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土家族文化网  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纪实
一颗小瓦针
                         作者:田景全  信息来源:土家族文化网


    腊月二十九,是土家族过“赶年”的日子。

    高洞代家坡的花季少女代莲(17岁)代菊(16岁)两姊妹,正赶往远嫁下寨偏岩子的姑姑家去过年。她俩分别穿着红色和绿色的套装连衣裙,彩云般地飘下大半坡。

    就在她们笑笑嘻嘻地跳偏岩子河石蹬时,代莲脚一滑,歪倒于河床里......

    代菊马上扶她起来,代莲顿时脚踝红肿,疼得不能落地。妹妹只好半背着她,直送田政家就医。

    田政者,当地有名土医也。他得到祖父隔代真传,基本掌握了土家族流传几千年的大部分民间医术。诸如打瓦针、烧灯火、贴页拔毒、刮痧、敲泥饿症、火熏、火燎、熏洗、踩石、滚鸡蛋、点烟屎、打火罐、刺激穴、弩针点刺等。

    二十来岁的田政,看到两个如花似玉的美女上门求医,迅速丢下手头织撮箕的活,笑咪咪地迎上去就诊。他看到代莲白暂的脚踝红肿得厉害,立即决定打瓦针放淤血。

    何为打瓦针?就是将瓦或瓷碗摔碎,拈一尖锐的碎片,对患处或痛感明显处或某穴位,连扎几下或十几下,以出血为度。然后再用竹筒或羊角拔一火罐——先将少许火纸用烧酒打湿,点火后放入竹筒或羊角内,趁火未灭便稳稳地扣住出血的伤口,约一刻钟便可消肿止痛.此法主治淤血、淤气或热症等。

    但见田政取出自家的好瓷碗,不假思索往下一摔,“啪”的一声,碎片四溅。他脑壳一揝,便在地上拾得一片锋利“瓦渣子”,左手颤抖着摁住代莲的脚背,右手拿出瓦针尖尖,对着於血处就是几下,淤血慢慢地浸了出来,细皮嫩肉上,浮现点点殷红,有若刚刚绽放的红梅朵朵。当时痛得代莲眼泪汪汪......

    田政爱抚地说:“小代,长痛不如短痛啊!一哈哈就能走路了。”代莲露出感激的笑容。

    妹妹代菊掏钱给田政,他不肯收钱:“二妹,给你姐看病,我哪能收钱呢?。”代菊莫明其妙。他继续说,“两姊妹就在我家七(吃)换(饭)吧。”代莲柔声回答:“拿威(难为)田哥了,我姑姑家饭都煮好了的,我俩七了跟倒要转去。”田政见挽留不住,只有依依不舍地送她俩姊妹出门。

    吃罢年饭,天已擦黑了,两姊妹起身要走,也没忘记邀请姑姑、姑爷明天到娘家去过年。

    八面山下,酉水河畔,土家、苗、汉各民族分寨而居,山水相近,经常开往来亲或扁担亲,而过年又各有先后(土家族提前1天,汉族过三十,苗族过初一早晨),在此期间互请过年,迎来送往,增进亲情,好不闹热。此习于斯已盛传千百年。

    两姊妹一前一后地往回走,经吊颈鬼弯弯,过装屋坳(只剩遗址),天即将黑尽了,这里十分“冷淡”。突然,一只茅鸡从不到2米处的草丛中,“啪啪”地飞起来,还大声“咕咕”地叫着飞向黑幕里。前面的代莲被吓得倒退两步,差点惊叫起来,顿时她冷汗湿衣。

    两人快步逃回家里,脸都吓转青了。尤其是大女代莲,似乎吓丢了魂。父母忙问原因,两女道其原委,大人甚感忧心。
这次大年都没过清静,代莲时时梦中惊醒,魂不守身。父亲代江引(带)着她,四处烧纸“打扮”,隔邪“取吓”,增加“火焰”,但都收效甚微。

    代莲不是惊颤颤的,就是蔫“萎萎”的,完全失去了少女的活泼朝气。

    情急之下,代江想起了田政,看这小子有没有什么神计妙法。于是,忙领代莲速去下寨就医.

    开门进屋:“田哥在家呀!”田政见是前日美女又来,心花怒放,“嗯,坐,进屋。”他语无伦次。问其来由,俱答之。田政暗喜,此病对他而言“小儿科”也。他想在其父和姑面前“冲猫猴”一下,“大妹的病,我能做到手到病除!嘿嘿嘿”。两个大人惊讶不已。

    只见田政撩开小代的秀发,露出月牙小耳,说:“请过来看看,代妹吓得好凶哟,你们瞧,她耳背面有4根青筋呢!”

    人们都知道,只要耳背面有1根青筋,就是被吓“走脚”的症灶,更何况她有这么多呢,确实吓得不轻。

    没被吓的正常人耳背后是没有青筋的。

    田政又摔了自家的一个好碗,找到一尖利瓦渣子,对着小代的耳背,就是几扎。小代感觉像蚂蚁咬,痒酥痒酥的,虽污血点点,但并不疼痛,这很神奇。

    更匪夷所思的是,擦干污血,没过一顿饭的工夫,小代话语多了起来,既是千恩万谢,又是笑声盈盈。真是不可思议。

    代江急忙付诊费,田政死活不要,还厚皮实脸地说“给代妹医病,我不收钱”。代江眼光转向女儿,女儿红着脸,站起身跑了出去。姑姑代银窥出了端倪,对哥哥代江说:“那就等大妹自已来结帐吧!”代江也心领神会:“那就难为小田了。”转身去找欢天喜地的女儿去了。

    时隔半年,小代又患毛病了。胃胀厌食,茶水不思,闷闷不乐,没了生气。
 
    她姑姑代银看在眼里,想来又只有田政这小子,才能医得好侄女这个病了。

    于是,两姑女又去了田政家。

    这时天要黑了,田政与田垠、田国、刘发、田和、田玉、刘秀等大伙儿,正在他家院坝里高唱土家木叶情歌呢。

    没注意有客人来,“田哥,我又不舒服了,帮个忙噻。”蚊子般声音传过去,田政哪里听得见。“来来,唱一首”他还以为是别人呢!见来人无语,他眯起眼睛下细一看,“老天爷,是代妹呀,快进屋里去”,他回过头来对大伙说“对不起,我有客人,哦,病人。”拔腿奔进屋内。“又有送个(什么)事呀,妹?”“我就是口无味,不想七换。”“哦,那好办,在我这里小医一下,再观察几天,就好了。”田政“心怀鬼胎”。

    她姑姑在一边也顺水推舟:“就是,就在田政屋头观察,我有事,出去了。”代银知趣,顺手还关了门。

    屋内剩下两人。代莲不由得心跳起来:“田哥,怎么医呀?”“你把嘴张开,卷起舌头我看看。”她丹唇轻启,白牙露出,红舌上卷,一股淡淡的少女幽香味扑鼻而来。田政抑制着激动,细看舌苔,果然两根污血管长长地伸向舌根。而正常人的舌苔是鲜红的。

    他再次摔碎一个新碗,拾起尖利的“瓦渣子”就是两针,带黑的污血牵起线线长流下来。

    污血流尽,洗毕。舌苔恢复正常,她感觉饿了:“哥,有七的没,霄个夜嘛?”田政喜出望外:“送个(什么)都有,一赶(一会儿)就熟。”

    饭菜上桌,代莲连吃3碗,不算酒菜;田政也不示弱,“男儿跨过门槛吃3碗”,何况已到半夜三更呢!
小代佯装要走,田政“理直气壮”地挽留:“你姑姑叫你就在我家观察几天嘛?!”“背时鬼!“小代嗔呢地骂了他一句。不久,田政家里的灯,慢慢地熄灭了……

    田政就这样经常跟代连“观察”去“观察”来。

    几十年过去了,现已“观察”得儿孙满堂。

    真是土家医术好,瓦针结良缘。

相关文章
·酉阳土家语挽救小记
·酉阳土家摆手舞初探
·一碗小面条
·酉阳土家语巧传历史
·酉阳桃花源.东方伊甸园
·美丽的土家山寨酉阳庙溪村
·酉水河畔河湾土家山寨
·疾风知劲草——老同志记忆中的刘仁同志
·刘 仁
·酉阳双泉乡荆竹坪发现最美土家山寨

版权与免责声明 | 进入论坛

 
图说分享
· 山巅的村庄
· 淡之韵
· 鸽子花的故乡
· 满山风情白溢寨
· 卞毓方:拔出还要目透凡尘百丈
· 王先霈:甘茂华散文评说
· 哭嫁
· 全情投入·山桐子撑起一片天

阿蓬江畔的村庄

土家织锦

最回味充满父爱的那锅鱼汤

最忆土家过年时
· 哭嫁  
· 栀子花儿开  
· 妹娃要过河——遥远而明亮的路  
· 《二嘎公走人户》土家生活搞笑小说(一)  
· 画家苦牛邓光明在国画创作中寻找个性  
· 中国红色文化大使邓超予出席红色文化传承...  
· 雷显平书法作品  
· 土家歌舞的一些表现形式 组诗  
   土家文博人在美国办展览
   叶梅 珍视民族性带来的文化独特性和差异性
   《大湘西系列作品集》四卷由中国书籍出版社
   妹娃要过河——遥远而明亮的路
   罗福东
   《二嘎公走人户》土家生活搞笑小说(一)
   隘口与黄金村
   《土家织锦》树起土家织锦的历史丰碑
关于我们 |  网站介绍 |  管理团队 |  申请链接 |  欢迎投稿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大事记

版权所有:土家族文化网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菜户营2号楼6单元601室 
技术支持:北京瑞武陵峰文化发展中心    服务热线:15811366188   邮箱:tujiazu@vip.sina.com    
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或书报杂志,版权归作者所有或者来源机构所有,如果涉及任何版权方面的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京ICP备13015328号-2号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50059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