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土家族文化网  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作品评论
评《巴人河》:烈烈巴子国、浩荡大清江
                          作者:向国平  信息来源:中国作家网

 
   早在三百多年前,古容美土司诗人群中有一位名叫田舜年的诗人,他曾经写过一部《清江纪行》的游记体散文。由于兵燹事变,人事沧桑,原文早已散佚。我根据田舜年的行踪推测,那一部失传的散文顶多只写了从渔峡口到宜都入江口那一段清江的山光水色与风土人情。如今,我读到当代本土作家邓斌创作的《巴人河》这部长篇文化散文,深为其大气磅礴而震撼!

   作为长篇文化散文,《巴人河》长达40多万字,称得上煌煌大作!在立意上,这部作品关注社会的进程、民族的兴衰,强调生命力的劲健坚韧,强调良知与良心,强调洞悉社会生活、百姓疾苦、时代呼声。在表现方式上,采取了融艺术与学术于一炉的形式,兼及叙事、议论、抒情、描写与说明的多种手法,想像丰富,视野开阔,任笔头天马行空,自由驰骋,放开收拢可谓运用自如。在题材把握上,其思路从宏阔而高远的心灵世界出发,以深沉的忧患意识思索历史渊源,感悟时代风云,关注人性状态和人类命运,追求大向度、大命题之下的精神自省与道义承担,始终服务于社会文明的进步与发展。

   作者对巴人信史、对清江风情的理性思考,对土家族民族文化的苦苦求索,对自己民族火一般炽热的赤子情怀,对大散文笔调的成功驾驭,为读者提供了丰厚的文化营养与艺术营养。他让他的视野纵深五千年,横及八万里。《巴人河》章章节节中那些游刃有余的叙述,一泻如注的抒情,激情燃烧的描写,鞭辟入里的议论,让我们不仅仅熟识了从巴子国到土家族的地方民族历史,而且洞悉到祖先们开辟洪荒草莽的极其苦难而又悲喜交加的心灵史,还能够透过作者自身的心理流程,领略到他对于当今时代文明现状与发展前景的理性思考。

   总之,《巴人河》是一部涵盖历史、自然、社会、人生、宗教、哲学、经济、军事、文学、艺术等内容的真正的民族史书,是一曲对于烈烈巴子国、浩浩大清江的悲壮绝唱。从宏大的造势来看,如此抒写一个山地民族的悲欢离合与生死爱憎,应该是前无古人的了!

   我曾在一篇短文里说过:散文的艺术是抒情的艺术,也就是提供情感的艺术,就是让人感情有所依附的艺术。邓斌的情感是丰富而深切的,正像他所描述的那条清江一样,总是奔涌着朵朵浪花,荡漾着片片涟漪。他在《尾声》一章,连续八次呼喊着“清江哟”,对在群山拱卫的峡谷里呜呜咽咽歌唱了七千万年的清江寄托了多少情?倾洒了多少泪?给予了多少爱?

  “清江哟,你从岁月深处走来,/每一片浪,都回旋着远古巴人呜呜咽咽的牛角号。/清江哟,你以千古奔腾的血性和气概,/托举起清江儿女一往无前的民族之魂。/廪君的土船曾在历史淤积的涡谷逆流而上,/纤夫的号子旷久回旋在悠悠一线天;/穿峡而行的巴风为“踏啼之歌”伴奏,/总是在清江两岸山呼海啸般地传唱。/清江哟,我惊讶你为什么会在幽邃的洞府中久久流淌?/这寂寞而痛苦的穿越,是不是巴子国民及其后裔磕磕碰碰的岁月的写照?/清江哟,我惊讶你的涟漪为什么如此晶莹剔透、清光照人?/是不是掺和了历代“船老大”们过多的汗水与鲜血?/清江哟,我惊讶山崖上“背老二”那一声声苍凉激越的呼号:/可曾是轰动在郢都街巷的《下里巴人》最原始的脚本?/清江哟,我惊讶粗犷放肆的“撒尔嗬”为什么地动山摇:/是不是与屈原的《九歌》、《离骚》、《招魂》同系一门血亲?/清江哟,卧龙吞江,你跌落的辉煌是一卷难以破译的天书啊!/清江哟,惊涛出世,你涅槃的姿态如掠起惊天狂飚的火中凤凰啊!/……”作者就是从这种情感出发,来审视苍茫夷水(清江)的生命倒影,母性土地的人文画卷;就是以这种情感来审视与解读八百里清江的古往今来和他所属的那个民族。作者感情澎湃地叩问滔滔清江、莽莽群山:我们从何而来?我们是谁?我们走向何方?这一连串的惊世之问,是作者和这个民族始终不渝追寻的宗教命题与哲学命题。正是这些问询,升华了一个民族的亘古渴望,也升华了作者自己关于生命的价值取向。
作者在清江与长江的合流处观看两道不同的江水浩浩荡荡的大融合,发出充满深情的慨叹:“当这样一川玉液融入滚滚大江,究竟是一段绵长历史的尾声呢?还是一个全新时代的序曲呢?……任何一次江河的融合,正如人类文化的交融一样:过去了的决不会了然无痕。序曲,总是在尾声的袅袅余韵中悠悠传响。”

   是的,廪君带着部落迁徙,清江的碧潭,总是真切地映照他们辗转漂零的行踪;清江的波涛,负载过他们抗争的血液,涌流过他们悲欢的泪水;清江的激流险滩,永远回旋着他们慷慨悲壮的进行曲;清江的血脉,也记录着他们烈火般的爱情与追求。清江自身三明三暗跌宕起伏的生命,是不是暗示着巴人历史的艰难行程呢!伏流、暗礁、险滩、狂涛、激浪切割的大山,风雨剥蚀的溶岩……该是镂刻着多少惊心动魄的往事啊!

   廪君与盐水女神的恋歌,是“比兹卡”的祖先为他的后裔们奏响的优美而凄艳的婚恋文化的序曲,也为我们留下了一笔永世不朽的文化财富。这些财富的宝库,至今仍深藏在清江大峡谷那座激情狂放的“日天笋”上和那个汩汩流淌生殖基因的“玉女盆”里。莲峡河那座“情郎峰”和它对面的“美女洞”阴阳互补山川交合的生态,“施鹤要”小镇上代代传承的“女儿会”,永远吟唱着“行不得哥哥,不如归去”的情种“恨虎”鸟,以及幽会于森林公园的“树缠藤”…… 把一个古老民族的人性与爱心张扬得淋漓尽致。《巴人河》更向我们讲述了曾经发生在“女儿寨”的故事:“很长的一段日子里,一对青年男女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在那些幽邃的洞室里,日夜缱绻,同享男欢女爱之乐。数千年后,我与一群土家族血性男儿攀爬在据说是盐水女神居住过的恩施州府南郊女儿寨的石壁上,深入到一眼一眼太古般深邃迷茫的洞穴之中,仍能感受到重重叠叠的洞穴里弥漫着天地交会、阴阳融合的气息,残留着酝酿生命、繁衍人类之举的袅袅余音。男性的刚毅与粗犷,女性的秀美与温柔,经过岁月的风化与积淀,有机地凝聚成了密匝匝的石笋、石菌、石幔、石砚、石钟乳、石珊瑚之类生机勃勃的凹凸之物,向我们演绎着人类两性基因由来已久的和谐与冲撞。”

   数千年来,巴人与他们构建的巴国,从“君乎夷城”到定都江州(今重庆),从“白虎之巴”、“龙蛇之巴”、“鱼鳖之巴”等部落间的分分合合,到巴与夏、巴与商、巴与周、巴与蜀、巴与楚、巴与秦等军事政治势力之间的兵戈相向,胜负进退,这样的历史行踪正如清江的暗流伏波,在岁月的空间里迂回曲折,难以历数。巴国与巴国子民在巴人长河中的坎坷历程、惨烈命运经作者浓墨重彩的渲染,不能不令读者心旌震撼,仰天长啸!

    巴国将军巴蔓子宁舍头颅不舍城的故事,是《巴人河》叙述巴人历史的精彩之笔。这个故事虽在民间广为传颂,但作者更以生动的心理描写和悲壮的细节刻画将巴人血性展示得惊天地而泣鬼神。在悠悠漫漫的岁月长河里,巴蔓子的灵魂与日月同辉,为土家民族创造了灿烂的血性文化,为此后土家族英烈的浩然正气奠定了坚实的人格基础。
巴氏五子流入五溪后,巴国不存,巴人尚在!正如作者所叙述的那样:“‘卧龙吞江’,江水因跌落而变得像冰雪一般皎洁,因被吞噬而变得像雷霆一般响亮。”正像清江经历了“吞江”之后的困厄又一往无前融入大海一样,巴氏子又虎长啸而归山,在武陵大山之中,在清酉溇澧之畔“避秦时乱”休养生息,“水散巴渝下五溪”,从而渐渐衍生成了当代土家族这个优秀的文化群体。

   在其后的文化生态里,《巴人河》的作者认为这个民族驾驶时势,一路浩歌。《巴人河》第二章中如是表述:“土家族人的血管里汹涌的是春秋时代巴人的血液,无论是‘叛’还是‘服’,均是为了寻求一种民族的崛起、精神的自由。鉴于自然的和社会的环境约束,他们总是对新兴的统治集团寄予较大的期望值,认为可以在接受封号的同时获得广袤世界的尊重与认同,而当封建王朝的根基一旦稳定下来,被称为‘蛮夷’的‘土司王爷’们发觉自己仍在被控制、被利用、被歧视的境地里无力自拔,物质困乏,精神困厄,他们的命运在天险山河里如风吹柳絮,雨打浮萍,于是,巴民族强悍、尚武的灵魂又复活了!在‘反抗——镇压——反抗’的生存逻辑里,土家族一次次以鲜血和生命来维护自己民族的精魂,于惊心动魄的近身搏斗和残酷杀戮中成就尊严,血祭理想,绵延着几千年来的凛凛雄风!”单相程、覃儿健、田颜伊等为民请命,难道不是巴蔓子精血的基因所致么?田世爵魂断水乡,陈连升血洒南疆,向燮堂冲冠一怒,还有和平建设时期为决战贫困舍生忘死的郑友福、安国祥、曾广玉、周国知等人…… 难道不是都亭山人文的血性绵延么?

   清江的历史是厚重的,巴人的文化是灿烂的,土家民族的前程是美好的!《巴人河》的作者叩访清江之首,是为了追溯一个民族的源头。他站在都亭山之巅看到巴国不朽的“夷城”,看到巴蔓子神情自若、高高昂起的头颅,想起了“哭嫁歌”与“撒尔嗬”的袅袅余韵。他走到清江之尾,看到高楼林立、大道纵横、高峡平湖,想起了廪君的巴氏短剑和原始部落的树窠;看到乘风破浪的巨轮,想起了巴人古朴原始的“土船”独木舟;听到汽笛长鸣,喇叭高歌,想起了远古那一缕呜呜咽咽的牛角号声。一个民族是怎样从苦难而困厄的远古走到今天这样的现代化世界里来的呢?邓斌在他的《巴人河》里默默地思索着,也牵引着我们这些读者与之一道凝思。“风月狂挑吟担,江山养就豪骨!”田舜年的豪放之语令邓斌获得了寻找民族根系的巨大力量,他站在“比兹卡”美好憧憬的平台上庄严宣布:“大山的古老艰辛的历程,清江的流血流泪的岁月,我的人生的起跑线,可以在时间长河里淘汰,可以被自然之页勾销,可以任现代文明替代,但是,它不应该被记忆所淡化,不应该被传统的史册所疏漏。丢掉它,就丢掉了土家人的灵魂!”

    一个“哭着来,唱着去”的民族,憧憬未来的信仰是坚定的,追求理想的意志是执着的。邓斌这位鄂西南土家族的“末代背夫”告诉我们,清江的纤夫、溇水的排客、酉水的艄公、红土溪的背篓会、“施鹤要”的“背老二”等等,都已随着清江点燃的圣火和人间天堂后花园的崛起而离我们渐行渐远,走向了古老的“神社”。然而,作者认为:“任何一个民族,在历史的进程中走完一段坎坷,前面又会出现新的坎坷”,“人类在除旧布新的同时,还必须以悲剧的心境重构我们民族的精神文化,从浓烈的忧患意识中,升华出每一个人的使命感与责任感”。于是,清江,就永远“汹涌在巴民族的胸脯里”!“澎湃在”作者的“血管里”,《巴人河》正是以强烈的使命感和忧郁感引发读者的深深共鸣,并使得这部书的主题从遥远的过去起步, 一直指向了遥远的未来!
(作者系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鹤峰政协退休干部)

相关文章

版权与免责声明 | 进入论坛

 
图说分享
· 韩宗远:回看射雕处 千里暮云平
· 从访谈中了解不同视角下的土家族打溜子的历
· 老屋下的乐章
· 竹林内外
· 专访:梯玛后人田德武
· 李金初:一场教育改写人生的创新尝试
· 土家族学者覃代伦授课2018中国非洲国家
· 叶红专:难忘知青岁月

田隆信 土家音乐是我一

杨正午 土家山寨走来的

谭学聪 将土家族文化传播

潘光旦 土家族与古代巴人
· 李金初:美好人生核心素养体系初步构建  
· 洪家志:北京市第七批援藏干部雪域高原写...  
· 杨盛龙 用文字记录民族生活风采助推民族...  
· 向仍旦  
· 漫说杨盛龙有关湘西散文的创作  
· 李小琳 回到魂牵梦萦的奶奶家乡酉阳  
· 向云驹 论“文化空间”  
· 萧洪恩与土家族哲学研究  
   邓超予 为传承和弘扬土家族文化做贡献
   开国中将廖汉生与十世班禅大师
   彭剑秋 土家族文化的守望者
   土家姐妹将建土家族医药治疗不孕症基地
   土家族籍全国政协常委田岚的时代风彩
   杨再平 刻骨铭心的城乡差别情结
   周水秀 土家山乡的平安守护者
   袁仲由 为民族宗教工作续写新篇章
关于我们 |  网站介绍 |  管理团队 |  申请链接 |  欢迎投稿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大事记

版权所有:土家族文化网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菜户营2号楼6单元601室 
技术支持:北京瑞武陵峰文化发展中心    服务热线:15811366188   邮箱:tujiazu@vip.sina.com    
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或书报杂志,版权归作者所有或者来源机构所有,如果涉及任何版权方面的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京ICP备13015328号-2号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50059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