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土家族文化网  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土家友人
潘光旦先生的土家情结
                          作者:陈湘锋  信息来源:土家族文化网


    凝视着眼前一帧黑白照片,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照片的拍摄时间为1957年1月6日,地点是湖北省来凤县绿葱坡山顶。照片上一行四人,中间一位戴着深度近视眼镜、拄双拐、右腿抱残的长者,就是我国老一辈著名学者潘光旦先生。

    潘光旦先生,字仲昂,江苏宝山县人。1899年8月13日出生于宝山县罗店镇。早年就读于北京清华学校,1922年留学美国攻读生物学、动物学、古生物学、遗传学。1926年回国,先后在上海地区的大厦、暨南、复旦等大学任教,曾任《中国评论周报》编辑、《华年》周刊主编。1934至1952年,任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其间于抗日战争中任长沙临时大学、昆明西南联合大学教授,曾先后兼任清华大学、西南联大教务长、社会学系主任等职。1952年以后调任中央民族学院教授,兼研究部第三室主任。潘先生先后担任政务院文化教育委员会委员、政务院文化委员会名词统一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二、三、四届全国委员会委员。

    潘先生专长生物进化与遗传、优生学、社会思想史、家庭制度史、儒家哲学、民族史、英文翻译和汉文书法,是我国著名的优生学家、社会学家、民族学家和教育学家。他治学严谨,一丝不苟,著述等身;他坚持真理,实事求是,老而弥笃;他不辞辛劳,以残缺之躯跋山涉水,深入少数民族地区进行民族识别、民族历史的调查研究,尤其在土家族的认定和土家学的构建等方面,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1957年3月24日,《人民日报》发表了向达、潘光旦二位教授在政协第二届全国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上题为《湘西北、鄂西南、川东南的一个兄弟民族---土家》的联名发言,从而向全世界宣告我们祖国一个长期被忽视而又客观存在的民族的新生。

    1967年6月10日,在经历了此后十年的种种磨难之后,潘先生的那颗炽热而疲惫的心终于停止了跳动,享年仅为68岁。

    凝视着潘光旦先生的这幅黑白照片,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从照片上看,其时积雪尚未融化,潘先生刁着一支他几乎从不离口的雪茄,眯缝着深邃的双眼,正向着远方眺望。此时此地,潘先生看到了什么?感受到什么?思索着什么?这一切只有留待诗人们去猜测、去想象了。我们能够确切知道的是,这是潘先生第二次深入土家地区进行的实地考察。

    潘光旦先生对土家的实地考察共进行了两次,时机均在中央对“土家”民族认定问题作出最后决策的关键时期。关于这两次考察,1956年11月20日下午在接待来访的《文报汇》记者时,潘先生曾说:

    “1956年5月和6月,去了湘西苗族自治州的八个县和湖北来凤县,访问了那儿的‘土家人’,写了三万字日记,收集了不少资料……。”

    “最近准备以政协委员的身份去湖北看看,实际上是上次湘西之行的继续,仍是访问’土家’。”

    湘西之行的具体时间是1956年5月20日至6月30日,前后共42天。其中,往返途中9天,实际考察26天。访问所及湘西7县,即吉首、凤凰、花垣、古丈、保靖、永顺、龙山、兼及鄂西1县:来凤。这次考察是在潘先生对土家历史潜心研究两年多的基础上进行的,是对他向中央提供的学术结论的印证和检验。

    由于历史的原因,建国初期湘西土家的民族自我意识反映得比较强烈,因此,潘先生对土家的研究最初是以湘西为出发点的。但是,根据潘先生的研究和考察,土家的地域范围决不止于湘西北,而应该还包括鄂西南、川东南、乃至黔东北的广大地区。因此,在第一次考察结束不到半年之后,潘先生就决定对湘西北以外的土家地区进行一次范围更为广泛的调查,表现出一位老科学工作者对贯彻落实党的民族政策高度的责任心和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

    关于这次鄂西南、川东南的视察工作,有关资料表明,1956年12月上旬潘先生抵达湖北长阳,1957年2月潘先生已回到北京出席了全国少数民族教育会议。可见,整个考察过程约在1956年12月与1957年1月之间,这就是潘、向二先生在全国政协会议上联合发言中所说的“冬季视察”。

    潘先生的考察,不做走马观花似的巡视,也不做蜻蜒点水式的猎奇。他的考察,事前有严密的提纲,事中有详尽的记录,事后有融汇贯通的思考和报告。考察过程中,潘先生深入实际,联系群众,广泛接触考察地区各界各阶层人士,为寻找解决“土家”问题的钥匙而呕心沥血。

    请看:在短短一个月左右的湘西之行中,潘先生听取汇报16次,专访对象11人,召开座谈会5次共39人,收转信件18封,随访随谈不计其数。这里面有省、州、县、镇各级干部,有学校领导、教师、学生,有随行的工作人员、警卫人员,还有赶集的、樵采的、耨田的、探亲的、放牛的、以及上下学的小学生,等等。村子边,桥亭上,路边田头,山顶坡脚,都是他工作的场所,都有他访谈的对象。

    当年中央民院研究所陪同潘先生考察的刘振乾同志说:“每当人们谈及有关‘土家’的情况,先生总是满面稚气,如获珍宝,嘱我详细记录。而后又结合他所占有的史料,有论有据,如数家珍地讲给当场的同志们听”。当大家依依不肯离去的时候,潘先生总是慰藉大家:“好好休息,注意健康,把自己的革命工作干好,这都是为了‘土家’问题尽早尽快解决好啊!”

    土家人居住的武陵山、大巴山地区,崇山峻岭、沟壑纵横,交通十分闭塞,以潘先生的身体条件,亲临这一地区考察,其艰难程度可想而知。永顺至龙山,当时不通公路,但这里是土家居住的中心地带,潘先生去了;来凤本不属湘西考察的范围,但这里也有土家聚居,潘先生也去了;在长阳,为了考察土家先民巴人的活动情况,潘先生不顾他人劝阻,坚持拄着拐杖,沿清江苦行三天,才到达具有鲜明土家特色的资丘山镇。只要研究工作需要,潘先生就“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综观这两次实地考察。历时数10天,行程几千里,潘先生为此付出了多少艰辛,对土家人倾注了何等的热情!

    潘光旦先生的土家情结,完全来源于他对新中国这个民族大家庭的热爱和党的民族政策的拥护。也是由于历史的原因,世世代代生活在湘、鄂、川、黔相邻地区自称为“毕兹卡”的土家人,一直未被人们所认识。解放以后,在党的民族政策的感召下,土家人纷纷要求承认自己为单一民族。

    1950年国庆前夕,土家姑娘田心桃以苗族代表的身份参加中南区少数民族代表团赴京观礼。在毛泽东主席主持的国庆晚宴上,田心桃见到了潘光旦先生,并请签名留念。
观礼期间,田心桃同志直接向中央领导介绍了土家的风俗,语言,转赠了土家工艺品“西兰卡普”,表达了土家人要求进行民族认定的愿望。科学院语言研究所对田心桃说的土家话进行了录音,并初步认定这是一种独立的民族语言,属藏缅语族。

    党中央高度重视土家人反映的情况和要求,决定进一步组织专家,对土家问题进行专题研究。1953年3月,潘先生接受土家历史的研究任务,开始与“土家”结下了不解的缘份。

    1953年9月,党中央正式派出调查组赴湖南考察土家,潘先生请求亲往,考虑到他身体的不便,中央未予同意。

    潘先生继续着他的土家历史研究。在研究中,潘先生既重视现实的调查资料,也重视历史文献资料。当时,研究部的同志去潘先生家,几乎总是看见他戴着深度近视眼镜,用微弱的视力,在浩如烟海的古籍史料中爬梳摘抄,笔耕不辍。他先后将先秦古籍《左传》、《国语》、《战国策》、《竹书纪年》、《逸周书》及其后的《二十四史》、《资治通鉴》等书中的有关资料圈点出来,并制成卡片五干多张备用。他还通阅地志,搜读笔记,遍求经、辞、诗、集,凡与“土家”有关的材料,无不广采博撷。经过将近一千个日日夜夜焚膏继晷、恒兀穷年的钻研,于1955年1月终于完成了他那著名论著《湘西北的“土家”与古代巴人》的撰写工作。

    我们今天翻开这部15万言的力作,仍然被他在案头工作中付出的巨大心血所震惊:它所直接参考与征引的书目中,史籍50部,地志52部,笔记30部,其他55部,共计187部;文后注释24条,4千余言,有的注条多达7百多字,实际上就是一篇篇短小的考辩文章。
对“土家”这个人们共同体科学、系统的研究,很大程度上发轫于潘先生的这部奠基之作。在这部著作中,潘先生以翔实的资料和严密的论证,说明土家不是该地区的苗、瑶,也不是古代的蛮、僚,土家是一个有着自己鲜明特征的单一民族。潘先生以动态的观点,上溯土家与古代巴人的渊源关系,并从土家人的自称、语言、经济、社会、习俗、信仰、及文化生活等方面,与古代巴人进行比较,从而得出“土家是古代巴人的后裔”的科学结论。这一结论,不仅为1986年出版的《土家族简史》所采纳,而且被土家学界广泛接受。如果说《湘西北的“土家”与古代巴人》为中央决策提供了学术依据,那么,嗣后由潘先生主笔的《访问湘西北土家报告》(1956)、《湘西北、鄂西 南、川东南的一个兄弟民族---土家》(1957)则为解决“土家”问题进一步提出了政策性的分析和建议。

    根据马克思主义的民族理论和党的民族政策,潘先生提出了进行民族识别和民族认定的政策原则:

    “一个兄弟民族的受到承认,需要通过两方面的条件。一是客观上有足够的民族特征,如聚居地、共同语言、习俗、信仰等。二是主观的民族意识与要求。”针对当时对土家人的民族要求持怀疑甚至抵触态度的意见,潘先生指出:

    “湘西北是老根据地的一部分,地方群众对党的民族政策早就有些初步的认识。解放战争的胜利更加强了这种认识。”

    “接受了党与政府民族政策的教育与启发,‘土家’人民群众的思想意识上,也就很自然地形成了一种要求,就是,他们自己认为完全有条件被接受为一个兄弟民族;跻身于祖国民族大家庭的行列,当家作主,与各兄弟民族的人民群众一道,共同建设社会主义的祖国。”

    关于民族关系问题,潘先生通过对土家历史的研究和实地调查,发现这一地区苗与“土” 之间有过长期的隔阂,而“在不甚理解阶级矛盾的道理的前代,总象矛盾是存在于‘土家’与苗族之间,就是把阶级矛盾完全看作民族矛盾”。因此,潘先生指出,这种“隔阂”应该是“中原统治者所一手造成的”,他说:

    “严格地说,历史上的这种矛盾是存在于‘土家’统治阶层与’土家’人民及苗族人民之间。”

    在这里,我们看到潘先生运用历史唯物主义的锐利武器,廓清笼罩在土家问题上的层层迷雾,准确地揭示出事情的本质;在这里,我们还看到,在新的历史时期,潘先生采用新的世界观和方法论革新自己的研究工作的可贵努力。湘西考察归来,潘光旦先生向党中央转交了反映土家心愿的信件二百多封,受到有关领导的赞扬。潘先生的欣喜之情溢于言表,“啊!‘土家’,问题总算是民情上达于天庭!”

    1956年金秋季节,党的“八大”召开。10月,中央确认“土家”为单一的少数民族,虽末正式公布;在当地已加以宣告。

    1957年1月3日,中共中央统治战部致函湖南及湖北、四川、贵州省委:“湖南省委12月8日电悉。关于土家为一少数民族成份问题,我们同意湖南省委的意见,可以确定‘土家’为一少数民族。”

    1957年3月15日,《光明日报》在“少数民族简介二十七”中公开宣布:“土家族自称‘毕兹卡’(译音),在很久以前他们就居住在现今居住的地方……土家有自己独立的语言,没有本民族文字,据初步调查,土家语是属于藏缅语族……”

    1957年3月18日,在全国政协二届三次会议上,潘光旦和向达以政协委员的身份作了联合发言,重点就1956年夏、冬两季在湘西北、鄂西南、川东南山区的视察中遇到的一些问题,对有关民族工作提出了建议。3月24日,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发表了这一联合发言。至此,“土家”的民族认定问题终于得到了圆满的、权威的解决。这是党的民族政策的光辉胜利,也是无数民族工作者、民族研究人员和土家群众不懈努力的结果。

    其中,潘光旦先生所作的突出贡献,有目共睹,功不可没。然而,一个民族获得了新生,他的助产师却倒下了。随着反右斗争的风云突变,被称为“章罗联盟”核心分子的潘光旦先生也就在劫难逃了。1957年3月下旬,他和向达先生在政协会议上的联合发言,就被当作在民族问题上的“谬论”受到批判和“清算”。8月下旬,从中国科学院社会科学部到湘西各地,“右派分子潘光旦利用民族问题反党反人民活动的事实”,进一步受到揭露和批判。1957年9月20日,湘西土家族苗族自州成立,而批判潘光旦的斗争又一次形成高潮。十年之后,文化大革命的狂风恶浪再一次将他击倒,“牛鬼蛇神”的紧箍咒使这位幼稚的老人心力交瘁。他倒下了,永远地合上了深度近视镜后面却深邃的双眼。

    凝视着三十年前潘光旦先生的这幅珍贵遗照,我的心情久久无法平静。历史毕竟早就翻开了新的一页,我们党再一次拨乱反正,重新踏上实事求是的路线。进入八十年代,湖北、四川、贵州、相继成立土家族自治县。1983年12月1日,我们祖国最年轻的民族自治州 ---- 鄂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现为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宣告成立。潘先生晚年毕其全部心血为之奔走呼号的土家儿女,与其他兄弟民族一道,正迈着坚定的步伐向着新的宏伟目标奋进。

    在这前进的脚步声里,我们仿佛又一次听到潘先生拄着双拐在土家山道的石板上发出的深情的“笃、笃”声……

相关文章

版权与免责声明 | 进入论坛

 
图说分享
· 土家族学者覃代伦授课2018中国非洲国家
· 叶红专:难忘知青岁月
· 艾前进:我对恩师张必清的记忆片断
· 莫氏第四代传人莫淑珍
· 田华咏
· 土家“刀王”向前和的三棒鼓人生
· 李金初:美好人生核心素养体系初步构建
· 向菊瑛的音乐人生

田隆信 土家音乐是我一

杨正午 土家山寨走来的

谭学聪 将土家族文化传播

潘光旦 土家族与古代巴人
· 李金初:美好人生核心素养体系初步构建  
· 洪家志:北京市第七批援藏干部雪域高原写...  
· 杨盛龙 用文字记录民族生活风采助推民族...  
· 向仍旦  
· 漫说杨盛龙有关湘西散文的创作  
· 李小琳 回到魂牵梦萦的奶奶家乡酉阳  
· 向云驹 论“文化空间”  
· 萧洪恩与土家族哲学研究  
   邓超予 为传承和弘扬土家族文化做贡献
   开国中将廖汉生与十世班禅大师
   彭剑秋 土家族文化的守望者
   土家姐妹将建土家族医药治疗不孕症基地
   土家族籍全国政协常委田岚的时代风彩
   杨再平 刻骨铭心的城乡差别情结
   周水秀 土家山乡的平安守护者
   袁仲由 为民族宗教工作续写新篇章
关于我们 |  网站介绍 |  管理团队 |  申请链接 |  欢迎投稿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大事记

版权所有:土家族文化网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菜户营2号楼6单元601室 
技术支持:北京瑞武陵峰文化发展中心    服务热线:15811366188   邮箱:tujiazu@vip.sina.com    
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或书报杂志,版权归作者所有或者来源机构所有,如果涉及任何版权方面的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京ICP备13015328号-2号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50059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