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土家族文化网  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真情故事
“土家第一军”的传奇故事
                                     信息来源:土家网友


    长阳都镇湾坐落于清江南岸,是土家人的发祥地——土家族的祖先廪君出生的地方。1929年春,贺龙率红四军进驻都镇湾,带动了数千都镇湾人闹起革命。都镇湾人个个不怕死,打起仗来勇猛无比,长阳老百姓俗称都镇湾为“红军窝子”,中国党史学家们称都镇湾为“红军之乡”。
 
  红六军的主要领导者李勋、李步云、李子骏、姜梦雄等都出生于长阳都镇湾地区。由他们带领的“土家第一军”神勇无比,在湘鄂边大山区与敌展开斗争,他们在革命战争时期浓墨重彩谱写了中国革命历史的一页。

  带着对英烈人物的仰慕和厚重的历史责任感,记者多次踏上长阳红土地,寻访长阳英烈的足迹。由于红六军在资丘一战中,主要负责人及大部分战士壮烈牺牲,已突围出来的红六军主要领导人物也先后全部牺牲,余下的红六军失散人员现在大多数已不在人世。

  在长阳土家族自治县委党史办的大力协助下,县民政局、都镇湾镇党委、镇政府的积极参与下,经多方打听,记者终于找到了还健在的91岁高龄的红六军失散人员陈永福。

  陈永福,1916年农历正月十五出生于都镇湾镇丰岩村。1928年,12岁的陈永福也跟着两个哥哥参加了红军,闹起了革命。辗转于清江两岸,干通信员,参加过无数大小战斗。陈永福至今还记得数十首红军歌,《农民歌》、《士兵歌》……3月19日,当记者登门采访时,陈永福老红军非常激动。硬是撑着身子执意坐在床头要为记者唱红军歌。
  尔后,在长阳都镇湾人、现长阳烟草公司客户服务中心经理李廷贵的热心帮助下,记者找到了红六军政治处处长、红五十师师长李步云的孙子李绍科(李步云长子李胜世之子)。现已退休的65岁老人、多年来从事长阳军史研究的专家,原任县地方志办公室主任陈金祥为记者提供了鲜为人知的史实。

  在英烈们子孙后代的真情回忆中,在陈永福老人高吭的红军歌声中,在长阳党史专家、学者的讲述中,记者仿佛又回到了78年前土家儿女所经历的那段惊天动地的风云岁月。

  1929年4月25日,贺龙率红四军由五峰渔洋关进入长阳水田子。26日,贺龙在会上决定陈寿山作为前委特派员继续留在长阳帮助建立工农武装。

  1927年10月,贺龙根据党的“八七”会议确定的方针,在上海向***中央草拟了《湘鄂西暴动计划》。《计划》中称:“将湘鄂西分若干区域实行暴动,组织工农革命军。”1928年1月初,时任***中央组织部长周恩来受中央政治局委托,在上海与贺龙正式谈话,批准贺龙、周逸群回湘鄂西,组织实施《湘鄂西暴动计划》。8月,贺龙选派***党员陈寿山(湖南人,曾参加过南昌起义)和时任军直特务分队长的长阳人黄超群一起前往长阳,并交待陈寿山以湘鄂西前委特派员的身份先期具体组织长阳武装,相机策应工农革命军第四军。

  1929年4月25日,贺龙率红四军由五峰渔洋关进入长阳水田子。26日,进驻长阳都镇湾,当时打入国民党长阳县保卫团并任军事教官的姜梦雄,受***长阳县委委托,于当日赴长阳都镇湾汇报长阳情况。当日,前委在茅坪召开扩大会议,贺龙在会上指示,“必须迅速组建武装,尽快集中各区团防”,并决定陈寿山作为前委特派员继续留在长阳帮助建立工农武装。

  5月上旬,湘鄂西前委特派员陈寿山根据贺龙指示,在长阳偏岩召开紧急军事会议,讨论通过了率部武装起议行动方案。
  
    6月20日,由李勋控制的县保卫团,率其500多人以成立“常练队”为由,以拖部队西行招徕河“剿匪”为耳目,带兵驻扎西湾。22日夜,陈泽南、李步云率人民自卫团和游击队500余人,一举攻克县城,枪杀伪县长方云藻,处决豪绅齐光耀等12人,从监狱营救出***党员陈兴垣等4人和无辜群众40多人。随后,率部500多人西行与李勋部队结集。

  7月初,陈寿山从桑植带回贺龙“必须迅速起议”的指示返回长阳,紧急通知李勋、陈泽南、李步云、向泉山等人率部会师资丘。8日,陈寿山迅速会同罗正品、李勋等在资丘镇街上的聚云祥客栈召开党员骨干会议,向30余名***党员骨干传达了贺龙关于在长阳举行武装起义和成立中国工农革命军第六军的决定。周密研究了武装起义具体时间、具体地点和起义信号,宣布以罗正品、李勋、陈寿山、陈泽南、李子骏等人组成***第六军前委员会,罗正品代理第六军前委书记,陈泽南任前敌指挥。李勋手握湘鄂西前委特派员陈寿山递给他的一卷物件,“唰”地一声抖开:一幅绣有镰刀斧头图案的鲜红军旗醒目地展现在众人面前。他气宇轩昂地挥手宣布:“县保卫团此时起义!” 

  1929年7月9日拂晓,西湾大沙坝已聚集着3000多军民。从前夜散会后就分期分批从资丘赶到起义地点西湾大沙坝的陈寿山、李勋、罗正品及师职以上干部,“八”字型排列在西湾大沙坝会场筑有1米多高、20多平方米的指挥台左右两侧。

  10时整,从指挥台旁缓步走向台沿的李勋,手握湘鄂西前委特派员陈寿山递给他的一卷物件,“唰”地一声抖开:一幅绣有镰刀斧头图案的鲜红军旗醒目地展现在众人面前。他随手将旗帜悬挂在台壁中央,气宇轩昂地挥手宣布:“县保卫团此时起义!”

  霎时,场外数十支“三眼炮”(一种当地自制的放炮器)准时鸣炮齐射起义信号。接着,湘鄂西前委特派员陈寿山授权宣布贺龙的命令:“西湾起义部队正式编为中国工农革命军第六军,任命李勋为第六军军长、陈寿山为副军长、李子骏为参谋长、陈泽南为军法处处长、李步云为政治处处长、陈兴垣为军需处处长。全军编一师三团,师长向泉山。团长分别为涂龙、姜梦雄、向高龙。”起义部队官兵共1100多人,枪400余支。史称“西湾起义”。

  红六军的创建和西湾起义的胜利,使国民党反动军阀张发奎大为惊恐,急派主力大举“围剿”红六军。

  当年参加西湾起义的红小鬼陈永福的老屋场也在都镇湾丰岩村,和红六军政治处处长李步云的屋场相隔不远,陈永福的父亲陈世槐靠给地主种稞田为生,陈永福是陈家小儿子,仅读过三年私熟,当时也参加了西湾起义。几年前,陈永福因遇上车祸瘫痪在床四五年,半边大脑失去记忆,他的儿子陈昌斗现年68岁,县科技局退休干部,根据少年时父亲给他讲的故事,回忆起父亲参加红六军战斗的经历。

  西湾起义后不久,在都镇湾镇茅坪山凹上,陈永福随红六军在此处宿营。人称“红小鬼”的陈永福瞌睡大,红军战士们都在屋外晒太阳,陈永福一个人在屋里睡觉。他正在做梦,梦见国民党部队来了,果真做梦成真,他从梦中惊醒。猛地站起来到屋外看,发现外面的红军没了人影,只听见国民党军张发奎部二十一团马啼声声声逼近。陈永福迅速躲藏,国民党部队见他跑,就朝着他背后开枪。下面是一大坡栗树林,他朝林中飞快跑去。东躲西藏,几个回合,便甩开了敌人。

  红六军创建后,分别在资丘、麻池、水竹园一带发动群众,打土豪,改造旧的保甲政权,半个月开仓放粮1800多石,筹集军粮600石、银元7000块,铜钱10多箱,新成立的部队,很快有了粮饷,官兵们士气更高,贫苦农民有的分得了粮食、衣物,有的分得了银元,人人兴高采烈,争着给红六军背粮食、送柴草。7月中旬,红六军增到1400多人,全军开始短期军政整训。

  7月29日,红六军经过整训,分水旱两路挥师东下,攻打沿头溪四十八大家之一的团防头子邓甲山。一路由李勋率十六师,由刘坪、天柱山、两河口,直逼沿头溪;一路由陈泽南、陈寿山率十七师乘船到下渔口进行围袭。次日天快亮时,江岸大雾弥漫,正是用兵好时机。李勋、陈泽南当机立断向邓发起猛攻。敌军四处逃窜或被俘,李勋率部开仓济贫,首战告捷。

    红六军行至资丘,被国民党军阀张发奎部主力三面包围,李勋等率千余名将士背水一战,终因敌我力量悬殊,红六军部分战士兵分多路梯次突围,其余先后壮烈阵亡,血洒烟墩台 

  8月3日,红六军前委在火烧坪二岩子召开特别军事会议,为避敌锋芒,军前委领导决定撒离长阳,向桑(植)鹤(峰)方向与贺龙指挥的红四军会合,脱离国民党追击。
  8月5日,红六军行至资丘,资丘是鄂西清江川鄂咽喉之重镇,位于清江岸边,一面临江,三面环山,商贸繁荣,素有“小汉口”之称。

  长阳军史研究专家陈金祥介绍说,当时,红军歇息此地停留了3天时间,准备筹集粮食后继续行军。红六军派邓钊到资丘背后一个叫三圭坪的至高点化装侦察。邓行至资丘后山3公里处即遇敌军,不知所措,贪生潜逃,致使红六军毫无戒备。

  国民党军阀张发奎部队主力21团团长陈凤诏带领一个团的兵力,从火烧坪围抄压境,从高处俯望,得知红六军扎营资丘,敌团长大为窃喜:“好似一条鱿鱼,还想往哪里跑?”

  当即,国民党军下令分三路直下,合围资丘镇,随即枪声密集。 

    参谋长李子骏正在刘家祠堂,听见枪声迅速跑出来,他率20余人掩护部队突围时壮烈牺牲。

  红军三面受敌,李勋等率千余名将士背水一战,终因敌我力量悬殊,红六军部分战士兵分多路梯次突围,其余壮烈阵亡。

  红六军于资丘突然受挫。在资丘镇上的老百姓的掩护下,许多红军灵机躲藏在街上居民家中,由于国民党军侵占资丘挨家挨户搜查,共搜出64名红军,全部杀害。前敌指挥陈泽南、师长向泉山等80余人被捕,被敌集体枪杀于资丘烟墩台下的石灰窑。陈泽南被捕后坚贞不屈,当敌人问他为什么要杀方县长时,他慷慨应答:“为了工农!”

  8月6日,资丘镇上敌人戒备森严,烟墩台充满杀机,陈泽南和弟弟陈化田肩并肩走在用条石铺成的街道上,陈化田不忘他大哥陈泽南对他的培养,不禁潸然泪下,陈泽南侧过脸来,对弟弟说:“化田,不要这样,我们从入党那天起,就准备有今天。现在我们一起走,不是很有意义吗。”

  临刑前,陈泽南面对群众高呼:“人死了不要紧,过20年又架势(即再来的意思)!”

  “打倒国民党反动派”、“工农革命军万岁”的口号声和滚滚清江的咆哮声汇集一起。敌人慌忙架起机枪猛烈扫射,陈泽南和82名战友倒在血泊之中。解放后,当时的目击证人向外公布了这一真实的情节。

  9月4日,鄂西巡视员万涛将红六军失利的情况报告了***中央。
 
    新中国成立后,长阳县政府部门在资丘石灰窑窑中取出忠骨77具,立七十七烈士纪念碑。据陈金祥老人近10年来收集的资料考证,目前足以认定实际有112名烈士。
 
    陈金祥分析认为,红六军资丘一战失败原因在于:其一,红六军刚成立不久,军事指挥不成熟。军长李勋、参谋长李子骏都是高才书生,欠缺军事实践本领,存在指挥失误;其二,红军战士恋家情结严重,思想麻痹,不想离开长阳,尚缺大战略眼光;其三,红军武器装备落后。敌军装备精良,而红六军大部分使用梭镖、马刀,仅有100余枪支,而且有枪还不一定有子弹。红六军于资丘受挫后,国民党在全县乡村开展大“清乡”,搜捕红六军突围出来的官兵、红军家属,又有100多人被抓捕。
 
  红六军于资丘受挫后。国民党军阀张发奎部陈凤诏团纠集长阳县、区团防武装,在全县乡村开展大“清乡”,搜捕红六军突围出来的官兵、红军家属,又有100多人被抓捕,遭敌杀害。

  红六军于资丘突围出来的有三股部队。一股由军长李勋率40余人杀出一条血路,一股由黄超群率余部出长阳寻找贺龙率领的红四军,一股由李步云率余部上黄柏山。李勋余部在大龙坪又召集20余人前往鹤峰邬阳关,与神兵陈连振部会合,组建红六军三十八团。9月,李勋率16人回长阳榔坪,重振旗鼓。

  当时榔坪有两个地方武装,以梅孝达为首的“神兵”队伍,以覃铸堂为主的县国民党区中队。梅孝达是李勋的中学同学,以前在县保卫团时,李、梅两人是上下级关系。覃铸堂表面上热情接待李勋,同时通知梅孝达迅速前来,说他把李勋捉住了。当晚,覃铸堂趁李勋不备,用绳子将李勋及手下10多人捆绑起来。梅孝达到达时,李勋已被捆住,李勋说:“你要救救我们。“李勋未知梅已叛变投敌。梅孝达称:“现在已经迟了,你如果不是在覃铸堂手中,我可以救你。”并诱李勋投降:“我看你们大势已去,还是学我,不会有亏吃的。”李勋闻言大怒,痛骂叛徒:“你算个什么东西,不配跟我李勋讲话。”当晚,覃铸堂便命团丁将李勋率领的16名红军拉到榔坪河滩上杀死,李勋则被带到榔坪土地垭洞头沟秘密杀害。覃铸堂一伙卖官求荣,将李勋头颅砍下来,用木盒子装上,传首县城求赏。

  其中一个12岁的“红小鬼”,因为年龄小,团匪未把他看在眼里,而幸免于难。覃、梅将他留下来喂马。副军长陈寿山从资丘突围至李田窑(与巴东交界处)后,被土匪杀害。

  红六军政治处处长兼第二师师长李步云和姜梦雄等十余人从资丘突围出来后,李步云上天池口找***党员覃守望,决定到黄柏山发动群众重新发展工农武装,由于叛徒告密被团防抓捕,将李步云押送县里报奖。途中夜宿都镇湾,李步云有幸被当地党组织营救脱险。覃守望被团防捆在树上砍数十刀殉难。当时,不管哪家哪户,一人当红军,全家遭株连,更为惨忍者团防对红军活生生剥人皮、活剐,刀剖红军家属孕妇,全县处在一片白色恐怖之中。

 在川流不息的清江边,一座英雄丰碑高高竖起,“七十七烈士永垂不朽”!往日凶险的清江如今平静温柔,而长眠于地下的英烈们,一定会听到土家儿女们传唱了一代又一代的英雄赞歌.

  1929年9月初,军阀张发奎部队主力撒离长阳。此时,临时负责县委工作的李小成,与李步云、姜梦雄等重商工农武装大计,在茅坪、杨柘坪等地又召集红六军余部,组织了200余人的游击队。

  10月中旬,李步云带十余人在鹤峰找到了湘鄂西前委及贺龙。贺龙得知几位主要负责人壮烈牺牲,非常痛惜。下旬,贺龙率红四军2000余人出师邬阳关,经枝柘坪抵都镇湾,在长阳都镇湾台子村召开了湘鄂西前委扩大会议,决定将红六军余部整编为红六军第一师,师长黄超群、党代表李步云、副师长姜梦雄,下辖三个营。1930年6月,红六军三纵队编为红军第五十师,李步云任师长。

  随后,李步云率红五十师频频出击敌人,夜袭涨水坪,攻打水竹园,设伏牛弓山,敌军均以惨败告终。1931年3月下旬,在“左”倾错误路线影响下,李步云被公布“十大罪状”被错杀,时年32岁。解放后,在中央举行的一次军委会议上,贺龙说到湘鄂边在“肃反”中,夏曦执行王明“左倾”错误路线,错杀了两个人,一个是段德昌,一个是李步云。李步云膝下有两儿一女。

  1931年二三月,贺龙、邓中夏率红二军团在长阳枝柘坪整编,将红二军团改编为红三军。后编入红二方面军,1935年告别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参加了举世闻名的二万五千里长征。

  长期从事地方党史研究的现***长阳历史编审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覃干,为记者提供了不可多得的、十分珍贵的资料和信息。他告诉记者,当年长阳西湾起义,创建红六军是根据“八七”会议精神,按照周恩来指示,在以贺龙为首的湘鄂西前委领导下,创建起来的一支全国少数民族工农武装,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说,它标志着全国第一支少数民族武装打响了国民党反动派第一枪。其二,由于广大干部群众,特别是青少年对红二方面军军史知之甚少,错误地将“长阳红六军”和“洪湖的红六军”割裂开来,据史料发现,实际上这种做法和说法极为不妥,从大量掌握的史料来看,红六军的组织编制沿革及彼此相互关系,具有传承性。据全国十大名将之一许光达之子、红六军亲友团团长许延斌少将讲,长阳和洪湖的红六军,他们之间的关系是前仆后继、揭竿而起的。其三,当年的红六军依然存在,这是一个振奋的信息。享誉大江南北的全军“硬骨头六连”就在红六军,当年的红六军现在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军第一师,现在这支部队肩负着统一祖国的神圣使命。

  如今,在川流不息的长阳清江边,一座英雄丰碑在资丘镇高高竖起,“七十七烈士永垂不朽”!往日凶险的清江如今平静温柔,而长眠于地下的英烈们,一定会听到土家儿女们传唱了一代又一代的英雄赞歌。

相关文章

版权与免责声明 | 进入论坛

 
图说分享
· 韩宗远:回看射雕处 千里暮云平
· 从访谈中了解不同视角下的土家族打溜子的历
· 老屋下的乐章
· 竹林内外
· 专访:梯玛后人田德武
· 李金初:一场教育改写人生的创新尝试
· 土家族学者覃代伦授课2018中国非洲国家
· 叶红专:难忘知青岁月

田隆信 土家音乐是我一

杨正午 土家山寨走来的

谭学聪 将土家族文化传播

潘光旦 土家族与古代巴人
· 李金初:美好人生核心素养体系初步构建  
· 洪家志:北京市第七批援藏干部雪域高原写...  
· 杨盛龙 用文字记录民族生活风采助推民族...  
· 向仍旦  
· 漫说杨盛龙有关湘西散文的创作  
· 李小琳 回到魂牵梦萦的奶奶家乡酉阳  
· 向云驹 论“文化空间”  
· 萧洪恩与土家族哲学研究  
   邓超予 为传承和弘扬土家族文化做贡献
   开国中将廖汉生与十世班禅大师
   彭剑秋 土家族文化的守望者
   土家姐妹将建土家族医药治疗不孕症基地
   土家族籍全国政协常委田岚的时代风彩
   杨再平 刻骨铭心的城乡差别情结
   周水秀 土家山乡的平安守护者
   袁仲由 为民族宗教工作续写新篇章
关于我们 |  网站介绍 |  管理团队 |  申请链接 |  欢迎投稿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大事记

版权所有:土家族文化网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菜户营2号楼6单元601室 
技术支持:北京瑞武陵峰文化发展中心    服务热线:15811366188   邮箱:tujiazu@vip.sina.com    
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或书报杂志,版权归作者所有或者来源机构所有,如果涉及任何版权方面的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京ICP备13015328号-2号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50059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