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土家族文化网  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好书共享
杨盛龙研究专集

——略论杨盛龙的湘西民族风情
  作者:吴道毅  信息来源:《杨盛龙研究专集》


           出版社: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

           ISBN:7811080710 出版日期:2005 年8月

          开本:大32开  页数:290页    

    对80年代初期以来一直致力于散文创作的湘西籍土家族作家杨盛龙来说,他的湘西民族风情散文越来越显示出他的创作个性与文学成就。像他《山乡小桥》、《出山集》、《杨柳依依》、《西湘记忆》等散文集以及《雨中金鞭溪》等大量单篇系列散文作品,均以描写湘西民族地域风情,揭示湘西土家族、苗族人民独特民族文化精神为指归,显示出浓厚的民族地域特色与较为深刻的民俗学、民族学或文化学意义,因此受到文坛广泛关注与积极肯定。本文尝试对杨盛龙湘西民族风情散文的民族生活与文化蕴含作些粗浅分析。

    一、神奇美丽的湘西地域风光

    湘西是一块神奇的土地。湘西的神奇,不仅在于她居于我国内陆西部山区的独特地理位置与地形地貌,以及武陵山、酉水、沅江、张家界、猛洞河等奇美的自然山水,更在于她的土地上自古以来生活着勇武、刚烈、智慧、勤劳的土家族、苗族人民,特别是他们在历史生活中创造的独特而刚健的民族文化。

    从一定意义上说,杨盛龙湘西民族风情散文就是一幅幅湘西民族地域风情与生活的奇异画卷。怀着对故乡人民的深厚感情,杨盛龙将散文的笔触深入到湘西民族地域生活特别是土家族民族生活的方方面面,将读者带进一个千姿百态而又魅力无限的民族风情大观园。

    对湘西神奇美丽的地域风光的泼墨式描绘,是杨盛龙湘西民族风情散文的重要内容。在杨盛龙那一篇篇清新动人的湘西民族风情散文中,读者首先可以看到他对湘西独特、奇美自然山水的动情描绘。

    杨盛龙用他手中那支生花的妙笔,饱蘸深情地描绘与赞美着家乡美丽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一花一石。《走出武陵山》在召唤山里人走出“封闭之境”的同时,又从大处着墨描写“土家族聚居区”—— 湘西武陵山的独特地形地貌,展现其“西邻云贵高原,北接巫山长江”的地理格局与“风景美丽、民风古朴”的自然风貌,使人不由得再次联想起陶渊明《桃花源记》中描写“世外桃源”般的“武陵”世界。

    《酉水是酒》、《酉水空濛》两文描写作者故乡的母亲河——酉水(古代五溪之一的酉溪)的奇险美丽:虽“窄险滩多”却风光奇丽,不是青山“逶迤”便是绿水“蜿约”,使山外之人油然而生对湘鄂西边界大山深处独特自然风光的神往之情。《心中的张家界》、《雨中金鞭溪》更是向读者展示了湘西风景明珠张家界的美丽丰采:荟萃湘西山水之精华,以幽美、奇特的山水风景吸引海内外游人,“孤标直耸,气冠群山”的金鞭岩,“神秘深邃”的金鞭溪,“脚下云涌雾漫”、“群峰时隐时现”的黄石寨,还有漫山遍野的花草树木四时变幻,都充满了张家界自然风景区的无穷魅力,体现了大自然鬼斧神工的奇妙,足以使湘西各族人民引以为自豪。

     此外,《望天门》、《洗车码头》、《捞车七色光》、《水沙坪记》、《到吉首去》等文无不以动人的描绘展示出作者家乡美丽独特的自然风光,给读者留下了深刻而奇特的印象。

    以炽热的情感对湘西众多独特人文景观进行描写,是杨盛龙湘西民族风情散文展示民族地域风情的另一重要内容。在湘西美丽神奇的自然山水中间,还点缀着许许多多具有民族特色,凝结着湘西少数民族智慧与汗水的人文景观,二者互为辉映。土家族、苗族建筑别致的吊脚楼,用大青石铺就的“石板路”,曾用以灌溉与碾米的水车与碾房等等,既凸现了湘西地区浓郁的民族地域生活气息,也在山水之外为湘西地区增添了新的景色。更有意思的是,它们在杨盛龙的童年和青少年生活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美好记忆,因此成为杨盛龙湘西民族风情散文可贵的创作素材与热切讴歌的对象。

  《深山吊脚楼》是对湘西土家族苗族干栏式建筑——吊脚楼的工笔描绘。“吊脚楼”不仅常常“依山傍水而建”,注重地形地势的选择,而且结构精致,“廊中九柱倚立,横梁对穿,楼台空悬,曲廊环绕木楼,曲廊外一排木柱悬吊空中”,因以得名,更兼转角处的设计精巧、檐牙或栏杆处“雕花”等工艺的精妙,呈现着湘西土家族、苗族等中国南方少数民族特有的建筑美学风格。而“临水的吊脚楼礼让街面,半截楼廊一排柱子吊在水面上方”,或者“弯弯扭扭吊脚楼,临水沿岸蛇行一路,跨临水上,倒映水中”,常常构成了湘西土家苗族人日常生活中一道道美丽风景。

  《石板路》描述“多年前老辈们一呼百应,开山运石”造就的“家乡的石板路”,它们或是“跃身上山,将光滑的壕沟、坡路砌成石级,一步一摇,晃进山林深处”,并“设置”有“休息的台地”与“停放背篓的台坎”;或是“进到楼丛里”,延伸到“沿街的辅面”,路途偶有“长宽不过丈余”的小石拱桥连接,天长日久,被行人“踩磨得”“光溜溜”,从而印证了湘西土家人的历史岁月,也凝聚了他们集体劳动的汗水与对生活的梦想。诸如此类的动人景观,还有《碾房奏鸣曲》中所写的“水冲石碾转”,“擂子如雷吼”及“甩飞槌”、“油榨捶击声‘咣’、‘咣’作响”的油坊,《水乡游牧》所写的湘西作为江南水乡的独特风景——流动“鸭篷”,《“草摞树”》中所写的堆码稻草的“草摞树”……

  杨盛龙湘西民族风情散文还以审美的目光和赞赏的口吻专门写到不少湘西独特的民族地方风物以及与之相关的民族生活情景。生漆、油桐等地方风物深具特色,吸引了杨盛龙艺术探寻的目光。

  《生漆黑又亮》称颂湘西鄂西“最具特色”、并享有“涂料之王”美称的农副土特产品生漆,一方面描述了“海拔千米左右,潮湿多雨”的湘鄂西为生漆提供的良好生长环境与生漆“照见美人头”、“享誉国内外”的优良品质,一方面描写了“一棵棵漆树的斜口子悄悄嘀嗒着,一只只蚌壳渐渐盛满乌金汁液”,漆园的丰收图景与当地农民“靠发展生漆脱贫致富”的喜悦情景,显示出湘鄂西作为“全国生漆重点产区”的自然与经济优势。

  《故乡的油桐》盛赞湘西“土特产出口大宗”桐油,既描写了油桐树“满山满岭”、“三月开花遍山皆白,盛夏绿叶铺天盖地,秋后桐果挂满枝头”等迷人景象,同时说明湘西桐油作为上等涂料所具有的“附着力强、干燥快、光泽好”等优良特性,展示了湘西作为“金色桐油之乡”的独特魅力。其他如《故乡滋味》中所写的湘西特色菜肴——酸菜、泡辣子、糟辣子、鲊辣子、龙山大头菜、腌(腊)猪肉,《自来蜜》中所写的土产自来蜜,《酸甜记忆》中所写的湘西野果——龙船泡、八月瓜、救兵粮,《岁月磨合》中所写的“合渣”,《采采石耳》中所写的湘西山珍——石耳,《雨后》中所写的地木耳,《陈年大木》中所写的“楠木”、《油茶飘香》中所写的油茶等等,都带有湘西独特的地方特色与生活情趣,并在杨盛龙湘西民族风情散文中展示出特有的审美价值。

  “凡是人类生活的地方,不论何处,他们的生活方式中,总包含着他们和地域基础之间的一种必然的关系。”①就杨盛龙湘西民族风情散文来说,其对湘西地域风光的描绘既展示了湘西自然山水的美丽、神奇和天然魅力,更在很大程度上展示了湘西少数民族生活与民族文化及地域基础之间的互动关系,从而也成为他揭示少数民族地域文化精神的一个重要窗口。

  二、斑澜多姿的民族生活风习

  美丽的自然山水与独特地域风光构成了湘西的一大特色和魅力所在。与之媲美的还有湘西独特的民族生活习俗。作为土家族、苗族等南方少数民族的聚居地之一,湘西洋溢着十分浓厚的民族生活风习与文化风习。

  土家族的火塘、山歌、哭嫁歌、摆手舞、跳丧舞或闹丧、薅草锣鼓、牛王节、上梁歌、茅古斯舞、八宝铜铃舞、西兰卡普(即土家织锦),苗族的芦笙舞、猴儿鼓舞等等,不仅与湘西美丽地域风光一样散发出迷人的色彩,而且内容独特,姿态万千。杨盛龙湘西民族风情散文在描绘湘西民族地域风光的同时,同样以精彩而浓重的笔墨多侧面、立体式展现了湘西民族地区独特而姿态纷呈的民族地域生活风习与文化生活风习。

  杨盛龙湘西民族风情散文中的不少篇什大量地描写了湘西少数民族日常生活习俗,展示了湘西土家族苗族人民在生产生活并吃、穿、住、行、生、老、病、养等各方面的独特生活习惯。

  《白云深处锣鼓声》、《六月的太阳》一方面展示了湘西土家人在炎炎夏日里时兴“薅草锣鼓”——“几十人、百余人列阵薅草,两人在阵前敲锣打鼓对唱,助兴鼓劲”的生活习俗,一方面盛赞了他们热爱劳动、热爱生活的思想品质。

  《梯田弯弯》所写的是湘西土家人插秧时节劳动对歌的热闹场面:青年男女以“弯弯梯田”作背景,将劳动比赛与唱歌比赛和谐地组合地一起,一边插秧,一边对唱“弯弯梯田弯上天”,“大田栽秧蔸对蔸”,激情满怀,斗志昂扬,在栽插秧苗的同时,也播种了爱情、友谊与喜悦。

  《建房喜庆》写湘西土家人视建房为百年大计,一旦修建新房,不仅有“去别人家的山林里专门‘偷’砍一根”新屋梁木的习俗,而且亲友齐来庆贺,并由歌师或掌墨师举行上梁仪式,在“锣鼓喧天鞭炮响”的气氛中唱上梁歌。他们“一步一歌”,边“攀木梯上房梁”边唱,“对坐梁头,吃肉饮酒对唱”,然后“将小圆饼似的梁粑粑从屋梁上抛下来”,以表达对主人的贺喜与祝愿,同时穿插历史知识,“唱梁粑粑的来历、生产活动等”。对他们来说,这种上梁仪式既是“一场喜庆热闹的聚会”,也是“交流感情、传播知识的一种方式”。

  《火塘》以“火塘”为中心线索,仔细地介绍了“高寒潮湿”湘西山区的少数民族特别是土家人围着火塘“做饭吃饭和烤火取暖”的生活习惯。对这里的少数民族来说,火塘除了是“一家人饮食起居的中心”之外,更是传递亲情、传承各种知识、播种友谊的媒介。无论是平时的一家人围炉夜话,还是各家各户年终的围着火塘守岁,抑或是谁家遇有红白喜事时的亲朋好友围着火塘齐聚一堂,火塘都为他们的生活营造着“温馨”、“欢乐”乃至“神圣”的气氛……

  杨盛龙湘西民族风情散文的大量篇目广泛地描写了湘西少数民族千姿百态的生活习俗和文化习俗,向读者展示出湘西人丰富多彩、趣味横生的乡村文化生活场景。

  《歌舞集散地》首先从总体性角度描述了湘西“土家族山乡”作为“歌舞集散地”的民族特点——“男女老幼都爱唱歌,人人会唱,逢人便唱,逢事必唱。路遇对山歌,修新房唱上梁歌,挖土薅草唱挖土锣鼓歌,驾船运岩石唱号子;小儿唱童谣,恋爱唱情歌,出嫁唱哭嫁歌,结婚唱婚礼词,祝贺生日唱祝寿歌,悼念唱丧歌,祭祀唱神歌。遍地是歌,终身与歌相伴”,继而着力描绘了土家“摆手舞”粗犷、优美的造形姿态,以及龙山县马蹄寨等举行万人摆手舞活动、“歌舞之乡歌舞如潮”的盛况,使读者从土家“摆手舞”中看到了土家人刚烈勇武的民族个性以及生产生活、历史迁徙与历史发展的某些图景。

  《歌婚》描写湘西土家人“无婚不歌,无歌不婚”、别有情趣的生活习俗。婚姻是土家人“一生中最富有情趣的大事”,同时也是与唱歌联系在一起的。土家“未婚青年男女”不仅“在日常生活中结识,自由选择对象”,而且“以唱歌、吹木叶表白爱情”。“二人有了真心意,冷水泡茶漫漫浓”是他们心底的歌声。结婚之际,土家姑娘以唱“哭嫁歌”的方式表示她们的内心情感,或向爹娘“诉说离别之情”,“叙说父母养育之恩”,或“追述姐妹们”以往“自由自在的生活”,或对“可敬可憎、该谢又该骂的”媒人进行“斥骂”,既在一定程度上表达了土家“女性对母权荣耀过去的眷恋”,同时也“显示”出“新嫁娘能编会唱的聪明才智”……总之,在“歌如潮水,此起彼伏”的湘西民族地区,歌声是土家人婚姻、情感生活的重要内容,反映了他们的聪慧心灵、乐观开朗的民族情绪以及自由的文化精神……

  杨盛龙还有一些散文描写了湘西民族地区一些富于时代感的新型生活风习,热情讴歌了湘西边地民族儿女团结友爱的时代新风尚。

  《龙山来凤》就是其中的代表。龙山、来凤分属湖南、湖北两省,两县县城仅相距七公里,县城距离之近在全国可谓绝无仅有。两县“同为土家族聚居区,语言服饰相同,风土民情无别,同饮一酉水,一起摆手,彻夜对歌,喝油茶打糍粑,哭嫁跳丧”,自古就是情同手足的民族兄弟县份;“两县人往来串门走亲戚,通婚结亲家,节庆酒酣,赶集交换,情趣充溢”,有着亲上加亲的关系。新中国成立以后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新的年代,两县各族人民谱写了一曲曲团结友爱的新歌。文化方面,“各自的省里、州里来了歌舞剧团,这县演了,必得过河演几场。电影公司拨来新影片,对河县城也得轮流转到”;金融方面,“两县实行省际间同城结算,直接投送,调剂余缺,促进经济发展”;经济建设方面,两县边区人民更是“急难相助”、“并肩携手”,走共同富裕之路。来凤县为龙山紧急调运三万斤农药以解对方百万亩水稻特大虫灾的“燃眉之急”,龙山县迅速派出“特种技术队伍”到来凤帮助解决近四百亩特种杂交水稻制种田“父本”与“母本”不能相遇的问题。两县不是“龙山为来凤输送人才”,就是“来凤向龙山支援技术”,龙凤呈祥,比翼齐飞……真可谓一曲湘鄂边区土家、苗、汉民族团结的颂歌,是新时代新型民族关系的生动写照。

  别林斯基指出:民族风俗或习俗“构成着一个民族的面貌”。湘西土家族苗族的民族风俗习惯不仅标志着他们各自独特的生存与生活样态,而且反映着他们各自独特的心理、情感世界与民族性格气质。杨盛龙湘西民族风情散文对湘西少数民族多姿多彩的民族生活风俗文化风俗的立体式描画,既较为全面地展示了湘西少数民族物质、精神生活风貌,又探视了他们在生产生活、思想情感等各个方面的基本特质,产生出较为浓厚的民俗学及民族文化学内涵。

  三、刚键独特的民族文化精神

  作为富于理性思索并立志于为本地民族代言的作家,杨盛龙创作湘西民族风情散文,除了由衷地赞美湘西美丽动人的民族地域风光与民族生活风习之外,更是透过民族生存背景与民族生活风习的表层,高度自觉地挖掘出湘西少数民族独特的民族文化精神,展示湘西少数民族刚健独特的民族性格。这一点,正是杨盛龙湘西民族风情散文的根本旨趣所在。从这个意义上说,杨盛龙湘西民族风情散文具有某种程度的民族文化散文色彩。

  “文明是在异常困难而非异常优越的环境中降生的。”对湘西土家族苗族来说,武陵山区美丽奇险的自然风光既为他们的日常生活提供了清新优美的自然环境,又为他们的生产生活斗争造成了艰苦卓绝的生存背景。

  换言之,山高水险、交通不便乃至土地贫瘠等自然生活环境给湘西少数民族提出了严峻的生存挑战。事实是,勤劳、智慧、勇敢的他们不仅经受了大自然生存环境的严峻挑战,而且在这种艰难的生存环境中锤炼出了强悍的民族个性,创造了本民族的独特文明。在对湘西自然风光和民族风情的描绘中,杨盛龙湘西民族风情散文实际上隐含了对湘西少数民族人民独特生存方式的描写,同时也展现着湘西土家族苗族人民与艰苦生存环境作坚决斗争的独特生存图景,以及他们在艰苦生存环境中所形成的强悍民族个性。

  《酉水是酒》中的“酉水船工”,由于时刻面临“水急暗礁多、峡谷里巨浪拍岸”、“巨浪碎船”、“漩涡吞舟”的危险,既要在顺水行船时“机智骁勇,浪狂舵稳,两把大桡拨乾坤”,又要在行上水船时经历“艰辛”的 “拉纤”——“一步步蹬在乱石窠中、艰险栈道上,石板蹬出灯盏窝,脚蹬手爬”,以致“幽深的河道顺着纤索搭带深深地勒进肩膀里”,其艰难困苦可见一斑。

  尽管如此,酉水船工展现的却是“临行一碗苞谷烧,满嘴飞火,浑身是胆酒里行”的神威;在他们那“力拔千斤用四两,一篙点平千重浪”的船工号子里,回荡着的无疑是山里少数民族自信、勇敢的民魂。

  《峰回路转锅罗圈》中,面对山高路陡、山大路远的生活环境,大山里的土家人往往需要“一条扁担,左肩换右肩,翻山越岭,上天梯,下河码头。挑一担土特山货,换一点油盐布帛”,虽然时时被重担“压得鸡胸驼背,腰弯腿短”,但却“这么世代与山搏斗着,与路搏斗着”,练就“压不断的铁肩膀”,铸就强健体魄与坚韧品性。

  在《托杈》中,用来协助负重的托杈是湘西土家族苗族人“扛抬重物时不可缺少的劳动工具”,成为他们生活中一道常见的风景。每当负重时,他们用它作行走山路湿滑路的拐杖,总是与它为伴。“多少代人的千万根托杈磨砺得亮闪闪”,“陡峭的坡路”被铺成“石板台阶”,“沆沆洼洼的泥泞路”被铺成“干爽而赏心悦目的石板路”,在河谷溪流上“筑起一座座石拱桥”,架设起通往美好明天的现代供电与通讯线路……托杈托起重物,托起生活,托着湘西大山的艰辛,也托起了坚忍不拔的民族精神,是湘西人吃苦耐劳,用辛勤劳动和汗水创造生活幸福精神的象征。

  杨盛龙湘西民族风情散文在描绘湘西少数民族独特生存方式与强悍精神的同时,也展示着他们追求、创造美好生活的心灵与精神世界,歌颂了他们智慧、善良、纯朴的心灵美与人性美。

  《屋脊界》中,居住在高山之巅的“屋脊界人”由于本地“石山重石山,缺水少土”,因而“种地不叫种地,叫抠岩窠”,石头缝里的窄土中只能种“旱粮”,他们在新的时代受到现代文明的启发,坚持“人可以改造地”,不仅“硬是在石山上劈开岩壁凿出平台”,修建了“一条玉带绕山转”式的公路,而且 “家家户户上阵,炸石开田”,“兴修水利”设施,破天荒地“实现了一人一亩水稻田”,“沉甸甸地收获了水稻,碾出了自产的大米”,以致世代“抠岩窠讨生活”的时代就此宣告终结,生产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支配他们的精神支柱正是改造自然的大无畏精神与创造幸福生活的美好理想。

  《捞车七色光》在描写酉水支流——捞车河两岸秀美风光的同时,介绍河边叶家寨土家妇女的织锦生活及西兰卡普传说,写出了土家族妇女的心灵手巧以及她们对生活美、艺术美的追求。叶家寨的“西兰卡普”(土家织锦)是一项“有两千年历史的传统工艺老家业”,“蜚声海内外”,数百户人家“家家有织机”,“姑娘、媳妇几乎全会织锦”。日日响起的古老机杼声成为她们生活中的一种美妙乐曲。她们中的最杰出代表、84岁的叶玉翠老人被国家授予“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称号。太阳在捞车河边洒下了动人的七色阳光,河边的土家妇女用聪慧的心灵和灵巧的双手编织起生活的七彩画图。“西兰卡普”这一土家民族艺术的奇葩,是她们生活智慧、热情、信念的结晶。

  杨盛龙的不少湘西民族风情散文还特别揭示了湘西少数民族在长期的历史发展与社会斗争中所形成的刚健、豪放的民族文化精神与民族性格特质。《湘西人讲“逮头”》称得上湘西少数民族强悍、豪放集体性格的直接画像。“逮”(读“dai”,上声)是湘西少数民族地方语言的一个替代字,属于动词词性,笼统而言包括“行动”或“动作”的意思。湘西人不仅称“吃饭”为“逮饭”,“喝水、饮酒、抽烟等都说‘逮’”,而且种地、犁田、考学、升官乃至骂人都说“逮”,以至于“湘西人说话口不离‘逮’”,“讲‘逮头”,“爱讲‘逮’,不管什么都要‘逮’几下”成为他们的一种处事方式、文化习俗。在这一文化习俗背后,隐藏着独特而深厚的民族文化精神。湘西人讲“逮头”,显示着不服输的“狠”劲与拼劲,透示着“蛮气”与豪气,充溢着男儿的血性精神。

  因为这种“讲‘逮头’”的精神,湘西人才在历史上书写着自己的神话——明代由湘西土家人组成的一支平倭军队才那么英勇善战,荣膺“东南第一战功”;“湘西人的突出代表”、“两把菜刀闹革命”的贺龙,“从一个草莽汉子成为共和国元帅”;20岁的苗族人沈从文才无畏地走出大山,成就一番文学事业,“成为中国为数不多的世界级作家”。诚如作者在文中所说:“湘西人的讲‘逮头’,实际上就是一种强悍性格,一种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劲头”,是“湘西人粗犷,强悍,正直,豪爽”独特民族性格的缩影。

  《沅湘神歌》、《丧歌唱人生》更是通过土家族独特丧俗——跳丧闹丧的描写,揭示出土家人独特的民族文化精神。土家人以喜庆气氛对待老人的正常亡故,把生死当作自然规律看待。他们既不会因为老人的去世陷入悲伤而不能自拔,更不会陷入生活或人生价值观念的文化虚无主义。他们的跳丧闹丧既是“以奔放的形式表达对死者的颂扬”,同时也“反映了一种视死如归的豪迈气概”(《丧歌唱人生》),从而凸显出一种独特的人生价值观念与豁达、乐观的民族精神气质。


相关文章
·杨盛龙 用文字记录民族生活风采助推民族团结进步事业
·土家族籍作家杨盛龙《心心相依》中华五十六个民族散记出版发行
·杨盛龙 心灵无界民族情
·山高水长开普敦
·土家族壮丽史诗《摆手歌》
·谈《撒忧的龙船河》中的覃老大形象
·土家族的年节
·评杨盛龙的散文
·春 荒
·水乡游牧

版权与免责声明 | 进入论坛

 
图说分享
· 山巅的村庄
· 淡之韵
· 鸽子花的故乡
· 满山风情白溢寨
· 卞毓方:拔出还要目透凡尘百丈
· 王先霈:甘茂华散文评说
· 哭嫁
· 全情投入·山桐子撑起一片天

阿蓬江畔的村庄

土家织锦

最回味充满父爱的那锅鱼汤

最忆土家过年时
· 哭嫁  
· 栀子花儿开  
· 妹娃要过河——遥远而明亮的路  
· 《二嘎公走人户》土家生活搞笑小说(一)  
· 画家苦牛邓光明在国画创作中寻找个性  
· 中国红色文化大使邓超予出席红色文化传承...  
· 雷显平书法作品  
· 土家歌舞的一些表现形式 组诗  
   土家文博人在美国办展览
   叶梅 珍视民族性带来的文化独特性和差异性
   《大湘西系列作品集》四卷由中国书籍出版社
   妹娃要过河——遥远而明亮的路
   罗福东
   《二嘎公走人户》土家生活搞笑小说(一)
   隘口与黄金村
   《土家织锦》树起土家织锦的历史丰碑
关于我们 |  网站介绍 |  管理团队 |  申请链接 |  欢迎投稿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大事记

版权所有:土家族文化网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菜户营2号楼6单元601室 
技术支持:北京瑞武陵峰文化发展中心    服务热线:15811366188   邮箱:tujiazu@vip.sina.com    
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或书报杂志,版权归作者所有或者来源机构所有,如果涉及任何版权方面的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京ICP备13015328号-2号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50059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