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土家族文化网  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评说天地
试论恩施州当代文学的现状与对策
                          作者:品之  信息来源:恩施新闻网

 
    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非常年轻,还只有20多岁,比较而言,恩施州当代文学更显得稚嫩而孱弱。在这片被称为文化厚土的坎坷山地上,民间文学已有悠久历史,而当代本土的文人文学,则于建州以后才开始萌生出几株弱苗。

    世纪交替之际,恩施州本土文人文学渐呈花红苗壮之势。小说《太阳从西边出来》、《沧海之恋》、《包谷酒人家》、《中国神兵》、《长筏》、《冬儿》、《血猎》、《门前有条弯弯的河》、《天残地缺》、《人头山下有座坟》、《新年好》等受到好评;散文《另一种人生》、《为母亲点一盏灯》先后被《散文选刊》转载,另有《贴近蓝天觅韶华》、《丑树》等多篇入选《中国当代散文大观》等作品集;文艺理论著作《大魂之音———巴人精神秘史》、《远去的诗魂———中国土家族“田氏诗”初探》在省内外引起关注并荣获省级与国家级文学大奖;评介恩施州本土文学的评论文章多篇被《民族文学》、《文艺评论》、《文艺新观察》等报刊发表;恩施职业技术学院等单位推出的《白虎文丛》,以其鸿篇巨制的形式对恩施州当代文学起到了大检阅、大联展的作用;刚刚过去的2007年,恩施州又有《巴人河》、《心壁烙画》、《容美土司王———田舜年》等文学著作公开出版并赢得广大读者的由衷喜爱;电视连续剧《鸽子花开》(暂名)正在筹拍……

    但横向比较,恩施州当代文学仍处于艰难竭蹶的发展阶段。尽管州委、州政府在建设民族文化大州的战略实施过程中非常重视民族文学的发展,尽管州作家协会、州文艺理论家协会活动频繁,在培养文学新人、推荐精品力作方面堪称殚精竭虑,然收获并不丰硕。主要表现为:本土作家在全国颇有影响的专门文学刊物特别是文学丛刊上发表的作品数量太少,影响甚微,至今,州内作者仍没有作品被《小说选刊》、《中篇小说选刊》、《小说月报》转载(在外地工作的李传锋、叶梅等除外);除文艺理论专著《远去的诗魂》外,至今尚无小说、散文、诗歌等文学作品跻身全国规范的文学大奖,亦无文学作品获得湖北文学奖(目前已评三届)与湖北省“五个一”工程奖;州内省作协会员尤其是中国作协会员人数太少,力量单薄;不少文学体裁(如小说、剧本等)的作者后继乏人,童话与儿童文学体裁处于严重缺位状态;没有专业的文学作者,也没有以文学创作为基本社会职业的自由撰稿人,业余作者大多担负着极其沉重的本职工作与社会活动,其文学创作时间与创作精力毫无保障;文学创作与文艺理论未被列入政府或企业组织的各类大型文化活动(如艺术节等),与舞台艺术(音乐、舞蹈、戏剧、曲艺)、展览艺术(摄影、美术、书法、诗词楹联)和群众性的民间文化相比,作为语言艺术的文人文学很难受到各路投资者的青睐……

    恩施州并不缺少文学的资源,奇山丽水,古朴民风,以及独特地域环境下各民族的生存状态、思想感情,令文学作者们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恩施还有诸如土司制度、辛亥革命、土地革命战争、抗日战争等历史阶段许多叱咤风云的人和事值得文学作者大书特书。遗憾的是:恩施当代文学面对丰厚资源竟然无所适从、无所作为。难道我们面对“邻家”们的《长长芭茅路》、《湘西剿匪记》、《血色湘西》、“神农架系列小说”等一部又一部洪钟大吕式的作品真的能做到内心泰然、无动于衷么?

    恩施州文人文学之所以未能形成蓬蓬勃勃的繁荣局面,其主要原因还是一个创作环境的问题。

    其一,文学不能像新闻和广告那样“立竿见影”地满足人们急功近利的心态,不能直接给部门、企业或者个人带来形形色色的功利,因此无法获得“有偿”性的经济效益;文学又不能像舞台艺术、展览艺术那样被人们在轻松愉悦中很直观地接受,它需要具有一定的知识水平和一定的耐心去阅读、去品思,故不太适合所谓的“大众”口味尤其是很难博得当今市民们的鲜花和掌声。既然没有“经济效益”,没有鲜花掌声,作家的光环早已逝去,在尚未“整体脱贫”的恩施州,又有多少人愿意“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去养育“缺少血肉的文学”呢?

    其二,文学作者大都为工作、为生活所累,走出去接触广阔文学世界即向各路文学名家求教的机会太少,参加专门训练和系统进行理论修养的机会太少,全方位熟识当代文学的发展脉络与文艺思潮的机会太少,深入社会生活了解民情、体验民生以达到与人民群众同呼吸共命运的机会太少。因为时间支离破碎、精力无法集中,作者的创作之欲往往稍纵即逝,不敢涉猎大的创作题材,只能偶尔为之,弄点文字游戏式的小花小草发于报刊角落聊寄“幽思”。

    其三,文学队伍的整体观念与协作意识尚待加强,文学的社会认知度尚需着力拓展。恩施州缺乏对历史的与现实的文学资源进行清仓盘底式的爬剔梳理,缺乏对重大文学选材与宏观构思的整体研讨;文学作者对新生事物的敏感度较为肤浅,对青春、正义、底层、弱者的关注之情较为淡漠。譬如山区新农村建设的风风雨雨,“两路”建设的坎坎坷坷,“打工”经济的跌跌撞撞,城乡基础教育的起起落落等等,虽然在不少零散的作品中稍有涉及,但还没有深入地、系统地被文学作者们以一种“悲悯”情怀反复“烹煮”,从而总结出饱含生命哲思的社会内蕴,即未能达到振聋发聩之地步。恩施文人文学的不少作品“个人经验”较为明显,“共同心理”稍嫌不足;正面讴歌、礼赞的调子较为高昂,而忧患意识与批判锋芒往往捉襟见肘。文学要想得到社会的认同,文学本身必须关注社会、解剖社会、充当社会进步的向导。文学作者要有足够勇气面对“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丑恶风气,敢于在“夹缝”中挺拔,在风雨中耕耘。

    恩施当代文学要走向大繁荣、大发展,必须千方百计拓展文学生存的环境,提高文学作者的社会地位。其对策是:政府可用“以奖代扶”的办法对文学创作给予一定的经济扶持,对文学成果予以宣传、推介和奖励;可效法各省对重点作品进行“签约”的办法,拟好年度计划,集中优势兵力攻克重大题材,打造精品力作;完善“创作假”制度,经常组织和鼓励作家们走出去、走下去,为他们扩展文学视野、深入现实生活创造条件;多开展有针对性的文学研究,用文学批评的办法为作品“拿脉问诊”,让作家精益求精;开辟文学园地,培养文学新人,进一步办好文学刊物与报纸上的文学版面;积极引导人民群众提高艺术欣赏水平,促使整个社会形成良好的文化氛围。

    恩施当代文学既然能从无到有,也定能从弱到强。荒原上既然有了苗圃,有了绿叶,有了花朵,谁敢断言就完全没有长成郁郁丛林、长出参天大树的可能呢?

相关文章
·论恩施州文学从民间文学到文人文学

版权与免责声明 | 进入论坛

 
图说分享
· 山巅的村庄
· 淡之韵
· 鸽子花的故乡
· 满山风情白溢寨
· 卞毓方:拔出还要目透凡尘百丈
· 王先霈:甘茂华散文评说
· 哭嫁
· 全情投入·山桐子撑起一片天

阿蓬江畔的村庄

土家织锦

最回味充满父爱的那锅鱼汤

最忆土家过年时
· 哭嫁  
· 栀子花儿开  
· 妹娃要过河——遥远而明亮的路  
· 《二嘎公走人户》土家生活搞笑小说(一)  
· 画家苦牛邓光明在国画创作中寻找个性  
· 中国红色文化大使邓超予出席红色文化传承...  
· 雷显平书法作品  
· 土家歌舞的一些表现形式 组诗  
   土家文博人在美国办展览
   叶梅 珍视民族性带来的文化独特性和差异性
   《大湘西系列作品集》四卷由中国书籍出版社
   妹娃要过河——遥远而明亮的路
   罗福东
   《二嘎公走人户》土家生活搞笑小说(一)
   隘口与黄金村
   《土家织锦》树起土家织锦的历史丰碑
关于我们 |  网站介绍 |  管理团队 |  申请链接 |  欢迎投稿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大事记

版权所有:土家族文化网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菜户营2号楼6单元601室 
技术支持:北京瑞武陵峰文化发展中心    服务热线:15811366188   邮箱:tujiazu@vip.sina.com    
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或书报杂志,版权归作者所有或者来源机构所有,如果涉及任何版权方面的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京ICP备13015328号-2号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5005973

京ICP备1301532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