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土家族文化网  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土家友人
少年贺龙传奇 “活龙”转世胆力超人
                                      信息来源:土家网友
 
  

    贺龙由于生得不凡,惹得远远近近的人都纷说贺士道生了奇子。这样一来,贺士道两口子对贺龙更是备加爱护。贺龙确也长得十分惹人喜爱。俗话说,从小看大,三岁知老。贺龙虽是个小儿,那举止言谈却与那一般村童不同。生来喜爱枪棍。看看到了六七岁光景,愈发显得出众。与儿童们一起玩耍时,这贺龙总要当首领做头头儿,出兵摆阵。村中人看了,都暗暗称奇。当时,乡间的权贵们发现贺龙天资聪慧,胆力超人,就密谋把童年的贺龙伤害成残废,使他长大无所作为。  

  在这些存心不良的豪绅中,有个名号叫“大肚皮阎王”的恶霸,为人最阴险狡诈。有一天,他招摇声张地说:“人人都说贺裁缝的儿子胆量特大,我倒要去见识见识。”他假装去贺家串门,当贺士道父子招待他吃茶时,他突然在桌子底下“叭”的放了一枪,贺士道忙问他要干什么?他假惺惺地说:“没有什么,贺裁缝,请原谅。外面人都风传,说你的令郎胆力超群,我今天特意来试试看,果然名不虚传。以鄙夫之视,令郎今后必成大才,你全家必有大福大贵。”大肚皮阎王这样当面奉承着贺家父子,但他过后却对别人说:“我谋算着这一枪不把那小崽吓成个傻子,至少也吓得他哭鼻子抹眼泪当场出丑。哎!真没想到,那小崽子听见枪响,眼睛连闪一下也没有闪,反给我闹了个难看。才七八岁的崽子,就这么壮的胆,真是不可小量呀!”  

  大肚皮阎王有个儿子,长得歪头瘸腿,横眉斜眼,两个鼻孔经常挂着鼻涕,风吹日晒鼻涕由黄变绿他也不揩,所以大家都叫他“绿鼻涕”。绿鼻涕在村童中经常仗势欺人,打架斗殴,偷鸡摸狗,撒泼耍赖,一般孩子们都怕他躲他。他领受了他老子的唆使,总想聚众向贺龙挑衅闹事,乘机伤害贺龙。不过绿鼻涕虽然比贺龙大两岁,但真正碰在一起要动脚动手地打,绿鼻涕从来也不是贺龙的对手,而且经常被打得屁滚尿流。有一次,村童们聚集在一起玩耍一种叫“迎接县知事”的游戏。这时还在清末,一位县知事要下乡来,那可是威风摆得十足:前边有人鸣锣开道,本人乘坐八抬大轿,周围有穿红马褂的皂班衙役,个个手持皮鞭、腰挂法绳,对老百姓轻则鞭打,重则捆绑押解;本地的土豪、绅士、秀才、贡生一干人等,都得穿戴整齐,跪在轿前拱手相迎,听候差遣;村里边赶快就给设公馆、办招待,传张唤李,要酒要肉要大烟,闹得鸡犬不宁。村童们玩这一套游戏,绿鼻涕抢着要扮演“县知事”,然后由他分派这个当土豪绅士,那个当秀才贡生,连轿夫子差役等都分配停当了,最后,他才问站在一旁的贺龙:“贺常常,你愿意当什么?” 

  贺龙说:“我愿意当刀客!”    

  “刀客”在清朝时是指那些持刀杀官劫库的造反者。绿鼻涕一听,说:“你要当‘刀客’正好,县太爷领人下乡就是要抓‘刀客’的,等会抓住你要狠狠审问拷打你一顿。”   

  游戏开始了,装县太爷的绿鼻涕戴着用麦杆编的眼镜,骑在两个小孩子交叉着的手臂上算坐轿。他正在摆威风,那些排队相迎的也叩头哈腰,还没等到“县太爷”下令捉拿“刀客”时,贺龙突然闯进人群,大喊一声“穷人造反啦”,随即揪住“县太爷”,将其按倒在地,一阵脚踢拳打,其他人吓得躲在一旁看热闹,有些当轿夫差役的孩子,反过来也给“刀客”做帮手,把绿鼻涕揍了个腰疼腿肿,爬在地上连哭带叫。他老子大肚皮阎王气势凶凶地来问:“贺常常,你为什么打人?”贺龙理直气壮地答道:“是你儿子要当县官,他分配我当刀客,刀客就是专杀贪官污吏的,今天我只打了他几下,还未杀他,算轻饶了他呢。”
 
  一旁的村童们也都替贺龙讲话,说:“他要不先动手打倒绿鼻涕,绿鼻涕马上就要捆绑吊打他呢。”   

  孩子们说得大肚皮阎王哑口无言,只好牵着绿鼻涕回家去了。 
 
  这天晚上,贺士道同妻子商量了一下,觉得贺龙也不小了,该送到学堂里念书了。于是,贺士道又凑了几块钱,找到教私塾的贺良六。开始贺良六还不愿收,说贺龙太野性。后来,他看到贺士道拿出了光洋,才笑眯眯地收下。这叫见钱眼开。  

  从此,贺龙就开始上学了。贺良六又给贺龙起了号叫“平轩”,其寓意为:平步青云,翔雾连轩。贺士道又少不了道谢。贺龙上学的地方叫崇先学堂。崇先是贺家的祖宗,学堂名是贺家为纪念这位祖宗而起的。学堂其实不大,一间房子里,摆了些桌子。共有30几个娃娃,教书先生就贺良六一个人,笔管条直地坐在前面,手里拿着一把戒尺。他闭着眼睛晃着脑袋领着孩子们念:“赵钱孙李,周吴郑王,冯陈褚卫,蒋沈韩杨……”  

  孩子们也晃着脑袋跟他念。念完了《百家姓》,又念《三字经》:“人之初,性本善……”   

  那时念书,实际上是唱书,扯着长声,老师念一句,学生们念一句。贺龙跟着贺良六念了一遍《三字经》后,他站了起来,问道:“先生,我问个事可以不?”  

  贺龙这么一问,学生们都愣了。因为那年头没有学生向老师提问题的习惯。贺良六听见贺龙问话,抬起眼皮儿,说:“贺常常,你要说什么话?”  

  贺龙说:“先生,这‘人之初,性本善’咋回事?”  

  贺良六眼皮不抬地说:“这还不懂么,人之初,性本善,就是人一生下时性情是善良的,是好的。”  

  贺龙说:“既然一生下就是个好人,还上学干啥?不是越学越坏了吗?
 

  贺龙这话可把贺良六噎得够呛,他把戒尺往桌上一摔,说:“放肆,不许你污蔑圣人书。” 贺龙又顶了一句:“你不说明白,我不念了。”  

  贺良六真恼了,他拿着戒尺,颤巍巍地走到了贺龙身边,板着脸说:“伸出手来。”  

  贺龙只好伸出手,贺良六举起戒尺,拍拍地打了几下。那小手心顿时起了几条红血印,这血印马上又鼓了起来。打完之后,贺良六又慢慢地挪到讲坛上。像先前一样,领着孩子们念“人之初,性本善”。贺龙也跟着念,不过从他嘴里出来的词儿变成这个样子:“人之初性本善,老师越打越不念!”  

  他念着,周围孩子们都哄笑起来,贺良六虽然没听到贺龙念的是什么,不过他估计出贺龙没用心。他火了,罚贺龙到祖宗祠堂里跪了半天。贺良六前脚走,贺龙就偷着跑了出来。玩够了,估摸着快放学了,他才又跪到祖宗牌位前。第二天上学,贺良六怕贺龙再捣乱,又改念《百家姓》,而且专门要贺龙一人背。贺龙本来是想正经背的,可是一背起来就走了嘴,背成了:“赵钱孙李,老师拿笔,周吴郑王,老师上床,冯陈褚卫,老师盖被……”

  “啪”的一声,贺良六那戒尺拍在了桌子上,接着便气势汹汹地离开座位奔向贺龙,贺龙一瞅老师这气势,立时“出溜”一下,像个小泥鳅一样跑出了屋门。直气得贺良六手扶门框,冲着贺龙喊道:“贺常常,你跑吧,老子不教你了!”

  贺龙站在远远的地方,冲着贺良六喊道:“人之初,性本善,老师越打越不念!”   

  当天晚上,贺良六找到贺士道说:“你这娃儿,给我千两金子我也不教了。”说完又晃着头连连说:“朽木,朽木,朽木不可雕也。” 

  贺士道见贺龙不好好念圣人书,气得要打贺龙。又是贺英拉住了他。贺龙说:“爸爸,你让我学武吧。学文有啥用?我才不学贺良六那个酸样子呢。”  
 

  贺士道叹了口气说:“愿意学武你就学吧!”当地封建势力浓厚,地方豪绅富户成帮结伙,历史上即对外来人家称为“搬家客”,排挤和歧视的现象非常严重,甚至不许“搬家客”的子弟在当地上学读书,说是怕抢占了他们的“功名和前程”。贺家族祖在遭受歧视百般无奈之下,当时气愤地宣布说:“他们不让咱家学文,咱们就自己学武。”于是贺家的后院就成了校场,经常传出击拳格斗的喝令声和刀枪剑戟的撞击声,就这样,贺家的练武就一代代地传了下来。并有好几个人成了有“功名”的武举人或武秀才,在长辈们精心习武的时候,贺家的晚辈孩子们,从刚懂事时也就围在一旁边看边练,所以贺龙和他的诸多姐妹们,自幼就是从这种环境影响下成长起来的,每人都自然地学会了“三拳两手”的武术,同时也都养成一种机警果敢、不怕鬼、不畏强暴的英勇斗争精神。
 
  学武术,也不是件容易的事。说来也怪,贺龙却能受得了这个辛苦,每天和父亲练功。他生性聪敏,没多久,便把父亲的本事都学到了。于是,他又向村里其他懂武的人学。  

  贺龙有位堂叔贺士远,一身好武艺,尤其精通硬气功。贺龙要学,贺士远见贺龙胆量过人,怕他学会了伤人,因此不敢教。贺龙便暗暗地偷着学。后来贺士远发觉,大为感动,遂下决心教贺龙“铁头功”。   

  贺龙不仅喜武,且尤其喜水。小小年纪,就敢纵身跳下数丈的深潭。并能在水内睁开二目。如此本事,更使村中人惊奇,更谓其为“活龙”转世,缘龙乃水中之物。贺龙还喜马,且各种烈马到他手中都乖乖变老实。村中人又谓这是“龙马精神”,龙能降马,更说贺龙是“活龙”了。

相关文章
·开国将军廖汉生一生的政治生涯
·贺龙两把菜刀闹革命
·母亲生下我18天就开始长征
·贺龙智取汪家营旧址

版权与免责声明 | 进入论坛

 
图说分享
· 韩宗远:回看射雕处 千里暮云平
· 从访谈中了解不同视角下的土家族打溜子的历
· 老屋下的乐章
· 竹林内外
· 专访:梯玛后人田德武
· 李金初:一场教育改写人生的创新尝试
· 土家族学者覃代伦授课2018中国非洲国家
· 叶红专:难忘知青岁月

田隆信 土家音乐是我一

杨正午 土家山寨走来的

谭学聪 将土家族文化传播

潘光旦 土家族与古代巴人
· 李金初:美好人生核心素养体系初步构建  
· 洪家志:北京市第七批援藏干部雪域高原写...  
· 杨盛龙 用文字记录民族生活风采助推民族...  
· 向仍旦  
· 漫说杨盛龙有关湘西散文的创作  
· 李小琳 回到魂牵梦萦的奶奶家乡酉阳  
· 向云驹 论“文化空间”  
· 萧洪恩与土家族哲学研究  
   邓超予 为传承和弘扬土家族文化做贡献
   开国中将廖汉生与十世班禅大师
   彭剑秋 土家族文化的守望者
   土家姐妹将建土家族医药治疗不孕症基地
   土家族籍全国政协常委田岚的时代风彩
   杨再平 刻骨铭心的城乡差别情结
   周水秀 土家山乡的平安守护者
   袁仲由 为民族宗教工作续写新篇章
关于我们 |  网站介绍 |  管理团队 |  申请链接 |  欢迎投稿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大事记

版权所有:土家族文化网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菜户营2号楼6单元601室 
技术支持:北京瑞武陵峰文化发展中心    服务热线:15811366188   邮箱:tujiazu@vip.sina.com    
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或书报杂志,版权归作者所有或者来源机构所有,如果涉及任何版权方面的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京ICP备13015328号-2号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50059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