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土家族文化网  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评说天地
论黄光耀长篇小说《无字审判》中的人性审判

作者:何小平  信息来源:土家族文化网 


    欣闻光耀兄继力作《土司王朝》后又一部长篇小说《无字审判》出版,心里非常高兴。他的作品一部一部相继发表或者出版,这是意料之中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也可谓是他尽心尽神之后的水到渠成。与光耀兄初识在2006年6月湘西作家作品研讨会上,时间一晃就是六年。六年中,和光耀兄沟通交流颇多。常听他聊他孩提成长的经历,各种知识见闻,还有他曾经遭受的人生挫折和遭遇,他也都不忌讳,娓娓道来。他的那份磨砺让人感叹,他在叙述时的那份冷静又让人有点疑惑,他是在叙述他自己的经历还是在讲一个他已经在心里构想成熟的故事?当我发出心中的质疑时,其他熟识他的朋友们只是微微笑,他回之以嘿嘿一笑,轻描淡写一句:都是真的,我就是这么过来的。因为那时我和他是初相识,觉得刨根刨底质疑,颇感失礼。但看那些和他相识相交极为熟悉的作家和朋友们听后都在含蓄地微笑,从他们首肯或者意味深长神情状态中,我也明白了,这就是光耀兄的赤诚之处:愤世嫉俗而又对人充满真诚,不隐瞒不忌讳,热情坦白,爱憎极为鲜明,是一个对朋友可以掏心窝子、对仇人敢下刀子的湘西汉子,典型的湘西人! 

    熟识他的朋友都知道,那时光耀兄的工作、生活都处在困境之中,光耀兄也没有回避自己的窘迫,反而多了份坦诚,更多了份磨砺后的沉稳。在窘迫之中,光耀兄没有丁点儿沉沦,反而更加豁达和敏锐。事实上,他一直在坚守自己的创作。想我们这些俗人在为个人家庭生计奔波而疲惫不堪时,只是顾及抚慰自己的身心,一般是无暇顾及他人的,要进行精神层面上的自我反思或者灵魂深处的革命就难上加难了。而光耀兄,即使在困顿之中,还是不忘记激扬文字,指点江山,反思人性,关爱底层百姓,用自己的方式在表达传递温暖,张扬大爱,这颇有身在为秋风所破的茅屋之中的杜甫遗风。于是在内心里,对光耀兄多了份感动,也增添了更多的敬重。 
    
    对于光耀老兄的创作的关注,也是始于2006年6月。2006年6月13—14日,州作协在吉首大学召开《长河文丛》首发式暨作品研讨会。会议之前我收到了此次集体出版的12本湘西作家作品集,其中就有光耀兄的一本中篇小说集《湘西物语》。而在此之前,我除了对已经在全国引起轰动的湘西老一辈作家的作品有所阅读外,湘西当代的本土作家的作品我还没有来得及了解,所以在没有阅读这些作品之前,我不敢做出任何判断和评论。但是在对这些作品进行全面的细读以及对他们的创作情况做出仔细了解之后,我那时在讨论会上明确地做出了一个判断:当代湘西本土作家群的创作现在到了突破瓶颈的时候了。这个结论基于湘西本土作家当下的创作思想、创作态度以及创作状况。在创作整体上,他们能立足于湘西本土,围绕人性书写,采取了象征书写的方式,突破湘西本土创作,放眼人类的整体,关爱人类的整体进步与发展,作为一个地域作家群来说,这需要少一点固守本土的热情与浪漫,需要更多的历史理性与社会理性才能达到的。事实上,湘西作家群中的许多作家用他们的创作表明了一个事实,即他们已经达到了这种思想高度。他们在创作上除了集体出版的那12本作品集之外,他们还有大量的已经出版和发表的作品,另外还有许多将要出版的,或者还在修改的,或者还在创作的,或者还在构思的,或者已经形成创作计划的等等,了解到了这些情况,我心中非常高兴,为这些湘西作家的努力而感动,为他们的成绩而欣喜,更对他们的创作未来充满了期待。在整个湘西作家群之中,光耀兄是其中非常优秀的一位。在会前会后,我和光耀兄交流了彼此的看法,也向他了解了他的创作情况,包括了他已经出来的创作成果,例如散文集《无釉的陶罐》、散文诗集《红狐·爱之舞》,以及那时尚在写作的历史长篇小说《巫傩巴猜想》(后出版取名为《土司王朝》),正在构思的《白河》《虎图腾》等等,对于光耀兄的创作情况有了基本的了解之后,感觉光耀兄的创作态势非常喜人,在心里对光耀兄的创作有了非常的期待,因为光耀兄在经历过生活的无数打磨后,思想已经凸显锐利,视域已经舒展宽阔,在加上他如此勤劳地耕耘,没有理由不绽放出他的激情与浪漫之花,没有理由不结出他的理性与智慧之果。 

    当然,对于作家来说,人性思考是中心。对光耀兄的创作,我很认同他对人性思考的深度。围绕人性,他在作品之中所体现出来的对社会、历史、文化等层面展开的思考的广度与深度都让人惊讶。印象很深刻的是他的中篇小说集《湘西物语》中诸多篇目,其中最为突出的是其中一篇《涉水谣》所展示出来的人性的复杂性、真实性,直逼对人性之善恶美丑的最深层次的探讨。对他的创作充满期待的第二个原因在于他的叙述上的宏观把握能力,通俗一点说就是他编故事的能力非常突出。对故事、情节结构的宏观把握能力,对人物形象塑造的典型化程度,以及对人性思考的深度是一个作家走向成熟的基本标志,在《涉水谣》中光耀兄表现了这种构形写意塑人的基本潜质,因为短短的一个中篇小说《涉水谣》,牵涉到了国共两党竞争,家族仇杀,民族仇恨,在亲情与爱情的冲突中,在这些复杂的矛盾之中,刻划了许多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展开了对人性之善与恶、美与丑的拷问。没有一定的叙述驾驭能力,是无法展开那么多的故事情节的,人物形象的丰富性和复杂性更无法达到。但是光耀兄非常圆满地完成了叙述。 

    现在,光耀兄的长篇小说《无字审判》出版,更加印证了我当时的判断以及心中对光耀兄的创作期待。该作品是一篇侦探加官场小说,更加凸显了作家的架构故事的能力。故事里面人物众多,关系复杂,情节展开头绪很多,但是铺展开来是丝毫不乱。首先在情节结构上,如果简单点来说,那就是围绕龙文明之死,由警察林枫、律师罗封尘、检察官李碧等为代表的正义一方,通过千辛万苦和无数的打击磨难,终于揭开了龙文明之死的谜底,也惩治了董涛、庄吉生、顾辉、董敬道、崔达、章同心等邪恶的一方,正义最终胜利,这是中国官场小说和侦探小说共同的主旋律,《无字审判》也不例外。但是,在表现这个主旋律的过程中,体现在作品中,故事情节的结构极其复杂,可以说,一环扣一环,步步为营,也步步惊心动魄。而在让人眼花缭乱的众多故事情节中,设置的线索是非常清楚的。整篇小说围绕龙文明之死,有两条线索,其一是龙文明、董涛、庄吉生、陈忠敏等人的经济上的犯罪。其二是龙文明、庄吉生、贺再宇、龙江山、董舒、刘智慧等人的情感纠葛,两条线索有时是花开两朵,各表一枝。有时又合二为一,在龙文明处聚拢。而在整个故事情节中或隐或现的是老照片,那张刘智慧和母亲的合影老照片,这是故事情节展开的焦点所在。小说开始于这张老照片,最后也归聚于这张老照片。围绕这张老照片,构筑了龙江山昔日所受的打击与磨难,也见证了他与山姑的心酸情爱。正是这老照片,龙文明才有了内心最深处对自己的反思,对生感觉到累和茫然后的那种彻底的绝望。总之,这张照片折射出爱恨情仇中人性的美与丑,也反映了人物内心深处的心酸与无奈。 

    另外,作品所塑造的人物形象众多,人物之间的关系非常复杂,每个人物是作品中的角色,但是都是行动元,都承担了推动故事情节发展的功能,推动故事情节一步一步地发展。人,是现实条件下社会关系的总和。作家巧妙地编织了人物之间的各种关系,使作品中人物关系显得错综复杂,这也使得作品的情节结构环环相扣。以龙文明这个人物形象为例,龙文明是典型的官二代,利用了父亲的权利,勾结舅兄董涛和建设银行行长陈忠敏等人,一起营私作弊,造成了国家巨大的损失。作为主要人物之一的龙文明,情感关系复杂,社会关系复杂,情感关系和社会关系又再相互勾连,结成了关系之网络,龙文明就在网中央,表面看来他无比风光,实际上早就无力自拔,这使得龙文明这个人物形象具有一种立体感。其中有龙文明与贺再宇之间的爱情竞争,主要围绕对董舒、刘智慧的争夺,有龙文明和庄吉生为了刘智慧而内心不和,两人虽然是生意上的合作者,或者说同为犯罪集团中的核心人员,但是为了刘智慧,两人有很深的敌意与矛盾。董舒,作为S市政法书记的女儿,是贺再宇过去的恋人,也是龙文明从贺再宇那里抢过来的妻子,婚后龙文明忙于自己的事业,疏忽了董舒的感情需要。董舒由于内心的孤独与寂寞,终于婚内出轨,接受了父亲龙江山的秘书顾辉的暧昧,二者成为了情人。而顾辉为了自己的前途,接受了龙江山的委托,毁灭照片,又在利欲熏心之下车撞罗封尘和林枫,步步走向了犯罪。董舒哥哥董涛,和妹夫龙文明之间构成了经济上的合作关系,董涛将龙文明拉上了自己建立的犯罪集团之中。总之,小说的人物之间关系的复杂性和情节结构的复杂性扭结在一起,共同表现了作者比较高超的叙事框架架构能力。 

    小说情节结构的复杂性还表现在案中案上,围绕了龙文明之死这案件,还包含了很多的案件,所谓的案中有案。比如在古越市“七·一五”案件,是由梁军抢夺杨顺元女友谢珍静而杀杨顺元而起,崔达当时任古越市公安局局长,接受了梁军的贿赂,帮助掩盖真相,通过梁军,崔达认识了其姐夫庄吉生,后来又因为庄吉生和龙文明的生意合作关系认识了龙文明,所以由此崔达攀上了龙文明,龙文明帮助崔达升了S市公安局长。这种案中案就成为了本小说主要案件——龙文明之死的主要背景之一。另外,人命案中又牵扯着腐败案。以古越地委书记王党婴为首的腐败集团,这些腐败集团和董涛、梁军等人的毒品犯罪集团纠结在一起,使得龙文明之死的侦破工作难上加难。这些犯罪集团通过很多途径,企图瓦解罗封尘和李碧、和林枫的正义同盟。罗封尘的小孩被绑架,妻子为救他而被撞;李碧的桃色新闻,公安局副局长严革被害;石艳红别绑架,眉心岛管理员老刘失踪被害;“10·11”特案发生与“龙华被盗案”出现等等,再加上联合调查组核心人员监察局长谢宏被董涛利用色相、毒瘾和威胁所控制,犯罪集团给罗封尘、李碧、林枫等正义战线的侦破工作设置了重重障碍,甚至威胁到了这些正义之士的生命安全。 

    另外,小说中对人性的探讨很深入,这是光耀兄整个文学创作过程中人性思考特征的又一次表现。虽然说本小说主要以情节的曲折来吸引人,但是作者的人性探讨并没有因为情节与故事的复杂性而弱化。作品将人性的思考放在各种复杂的矛盾冲突中展现出来。实际上,复杂的矛盾冲突是人性展示的最好方法。例如,律师罗封尘到古佛孤儿院去调查龙家和孤儿院的关系时所面临的冲击与围追堵截。古佛人对龙家人是非常感激的,处于这种内心的感激,所以对罗封尘等人对龙家的调查表现出了高度的不满,甚至要围攻。原因在于,龙江山因为自己在落难时被古佛人所救,而且在古佛避难时曾发生了美好的爱情故事,在感情上古佛成了他的第二故乡,古佛也是他内心深处最为温馨的地方。出于这种感情,龙江山对古佛人多有帮助和关心,他的儿子龙文明也曾在这个地方进行了很多的慈善活动,帮助了古佛人民。古佛人同样也基于这种最为朴素的感情,对龙家充满了感激。感情是相互的,龙家的真心付出,古佛人的真心维护,不管是龙家磨难到何种程度,古佛人依旧是古佛人,他们用他们的感情逻辑来处理他们对龙家的感激之情,而不是所谓的社会功利,不会因为龙家的再次落难而排斥他们,更不会落井下石。这就是民间的感情逻辑,充满了真诚,懂得感情,懂得回报。一句话,生活在底层的人们比所谓的上流社会的精英更懂感情! 

    人性探讨得最为深刻的,莫过于对龙文明这个人物的塑造。作为官二代,龙文明确实利用了自己特殊的身份,在官场上任意纵横,官商勾结,导致了国家巨大的经济损失。他死有余辜。但是,龙文明之死,死得悲壮,也死得阴险。悲在欲望的膨胀,争强好胜,使自己失去自我。壮在人伦悲剧的冲突,使自己内心充满了悔恨和反思,用自己的生命去印证自己最后的清醒,也使得整个作品充满了强烈的悲剧意蕴。他死得阴险,也就是用自己死作为标枪,远远地向他的对手——贺再宇做最后一掷,使得贺的人生中凭空又增添了几分悲剧与无奈。龙文明这个人物形象,让人可恨,可叹,可惜又可怜。作品中龙文明这个人物,从美学角度,使得作品表现出很强烈的悲剧意蕴。那么悲剧原因是什么呢?是命运悲剧,是社会悲剧,还是性格悲剧,或者兼而有之?令人深思。当龙文明到古佛孤儿院证实自己和刘智慧之间的兄妹关系时,他的内心失去了平衡,也逐步导致心理的奔溃。他陷入到了对人生的全面反思之中,由感情延伸至对人生层面上的彻底地思考,他感觉到的是人生的累,为情所扰,为情所累。为欲望所苦,为欲所累。风采过后就是累,这是龙文明的写照,由此我们不妨把龙文明理解为时代的悲剧。悲剧源于欲,不可遏止的情欲与不可满足的物欲成为了恶的根源,人生不幸大多就缘于此吧。(
作者为湖南吉首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教授 )


相关文章
·《白河》:湘西风情中的至真情怀
·吉首大学张景龙教授长篇小说《湘西土司王》出版发行
·土家族籍作家邹联安诗歌研讨会在湖南科技大学举行
·土家族作家黄光耀的历史长篇小说《土司王国》出版发行
·土家族作家黄光耀长篇时政小说《争铁》出版发行
·土家族作家黄光耀《无字审判》侦破推理小说出版发行
·黄光耀
·虎图腾
·《虎图腾》阅读印象
·土家族地域文化的命运思考评《土司王朝》

版权与免责声明 | 进入论坛

 
图说分享
· 山巅的村庄
· 淡之韵
· 鸽子花的故乡
· 满山风情白溢寨
· 卞毓方:拔出还要目透凡尘百丈
· 王先霈:甘茂华散文评说
· 哭嫁
· 全情投入·山桐子撑起一片天

阿蓬江畔的村庄

土家织锦

最回味充满父爱的那锅鱼汤

最忆土家过年时
· 哭嫁  
· 栀子花儿开  
· 妹娃要过河——遥远而明亮的路  
· 《二嘎公走人户》土家生活搞笑小说(一)  
· 画家苦牛邓光明在国画创作中寻找个性  
· 中国红色文化大使邓超予出席红色文化传承...  
· 雷显平书法作品  
· 土家歌舞的一些表现形式 组诗  
   土家文博人在美国办展览
   叶梅 珍视民族性带来的文化独特性和差异性
   《大湘西系列作品集》四卷由中国书籍出版社
   妹娃要过河——遥远而明亮的路
   罗福东
   《二嘎公走人户》土家生活搞笑小说(一)
   隘口与黄金村
   《土家织锦》树起土家织锦的历史丰碑
关于我们 |  网站介绍 |  管理团队 |  申请链接 |  欢迎投稿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大事记

版权所有:土家族文化网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菜户营2号楼6单元601室 
技术支持:北京瑞武陵峰文化发展中心    服务热线:15811366188   邮箱:tujiazu@vip.sina.com    
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或书报杂志,版权归作者所有或者来源机构所有,如果涉及任何版权方面的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京ICP备13015328号-2号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50059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