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土家族文化网  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纪实
张蟒子搞生意(九)
                        作者:罗福东  信息来源:土家族文化网


    这不打不相识,张蟒子和林站站长搞好了关系,生意人嘛,搞社交关系这一套是后天学来的本事,也是搞生意的本钱。

    活龙坪一带适宜生长杉树,松树等乔木,前些年,当地人到农村里去收大杉树做成方子(棺材)卖出去,可这交通不便,上坡下坎得请起几个大男子汉几天几夜抬回家,可我工钱高于成本,豆腐搞成肉价钱,即使卖出去也赚不了几个麻脑壳(钱)。

    后来沾了十一五的光,大力修建农村公路,神牛二五牌拖拉机成了有史以来第一台进村的贵客,成批的生意人把眼光瞄准了农村坡坡上那些杉树松树,刚开始论根卖价,逐渐演变成论山卖价,成片区马吊黑(黑哑哑)的森林一块又一块的卖给了生意人。

    这等生意怎能逃过张蟒子的鼠眉下面的尖尖眼呢?

    做生意是边做边摸索,摸着石头过河,不过也有翻跟斗的时候。张蟒子看中了凤凰他三姑爷屋的那片从木(松树)林。那天晚上搞生意回去,到活龙坪陈立高批发部买了瓶十斤装的瓶子酒,还买了些补品什么的装在麻木车上就往他三姑爷屋跑。拢屋时他三姑爷屋还没吃夜饭。

    张蟒子那麻木车是改装的,车屁股上发出的声音像黄牯牛(公牛)在黄沙牛(母牛)面前炫耀般大吼大叫,麻木车使出吃奶的力气盼皮爬上凤凰垭口时,张蟒子三姑爷就晓得是张蟒子,但不晓得张蟒子要去搞么子?

    直到麻木车开到张蟒子三姑爷屋后阳沟时,他三姑爷才晓得蟒子来看姑爷哒,敢忙喊:“蟒子,快到屋坐”。张蟒子左一个三姑爷右一个三姑爷喊得那被实报殃老汉嘴角都在笑。

    生意人嘴巴凶,几说几骗就拿下了他三姑爷,没等细娃们同意就把对门山上那块从木儿(松树)卖给张蟒子。这张蟒子板眼多,怕着老表晓得哒节外生枝不卖,立即动手。第二天张蟒子请了几个搞散活路的大劳动力提起锚子(斧子),老起弯把锯,杵起打杵一行人坐着麻木车直奔凤凰张蟒子三姑爷屋对门那片山而去。

    没要几天时间,原来青油油的一块变成了黄生生的一塌,留下的只是些树秧秧儿。砍好了木木就得想运输法子,抬起往上坡走到凤凰大树子才有公路,路程近但脚步慢,用时长;抬起往下坡擂到三根桥有公路,路程远但往下抬速度快,用时短。

    张蟒子请的这几个散活路里其中有两个是野茶村出名的搞搞神罗毛二和潘勇子。罗毛二负责砍树,抬料;潘勇子负责开神牛二五拖拉机运输。那天早上潘勇子把神牛二五拖拉机开到三根桥时,罗毛二等人才抬几根从木儿棒棒甩在公路上。张蟒子同潘勇子谈价时是论趟价,也就是说一天多拉几趟就多赚几个钱。潘勇子把神牛二五拖拉机停在路边边上裹顶脑壳叶子烟喝,大概喝了三杆烟了还没见到罗毛二等人把料抬下来,等得有些不耐烦,把烟头在地上杵熄了气冲冲地就往上爬,看哈几个到底在搞些么子?

    潘勇子边爬坡边自言自语地说:“批罗毛二,硬是同鸡巴哈拽棒(傻子),一哈(下)就擂到底哒还一根一根的抬,妈了个批滴饭吃多哒没得卵事搓哦……”说曹操曹操就到,潘勇子只顾低起脑壳走路根本没看到罗毛二,罗毛二就说:“批细娃,日马不一根一根的抬浪改搞,妈批你来撒。”潘勇子本来心里就有火,罗毛二这一说,他就一步抢到罗毛二跟前“日马你看我是浪么抬的?”替下罗毛二肩膀上的木料,同另一个伙计抬到坡顶顶上,一哈就梭到底呢。

    罗毛二看到两个批人在梭擂口,敢忙跑过去说:“你两个被实日马窝通肠痢的,这样搞不得,下头那块土是田大棒屋的,他批右客嘴巴凶的很,给他那块批土梭紧哒要嚼死人。”

    潘勇子一嘴就接了过去:“管他妈了批滴哦,浪么快就浪么搞,紧他妈批嚼”,三人同时会心一笑,认同了这种搞法,没要到半天时间就把一堆从木棒棒儿全部擂到了三根桥公路上。

    这不仅速度确实快,而且还好耍,可真害苦了田书记田大棒,他那一块洋芋土擂得像大姑娘咔裆邦紧,土上面的毛毛草草成了一块光板板。

    不到一个星期,张蟒子三姑爷屋那块从木儿从凤凰来到了活龙坪街当头,罗毛二和潘勇子在帮张蟒子运料的同时,张蟒子也没闲着,一边监工一边在林站站长的牵引下在大路坝找到了买家。

    又是一个赶场天,张蟒子看着那一堆黄生生的从木儿,笑得他那个嘴巴像黄牯牛看到黄沙牛一样渣起(张开)巴掌宽合不拢来,各人还沉庆在喜悦时突听像打炸雷一样的声音在后头嚼:“张蟒子,你这个被实日马倒架伤儿,你妈了个批这几天倒在那里去了?老子找了几天都没找到,原来你妈批在这里躲到起。”

    张蟒子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挨了一顿嚼,直到田大棒说罗毛二一行人把他的那块土擂得邦鸡巴紧时张蟒子似乎才明白,怪不得这些从木二棒棒点壳壳都没得,原以为是罗毛二等人刮的,这才晓得是在擂口上梭光的。

    田大棒卖东西到张蟒子那里从来都没捡到便宜,这回也不例外。张蟒子边赔不是边说:“那我不晓得撒,各是罗毛二包干包净承包的,至于他浪么搞我又管不着,书记你找罗毛二去。”一番嘴巴皮功夫下来田大棒硬是没说过张蟒子,就气冲冲直奔野茶去找罗毛二,可罗毛二又说是张蟒子叫他擂的。两个人像踢球似的你踢过去,他又踢回来,可两个人又不会面,整得田大棒白搞几天。只有潘勇子在偷偷傻笑。

    木料搞好后张蟒子请了几台大货车,把那些木料全部装起,浩浩荡荡直奔大路坝而去,当把所有从木儿运到大路坝全部卸完货时,买家说他那些木料光秃秃的不好用,起码要打半价。整得张蟒子晴天霹雳般呆若木鸡,一岗岗站起来发脾气,大声垮气的嚼罗毛二。这买家以为张蟒子在嚼他,就说:“妈批你各拉回去,老子不要你这麻批壳。”张蟒子敢忙上前说好话:“我各是在嚼帮我抬料的那些人……”半天才说好,最后按半价卖了出去。拉起来哒没得更好的办法。

    其实张蟒子这是姑娘家怀孕--着人整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这奸商一个比一个奸,树皮刮干净了加快水份蒸发,木料干得快,重量轻了即好用也方便搬运。

    几大车木料张蟒子分卵钱没赚到不说,付给罗毛二等人的工钱还是自掏腰包,赔了几千块。那天卖完木料,张蟒子灰头土脸的回到活龙坪。拢屋水都没喝口就跑到林站找站长去了,后来又跑去野茶找罗毛二。站长也好罗毛二也罢,张蟒子在两个人身都一丁点好处都没讨到,拿着热脸巴去贴别个的冷屁股倒着一顿嚼。

    做生意原本就有赚有赔,要经得起风吹雨打。这次赔本并没有把张蟒子打倒,反而做得更大。伙同林站的一个工作人员在活龙坪娄子桩小学开了家木柴加工厂,站内人为避人耳目出钱不出力,暗自找好销售渠道,让张蟒子成为秃头上的畲子明晃晃的当着他的大老板,大摇大摆把成批的木料收回来加工后再外卖。

    几年下来,张蟒子这个大老板小股东赚足了腰包,林站内部的小老板大股东更是赚得盆满钵满。但活龙坪的森林却像冬日大雪过后的艳阳天慢慢融化,这木柴生意越来越难做。(待续)

相关文章
·潘洪厚老师留守孩子们的好“家长”
·秦老伍的发财梦
·干亲家喝酒
·湖北日报 土家鬼火三人组用QQ表情传播民族文化
·武陵深山小镇活龙周癫子和陈二郎的故事
·野茶村涂长青结婚 看土家风俗拦门
·“土家鬼火三人组”彰显土家风情的QQ动画
·张蟒子搞生意(十)
·张蟒子搞生意(八)
·张蟒子搞生意(七)

版权与免责声明 | 进入论坛

 
图说分享
· 山巅的村庄
· 淡之韵
· 鸽子花的故乡
· 满山风情白溢寨
· 卞毓方:拔出还要目透凡尘百丈
· 王先霈:甘茂华散文评说
· 哭嫁
· 全情投入·山桐子撑起一片天

阿蓬江畔的村庄

土家织锦

最回味充满父爱的那锅鱼汤

最忆土家过年时
· 哭嫁  
· 栀子花儿开  
· 妹娃要过河——遥远而明亮的路  
· 《二嘎公走人户》土家生活搞笑小说(一)  
· 画家苦牛邓光明在国画创作中寻找个性  
· 中国红色文化大使邓超予出席红色文化传承...  
· 雷显平书法作品  
· 土家歌舞的一些表现形式 组诗  
   土家文博人在美国办展览
   叶梅 珍视民族性带来的文化独特性和差异性
   《大湘西系列作品集》四卷由中国书籍出版社
   妹娃要过河——遥远而明亮的路
   罗福东
   《二嘎公走人户》土家生活搞笑小说(一)
   隘口与黄金村
   《土家织锦》树起土家织锦的历史丰碑
关于我们 |  网站介绍 |  管理团队 |  申请链接 |  欢迎投稿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大事记

版权所有:土家族文化网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菜户营2号楼6单元601室 
技术支持:北京瑞武陵峰文化发展中心    服务热线:15811366188   邮箱:tujiazu@vip.sina.com    
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或书报杂志,版权归作者所有或者来源机构所有,如果涉及任何版权方面的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京ICP备13015328号-2号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50059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