瑊进入酉水最初在下游汇溪坪一带,和吴着送等当地头人接洽共事站住脚跟,其后取得向氏、田氏信任,便与吴着送及其七个盟友惹巴冲等人反目。现在看来,在交通不便信息落后的年代,吴着送不可能在距汇溪坪三百里外,隔山绕水的龙山洛塔界上摇控指挥。吴着送最初的行署应该是在汇溪坪不远,只要几个时辰到半天脚程的酉水河南岸某处。今考古丈县的红石林镇河西村山地,至汉以来,各种朝代的古墓栉林,其上老司岩,马达坪,科布车,田家洞大片村子,房屋地基均在数百年上,可断定早于改土归流,然土司统治时期不准百姓建屋,那么,这些只能说明相当一定时期,土司及其土家族上层统治阶层在这一带居住过很长时间。这些大小土司(或头人)不姓彭,彭瑊只在汇溪坪以下酉水河横行,其后,历代彭姓土司和楚多有反目,才迁入福石城(老司城)。

   (二)、从某种角度上看待,文艺娱乐,是为统治阶级服务的,有着一定的阶级性,玩摆手也一样,只所以能够衍演下来,是因为具有祭祀集团的功利和象征。土家族统治集团控制玩摆手,利用神说控制玩摆手的意图,用神说为统治者的言行服务。彭瑊设摆手堂,通过玩摆手玩弄了吴着送的阴魂,同时也玩弄了广大中下层被统治者,一旦时过境迁,对于土家人过于热衷在摆手堂玩摆手又出现了担心,于是,转移人们的视线是必然的,也是肯定的。所以,玩摆手的意义必须一步步的过渡。从而,玩摆手也为后来土司统治阶层淫乐找到一个理所当然的绝好借口。乾隆二十八年抄刻本《永顺府志》卷十二《杂志》载:“每逢岁时节令,各官社巴下乡,俱令民间妇女侑觞,设府之后,正月元宵尚有逐队来署者,呵止之,自称旧例如是。”摆手堂中的社菩萨(吴着送),也便被不经意地替换成了彭公爵主、向老倌人、田好汉等人,最终完成最初的目的和功用转型。玩摆手仪式也就脱离了原来的单调,内容不断丰厚,历代祭司(老司)根据主办者(土家族统治阶级)的意图增删修改,直到完全脱离(或者说“剥离”)最初的功利,人们在不经意中接受现实,最终还渗进外族文化,表演场地也离开了摆手堂,在现代化的灯光舞台上和中处歌舞欢聚一起了。

    (三)、摆手舞产生之后,并没有因为吴着送的死亡而消失,相反,得到越来越多的土家人的喜爱。玩摆手由先前为活着的吴着送享受,到在摆手堂中祭典死亡的吴着送,表演形式公开化合法化,渐为历代彭氏土司转借玩乐,直到普及民间。私淑叶德政老师认为:祭已故土司是摆手舞第一个时期的目的,祭族神(包括祭八部大神)则是第二个时期的目的。这个观点是正确的,也是中肯的。改土归流后,土家人尊神意识开始转向崇奉祖先,玩摆手水到渠成地诠释祭祖先之意了。

    (四)、笔者看到许多关于摆手舞(玩摆手)的文章,其中有一个微妙的地方,就是仅量避开玩摆手和吴着送的关系,好象两者粘在一起会让世人所不耻,会惹火焚已,引出天大的副作用来。文化无国界,文化研究者应本着认真负责、本着正确的态度实事求是,不能只着眼于一个地区目下利益,更不能做些原本没有的拼命地到处生硬嫁接,有了的如何画蛇添足涂粉插角,或者人云亦云,不怕做不到,就怕想不到。孔子有云:“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我们至少不要给后代造成误导吧。

    关于摆手舞的成形,与吴着送有关,与彭氏历代土司亦密不可分,当然,更加离不开广大的历代土家族劳动人民的经久演习。对于摆手舞最初产生的探讨,是很有利于土家族非物质文化的繁荣和发展的。(作者单位:湘西州古丈县文化局民保中心)

相关文章

版权与免责声明 | 进入论坛

 
图说分享
· 关于土家族医药保护和发展的研究
· 从黔东田氏土司沿革谈“改土归流”的历史必
· 刘兴国《从巴人到土家族》出版发行
· 土家族语言在确认土家族单一民族中的地位和
· 宣传土家族文化为把湘西州建成国内外知名生
· 湘西州土家族文化研究会第二届领导班子名单
· 土家传统文化传承与创新的生动实践
· 关于传承与发展土家女儿会文化几个问题的研

远山的呼唤

中国土家族经济文化研究协

八宝铜铃舞

梵净山佛教文化旅游
· 自然环境对土家族文化的影响  
· 论长阳土家族跳丧舞的文化构成  
· 试论恩施自治州的文化生态保护  
· 土家族 “过赶年”辩析  
· 武侠湘西是宣传湘西文化旅游的另一张名片  
· 命根子泥土  
· 鄂西土家族还愿仪式解读  
· 彭家寨乡土建筑的生态特征对未来建筑发展...  
   土家族文学“灵物母题”的叙事解读
   武陵山区域发展的核心竞争力生物农业多样性
   协作互动推进武陵区域一体化发展
   对构建中国武陵山经济协作区的思考
   武陵山经济协作区探索民族地区跨区发展
   阿蓬江畔的村庄
   论湘西州旅游扶贫研究
   长阳民间吉祥图简释
关于我们 |  网站介绍 |  管理团队 |  申请链接 |  欢迎投稿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大事记

版权所有:土家族文化网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菜户营2号楼6单元601室 
技术支持:北京瑞武陵峰文化发展中心    服务热线:15811366188   邮箱:tujiazu@vip.sina.com    
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或书报杂志,版权归作者所有或者来源机构所有,如果涉及任何版权方面的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京ICP备13015328号-2号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50059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