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土家族文化网  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名人轶事
李达沿河见贺龙

                                 信息来源:沿河党史办


    石阡地区杀机四伏,红六军团却一无所知。10月7日清晨,李达率前卫红十七师五十一团进入石阡以南甘溪镇,全军团则在甘溪至官庄一线的山路两旁就地休息,许多战士倒下就进入梦境。甘溪镇阴森森地,没有一点动静,家家关门闭户。被国民党渲染成“怪物”的红军还在十里之外,老乡们全吓得逃到山里去了。太阳爬出东山,不声不响地打量着黔东的山山水水。甘溪镇北,三个穿黄色上衣和短裤的男人,身后跟着一条狗,顺着通往石阡的大路向这边走来。“娘的!”营长周仁杰一看就觉得不对劲,命令两个侦察员装扮成保长,打着阳伞迎上去,皮笑肉不笑地表示欢迎,没等对方反应过来,便一个挟着一个,拖进了甘溪。掉在后边一个见势不妙,和一条狗扭头就跑得无影无踪。审讯中,那两个家伙承认是桂军第十九师的侦察兵,第十九师正向这边开来。 李达不敢怠慢,立即上报军团首长,并命令部队一边吃饭,一边占领有利地形。

    不一会儿,桂军第十九师先头部队出现了,顺着一条干涸的河道,向甘溪隐蔽地进入,太阳当顶时,敌主力赶到,向红六军团阵地展开攻击。时值中秋,草木开始枯黄,甘溪一带每一个山头都在爆炸中燃烧,枪炮轰鸣,弹雨横飞,杀声迭起,情景异常悲壮。令红军指战员万分恼火的是,桂军特别难打,个儿小,动作快,精得像 “广西猴子”;且武器也好,每个班都有一挺轻机枪。他们进攻时几十挺机枪一起扫射,压得红军战士们抬不起头来。红军部队用的是自制的马尾手榴弹,在山地树丛中,扔出去常常挂在树上,好多落在地上又不开花。

    天黑了好长时间,军团首长已经突出重围,李达这才在机枪特务营的掩护下,率部撤离战场。可在星光下清点人数,只有红四十九、五十一团的两个团部和机枪特务营,大部队被打散了,和军团部也失去了联系……

    在甘溪战斗中,红六军团前卫四十九团及五十一团机关人员及机枪连,在军团参谋长李达和团政委晏福生、苏杰的率领下,突破敌人的重重封锁,出镇(远)、石(阡)大道,向东北方向的江口前进。进入江口后,经新罗、闵孝、红石梁、茶寨到达德旺。12日,经坝梅寺,绕梵净山、马脑山,至永义、邪土坝之间地带。13日,到达来安营附近,由于此时红三军主力已全部开到沿河,他们一直不知道红三军的情况。通过询问才了解到这一带常有部队活动,但不知是什么部队。李达分析,认定是贺龙的部队。14日经印沿边境的三合、暗塘一带。15日,到达枫香溪、谯家铺、铅厂坝,这时李达等已断定红三军在沿河县城附近一带,于是精神大振,从沿厂坝出发,走了不到半天就赶到了水田坝。

    据李达回忆:我带着先头部队,走在主力前面,担任前导任务。10月7日,我们行到甘溪,不幸被桂军廖磊所部抄了我们的后路,切断了我们与主力部队的联系。所幸这一带林源草密,山峦曲折,便于隐蔽,我们冲出敌围后,就钻进了山沟,总算甩掉了敌军。我这时清点了人数,只剩下第四十九团,五十一团的两个团部和一个机枪连,总共才四百多人,其他同志在突围失散了。我们与军团首长失掉了联系,下一步应该怎样行动呢?如果我们折回去寻找主力部队,很可能在途中即重陷敌围,亦有被歼危险。我们先头部队的任务是找寻二军团。而据当地老乡介绍,我们这里距印江只有两三天的行程。如果我们能很快找到二军团,请求贺龙同志派部队接应六军团主力,比我们这四百人的作用要大得多。想到这儿,我就决定先找贺龙同志,把剩下的人临时编成了一个先遣支队,朝着印江方向飞奔前行。

    再说李达率红十七师两个团部和机枪特务营冲出敌包围,与主力失去了联系之后,又走散了机枪营营部和一个连,也是从大地方一带钻进了山沟。尽管四面都是敌人,但这里渺无人烟,林深草茂,敌人难以发现。

    李达和红四十九团政委晏福生、红五十一团团长苏杰等坐在溪涧边,吃着一种白白的透亮的像水晶似的野果子,讨论下一步的行动方案。杀回去寻找军团主力?不,不行!李达认为:军团主力肯定不会在原地,我们并会重陷敌人包围之险。与其去找军团主力,不如先去找到贺龙,请贺龙派部队接应六军团,比我们这400来人再陷死地要强得多。

    李达率部队出发了。没有地图,满眼茫然。没关系。李达不时看看手里拿着的像个黑乌龟似的铁家伙,这是一个英法联军攻占虎门时遗留下来的法国指北针,虽然老态龙钟,但像个老仆人似的本分得很。阴雨天在山里转来转去,全凭这个法国佬指别方向。
 
    老乡们说,梵净山西北一带有部队。是国民党军,还是土匪呢?

    “不是官兵,”一个砍柴的中年人很肯定地说,“也不像是土匪,他们不抢我们老百姓的东西。”大家认为是红二军团无疑。
 
    1934年10月15日早晨,李达率部刚刚上路,先行的侦察员跑回来报告,他们碰到一个骡子客,说沿河县枫香溪镇附近确实有红军。

    “枫香溪?”“枫香溪!”“枫香溪!”……400来人兴奋地叽叽喳喳,走起来甩胳臂撂腿,浑身是劲。走到沿河水田坝时,这时侦察员跑过来报告,说前面山头上有部队占领。李达摸过去,隐蔽在树丛中用望远镜观察。山上的部队全是老百姓服装,不是白军。他们好像也发现了山下的部队,作戒备行动。看他们的战术动作,颇为规范,似经过严格的正规训练,不会是土匪。
“他们是红二军团的部队!”李达果断地下令,“快,组织喊话,以免误会!”

    山下立刻发出一阵阵长腔大调的呼喊:“我们是红六军团——来找你们会师的——”“你们是红二军团吗?我们是来找贺总指挥的——”这一喊果然灵验,山上跑下一个小伙子,这个人是贺龙的警卫连长刘显清,他看着山下部队的服装,还是有些猜疑,红六军团是制式军服,不像红三军过了这么多年的苦日子。他似怕泄露军机,不说话,有些公事公办的样子。李达取出纸笔,垫着公文包,匆匆一挥。

    “贺总指挥:我们是红六军团,奉中央军委命令,从湘赣边根据地出发,前来寻找红二军团会合的。我是红六军团参谋长李达,率先遣支队走在前面,希望同你会面。”

    信被带走了,李达一屁股坐在石头上,心头猛然间掠过一阵悲凉。对于贺龙的名字,他早就如雷贯耳,但从未谋面。他是否知道中央派红六军团来会合呢?纵然接上了头,他不能马上派出援兵,我这个参谋长怎么对得起仍在敌人包围中的任、肖、王首长啊……,李达像那著名雕塑《思想者》,抱着脑壳冥思苦想的当儿,山上下来几个人,疾步走来。“李达同志!”,其中一个人气宇轩昂,嗓音洪亮,“谁是李达同志?”李达见到贺龙,激动得热泪盈眶,精神一振,迎上去:“我是李达!”那人握住李达的手,爽朗地哈哈大笑:“好啊! 真的撞到你们哕! 我就是贺龙,你们辛苦了……”
 
    这就是贺龙?头上戴顶礼帽,脚穿草鞋,一身深灰色的老农服装,外表像个骡子客,只有那磅礴之气,让人感觉到大将雄风。“这是我们的政委关向应同志!”贺龙做个手势。“关政委!”李达敬军礼。他没想到,关政委生得这么瘦小。“李达同志,你们辛苦了!”关向应亲热地和李达握手,看看远方,问,“弼时同志来了吧?”李达的心情沉重起来,紧着嗓子眼说:“弼时、肖克、王震同志,还在后边和敌人作战。”

    贺龙、关向应同志听罢,立即紧锁双眉。贺龙对李达说:“李参谋长,你先把队伍带上山休息,咱们再研究一下接应他们的办法。”

    李达在回忆录中写到: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贺龙同志,他那平等待人,豁然大度,在危难之时毫不迟疑地援救兄弟部队的豪爽气概,给我的印象极为深刻,至今还萦绕在眼前。

    贺龙率部南下接应

    在红三军军部,贺龙叼着烟斗,眯着眼想心事;关向应膝盖上放着一大摞从沿河县邮局缴来的报纸,一张一张地反复看,还往小本本上抄录着什么,专注得像一个老学者。

    没有电台,与外面的世界基本隔绝,对国民党的报纸反着意思看,一般不会错,而且还可能得到一些兄弟苏区的消息。“啊?!军长,你看这疙瘩!”关向应抖着报纸,惊喜得咳嗽起来,模仿贺龙的语气叫道,“你看你看哕,六军团来了嘞!”报纸上说:“共匪肖克、王震率六军团由江西遂川窜向南方,共匪中央代表任弼时亦同行……江西肖克匪部第六军团窜人黔东,企图与贺龙匪部会合……”

    “怪不得呢!”贺龙拿过报纸,看看上面的日期是8月底,默想了一下,说:“小关啦,看来六军团出发已经一两个月了,如果是来和我们会合,应该到了黔东地区,敌人都冲他们去哕!”“是呀!现在是10月中了,他们应该到了黔东!”

    “不能等!”贺龙如临大敌的样子,“红六军团远道而来,人地生疏,我看我们要全军出发,去撞撞看,争取早下子撞到红六军团!”第二天,l0月12日,红三军兵分两路,军部率红七师为一路在西;师长钟炳然、政委廖汉生率红九师为一路在东,齐头并进,直指梵净山区。指战员们听说是去“撞”红六军团的,一个个眉开眼笑,走起路来两脚生风。
 
    夏曦在沿河县铅厂主持苏维埃工作。贺龙、关向应、卢冬生路过铅厂时,向夏曦汇报部队的行动。听说红六军团要来,夏曦当然高兴,但他沉默了许久,轻轻地摇了摇头说:“不会是敌人的欺骗宣传?他们有什么理由离开井冈山根据地呢?”“我想他们确实来了,”贺龙肯定地说,“至于原因嘛,哪个晓得,见了面就知道了。” 夏曦也想随军行动,但三个人一起劝阻——应该是反对啊,特别是卢冬生,一点铺垫都没有:“军长政委跟着我们红七师,我已经很紧张了,再加上你这位主席,那还得了!”
 
    自从接到中央的批评信后,夏曦似乎换了一个人。在贺龙和关向应的面前,他不再那么自信和固执,也没有多少主见了,只是一门心思扑在根据地建设上,从一个区一个乡的苏维埃政权抓起,潜心培养土改工作干部,亲自授课,打土豪怎么打,如何按罪恶大小财产多少区别对待;分田地怎么分,如何按上、中、下三种田搭配组合……搞得很细。他不再夸夸其谈,也不大过问军队事情,没日没夜地工作,似在赎罪一般。“那我就不去了,”夏曦有些凄然地笑笑,对关向应说,“要是见到弼时同志,一定代我向他问好!”

    贺龙低头想了一下,猛地挥起右手,说:“好,我们准备一下子!政委你说呢?明天就出发,接应红六军团!”“事不宜迟,”关向应点点头,“越快越好!”
 
    就在同一天,钟炳然、廖汉生率领的红九师与走散的部分机枪特务营的同志遭遇了。红二十五团五连连长黄新廷在战斗中拾到一挺机关枪,正高兴呢,发现一个伤员头戴红五角星军帽……我的妈呀,这不是红六军团嘛!团长常德善和政委汤成功连夜集合部队,一路走一路喊:“我们是贺龙的部队——”,“我们是来接肖军团长的——”,终于,亲人相见了。
 
    贺龙和关向应第二天一早率部出发时,李达要求带着红六军团的同志同行,担任前驱。贺龙却很不放心。“李参谋长,有你跟我们一起走就可得了,其他同志不要去了吧,”贺龙说,“他们太累了!”两个团部和机枪特务营听说要把他们留下来,坚决不干。“好吧好吧,”贺龙笑着说,“我是怕你们掉队嘞,不过,你们记着,万一掉队了,就到枫香溪地区去找夏曦同志。”
 
    谁会想到掉队呢? 随行的红六军团保卫局科长谭善和发现,贺龙的部队人人都是飞毛腿,日行一百二三十里,似乎非常轻松,坐下来打好两双草鞋,一双自己用,一双送给红六军团的同志,然后才兴犹未尽似的睡觉。

    红三军这时已深入白区腹地,贺龙和关向应都有些担心。且不论随时都有陷入三省之敌重围的可能,刚开辟的新区还不巩固,只留着贺炳炎一个独立师在看家,万一敌人探知红三军主力南下,乘虚而人,后果不堪想象。

    为了尽快找到红六军团主力,决定发兵两路,主动出击。贺龙下达命令:“我们去碰、去撞红六军团!”红三军除了天天强行军外,贺龙指示把声势搞得越大越好,一路刷标语,喊口号,“热烈欢迎红六军团!”“红六军团同志辛苦了!”……扫荡松桃,驰骋印江,纵横江口……红三军所到之处,地方官僚惊慌失措,报纸上立即出现了《贺龙匪部企图南窜接应肖匪》的通栏标题。

    这条新闻把红五十团团长郭鹏高兴坏了。红五十团在团长郭鹏、政委彭林率领下,完成了掩护任务后,懵懵懂懂地在大山里转圈。这天,他们来到一所山中小学,郭鹏从一张国民党报纸上看到了《贺龙匪部在沿河印江一带骚扰,向西南方向蠢动》的消息,全团传出,大伙儿激动得路都走不动了。他们正爬梵净山南麓的苗玉山木根坡时,远方传来军号,是红六军团问话的号音:“嗒嘀涌……嗒嗒……”,小号兵呆了一刹那,举起军号,猛吹起来:“嗒嘀嘀嘀……嗒嘀嘀嘀。”军号亲亲切切,见面时却把彭林政委看傻了:不是红六军团!这是什么部队呀?头上戴的有草帽,有斗笠,有礼帽,有青布缠头……穿的有长衫,有短衫……惟一统一的是,每个人的胳臂上,都系着一根红艳艳的带子!就凭这根红带子,彭林和战友们眼里顿时涌出了泪水:啊,红军,贺龙……。钟炳然和廖汉生率红九师和部分红六军团的同志,高举着双手,扑向亲人。

    就在第二天,l0月24日傍晚,两军于薄冥雾瘴中相会在印江县木黄镇。


相关文章
·从黔东田氏土司沿革谈“改土归流”的历史必然性
·土家传统文化传承与创新的生动实践
·沿河土家学会助力提升文化软实力促进经济社会全面发展
·沿河土家族自治县举办第二届武陵山片区土家山歌邀请赛
·土家山歌唱响武陵山区“民族好声音”
·沿河打造土家山歌文化品牌
·第二届武陵山片区土家山歌邀请赛9月28日在沿河举行
·沿河唱响生态文明建设和谐乐章
·沿河土家族自治县文化旅游商品加工项目
·沿河土家族自治县乌江水上娱乐中心建设项目

版权与免责声明 | 进入论坛

 
图说分享
· 土家族学者覃代伦授课2018中国非洲国家
· 叶红专:难忘知青岁月
· 艾前进:我对恩师张必清的记忆片断
· 莫氏第四代传人莫淑珍
· 田华咏
· 土家“刀王”向前和的三棒鼓人生
· 李金初:美好人生核心素养体系初步构建
· 向菊瑛的音乐人生

田隆信 土家音乐是我一

杨正午 土家山寨走来的

谭学聪 将土家族文化传播

潘光旦 土家族与古代巴人
· 李金初:美好人生核心素养体系初步构建  
· 洪家志:北京市第七批援藏干部雪域高原写...  
· 杨盛龙 用文字记录民族生活风采助推民族...  
· 向仍旦  
· 漫说杨盛龙有关湘西散文的创作  
· 李小琳 回到魂牵梦萦的奶奶家乡酉阳  
· 向云驹 论“文化空间”  
· 萧洪恩与土家族哲学研究  
   邓超予 为传承和弘扬土家族文化做贡献
   开国中将廖汉生与十世班禅大师
   彭剑秋 土家族文化的守望者
   土家姐妹将建土家族医药治疗不孕症基地
   土家族籍全国政协常委田岚的时代风彩
   杨再平 刻骨铭心的城乡差别情结
   周水秀 土家山乡的平安守护者
   袁仲由 为民族宗教工作续写新篇章
关于我们 |  网站介绍 |  管理团队 |  申请链接 |  欢迎投稿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大事记

版权所有:土家族文化网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菜户营2号楼6单元601室 
技术支持:北京瑞武陵峰文化发展中心    服务热线:15811366188   邮箱:tujiazu@vip.sina.com    
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或书报杂志,版权归作者所有或者来源机构所有,如果涉及任何版权方面的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京ICP备13015328号-2号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50059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