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土家族文化网  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评说天地
土家族地域文化的命运思考评《土司王朝》
                          作者:田茂军 林 铁  信息来源:龙山新闻网

  长久以来,文学的地域文化特色一直徘徊在文学叙事的边缘,被认为是一种缺大气的、非主流的叙事模式。而作为文学的内容地域文化的审美含义同样被消解、淡化,黄光耀的小说力作《土司王朝》则把少数民族地域文化上升到一个很高的层次,把表现武陵山地区的文化特色放在一个重要的环节,这无疑是对现代民族文化的一种再现和反思。我们曾读过不少的历史小说,这些小说要么历史规律太过直白,要么人物的现代寓意很强,故事的发展演绎成规律性的符号变换,从而倍显呆滞、消极。作为对民族文化的展现,《土司王朝》在揭示文化演进的必然规律的同时,深刻的关注着民族文化的本身发展,肯定多元的文化形式,和而不同的文化特色,于是,浓厚的土家文化意象在轻淡的魔幻色彩点染下,血泪间充满着奇幻悲凉的氛围。

  《土司王朝》主要叙述的是明末清初近百年武陵山土司的发展历程,土司田家一族的在土司位上的悲欢沉浮,清晰而全面的把土家人的生活态度及思维方式融合在其中并表达出来。土司制的兴衰过程,土司主位的更替,正是土家文化的融合消解过程。“神秘的北纬30度”纬线的文化带在与外来文化的“水乳交融”里显得沧桑和萧索,九百年的发展,“土司”野蛮而蒙昧的掌控着土家文化的走向,每一步都沾染血泪的痕迹。

  老土司田玄死了,最后的遗言是重复的叫喊着象征土司祖先的“白虎”二字,而祖先的庇护似乎并不能改变整个土家族的文化命运。老土司三个接受汉人文化儿子,充分的演绎着汉人的谋略,大儿子田霈林联合管家伪造传位“诏书”,先发制人,终于坐上土司的宝座。最后三代土司开始了最后的疯狂,土家文化的最后挣扎开始了。

  古老的民族还在传递着远古遗留的祭祀仪式,对大自然的敬畏是土民内心原始的神秘幻想,于是神话和传说里,满是迷信的精神元素在传递。当田霈林霸占梅朵时,出于对古老的制度的遵循和墨守,“初夜权”的肮脏无情的玷染着武陵山的纯朴秀丽,血性的民族汉子终于拿起了反抗的利刃,然而等待他的却是最血腥的压制——“血祭”。而尴尬的是,早已被麻木的土民们期待的却是砍头时的那份热闹,残忍和愚昧似乎是少数民族地域文化的特质。对无法理的自然现象的恐惧,让他们带上了野兽面具,杀人成了变态心理取乐和高上权利保证的工具。在土家人的文化字典里,信奉的只是强权和神旨,于是土司和梯玛掌握了整个土司人们的身体和精神世界。

  依然执着的保留着流传至今的民族文化内涵古老的民族,悠扬的山歌里满是性格的彰显,情歌的直白烂漫,比赛里歌声的质朴刚健,刑场上歌声爆发出的豪迈血性,依稀能够感觉到这个民族的坚韧的跳动着的脉搏。而梯玛神歌里传达的却是一种神秘与高亢。时代传承的傩愿戏,清江流域的“撒尔嗬”,酉水流域的“舍巴舞”,和有“土家族最具有原始文化内涵的喜剧化石”毛古斯舞,都是远古土著文化因子的存留。盛行的孝道代言物——哭嫁,把土家人的朴质的情感文化特征渲染殆尽。而与之相比的山水人文则稍显含蓄,武陵山的自然美态在她的精细灵动,自然与建筑,山水与人文的和谐结合创造出的人类文化景观更让人心旷神怡。然而一切文化的生存环境是都是在落后与蒙昧状态下的,于是古老的传承成了权力者显示权利收揽民心的工具,哭嫁词成了鸳鸯悲鸣的真实写照,而自然人文开始远离人们,成了神道们安家的府邸,不敢打破束缚的土家人被缚在古老文化的立柱上,哭泣着写下血泪的历史篇章。

  带血的土家文化尺幅终于逃不过强势文明的侵占。“毕兹卡”的祖先似乎早已预料到今天的结局,于是尽量的打造自己的语言却放弃文字标识。土司的继承人早已把自己的内心献给了北方的主子,用汉人的声调吟咏着那些绝句、律诗以显示自己文采涵养,讨好似的排演着那些戏曲不过是企图掩盖自己的兽欲,却没曾想成为招祸的借口。

  气数将近的统治者开始了最后的疯狂,抹掉土家人最后一线文化风景是恐惧中上演的最卑劣的丑剧。黑暗的梦境里浮现不再是迷人的幻想,文化对撞里的梦魇化成无数的冤魂,土家人迷信的文化理念到底成了异质文化排斥自己的“尖兵”,砍掉了的土家命脉——白鹤栖息的树林,终于干涸了土家人的血液虚弱土家人了心跳,拆掉土家风情的建筑和干出鞭尸驱邪的蠢事不过是土司继承者动摇的文化心理状态的信号。当田舜年暗示着想找自己太监时,汉文化的屠刀开始阉割土家文化的最后心里防线。麻木的人们嬉笑着指点着田明如儿子脑后的文明的发梢,心里羡慕的只是土司夫人穿着的深绿浅红,深深的印在土家人脑海里的神祗“白虎”冉冉飘出土家人的意识的海洋。

  比起用外来文化刨根民族文化的拙计,用自身民族文化的根性来反抗的田天赐和叶氏兄弟明显的要高明不少。深味着压迫的人们终于开始思索自身的发展,是否文化的发展总是要经历血腥的教训才开始尝试改变和迈进?“莲花社”的成立时土家根本文化的自身成长的产物,然而敢于伸出反抗的犄角时面对的也是被压缩的文化生存境地,不成熟的文化形式开始依附于强势文化的臂弯,神秘的文化种子终没有放弃成长的天性,然而侵蚀的危机感仍没有消散,文化的根还植根在武陵山的土壤里。

  雍正的诏令下来了,最后一丝维系的文化之绳崩段了。盛及一时的土司王朝随着历史的轨迹烟然逝灭,土家人开始走出自己的文化的栅栏在羡慕声里泯灭着最后一丝文化的气息。中原文化的高明之处正是在这无声息之间瓦解着一种文化的步伐,推陈出新的本民族文化的萌芽总是要经历一番“血腥”的苦痛,然而文化的悄然流失给这个国度的总是悲哀的。

  《土司王朝》企图用文字的形式来保留一份对土家文化的哀思,用有限的笔力来显达无限的文化命运的思考。武陵山巫、傩文化用血腥书写着灿烂,却最终逃不过被外来文化融合的命运,少数民族地域文化在历史的长河里悄然的汇聚于文明的大江,来不及珍藏的文化的画布开始点染上多元的文化色彩。《土司王朝》用文字来反思文化的发展步伐,黄光耀先生无疑是坚定和睿智的。虽然《土司王朝》在文字的勾勒上虽然还欠缺全局的把握的整体观,然而融合历史的叙事语言却值得我们深入。对于想了解武陵山土家文化和历史的读者来说,《土司王朝》无疑是最佳的选择。

  无论是站在兄弟民族的立场,还是站在世界民族的立场,逐渐流失的原始生态文化都在渐渐被“现代”文明吞噬。回首民族文化的画卷,侵润的墨迹开始挥发,历史的故纸堆里的文化痕迹,被不孝的子孙胡乱的撕扯,凄凉的命运似乎早已在冥冥之中注定了,而我却是从不相信命运的。

  (作者为田茂军,吉首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副院长、教授,湘西州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林 铁,吉首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讲师,湘西文艺评论家协会副秘书长。)


相关文章
·《白河》:湘西风情中的至真情怀
·吉首大学张景龙教授长篇小说《湘西土司王》出版发行
·土家族籍作家邹联安诗歌研讨会在湖南科技大学举行
·土家族作家黄光耀的历史长篇小说《土司王国》出版发行
·土家族作家黄光耀长篇时政小说《争铁》出版发行
· 论黄光耀长篇小说《无字审判》中的人性审判
·土家族作家黄光耀《无字审判》侦破推理小说出版发行
·黄光耀
·虎图腾
·《虎图腾》阅读印象

版权与免责声明 | 进入论坛

 
图说分享
· 山巅的村庄
· 淡之韵
· 鸽子花的故乡
· 满山风情白溢寨
· 卞毓方:拔出还要目透凡尘百丈
· 王先霈:甘茂华散文评说
· 哭嫁
· 全情投入·山桐子撑起一片天

阿蓬江畔的村庄

土家织锦

最回味充满父爱的那锅鱼汤

最忆土家过年时
· 哭嫁  
· 栀子花儿开  
· 妹娃要过河——遥远而明亮的路  
· 《二嘎公走人户》土家生活搞笑小说(一)  
· 画家苦牛邓光明在国画创作中寻找个性  
· 中国红色文化大使邓超予出席红色文化传承...  
· 雷显平书法作品  
· 土家歌舞的一些表现形式 组诗  
   土家文博人在美国办展览
   叶梅 珍视民族性带来的文化独特性和差异性
   《大湘西系列作品集》四卷由中国书籍出版社
   妹娃要过河——遥远而明亮的路
   罗福东
   《二嘎公走人户》土家生活搞笑小说(一)
   隘口与黄金村
   《土家织锦》树起土家织锦的历史丰碑
关于我们 |  网站介绍 |  管理团队 |  申请链接 |  欢迎投稿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大事记

版权所有:土家族文化网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菜户营2号楼6单元601室 
技术支持:北京瑞武陵峰文化发展中心    服务热线:15811366188   邮箱:tujiazu@vip.sina.com    
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或书报杂志,版权归作者所有或者来源机构所有,如果涉及任何版权方面的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京ICP备13015328号-2号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50059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