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土家族文化网  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杂谈随笔
土家跳马节纪实

                    作者:伍秉纯  信息来源:土家族文化网     

   (一)

  1988年冬,湖南省、湘西州电视台《湘西行》摄制组风尘扑扑赶来古丈,拟拍茶山林海风情。入夜,围着炭火,我给他们闲扯古丈轶闻典故,山川景观、茶俗林趣。当我谈到古丈土家族的一种奇特的跳马傩祀活动时,摄制组长刘学稼双眼一亮,惊讶地说:“跳马!怎么个跳法?象不象草原赛马,云南的跳马?”这位走南闯北的省电视台专题部主任,象发现新大陆,忙扯出采访本。

  “跳马是我们早些年搜集民间文学资料时发现的。其实,湘西著名学者石启贵先生早在一九四O年所著的《湘西土著民族考察报告》书中就有记载。”我翻开随身携带的有关资料,一字一句地读着:“扎马数匹,全身糊以黑白黄纸,外加粉饰,如马一般。马腰间特用竹块扎两圈孔,以便使人身穿入孔内,表示形同骑马状态。赛跳时,无异马跑之姿势。”

  老刘认认真真的听着,记着,想象着,脱口而出:“那莫非与北方跑驴差不多!”

  “真报歉,刘主任,我根本没看见过跳马,在此不过纸上谈兵罢了。就连那位石启贵先生,也未耳闻目睹。据我们调查,抗战胜利后的一九四八年,这里曾举行过最后一次跳马活动。”刘主任听罢,当场宣布:“原拟在古丈拍摄的镜头搁下,实地调查土家跳马再定。”

                    (二)

  小车把我们带到了古阳河的源头热溪村。这是个“前有一座灵山庙,铁链套岩在后门”的秀丽山庄。生得牛高马大的村长将我们接进火塘,伴着袅袅腾升的烟雾,一场历史悲剧在我们眼前徐徐拉开帷幕。

    忧婉的酉水号子渐起:“大茨滩、小茨滩,鲁王镇坐石马潭。人头矶,人头像,活神当年鲁大王。”驻守酉水古渡石马潭的土家勇士鲁力嘎巴(鲁大王)遭奸佞陷害,出走瞿滩人头矶。在重重包围之中,鲁王照着落在水中的面容,在光滑的石壁上,用手指掐了个头戴乌纱的人头像,以示与朝廷誓不两立,随后,毅然投江自尽。此地故名人头矶。酉水怀抱英雄遗体流经石马潭,山腰石马悲鸣,多情的酉水将鲁王托起,抛向半空,让其端端正正地骑在石马背上。如今,悬崖上石人石马犹存。鲁王的三个儿子逃到罗依溪旁的打烂坳,分手时将一铁撑架打烂,各拿一只脚作为日后相认的凭证。土家人不许踩三脚撑架的忌俗源于此。打烂坳亦据此获名。话说大哥沿古阳河来到尽头热溪住下,披荆斩棘,生息繁愆。由于土家势单力薄,经常遭受官匪欺压。一个大雾弥漫的清晨,村寨青壮年一齐出动,杀向敌阵。敌人惊恐万状,朦胧中见来的尽是些骑着高头大马的壮汉,刀光剑影,风影鹤唳,吓得魂飞魄散,不战而溃。从此,山寨安宁,兴畜兴旺。土家认为这是土地神在暗中保佑。于是举行酬神祭祀,祈望年丰,并以跳马显示力量,以歌舞娱神娱人,世代相传至今。

  村长讲罢跳马古根后,不无遗憾地汉道“四十年啦!四十年前我们神前跳马。”

  “村长,那时期看到过跳马没有?”

  “岂止看,还参加演!那年我才十一二岁,扮一名抬老爷的小鬼。这跳马的过脚可多哩,要经过二月许马,腊月扎马,正月选日,跳马一般选在正月第一个马日。马日前三夜,还要进行操练、调年、稀可乐、贺马等项活动。雄鸡高叫,意即马日来临,跳马才正式开始,又是请神、出马、跳马、烧马,又是抬老爷、审老爷、烧老爷,那硬实在闹热。”

  刘主任的味口一下子被调得天高。他倏地跳起来,大声道:“前年我拍了《辰州龙舟赛》,还没过瘾,今年我要拍《土家跳马节》,还土家四十年前许下的心愿。”

                (三)

  1989年2月10日(农历正月十五),下午四时,三连炮骤响。山头旌旗猎猎,人吼马嘶,锣鼓喧天,土号齐鸣,震山撼谷。两百多人的跳马队在三名梯玛带领下,浩浩荡荡地下了河,向河滩奔来。前来贺马的客家四条龙灯和苗家一对狮子恭候山脚。几路人马咬在一起,龙腾,马跳,狮舞;那一根根竹杆绞着的长串鞭炮一个劲响着,浓烟滚滚,如云似雾,把人们带到了飘然欲仙的超脱境界。

  村长戴嵌珠镶玉凤冠,身穿五彩缤纷的八幅罗裙,扮成掌坛梯玛,骑在一匹高头大马之上,手舞司刀,无比威严。后面紧跟的是旗队、跳马队。队伍中出现一乘敞篷竹轿,上面坐着个真人一般大小的老爷,四名小鬼抬着万民伞护卫,鱼贯而入,好不气派。当然,最引人注目的是那十二匹骏马。它们都是地道的土特产:纱篓作马头,挑篮作马身,批杷叶作马耳,棕叶作马尾,被单作马皮,稍加彩画,如真马一般。十二名骠悍的土家勇士骑着“战马”手举篾刀,扬鞭催马,威风凛凛,俨若鲁王再现。每匹马后有一赶马者,头戴草帽,一手握木刀,一手持棕扇(象征盾牌);每匹马前一旗手高擎战旗开道。土号呜呜,马铃铛铛,杀声阵阵,彩旗飘飘。似可依稀窥探到土家先民迁徙和征战的缥渺图景。

  队伍来到跳马坪,由梯玛主持祭祀仪式。礼毕,进行操旗、调年、稀可乐表演、旗有正旗、龙旗、蜈蚣旗、月亮旗、朝代旗等二十多面。

  所谓操旗,就是旗手在锣鼓点子的指挥下,进行队列操练。队形变化,步伐稳健,彩旗漫舞,令人眼花缭乱。操旗后开始调年,跳社巴舞,男男女女围着一面大圆鼓,踢踏摆手,翩跹进退,扭腰旋转,互表爱慕之情,表现土家人对美好生活的热望。天渐渐黑了,一群山鬼子扮着各式各样的角色,从四面八方呐喊着涌进跳马坪,进行稀可乐表演。

  “稀可乐是啥意思?”刘主任把摄像机交给助手,问道。

  我简单回答:“稀可乐是古土语译音,意即原始的民意技艺大杂烩,表明山鬼子也赶来参加跳马盛会。”山鬼子们来至跳马坪,各居一隅,各行其是,分头表演,配合默契。这里有倒披蓑衣用勾勾槌表演打粑粑的,有两人扮牛一人撑犁表演春耕图的,有谈情说爱唱山歌吹木叶的,更有打九字鞭、打莲花闹、算命、打卦、送春、玩鸟、钓鱼,捞虾的。总之,百事皆有。从未见过如此古朴原始的艺术,从未见过如此齐头并进的表演。摄制组两架录像机忙得不可开交。看,那钓鱼的向人群频频抛饵,猛然一把抓住一个年轻的妹子,声称钓到了一条大鲤鱼。那妹子并不生气,惹得众人捧腹大笑。那装扮劳虾的苗女,手拿三角劳兜,穿行人缝手舞足蹈地表演捞虾、提兜、捧虾、装篓动作,逗趣耍笑,有的后生家不知不觉竟成了她网中俘物。刘主任接过录像机,吩咐道:“快把刚才这个精彩场面重演一次。”话刚出口,那边粑粑不知什么时候已打成器,簸箕中魔术般现出圆圆糍粑,高高抛向围观的群众。大家纷纷把粑粑,嘻笑声、打闹声响成一片,真谓可喜可乐也。刘主任,你就是有三头六臂,也会顾此失彼。稀可乐带有较浓重的生活气息和民族韵味,反映了土家纯朴、开朗、幽默的性格,横断地展现了土家从渔猎向农耕转变时期的原始风貌。

  压台戏还在后头哩!稀可乐表演刚结束,全副武装的马队旗队在河对岸列成军阵,跃跃欲试。河滩上插出两路点燃的的大股油香,为马铺道。铁炮又轰了!锣鼓又敲了!爆竹又燃了!各路旗手引着马队,以跳代跑,浩浩荡荡向跳马坪冲来。原计划是跨木桥入场,但骁勇的骑士来势迅猛,所向披靡,不知谁带了个头,一个个跃入刺骨的冷水中,杀气腾腾,浪花四溅。这突入其来的架势弄得刘主任慌了手脚,不顾一切地踏进河水中,以最低的视角,仰拍下不可多得的战马强渡的逆光镜头。

  马队来到跳马坪,进行跳马表演,抬老爷的在四周打旋观看。在锣鼓点子指挥下,骑士大显身手,以粗犷的马步,多变的阵容,优美的造型,雄健的舞姿,淋漓尽致地表现了紧张的操练和激烈的战斗场面;时而马场闲步,时而互相嬉戏,时而冲锋陷阵,时而万马奔腾,显示出土家人抗倭保疆、所向无敌的英雄气概,赢得观众阵阵掌声和喝彩,将节日气氛渲染得如疯如狂。尽兴表演完毕,在土地庙前,梯玛焚香念送马经,将马堆在一起烧掉,送马上天,如数献给土地神。

  一波未平,另波再起,马场一角“审老爷”又开始了。两名梯玛一问答。“牛吃麦子马吃荞你管是不管?”“这些区区小事本老爷就是不管!”“您这也不管,那也不管!……”于是,众怒。在一片喊打声中,这糊涂土官、瘟神,在熊熊烈火中焚毁成灰。刘主任高高兴兴地放下摄像机,无比激动地说:“农民反官府,惩贪官,嫉恶如仇,太有特色,太有教育意义了!”

  土家族是个能歌善舞的民族。他们把千百年来积淀形成的文化意识和心理素质,有机地溶汇到光怪陆离的原始跳马祀俗中。透过这内容丰富、形式多样、雅俗共赏的跳马傩祀表演,你会高兴地发现,这原始,拙朴甚至野蛮的表象内,蕴含着大量土家历史文化遗产。刘主任,你说对么?


相关文章
·土家族美术老师向水英获第八届百花奖--全国中国画展优秀奖
·湖南新华雅实业集团八年扶贫助学古丈县红石林完小
·湖南工业大学深入古丈红石林完小开展对口帮扶调研
·“阳光乡村教育关怀”项目落户古丈科布车教学点
·湖南省人民政府副省长李友志到湘西古丈红石林完小调研学习土家语
·“土家族跳马节”在湘西古丈县太坪村盛大举行
·古丈县风景区
·湖南古丈县红石林完小教师掀起学习土家语热潮
·土家族挖土歌调
·中国(古丈)第二届茶文化节“红石林”杯茶歌大赛晋级复赛20强名单出炉

版权与免责声明 | 进入论坛

 
图说分享
· 山巅的村庄
· 淡之韵
· 鸽子花的故乡
· 满山风情白溢寨
· 卞毓方:拔出还要目透凡尘百丈
· 王先霈:甘茂华散文评说
· 哭嫁
· 全情投入·山桐子撑起一片天

阿蓬江畔的村庄

土家织锦

最回味充满父爱的那锅鱼汤

最忆土家过年时
· 哭嫁  
· 栀子花儿开  
· 妹娃要过河——遥远而明亮的路  
· 《二嘎公走人户》土家生活搞笑小说(一)  
· 画家苦牛邓光明在国画创作中寻找个性  
· 中国红色文化大使邓超予出席红色文化传承...  
· 雷显平书法作品  
· 土家歌舞的一些表现形式 组诗  
   土家文博人在美国办展览
   叶梅 珍视民族性带来的文化独特性和差异性
   《大湘西系列作品集》四卷由中国书籍出版社
   妹娃要过河——遥远而明亮的路
   罗福东
   《二嘎公走人户》土家生活搞笑小说(一)
   隘口与黄金村
   《土家织锦》树起土家织锦的历史丰碑
关于我们 |  网站介绍 |  管理团队 |  申请链接 |  欢迎投稿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大事记

版权所有:土家族文化网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菜户营2号楼6单元601室 
技术支持:北京瑞武陵峰文化发展中心    服务热线:15811366188   邮箱:tujiazu@vip.sina.com    
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或书报杂志,版权归作者所有或者来源机构所有,如果涉及任何版权方面的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京ICP备13015328号-2号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50059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