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土家族文化网  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土家友人
吴冠中 您永远活在张家界的青山上

   作者:覃代伦  信息来源:土家族文化网


吴冠中先生在他自称螺蛳壳的小书房里签授权书。 胡紫桂  摄


 吴可雨(左)接受张家界市委书记胡伯俊(中)和作者覃代伦对张家界伯乐吴冠中大师的追思。赵清平摄

    2010年6月25日23时,最早发现张家界的“伯乐”吴冠中大师悄悄地走了,挥一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

    感恩的张家界165万各族儿女沉浸在难以舒解的悲痛之中,何以寄哀思,唯有悼吴公!

    张家界市委书记胡伯俊怀着一颗感恩的心,代表张家界市委、市政府和165张家界各族儿女在第一时间赴京吊唁。2010年6月28日15时,胡伯俊书记、市政府驻京办赵清平主任和我本人来到吴老位于芳古园的家中,我的艺兄、吴冠中先生的大儿子吴可雨开门迎客,我们一眼就看到一个超级简朴的灵堂:一张吴老晚年讲座的黑白照片,似在指点艺术江山。照片下是黑色的《吴冠中全集》,全集下是一块蓝白相间的江南蜡染布,边上是一个白色花篮。空气在凝固,呼吸在急促,泪在打转,心在沉重,一鞠躬、二鞠躬、三鞠躬,我们向张家界开发的大功臣鞠躬致哀。

    一、吴冠中与张家界山水的艺缘

    艺术是需要机缘的。作为一生为祖国山河立传的一代艺术大师与张家界相识且相知,就是机缘所致!

    我的艺兄吴可雨先生回忆道:1979年岁末,湖南省委为在北京人民大会堂湖南厅张挂巨幅湘绣《韶山》,约请我父亲在湖南宾馆做巨幅油画《韶山》。画毕,省委领导问我父亲有何要求,我父亲回答说愿借贵省一辆小车,在湖南境内自由奔驰半个月,搜尽奇峰打草稿。省委领导同意了,我父亲如鱼得水,车入湘西,多次听当地老乡说,有个张家界风景好,应该去画。那时张家界只是大庸县北一个林场,名不见经传,景不见真容,阅山无数的我父亲以为老乡扯卵谈,犹豫再三,最后才在寻美好奇心的驱使下决定探一次险吧!

    那时,通往张家界林场的只有一条运木材的坑坑洼洼的土路,我父亲像坐在摇篮车里开进林场的。进入林场,我父亲就被张家界举世无双的美彻底震撼了。他的第一美感就是:这里的秀色不让桂林,但峰峦比桂林神秘,更集中,更挺拔,更野……独具赤脚山村姑娘的健壮美!

    为了搜尽奇峰打草稿,吴老当时就住在林场工人的工棚里。吴可雨先生告诉我们:没有画案,我父亲请林场工人把伙房里擀面用的大案板抬到山脚下当写生画板。饿了,就啃几口随身带来的冷馒头和冷红薯。渴了,就喝几口山里流出来的山泉水。在只点枞油灯的沉沉夜色里,我父亲躺在几块木板拼成床的工棚里数天上寒星,听夜鸟呢喃,闻野兽夜行。这位省里下来的“大干部”如此吃苦耐劳,让林场工人都觉得不可思议。就这样,三天下来,我父亲画了五幅水墨风景,一幅宽两米、高一米的《张家界》犹其惊艳画坛。

    吴可雨先生回忆说:从张家界林场下来,我父亲写了一篇足以传世的小美文《养在深闺人未识——一颗失落的风景明珠》,发表在1980年元旦的《湖南日报》上。我父亲在文中饱含深情地述说:“为了探求绘画之美,我辛辛苦苦踏过不少名山,觉得雁荡、武夷、青城、石林……都比不上这无名的张家界。”我父亲回京后,把他在张家界的新发现告诉了湘西籍的艺术大师黄永玉,黄永玉又告诉了香港摄影大师陈复礼。因为三位大师在海内外艺术界和政商界的公信力和影响力,一颗失落的风景明珠从此走出深闺,并且星火熠熠了。

    冥冥中注定,吴冠中此生与张家界有缘!

    二、吴冠中与张家界美术评论家的二面之缘

    我是张家界山水养育的山里人,我的主业是民族出版,副业是美术评论兼艺术品经纪,吴冠中先生的大名在艺术圈内与圈外都如雷贯耳,只是他像白雪冠顶、云雾飘渺的圣山一样,高高地让我仰视,远远地让我膜拜!就像虔诚的信徒总有朝圣的恒志一样,我总想朝拜我心中的“艺术圣人”吴冠中大师,但因为没有合适的管道,我们总像两条平行线,只平行,不交叉,憾哉,憾哉!

    但是,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湖南人爱吃辣椒会出书,早在2005年,湖南美术出版社剑走偏锋,策划为在世的书画大师出版全集,首选吴冠中先生,我的青年书法家朋友胡紫桂先生被内定为《吴冠中全集》责任编辑。胡紫桂先生也是张家界市慈利县人,同一个战壕的战友,一来二去,我们就熟成老乡加兄弟了。

    我的土家兄弟胡紫桂先生来北京吴冠中家组稿,闲来无事,兄弟两个常在湖南菜馆里小酌两杯,自然免不了谈我们共同的出版主业。谈起他们社的国家重点出版工程《吴冠中全集》,我艳羡不已。我请紫桂老弟介绍我认识一下我久仰的吴冠中老,他答曰:“吴老特别特别忙,未经吴老亲口应允,我不能带陌生人打扰他。这样,我先介绍你认识一下吴老长子吴可雨先生吧,先勾兑一下感情。”

    不久,作为《吴冠中全集》的主编之一,吴可雨先生从新加坡回到北京,我们三人相会在一个小饭局上,相谈甚欢,相饮甚畅。我委婉地提出我久藏在心中的意愿,吴可雨先生说:“我父亲一生只搞艺术,不朋不党,最不喜欢拉拉扯扯,更不喜欢吃吃喝喝。这样吧,有机会,我给你打电话。”

    2009年2月初,我先后接到吴可雨先生与胡紫桂先生的电话,吴冠中老月底要在中国美术馆办《耕耘与奉献——吴冠中捐赠作品展》,诚邀我参加。我喜出望外,我知道,张家界籍土家族美术评论家与吴冠中老的文缘将至也!

    开展前我这个美术圈内人又接到张家界市人民政府驻京办主任赵清平先生的电话,问我可否引荐一下吴冠中老,他要代表政府将“张家界七大功臣”奖金和“张家界荣誉市民证书”亲呈吴府上,我知道展览开幕式吴老必定莅临,所以我们相约在中国美术馆见。

    2009年2月28日,中国美术馆一楼大厅,我们终于见到了可触、可感、传说中的吴冠中真人,但他被大大小小的领导、大大小小的媒体、大大小小的文博专家、大大小小的画商围了里三层外三层,我等虽为壮汉,也无法近身也,只能在嘉宾席上干着急。两个小时后赵清平主任和我终于在吴老下楼梯时堵住他。见到我们呈上的张家界市人民政府奖金与大红荣誉市民证书,吴老如佛般淡定地说:“证书我留下,奖金不要,你们拿回去为张家界老百姓办点实事吧。”赵主任再三表示这是165万张家界人民的心意,他代表张家界人民来感谢吴冠中老发现张家界的大恩大德。吴老才回过头对秘书淡定地说:“那先收下吧,回头提醒我捐给希望工程。”闻此言我心头猛然一震,人品如艺品,比起当今一些“朝叩富儿门,暮逐肥马尘”的所谓大小艺术家,冠中老人品何其高洁,画品何其神逸!

    一面之缘,何其匆匆也!

    第二天,我估计吴老还会去释展,早早又请假去观展了。十点钟左右,人群突然一阵躁动,一身灰夹克、满头银发的吴冠中老果然出现在大展厅里了,一时掌声如潮,镁光灯如海。吴老在两位女秘书的搀扶下缓缓走到一个个“出嫁的女儿”面前,向观众讲解她们的“出生与成长”。我向吴冠中老问候了一下,便紧跟在90高龄的他身后护驾。当他走到1995年创作的已捐赠给上海博物馆的《自家斧劈湘西张家界》前时,我激动地说:“吴老,你简直把我们张家界画神了。”吴老笑笑不语,真大师,自然虚怀若谷。在吴老释画的时候,我注意到《自家斧劈湘西张家界》展标下的美文:“我爱黑,永远在探索黑的潜力。但黑临近邋遢,不易提炼,乌金比黄金更难觅。”心念电闪,因美评我见过许多画张家界的山水画,我可以负责任地说:迄今为止,没有一幅神韵能超过吴冠中老的《自家斧劈湘西张家界》!

    十二点,我送吴老走下美术馆的台阶,我注意到,身价数十亿的吴冠中老竟然乘坐的是一辆20余万元的银白色广本,这让我心里又一震!

    二面之缘,依然匆匆也!

    三、告诉张家界朋友一个真实的吴冠中

    此生有缘识吴老,那么,真实的吴冠中究竟是什么模样呢?

    在海内外书画市场上,商业的吴冠中比印钞机还印钞机。不信?请坐稳了,我告诉张家界的朋友们:仅仅2007年,吴冠中全年作品成交额逾3.7亿元,高居胡润2007年中国年度艺术榜榜首。香港有人统计过,吴冠中先生在海内外艺术市场拍卖总价超过16亿港币!艺价冠中也!

    吴冠中捐赠给上海美术馆的那幅《自家斧劈湘西张家界》,市价最少800万。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吴冠中一幅小画,就是一幢别墅,就是一辆迈巴赫或一辆兰博基尼!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因为天价,吴冠中自嘲他成了海内外商人眼中的唐僧肉,被啮咬得遍体鳞伤,几乎遭到杀身之祸。

    20世纪70年代,吴冠中为湖南宾馆作丈二巨幅《南岳松》,宾馆酬他一箱湖南名酒白沙液。后来,一位有眼力的政协委员发现此《南岳松》非彼《南岳松》,原来是宾馆内一喜好绘画的职工先临吴老原作,后掉包。此画作价100万,案犯被判了重刑,从狱中还写信给吴老,表示出狱后要拜吴老为师,要好好学画,精益求精云云,让吴老哭笑不得。

    20世纪80年代,吴老收到一封自称“来自国防前线的战士”的陌生来信,令他为“玩枪的人”作精品画若干,定时取货,否则小心颈上人头。吴老马上报了案,几个月后公安荷枪实弹到吴老家里来蹲点,并说案犯正在来吴家途中,吓得他家的小保姆直发抖。一个小时后公安来电解除警报,几个嫌犯在途中被抓住了,主犯在济南已有杀人前科,惊得吴老冒一身冷汗!

    1994年,为艺术而艺术的吴冠中冲冠一怒,为《炮打司令部》假画将上海朵云轩与香港永成古玩拍卖公司告上法庭,黄金万两付官司,假兮?真兮?天晓得?一场官司下来,吴老心力憔悴,他发觉冒他名的伪作还在大量繁殖,蛆虫的繁殖速度何其惊人!

    艺术的吴冠中能冒领这一批又一批“儿女”吗?当然不能。真实的吴冠中对假、恶、丑是一个战士,但对祖国和人民是一头奶牛。吃的是草,挤的是奶。草,是祖国土地上的草,奶也应属于祖国和人民。他以艺术殉道者的执著,以杜鹃啼血一样的奉献,以数十亿元对祖国、对人民、对未来的作品捐献,直达艺术家大真、大善、大美的最高境界。依我对艺术界深水区的了解,我认为吴冠中是当代中国艺术界的“圣雄甘地”!艺品冠中也! 

    艺术的吴冠中曾说:没有殉道精神宁可改行!

    艺术的吴冠中如此,生活的吴冠中又是如何呢?

    吴冠中所在楼的楼长胡希安告诉媒体记者:“他看上去就是一个普通的老人,穿得特别朴素,一双旧鞋穿了很久,我问他为什么不买新的,他说能穿就行。”胡希安问吴老平时补充什么营养,他说每天就吃一个鸡蛋,喝一袋奶!

    2010年6月28日,当我们第一次走进吴冠中在芳古园小区的三居室小家,吴老已在墙壁上微笑着注视着张家界的远客,吴老已在天堂,而我们却在凡间了。我注意观察了一下,吴家的客厅只有十余平米,褐色沙发上还有一个个小洞。他的书房小到只有5平米,他自嘲是只“螺蛳壳”。就是在这样的“螺蛳壳”里,吴冠中完成了大部分精品力作,实现了从一个凡夫俗子到“艺术圣雄”的灵魂裂变!人品冠中也!

    我还注意到吴冠中先生遗像下的小细节:有吴冠中潇洒签名的黑色九卷本《吴冠中全集》,收入吴老一生绘画作品2048件,艺术评论226篇。她的“母亲”当然是吴老本人,“接生婆”当然是大儿子吴可雨先生,还有我们张家界籍的责任编辑胡紫桂先生。吴老,此生注定与张家界有缘!

    有的人死了,你却活着。

    有的人活着,你却死了!

    尊敬的吴老,一路走好!你说过,你就活在你的作品里,想你的时候,我们会到你的作品里来看你!

    亲爱的吴老,一路走好!你是我们张家界的“伯乐”,你就活在张家界的青山上,想你的时候,我们会到张家界的幽谷里来看你!

    张家界永远与您同在,阿门! ﹙作者为国家民委民族出版社编审,中国名家画院联络部主任,贺龙教育基金会理事。﹚


相关文章
·吴冠中 你恰恰摄了我的心肺
·费孝通与潘光旦
·费孝通 土家族的发展我想接下去写这篇文章
·潘光旦先生与土家族研究

版权与免责声明 | 进入论坛

 
图说分享
· 从访谈中了解不同视角下的土家族打溜子的历
· 老屋下的乐章
· 竹林内外
· 专访:梯玛后人田德武
· 李金初:一场教育改写人生的创新尝试
· 土家族学者覃代伦授课2018中国非洲国家
· 叶红专:难忘知青岁月
· 艾前进:我对恩师张必清的记忆片断

田隆信 土家音乐是我一

杨正午 土家山寨走来的

谭学聪 将土家族文化传播

潘光旦 土家族与古代巴人
· 李金初:美好人生核心素养体系初步构建  
· 洪家志:北京市第七批援藏干部雪域高原写...  
· 杨盛龙 用文字记录民族生活风采助推民族...  
· 向仍旦  
· 漫说杨盛龙有关湘西散文的创作  
· 李小琳 回到魂牵梦萦的奶奶家乡酉阳  
· 向云驹 论“文化空间”  
· 萧洪恩与土家族哲学研究  
   邓超予 为传承和弘扬土家族文化做贡献
   开国中将廖汉生与十世班禅大师
   彭剑秋 土家族文化的守望者
   土家姐妹将建土家族医药治疗不孕症基地
   土家族籍全国政协常委田岚的时代风彩
   杨再平 刻骨铭心的城乡差别情结
   周水秀 土家山乡的平安守护者
   袁仲由 为民族宗教工作续写新篇章
关于我们 |  网站介绍 |  管理团队 |  申请链接 |  欢迎投稿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大事记

版权所有:土家族文化网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菜户营2号楼6单元601室 
技术支持:北京瑞武陵峰文化发展中心    服务热线:15811366188   邮箱:tujiazu@vip.sina.com    
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或书报杂志,版权归作者所有或者来源机构所有,如果涉及任何版权方面的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京ICP备13015328号-2号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50059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