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土家族文化网  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诗歌
在水一方

                  作者:谢彦秋  信息来源:土家文友


  
玫瑰羞媚绽放的季节,自然中的万物被感化得情意绵绵。于似乎,这个季节顿然成为思念的季节;这个季节与四季相随。

昨夜我觅迷走进一片玫瑰丛中,是一座玫瑰庄园吧?满园的绿叶陪衬着红、蓝朵儿,展放出大地上绝无的美丽。庄园外,一条深幽的渡口,一位老妇坐在渡口静静地眺望着远方。似乎与她相识?转身欲走过去,花丛中一朵最大、最艳的蓝玫瑰伸展而来,落在我的手中,随即听来“送给她吧!”一句长叹的心语,我不由得颤动了一下,才清醒地安慰自己,刚见着的,只是一个美丽的梦境。

这个梦,梦中的水边、渡口、老人于深夜让我再也无法入睡,特别是那张熟悉的面孔,我想起一位似曾相识,又难以忆起的老妇。我便翻揭记忆的帐薄,在浩瀚的脑海中细细的查阅。

十五年前,跟我一样,一位七十三岁的老人是县里的政协委员,而与我不同的是,她是台胞委员,就这,让我十分羡慕。初次见面,那一身干净整洁的传统民族服饰、一头梳盘得相当利索的、露有不少银丝的头发,在众人面前,一点不减年轻时的风度。那张清秀的脸,刻满了年月的纹记,也就是这些纹记,总隐隐显露着一丝闪烁的“千年”的思念情怀,是如此的静美。在她跟前,我不由得暗暗赞叹:是远去年间真正的大美人!于是,我想靠近她。

几天会议的接触,常听见会务人员尊称她“素贞阿姨”,并偶尔听她讲起自己的故事,使我对她的印象特别深刻,被那种坚贞的爱情、勤劳自立的精神感动无比。

素贞(构思的人物),很久年间是一位美丽的土家族姑娘,她虽出生“粮田”人家,但都是经祖上几辈人艰苦创业而来的财富。自幼受到勤奋、吃苦的品行熏陶,当她长成婷婷玉立的少女时,对土家的针线活,即土家织锦样样在行,很快成了远近闻名的、聪明贤惠的一个土家姑娘。

自古以来,每年正月初一到十五是土家族大型的耍年活动。耍年,也称调年,是以山寨或族人为单位,男女老少穿起新衣服去摆手堂跳小摆手舞。一是为感谢神灵、祖先的恩赐,击鼓、跳舞来祭拜神灵、祭拜祖先。二是向祖先汇报过去一年里的收成。三是求神灵、祖先保佑新年里万事大吉、五谷丰登。耍年活动、跳摆手舞有在摆手堂跳,也有在摆手堂门口的调年坪上跳。无论在堂里或堂外跳舞,都是土家族非常严肃而又神圣的祭祀活动,代表土家人所具有的强烈的信仰和追求,任何人不准有半点私心杂念。即便是爱开玩笑的中年男女,或者是到了谈情说爱年龄的土家后生、姑娘,此刻,自然保持着神圣而又神秘的严肃神情,大家都认真的跳舞,别的概与他们无关。

这时候,旁观热闹的总有不少,特别是来走亲戚的后生会对跳舞队伍中漂亮的、舞又跳得好的姑娘认真欣赏起来。如果跳舞姑娘发现后,也不会有所心动,若要对观赏自己的人产生好感的话,那也是跳舞结束、走出堂去、走出舞场之后的事。这一大型活动后,当然会有或多或少的爱情种子发芽。

素贞17岁那年腊月间,有媒人上门说媒求亲,几经媒婆游说,父母打算将她许配给民乡团团长的长子。一晚,母亲向她提及这事,面对母亲,聪惠过人的素贞不愿意“隔山买羊”似的将自己嫁给连听都没听说过的男人,但在那个年月,作为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即不能违背父母亲的意愿,更不能得罪有权势的人家。托媒的男方可是民乡团团长的长子,要是得罪了,她本人不说,全家老小的性名难保。为此,她大胆地请求父母先别答应这桩媒说,等过完大年后再说。父母当然不会同意她这样做,骨肉间几经周旋,父母亲见女儿非同一般,织锦是出了名的好手,即聪明伶俐,又是大家闺秀。他们私下分析,就是等过完大年,闺中的她绝不会有新鲜的事发生。她的父母左思右想,同意了她这个要求,但条件是,过完大年,她必须答应许配给团长家的长子。素贞当然满口答应了父母的要求,她有自己的意愿,若能在摆手堂前见到那位大相公,她就能决定自己是否嫁给他。

春节到了,素贞忐忑不安。她即想去参加本族(土家族)的耍年、去调年场跳摆手舞,又担心什么人也见不着。不去吧?不甘心轻易地嫁给连见都没见过一眼的男人。正月初一过了,她没有出门,她的父母暗自高兴。初二又过了,她还是没有出门。见她一直到初五还没有出门,父母亲基本上放下心来,打算过了十五就给媒人去信。

多天来没睡上安稳觉,素贞觉得很累,到了初七晚上打算早早上床睡觉,临睡前,她暗自想:若一觉醒来,自己想去跳舞,那么,明天晚上一定去跳舞。诺言许下,她安心地入睡。

一觉醒来,天已亮开,她突然想到跳舞的热闹劲,便想起昨晚的许诺。于是,她暗下决心,无论如何,今天非去不可。这天,全家人与前几天一样,早早吃过晚饭,准备去看热闹,她突然向母亲提出也要去跳摆手舞。父母听后,知道拗(说服不了)不过她,只好让她随母亲和小她两岁的妹妹一起去。

素贞在母亲和妹妹及佣人的陪同下,来到山寨的摆手堂前的调年坪,此时,土家男女老少正准备起舞,天真的妹妹见后,拖着姐姐走进跳舞队列,跟着大家跳起舞来。姐妹俩的加入,让很多姑娘和后生有些惊慌失措,见两位大家闺秀舞跳得如此好看,非常吃惊。很快,大家都在兴奋中自顾跳起舞来。其实,素贞根本就没有心思跳舞,她比平常人家的土家姑娘更加心神不安,不停的四处扫射。

还是“有缘千里来相会”这句话中用,快要结束的时候,调年坪上来了一个看热闹的、书生气十足的后生,他一个劲地观赏素贞的舞姿。他的出现,让素贞的脸上有了笑颜,她边跳舞边时不时地朝他看看,他注意到这位美丽的姑娘也在看他,便盯着她不放。但挨于摆手舞的神圣,谁都不敢想入非非,只是相互关注起来。

跳舞结束、散场后,素贞走出摆手场,跟在母亲身后走进寨弄小巷,忽听后面有急促脚步声追来,她转身一看,正好与追来的书生迎面对视上了,后生轻轻地问,你家住哪里?素贞将自家的住址告诉了他,见母亲在催促自己,便对他娇媚地一笑快步跟了上去。陌生的一对男女仿如等待千年的情人,就那娇媚的一笑将两颗心紧紧地连在一起。书生喜气洋洋地、大声地对她说,三天内请媒婆上门求亲。

素贞有了意中人,这可不得了了,父母非常着急,加上团长托的媒婆捎来了信,说团长的长子非娶素贞不可。为此,她的父母连夜将她叫过去明确表态,要把她许配给团长的长子,其父几乎是命令的口气。素贞见与家父没有商量的余地,也明确地表态,自己有喜欢的人了。父女僵持不下,母亲更着急,只好打圆场,让她考虑考虑。

第三天,那书生真的托媒上门求亲,素贞非常高兴,可她父亲一口回绝了书生的媒婆,素贞听妹妹说后,闯进中堂亲热地对媒婆说,麻烦您老给他说一声,我非嫁他不可。媒婆笑着走了,父母被她气得半死,父亲挥起竹杠要打她,母亲见状着急地哀求丈夫别太动怒,再动怒也不是办法,还是想想怎样推掉团长这边的媒婆算了。

经全家人心平气和地商量,父母决定将刚满15岁的小女儿许配给团长的长子,但要等到小女年满17岁后再嫁过去,并请媒婆帮助美言几句。素贞妹妹开始不同意,但毕竟年纪小,听说是民乡团团长的大公子,天真的她对姐姐深深地看几眼,也就勉强答应了这桩婚事,也许,她是为姐姐解难。经媒婆美言后,那长子勉强同意娶素贞妹妹为妻。

素贞紧紧握着妹妹的手,心痛的说,好妹妹,你怎么这样傻啊!为什么非要嫁一个给团长家呢?不知道你往后的日子如何?是姐姐难为你了。妹妹只是笑笑。聪明的素贞转身求父母,既然弄成这样,她得马上嫁过去,免得节外生枝。父、母女想到一块而去了,决定托人将王家的媒婆请来商量择个好日子,近早迎娶儿媳过门。素贞怕媒婆说不清楚,凭她能认几个字,艰难地写了几句话给书生,王家接到她的信后,马上请人择了一个好日子,定于下月即二月初八来迎亲,并说明,彩礼分文不少。

素贞是按期嫁了过去,可是,躲不掉的事还是躲它不掉。她嫁过去的当年秋季,国民政府前来征兵,民乡团团长点名她的丈夫王兴(构思的人物)非当兵不可,理由是读书人就要为国作贡献。在万般无奈的情形下,素贞只好让丈夫从军,夫妻难舍难分、哭了几个晚上还得分别。离别的时,素贞挺着七个月身妊的大肚,送夫君到村子脚下的渡口,直到望不见丈夫的背影才想起回家。一路上泪滴涟涟。

按照民间的话说,老天总会怜惜可怜之人。天空布满云层的一天,素贞于万般思念中生下儿子,给王家添了丁(传宗接代),全家人十分高兴。她要求家人托民乡团的人捎信给儿子爹,希望他能回家看望母子。口信捎去好久,却了无音讯。儿子满月后,素贞看着儿子更加思念丈夫。从此,每到太阳高挂西山时,她总会抱着儿子在村口的小河边朝彼岸眺望,直到没有渡船摇晃后,洒下几滴眼泪、抱着儿子回家。这年,她还不到十八岁。

她的命根儿子三岁的时候,新中国刚刚成立。她多了一丝希望,相信丈夫还活着,并很快就会回家。她怀着一颗切盼的心,天天拖着儿子在码头眺望、等待。可是,母子俩等来的是邻村的一位回家探亲军官,她毫无顾及的上前向军官打听丈夫王兴的消息,军官听她诉说后,非常同情地告诉她,他和王兴一同从军,到了部队就分散了。后来,这军官投奔了解放军,从此便没了王兴的消息。军官摇摇头走了,她却牵着儿子的手,让儿子同她一起跪于河边,祈求老天保佑儿子爹平平安安地出现在母子俩的跟前。

一切都是枉然,似乎老天根本没有睁眼、根本没听他们的乞求,反而变本加厉的给母子俩降临苦难。很快,一个大户人家的家产在一夜间分散,还是共产党政府讲仁德,给母子俩留下完整的一栋房屋。这时,家里老人都相继离去,其他的亲人四分五裂只能顾上自己。素贞那双从没粘过泥土的脚开始粘泥,从没握过刀把、锄把的手开始握上刀、锄把,跟在一群人的身后,学着大家的精神劲、带着儿子过上了以前想都没有想到过的艰苦日子。常常是,一天下来,她累得饭都吃不下、累得移不动身子。往往这时,她偶尔会想到死,但想到儿子,想到下落不明的丈夫,她得拼着命活下去。日子越艰苦,就越增加她对他的思念之情。这样,无论天晴下雨,待她收工回家后,母子俩所做的第一件事,是到小河边眺望一大阵子。一天,四岁的儿子问她,娘,我爹到底去哪里了?我们能把他等回来吗?她含着眼泪对儿子说,你爹一定会回来的。

是啊!人的念想是神圣不可侵犯的“非物资”财富,何况具有那种强烈期盼的女人的思念之情,更会坚定自己的信心,不顾一切地等下去、等下去……

见母子俩过着艰难困苦的日子,村子里不少好心人对素贞说,这个年月,一个女人带着孩子过日子多难啊!等不来就别再等了,为了孩子、为了自己,接受一个老实忠厚的人、改嫁吧?每当听见这些话,她只是摇摇头、苦涩地一笑了之。

某些时候,女人,仿若是在卧满黑熊和黄狼的原始森林里爬行的绵羊,时刻面临着被吃掉的危险。一天晚上,大队民兵营长突然进屋好言相劝素贞说,你一个女人带着孩子过日子太苦,嫁给我哥好好过日子算了,他比你只大几岁,只是不识字而已,有的是力气。民兵营长遭到素贞婉言拒绝后,恼羞成怒地走了出去。从此,她没了安宁之日,白天参加队里劳动,晚上要挨批斗。批斗她,是以小姐出生加国民党军官老婆的身份为理由,这一来,原来帮助她母子俩的好心人也“敬而远之”了。她常常求干部和村人放过儿子,千万别让孩子跟着吃太多的苦。幸好这个生产队全是王姓,孩子只多少受到点歧视。素贞每天深夜回到家里,她必须先看看儿子,再才放心大叹一口气之后,猛泼泪水仰天自问,你究竟在哪里啊?

冬去春来,许多日子从指缝间漏过,山外的他不会知道,这个忧愁而又多情的女子于渡口、伫立水边静静地想他、等他……

那个时代对于素贞类似的人来说,喊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她只好一如既往的牵着儿子去渡口边眺望;一如既往的趁儿子熟睡后,都要哭诉一回思念之情;一如既往地吃儿子吃剩的饭菜拌水填肚。

又一个春天到了,这个季节的玫瑰格外灿烂。站在码头边的素贞老人突然听见有亲切的“素贞,素贞,县里的领导找你,为你报喜来了。”喊声传来,她以为在喊别人,多年没有听见这般亲切的声音了,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身边十岁的孙子拉拉她的手说,奶奶,有人找你。堂哥、堂嫂站在她跟前重复地说出这句话时,她才将弓了的背转向水面,对两位干部模样的中年男人傻傻地疑视起来。其中的一位干部迎上去紧紧地握着她的手说,让您老人家受苦了。这干部接着告诉她,接到台湾方面的函件后,经多方证实,那个改了名的“王鑫”就是她的丈夫,现在台湾家中休养。当干部将一封厚厚的信放在她的手中时,她不知所措。那些年月,经过海峡两岸人民的共同努力,两岸的亲人可以书信来往、可以探亲访友了。这时的素贞已经成了七十岁的老人。她拿着信的手发奇的颤抖,眼泪不停地滴泼在信封上。孙子接过信念了起来:素贞,这封信是否能落在你的手里,但我还是托人寄出了……50多年了、50多年了啊!不知你及家里的情况如何?

接下去,就告知他本人的情况,并说,早年间,海峡两岸无法来往,他只好再婚、成家立业,但内心非常惭愧!

再接下去的全是“素贞,对不起你!……素贞,我从没有忘记你”等等无比的思念之情和惭愧的心语。听得素贞老人泪流满面,旁边的人也忍不住跟着流起泪来。堂嫂走来扶着她肩膀说,素贞,终于等到他了,苦日子永远过去了。她情不自禁地搂着堂嫂大哭,这哭声将儿子、儿媳及村子的很多人引到了小河边,大家扶起她,是酸苦、是幸福地回到家里。儿子哭着劝她,娘,别总顾着哭啊!您有什么想说的话?我今晚就给他写回信,请干部带到县里去寄,相信,那边接到信后定会回家看看。

信托干部寄出不久,素贞家很快收到回信,说是三个月后即可回家探望。这可把全家乐坏了,全家人幸福得唯有泪水代替语言。是啊!50多年了,胜于骨肉的思念之情,早已串进女人的骨髓里了。

想必,这时的素贞老人为他们的相见作千万次的设想:宁静的渡口边,有一栋朴实的小木房,她只想陪着他静静地倾听穹空中万物缠绵而又激情的倾诉,于山水间迎接亲切的暖阳。

短短的时日内,素贞老人全家面貌一新,她本人年轻了十岁不止。终于等到了这一天,县里派车将她全家接了去,干部将这一家子带到一大间办公室等待。

很快,一位年过七十、满头银发的老先生出现在她的面前,他老泪纵横地拉起她的手不停地说,素贞,我对不起你!让你受苦了、让你受苦了!他们如相思千年的两个苦人儿,再也顾不上所处的情境,几乎没有别的人存在;他们紧紧地拥抱在一起,用眼泪来诉说似乎穿越千年的思念之情……

每当想起这一对思念一生的前辈,我想对彼岸的人说,归来吧!她坐在渡口静静地想你,就像你坐在渡口一样,是那么的宁静、那么的寂寞,又那么的幸福。我唯一能做的,于渡口放一束娇艳的玫瑰,伴你们演绎一场旷古的恋情。


相关文章
·谢彦秋
·谢彦秋

版权与免责声明 | 进入论坛

 
图说分享
· 山巅的村庄
· 淡之韵
· 鸽子花的故乡
· 满山风情白溢寨
· 卞毓方:拔出还要目透凡尘百丈
· 王先霈:甘茂华散文评说
· 哭嫁
· 全情投入·山桐子撑起一片天

阿蓬江畔的村庄

土家织锦

最回味充满父爱的那锅鱼汤

最忆土家过年时
· 哭嫁  
· 栀子花儿开  
· 妹娃要过河——遥远而明亮的路  
· 《二嘎公走人户》土家生活搞笑小说(一)  
· 画家苦牛邓光明在国画创作中寻找个性  
· 中国红色文化大使邓超予出席红色文化传承...  
· 雷显平书法作品  
· 土家歌舞的一些表现形式 组诗  
   土家文博人在美国办展览
   叶梅 珍视民族性带来的文化独特性和差异性
   《大湘西系列作品集》四卷由中国书籍出版社
   妹娃要过河——遥远而明亮的路
   罗福东
   《二嘎公走人户》土家生活搞笑小说(一)
   隘口与黄金村
   《土家织锦》树起土家织锦的历史丰碑
关于我们 |  网站介绍 |  管理团队 |  申请链接 |  欢迎投稿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大事记

版权所有:土家族文化网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菜户营2号楼6单元601室 
技术支持:北京瑞武陵峰文化发展中心    服务热线:15811366188   邮箱:tujiazu@vip.sina.com    
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或书报杂志,版权归作者所有或者来源机构所有,如果涉及任何版权方面的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京ICP备13015328号-2号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50059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