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土家族文化网  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纪实
烟云迷渡颗砂城
                     作者:黄华川  信息来源:土家族文化网 


    当湘西大地有了一个王的时候,颗砂这个钟灵毓秀之地,便像一位婷婷玉立的美少女,大大方方地站在了那个时代的前列——不是她选择了王和王妃,而是土司王与王妃选择了她。 

    十指连心,每一寸国土都与中央王朝相连紧密——早在秦朝时,就有覃、王、张、向、田五姓向秦王朝的黔中郡守领照后来颗砂拓荒。汉代时,颗砂属武陵郡。到唐代,这里同样是“羁縻州”属地。从唐初开始,溪州土著吴王渐渐坐大,成为周边八蛮之首,占据着以龙潭城(弄塔)为中心、方圆数百里的广大地盘,前后传六世共三百多年。吴王每年都要带着庞大的卫队从龙潭城出发,威风八面地经铜瓦、西米、颗砂、塔卧、砂坝、利福塔沿线,向北巡视远至桑植的领地。在颗砂城打尖后,吴王的兵马再慢慢北行。 
这么遥远的路途,远非一天就能抵达。第二世吴王鉴于颗砂是一个无险可守的小平原,便在离颗砂城十华里的那个叫长岭坡的险要之地筑了一座城堡,作为中途歇脚之用,这城堡就是今天的“吴王厅”遗址。 

    吴王厅地势何其险要!此山呈一马当先之势,只见头匹“奔马”的身后满是崇山峻岭,势如万马奔腾,吴王厅就位于头马的马头之上,马首山至此嘎然而止,马头之下就是寸草不生、猿猴也绝难攀缘的万丈悬崖,一条比较平顺的大道沿马颈直入马头,旁边是几条V字型深谷,羊肠小道既陡峭又崎岖,人从对面过来,得下到谷底,再从头攀登,比北方的“箭扣岭”长城还险要几分,别说骑马荷刀,就是徒手攀登也很困难,真正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站在吴王厅顶上远眺,但见一云分契、众河裂土,吴王厅后面的群山,林莽遮天蔽日,飞禽漫天,走兽遍地。夜里,只见松针密密缝织的深林上空,朗月如璧、星汉耿耿。戍楼高耸、斥堠连绵之间,守夜的戍卒笳梆紧敲,觱篥哀鸣,他们夜间那明灭变幻的旱烟诉说着孤寂与无奈。可几百年间,哪怕战马嘶鸣、刀枪撞击、将军喋血,吴王厅关隘从没被攻破过。所以说,颗砂和吴王厅开埠,比老司城还要早三百年。 

    后梁开平5年(公元911年)的一天,一个由戏班子簇拥,彩绘着古代帝王将相才子佳人的大篷车队,从古城潭州(长沙)迤迤而来,谁也弄不清楚的是,戏班子为什么不从罗依溪进王村,而是先到了颗砂。当然,因为紧邻王村码头,曾几何时,颗砂也悄悄发展成了重镇要津。 

    或许是巧合,或许是天意,或许是高级谍报的着意安排,戏班子还没来得及卸下行头,就只见溪州本地土著王吴著在一大群卫队士兵的前呼后拥下迍迍行来,随行的还有吴著的独生女儿吴娴静。 

    吴著的大队人马在颗砂城打尖,吃完午饭后正准备继续北行,赶往位于长岭坡的山堡——吴王厅过夜。娴静这年十七岁尚未满,正值怀春多梦、鲜花一样的黄金年岁。见到颗砂来了戏班子,今晚要唱大戏,郡主娴静便跟父王吴著撒起娇来,怎么也不肯再走了,要在颗砂看戏班子的大戏。就是在颗砂,头戴面纱的娴静偷偷地美目四盼,在戏班子的三十六名俊男中,她“发现”了最出色的一位,这正是戏班班主彭彥晞(“士愁”其实是彭彥晞的字)。其实,彭彥晞是堂姐夫楚王马希范派来夺取吴著江山的挺进杀入队的首领,他带领挺进杀入队的三十六名成员托名戏班,在五溪二十八州大地打入了一个致命的楔子。 

    美女也好色。就在娴静的美目在彥晞身上流连不舍的时候,彥晞的胞弟彥昭见状,不禁灵光一闪。他大胆建议兄长不妨使用美男计,得到娴静垂青后堂而皇之的进入王宫老司城唱戏,伺机赚取吴著的城池。他还将自己的想法用密信向做辰州刺史的父亲彭瑊和楚王马希范本人禀报,并得到了支持。本地人谁都知道,吴著无子,绝嗣的吴王心性迷乱,时常滥杀无辜。为博嫩妃小赵氏一笑,他不惜“放烟火架”,每年烧无辜村民的寨子。吴著六十多岁才生下了娴静这么宝贝郡主,自然视同掌上明珠。这正是夺取吴氏江山的大好时机哦! 

    因此可以说,没有颗砂就没有彭彥晞与吴娴静的相识,也就或许没有后来彭氏土司八百多年的壮丽故事。 

    一来二去之后,彥晞和美丽善良的娴静真的深深爱上了对方。吴著见自己的宝贝女儿将成为彥晞的王后,带着欣慰与满足伏剑而亡,彭彥晞成为皇命宣慰使、土司王爷,带着王妃娴静成功入主老司城王宫,开始执掌溪锦二十八州。 

    彥晞与娴静大婚后,马希范和王后秦国夫人在长沙楚王府为彥晞、娴静伉俪举办了盛大的庆功宴,参加盛宴的有楚国属下各州的刺史、节度使、楚国名流和楚国周边地区的贵宾四百余人。风雅无限的马希范亲自击缶,鼓乐齐鸣后,马希范又击敔止乐,亲演他为表彰郎舅彭彥晞而作的《蝶恋花》: 

    班仲升西域火举,率四九人,照丝路花雨。人鬼神三界齐破,千载青史自君启。碑影悠悠星汉里,五族融合,映灵溪酉水。青丝不改归白首,岁岁化着同心祭! 

    在词中,马希范将彭彥晞比喻为东汉名将、定远候班超(字仲升)。这个评价就相当的高了。班超为班彪之子、班固之弟、东汉才女班昭的二哥。东汉永平16年,班超跟从东汉光武帝刘秀涅阳公主的驸马窦固北击匈奴,随后又率官吏、武士三十六人到达西域。他在匈奴派往鄯善国的使臣住的驿馆放火,乘匈奴使臣逃出馆驿避火之机斩杀了全部匈奴使者。鄯善国王恐惧,慑服于班超的惊天气魄,于是按班超的要求签署了与东汉的和约。随后,班超又废黜西域亲匈奴的疏勒王,巩固了东汉对西域各国的统治。从东汉章和元年到永元六年的七年中,班超陆续平定莎车、龟兹、焉耆等国贵族的叛乱,并多次击退月氏的入侵,捍卫了西城各族的安全,同时也保障了丝绸之路的畅通无阻。永元3年,东汉和帝感念班超的盖世之功,授班超为“西域都护”,不久又加封班超为“定远侯”,真正实现了班超年少时“封侯万里”的梦想。 

    那么,马希范将彭彥晞比喻为班超,是不是太溢美?太溜须?评价是不是太高了?这可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情了。自东汉以降,西域基本没有游离于中国之外。特别是大清帝国1884年,清政府在新疆建省后,采纳左宗棠“他族逼处,故土新归”的建议,正式改“西域”为“新疆”,新疆就这样永久进入了中国版图。左宗棠抬棺率八千湖湘子弟深入天山南北,击败图谋分裂新疆的阿古柏,后又收复伊犁。再到新中国建国后,同样是湖湘人士的王震进军新疆,组建农建兵团,并作为“最伟大的红娘”,先后组织六千多三湘妇女上天山,配嫁兵团将士,为新疆的长治久安再立新功。那么,早在一千多年前的彭彥晞,又该当此殊荣吗?后来八百多年的史实证明,彭氏土司对这个评价当之无愧。试想,中国历史上有哪个王朝的统治超过了八百年呢?所谓“姜子牙兴周八百年,张子房旺汉四百年”,那都是有水分的。西汉从公元前206年建国,到公元8年亡国,前后304年;东汉从公元25年建国到公元196年亡国,前后仅171年,西东两汉加起来不过475年。而彭氏土司御舆溪锦二十八州(今日大湘西的主要地域和贵州、湖北的部分区域)共35世(包括史无记载的“白鼻子”土司王),凡八百一十八年,且最后还不是亡“国”,而是因国家政令“无疾而终”。我没看过《沐府风云》,但我知道,沐氏王族主宰云南一隅丽江地区,也完全没有到彭氏土司主宰溪锦二十八州这么广阔的地域和这么久远的岁月,所以马希范“千载青史自君启”的谶语也几近实现了。 

    彭彥晞的确是一个具有雄才大略的地方君主,他不但具有虎气雄风,还有很高的内心境界,他开始就说:“我之谋王,并非为我之一人、彭氏一族。我要为天地立心,为生民请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只有爬上山顶,才能得到这座山的支撑,我只有做了五溪二十八州的土司王爷,才能为百姓做点事情。” 

    更难能可贵的是,彭彥晞还将“为天地之心,为生民请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化为经世致用。那么,彭彥晞又是如何“为生民请命”的呢?他在马楚与彭氏的溪州之战中作了最好的诠释。 

    到了马楚末年,马楚的战略生存空间受到了严重挤压——马希范一生相信风水,迷恋星相,喜欢研究《周易》。他按风水五行金木水火土,五方东西南北中,五色青白红黑黄相配的学说,反复推演、论证马楚发展的战略空间。东方为青,占据者除了钱镠在杭州创建的吴越,更有李昇在南京创立的南唐。 

    李昇幼年丧父失母,寄人篱下,历尽艰辛。他在做吴国丞相徐温养子时,被赐名徐知诰,时刻担心被徐家抛弃,过着战战兢兢的日子,因为徐温有自己亲生的儿子呀!他写了一首《咏灯》诗:“一点分明值万金,开时惟怕冷风侵。主人若肯勤挑拔,敢向尊前不尽心!”徐温被养子此诗感动,对他爱护有加,悉心调教培养。后来徐知诰也做到了吴国丞相。他勤政爱民,颇受拥戴,后来废了吴国,在南京创立南唐,改回本姓,自名李昇。李昇之后,李璟也颇为强盛,时时窥视他们马楚。父王马殷驾崩后,马家五兄弟为王位争夺得不可开交,世人讥马家为一蟹不如一蟹,马驹子争槽——“五马争槽”。时下又有谶语流行——“打马不用鞭,咬牙过今年”,星相家暗中解说,“鞭”即南唐大将边镐,“咬牙”即楚国国内众多节度使中的武平军节度使刘言,他小名正叫刘咬牙。那么,“今年”又是哪年呢?马希范忧心如焚,危机感越来越重,所以他为自己找战略退路的心情也就越来越急迫。 

    东方去不了,那么南方呢?南方五色为红,五行为水,南汉王刘隐据广州,割辖广东广西,与海外通商贸易,民富国强,加上又有南方五岭阻隔,自己这点力量,对付南岭的山匪都够呛,他刘隐没来攻打自己已属厚德,自己向他进攻,无疑自取灭亡。南方去不了,那么北方呢?北方五色为黑,所谓玄武。马楚的北方是南平,建国者高季兴,坐镇江陵武汉,此时也正值强盛时期,北攻无疑如飞蛾扑火、以卵投石。西方呢?后唐大将权臣孟知祥于后唐应顺元年自立为帝,在成都建立了蜀国。西方为白色,五行为木,易为马厩,虽利于马,无奈蜀道艰险,路途又遥远,按自己目前的国力,也只能望蜀兴叹了。那么就只有“小西方”——彭彥晞的五溪二十八州似乎还可以勉强一战了。 

    思忖停当,马希范终于下定了决心——攻打溪州! 

    彭彥晞安插在长沙楚王府的高级间谍及时将马希范的决定传来。彭彥晞以夫人吴娴静的名义警告马希范:“我们早知你马王爷的三只眼盯上了我溪锦二十八州,你来吧!只要你敢来,我们就把你马稀饭熬成马干饭,还煎成香喷喷的土家锅巴!”但马楚与彭彥晞的战争还是无可遏止地爆发了。骁勇的湘西土兵击杀了马楚军的副帅廖匡齐,主帅刘勍大骇。廖匡齐何许人也?刘勍是楚王马希范的亲外甥,廖匡齐是马希范小妾(如夫人)的侄子,他们都是马希范的亲信了。见廖匡齐横死,刘勍暴怒,却又无法攻入有天然护城河和厚重城墙的土司王宫老司城。 

    恼羞成怒的刘勍把一腔怒火发泄在没有护城河与厚重城墙保护的城外民众身上,于是吊民伐罪,血腥杀戮,成百上千的无辜百姓倒在血泊之中,一座又一座村落被烧得火光冲天。彭彥晞见状,心急如焚,决心停战,他置个人名节于不顾,亲笔书写请降书要求停战。他手下的七大统领和王府的枢密、幕僚们一见,大惑不解之下更是惊骇万分,纷纷跪下哭求:“王爷呀,我们不但没打败战,反而打的是胜战哪!您何故请降?!这样置您的名节于何地呀!何况天下哪有胜利之师向败军之将请降的道理?!” 

    彭彥晞说:“你们难道没听说过‘好汉护三村’的话吗?好汉尚且护三村,何况我是皇命宣慰使、土司王爷,本身就有保境安民之责?以往是吴著烧了杀,杀了烧,现在他刘勍又接着烧杀百姓,如果我顾及个人名节而见死不救,任由他刘勍屠杀百姓、焚毁村落,我岂不成吴著第二了吗?!可怜夜半虚前席,不问苍生问鬼神。如果我仅求自保,置领地万千苍生的生死安危于不顾,我又与吴著何异呢?!” 

    他不但亲笔写好请降书,束信帛于弩杆之上,还亲开床子弩,将信帛准确射在马楚军大旗的旗杆上。谈判停战后,不久就有了会盟和溪州铜柱,更有了彭氏领五溪二十八州八百余年,形成了民族区域自治的标志性政治格局。溪州铜柱上铭刻的会盟誓约,奠定了彭氏土司在五溪二十八州八百多年的执政基础,成其为最可靠的法理依据。天命相助,彭彥晞完胜了! 

    尤其值得称道的是,在八百多年的时间里,彭氏土司始终与中央政府同心同德,在政治上保持高度一致,唯中央政府的马首是瞻。彭氏土司几乎每年都在为中央王朝征战,而且自带粮草、自备辎重军械。这里举一个例子,就足以窥见彭氏土司大海一般的胸襟。嘉靖5年(公元1526年),彭宗汉奉命带领五溪二十八州土兵一万人到广西,力破险寨,斩杀了造反的岑猛父子。那么这岑猛父子又是谁呢?他们就是后来在东南沿海抗倭战争中与彭宗汉的侄子彭翼南并肩作战的佤氏夫人岑花的丈夫和儿子!兄弟阋于墙而共御外侮,为了国家和民族的利益,在强大的外敌面前,曾经的仇怨又算得了什么呢?!所以,彭翼南在抗倭战争危急时刻解救佤军和佤氏夫人的行为也就不难理解了。 

    此外还值得称道的是,彭氏土司父子、兄弟甚至祖孙之间在爵位承袭、权力流转过程中,始终是谦让有礼,父亲或者兄长在宣慰使、土司王宝座上呆久了,会主动请示中央王朝政府,让位给自己最优秀的子弟,毫不恋栈。土司王室中没有阴谋陷阱,更没隋炀帝、朱友珪式的弑父,李世民式的弑兄屠弟;在情感伦理上也没有帝王豪门之家、冠盖簪缨之族常有的乱伦,或者杨广式的子蒸父妾、李世民李隆基式的兄占弟妾、父夺子妻。规矩、清爽,不见肮脏。——总之一句话,这个王室是有着多么优秀的基因哦!只是随着雍正皇帝改土归流的政令,这个王族一夜之间烟消云散…… 

    折戟沉沙铁未消,自将磨洗认前朝。岁月的日历翻阅到今天,山中百姓在吴王厅翻土耕种的过程中,还时不时捡到锈蚀的刀矛箭簇——有青铜制的,也有铁制的;原本越锋利的,越是锈蚀的厉害。铜铁来自于泥土,有些已快还原为泥土了。 

    彭彥晞入主溪锦二十八州后吴王厅人去楼空,逐渐荒废。一千一百多年后的今天,只见群山寂静,云影飘移,山中偶有人声,却见不到人影,惟有溪泉流淌的声音,穿过树枝茂密的空隙,传得很远。日光照进茂林,在古老山岩紫色的苔藓上留下奇妙的花纹…… 
    周边山寨的百姓朴陋,孩子也朴陋。当城里的孩子捧着平板电脑玩高科技游戏时,他们中的女孩子只能头上插着野花,男孩女孩们一起玩着粗陋的选狗游戏: 

    “选花的,选麻的,选到哪条会吃屎的!” 
    险有险的奇崛,媚有媚的柔情。 

    十里外的颗砂城,却是另外一番气象。据说彭士愁从吴著手里夺得溪州大地后,带着王妃娴静巡游到颗砂,有感于这是他们的相识、相恋之城,更是深深爱上了这个地方。只见一泓清流裹挟着金黄色的砂粒迤迤而来,在这里形成一处冲积小平原,所以颗砂又名“裹砂”;站在城中高处四望,只见这里有虹桥九拱、月中桫椤、九曲黄河、红日映照、水泊风拂、竹节引跳、乌凤还巢与柏岭樵歌八大景观。地灵人杰的颗砂城令士愁和王妃娴静留连忘返。 

    彭世麒世袭土司爵位后,正式在颗砂置土司行署,此后逐渐凿金壶井、鹅鸭池、爽岩洞诗刻,开凉热二洞。其中,金壶井就因土司王妃的使女取水时不慎将金壶遗落在井中而得名。 

    明正德二年(公元1507年),彭世麒几次主动向中央政府请求,才得以让位给胞弟彭世麟。彭世麟在任九年后,又主动让位给侄儿彭明辅。为了给母亲诰封太夫人田氏求寿,致仕(退休)后的彭世麟在颗砂行署之东建佛阁“蟠桃庵”。庵前有茂林修竹、参天古木,也有一条清溪伴着寺庙的梵音潺潺流淌…… 

    清雍正二年(公元1724年),土司彭肇槐正式将处理公务的治所从老司城迁到颗砂。此后四年,土司王一直在颗砂办公,行使皇命宣慰使和土司王的职权。颗砂也因此成为实际上的土司新都城。这在清史和《永顺府志》、《永顺县志》等正史文献中都有记载,颗砂“新司城”的美誉也由此而生…… 

    此刻,漫步在土司署衙遗址,徜徉于土司游园,流连着颗砂城老街和蟠桃庵的独特风情,你——我们,也许同样感到还有很多话要说? 
美丽的颗砂古城啊,岁月留下的淤泥和烟云,我们愿为你拂去……

相关文章
·湘西里耶古城(秦简)博物馆文博文创产业发展研讨会召开

版权与免责声明 | 进入论坛

 
图说分享
· 山巅的村庄
· 淡之韵
· 鸽子花的故乡
· 满山风情白溢寨
· 卞毓方:拔出还要目透凡尘百丈
· 王先霈:甘茂华散文评说
· 哭嫁
· 全情投入·山桐子撑起一片天

阿蓬江畔的村庄

土家织锦

最回味充满父爱的那锅鱼汤

最忆土家过年时
· 哭嫁  
· 栀子花儿开  
· 妹娃要过河——遥远而明亮的路  
· 《二嘎公走人户》土家生活搞笑小说(一)  
· 画家苦牛邓光明在国画创作中寻找个性  
· 中国红色文化大使邓超予出席红色文化传承...  
· 雷显平书法作品  
· 土家歌舞的一些表现形式 组诗  
   土家文博人在美国办展览
   叶梅 珍视民族性带来的文化独特性和差异性
   《大湘西系列作品集》四卷由中国书籍出版社
   妹娃要过河——遥远而明亮的路
   罗福东
   《二嘎公走人户》土家生活搞笑小说(一)
   隘口与黄金村
   《土家织锦》树起土家织锦的历史丰碑
关于我们 |  网站介绍 |  管理团队 |  申请链接 |  欢迎投稿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大事记

版权所有:土家族文化网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菜户营2号楼6单元601室 
技术支持:北京瑞武陵峰文化发展中心    服务热线:15811366188   邮箱:tujiazu@vip.sina.com    
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或书报杂志,版权归作者所有或者来源机构所有,如果涉及任何版权方面的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京ICP备13015328号-2号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50059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