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土家族文化网  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作品专辑
乡土底层的焦虑和诗意找寻
                   —— 兼论彭承忠的中篇小说集《牟鸭客浪漫夏夜》
                             作者: 胡礼忠  信息来源:土家族文化网


    朱志荣说:“文字既可净化环境,也可能污染环境。”现今,因为地域文化的差异而呈现的多元文学景观中的边缘文学,以立足于西部文化色彩的基质,突兀浓郁的地域特色,但又没有拒绝传统文学和中原文化的绚丽,在包容和独创物质的血肉肌理里,通过对本地域真实层面描写,以及最基层乡民的生存,生活状况及文化心理等方面素质的表现,作品的主题意蕴通过人物命运变化在时间和空间的横纵坐标的历史轨迹的交织的描写表达作家价值取舍与文化立场,让世俗生活、世俗平凡的人情情爱琐碎生活等人生况味演绎得淋漓尽致,使他作品实现了农耕文明回忆中的诗性审美,把这一独特的富有民俗文化内涵的区域内人性和自然生态中顽强,稳态的保存,使得区别于其它地域所不具备的古老纯朴、粗犷;自然、和谐的善与美,体现着作家的主体建构精神和审美的追求,他的理想也在于他创构的文学体现他的心灵,是啊,人类在去文学的途径中去反观自身的欢娱与悲愁,艰难与达意。文学通过自然生态的人文文化的导引,彭承忠的中篇小说集《牟鸭客浪漫夏夜》较好的体现了以上精神。
                                                                    一
    彭承忠把艺术表现力的追求放在熟悉的底层生活的书写中,运用心性、悟性对故土感恩并进行底层书写,让艺术规律言合了乡土本质性的理解、人物性格的刻画也服从了艺术表现,让作品对底层现实困境的真切反映,少了对人物性格的极端化描写,多了感人的情节结构,少了让读者摸不着头绪的心理结构、零散结构。多了和底层相通的朴素纯净语言,在这里,正视了底层苦难与拯救等重大问题,底层民众的精神状态受到重视而变得清晰。我认为仅仅为了文学价值而写作,写不出好作品。我认为底层生活的形式到现实,只有和底层人物的真实精神、心理结合起来,才能产生作品价值和品味。读彭承忠的作品,作品中表达了底层人物的性格、生活状况的艰辛和苦难,体现了一个作家良知和责任,有良心的作家是不能避开真实情感的流露与观念的表态的;是不能满足文字符号游玩和文本结构的掌控,而是要明白自己的社会责任和身份,不能丢失和历史现实良知相遇后的对话时机和丧失想象天空表述和展布的能力与立场。我认为对生命价值的提升,对人类理想的渴慕与找寻需要作家的自信。

    在彭承忠的作品中的民俗民间文化的质地,让他的作品符合西部的特质“三画四彩”,美学基调上显出了包容性,接纳性和浪漫性。海耶斯(I,h,hyyes)“认为民族主义是一种具有民族意识的爱国主义,一个民族就是一个群体,他们说同一种方言或者他们使用的语言是互有密切关系的方言,他们是具有自己独特文化的群体。”我认为文化的差异,正是文化价值追求时的特质体现,文化的差异和落差性就会使文学艺术展现广袤空间。鄂西地域由于汉文化和自然宗教、传承着的土家文化的交织、碰撞、融洽,体现了土家族特殊文明形态的决定和影响,使鄂西现代文化呈现绚丽斑斓的美学风格。从物象审美上的风景如画、风俗如画、风情如画的美学形态。而这个地域的内质上又具有自然色彩,神性色彩,流寓色彩和悲情色彩的基调。赫尔德提出“不同民族的自然环境造就了民族差异,通过历史流变,这些差异逐渐演化成独特的民族单元,形成独特的民族结构,反映民族性格和民族精神”

    浪漫的民族主义是民俗学运动这是不容置疑的,W?威尔森说“无论何时,当许多民族转向过去的民俗,并从中寻找自己的信仰和未来发展的精神时,总是走到赫尔得建构的模式上”。每个民族在本质和历史上和自己独特的文化组成在一起,是区别于其它的有机体。民族于人类生存、发展、贡献必须依托这个民族的文化,必须传承优秀的,而在整个民族文化和历史模式中的民族精神,民歌就最能表达这种精神,因文化基因的断裂或破坏,修复和拯救就是寻找断裂时破碎文化基因时开始存在民歌,用它来继接民族精神。这永远是激动人心的话语,在彭承忠的作品中这种修复、拯救的焦虑是随处可见的。在作品中我们读到了他的持守和默默奉献。 
                                                               
    我有理由相信在他小说创作中受到女权主义影响。使他小说自觉具有生命追求,母性表达的女性心声维护母性话语权利的特质。瓦尔肖特强调“女权主义文学基本内容是描写女性独有的生命过程”“作为女儿,妻子和母亲的经历”。这在他作品中《走脚女》中的彭七幺,《牟鸭客浪漫夏夜》中的鄂伦春女子陈朵华,还是《阳春三月天》中的桐花,《清泉绕过家园》张五幺,《倾斜的山寨》中小玉等系列妇女形象通过文字艺术反映她们的生存生活状况,开辟了他不温不火、寄予旧情、理性和独特的女性审美视野。她们的生活、生存、生理状况,在近当代社会的经历和体验,表现她们七情六欲,抗争、美好期望,当然在性和性的体验的描述上他总能体现男性作家的人文关怀和理智。他的妇女系列形象是健康、积极,充满人文意义的,他实践着他结合地域、民俗、民风和现实主义中女性权力话语的表述。这是他对传统男人文学、女性的扭曲、荒诞、邪恶等歧视女人男权文学的背弃。他笔下的女性那种脱俗的气质,母性崇高品质,温婉而又泼辣的个性,在悲喜剧的笔触中通过男性人物映衬,是比较成功的。

    彭承忠在《牟鸭客浪漫夏夜》的女性人物陈朵华和牟鸭客是叙事主线,他通过陈朵华个人生存,生活命运主动把握,以及牟鸭客性饥渴,性焦虑和女性实现性支配权力和性和谐的结局。完成了他对自然和人、人与人和谐的述写。男人的豁达和包容,这正和彭承忠介于男人文学和女权主义之间而体现不温不火的立场。在现代社会的交流、互动,带来社会各因子间的变动(包括婚姻、理想、追求等)包容、理解、接纳的博大胸怀有利创作观念上的开放和克服狭隘的民族主义意识。他知道,乡村道德的动摇、乡村伦理的失范、乡村人物生存及生活价值面临来自社会、心理、压力和人性的考验。牟鸭客当在孤独和一个人时哼起山歌“鸭子客哟,鸭子客,一根篙篙十八节,两个卵子像鸭蛋,鸡巴象根乌捎蛇”正如他说,男人的焦虑在自然和谐中寻求生活上愉悦和慰籍。而“鸡巴、卵子”只是从尘世的追求转向永恒的目标的一种手段。在结尾处彭承忠精彩的一笔就有了女权和人性的对接。“……陈朵华为牟鸭客轻轻哼唱起鄂伦春的家乡歌,并作了翻译。公哒啦嘟/母撒马嘿、莫沙黑嘟育哆,北也北特……”而“牟鸭客半坐起身子,一手抚着陈朵华的头发一手抓住她的小手,唱起了十八摸:摸到姐的头发边,光光溜溜象丝线,摸到姐的眉毛边,弯弯柳叶一条线,摸到姐姐的眼睛边,两窝秋水似清泉……唉唉唉,你这是摸到姐的什么呀?程朵华笑着紧紧抱住了牟鸭客……”。

    在《走脚女》中的彭七幺从幸福的少年到人生突变到童养媳,流浪他乡在走投无路时当了“走脚女”落入匪窝,后回到家乡建功立业,当了女“干部”赢得爱情、生育、到又失去爱情。“文革”结束恢复党籍与干籍。她的命运折射出这个地域这个民族妇女的忍辱负重,命运多难的生存、生活状况。作为超越的情爱,找到诗意人性的温暖,彼此拯救慰藉和内省中,找到人性本能,善良和正义。在苦难叙事中令人怀想对不幸命运的敬畏,一种对未来的期待灰飞烟灭彭承忠的写作追求。邓斌说:“结合彭承忠小说中其它女性形象来比照,我们不难看出,武陵山地农村的女人们在社会底层的挣扎与奋斗之中,竭尽全力追求着爱,追求着美,不仅以她柔弱的肩头承受着山一般沉重的凡俗人生,还带着身心的紧紧伤痛完成了她们作为女人的社会宿命。”这也正是彭承忠在湖北文坛乃至中国文坛上对女性问题紧张关注,张扬女权、关注女人、关注生活、推动男性作家对女权主义文学身体力行取得成就的方面所作努力。 
                                                         
    我认为彭承忠试图在现实主义、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三种文学形态中找到属于自己作品的诗性。在现实主义关心的是理性心理,着眼于人的头脑,而后现代主义寻找的是心灵存在和人的心灵属性,注重身心对现实生活的指导和调节,而后现代主义从文化视角介入对人的理解,将人的欲望物化,把人的身体给予文化的意义,用身体作为文化存在和文化发生来关照本我。文学即人学,离不开反映人的存在和对人性的揭示表现。体现大众化狂欢趋势。如何完成诗性精神的寻找,这是彭承忠在思考和实践的问题,我认为好的文学作品首先要感动心灵,因为文学和艺术都是人类情感的符号,你不能感动人,行吗?二是作者作品的表达“责任”和“涵义”延伸需读者解读和加深创造,读者对你的选择太重要了,让他的阅读成为一种真正意义身心解脱的旅游。这也看作家对生活思考的深度、力度、,纵横座标上感动象线。底层是多重意义的概念,你不熟悉他的地域,他的风土人情,那作家的写作观念明显滞后了,作为想象空间和世界信息的交流太重要了。三是需要感人的故事,需要不同个性的人物,人物鲜活与否,是否让人接受。作家文本形式演变总是以刻意安全的设计理念取代自然表达而结束。是形式观念规范精神生产的过程,文学思维必经自然流程,以取得对描述对象的观念性物象水平。文学充满神秘、灵性、情韵,康德说“艺术是天才的创造和表现,而天才是和模仿精神完全对立的。”都说《红楼梦》有诗性素质,源自诗性精神在《红楼梦》中构建了精神世界,因为诗性精神对立于平面的市场(世俗性),他有着一种神圣的追求,以文字灵性排斥其它,诗情精神承载着人类社会文明,承载着宗教、哲学伦理,一个民族的理想和审美精神。诗性精神是文字的灵魂。这在于彭承忠的系列男性文学正常生理、生活、渴望得到很好的昭示,牟鸭客、彭幺驼子等等人物的成功刻画,贯穿了他的诗性精神。 
                                                            
    “文学作品与主体之间从生理到心理的深层对应,体现着文学对人类的关爱与馈赠,而文学对变态身心的泄导和人类精神桎梏的解放,则表达着他对一个健康和谐的精神生态的企盼!”在大众去体验,探求和享受自然生态的纯美和禅意,让人也在这个过程中浸润了心灵和理想性趣。但在很多读者都在称赞他为“小沈从文”时,我心里说,作家作品不是正要有利于人的性灵,陶冶人的性情吗?这也不正暗合作家始创和成品的精神产品时的目的。彭承忠不温不火的写作品质做了最好的回答。

    读彭承忠的作品,有一种非理性的快感释放,是由于风俗文化中的人性和自然和谐的感性对感观的刺激,也更有理智和思考的分析,通过时空中的生活挤压,七情六欲的释放,狂放、燥动,社会资源整合在二元社会中的失衡,他敏锐的把握了传统不变而变的新的社会问题,这在他《倾斜的山寨》中人们的自律、生活秩序等导致审美规范性的变化,乡村少年人物的碎片或狂欢和宿命欲望释放的同时,还原人性的本真,人性审美时着重了人的精神向度和社会责任感,在理性约束中的悲剧寓言提出的尖锐现实话题,通过拼贴、组合、在时空还原“本质”的人性混浊状态及身体狂欢与欲望释放中人性多面性的反映,使他的文章具有了很高的文化品味,使这群乡村少年的身体、行为、人格成为现实农村教育的映像。《倾斜的山寨》中的红贵从“野猴子”的绰号开始埋下了一条后来悲剧的隐忍主线,红贵掐二妹屁股、红贵洗澡时尿急尿盆子里,红贵和大他几岁的冉红打架发明制造“纠纠枪”用“纠纠枪”打烂别人的南瓜,让大黄狗“背猪草”“红贵烧马蜂”报复别人偷别人的小卖部的东西,“红贵和小玉早恋”到“变疯后的红贵杀死金菊婆婆”最后吊死在酸枣树上,当然我有理由相信作家的描述,受到了巴赫金的影响,其实从狂欢的氛围中让人们找到释放感情的路径,并由此对他的小说产生悬念和兴奋,无怪乎他的作品受到很多读者的亲睐。

    山水的浓妆淡抹,人文自然生态的认同和审美心态,在人和自然的和谐和神交,祥和的自给自足,在时空的勾连之中洋溢着浓郁、自然、浅淡而抒情的感受,我们走进那自然恬静的山水,在民俗人情世故的水墨画中带来的是强烈的视觉冲击和对心灵的震撼。那种山水、人、自然和谐的存在,给浮燥的心灵一剂良药,给心灵一种安慰,让人对农耕文明的幻想和羡慕,让人内心滋生对天、地、人和谐时质朴追求的向往,而作者也在焦虑中完成了对于乌托邦理想的找寻完成了心灵上的还乡,哪怕是童年丁点的记忆也能调动起纯粹或质朴或愚顽的童年。通过小说人物情节从民俗文化中找到精神的的文脉和文化源流,达到时空永恒中审美意味和本民族文化的言说,达到由日常生活审美向诗意性审美的过渡,当作者在面对一座山、一个人、一段情、一首山歌时,他都能将自己有情和个性的笔触伸入到主观世界和理性世界,深入到交融的意象通道,这样他娓娓道来的故事和情节,及人物形象也象小溪一样清纯、野性、自然而充满活力。 
                                                                 
    彭承忠在乎大量物象后面的具象里挖掘出人性、人情、人格及社会人格的意蕴,一是他所描述的空间意象成为一道独特的文化风景,他试图完善对这一特殊地域的甜蜜、苦痛、悲哀、失望和理想,迷惘和憧憬的矛盾着又统一着的价值求证。

    二是作者描绘的物象,还是具象以及人性其实是他人文关怀的载体,以此找到他叙述故事及人物中的存在的内在价值和人文支持力量。这缘于他生于斯,长于斯的风土人情及家乡挚爱的赤子之心的渲染,故土的淳美人性、人情也是作家依恋故土时对传统失落忆恋的对抗,他试图通过对故土上童年影子的寻找,找到更宽泛的生存生活的记忆的弥足珍贵时的保存和人性的馨香里进行追抚回望,他的焦虑还在于他对于一个民族宝贵的文化,在现代文明中民族文化特质渐渐消褪及文化流失时的隐忧,留下他真正写作意义希望自己能够或多或少的留下一个民族的精神参照或依恋性的回存。

    三是他自由而又保守的视野和写作立场,往往在诉说着一个久远宁静而又现实紧张的故事,给人一种在山、水、人的交融自由与恬淡,人性善良间的独立与平衡的写作生态的观点,以致他的笔下一个个迷人的生态景观,通过本民族文化言说彰显这个民族的价值意义,完成原真保留时文化的沟通与交融,他努力实现着他的写作梦想。

    四是他作品的文化论理表达的舒展,和野性率真浸润于日常生活中的自然和谐,那些存在的神性、女权舒张,民歌原生、粗犷、煽情及自然诗性多向度的合谋和诉说,体现了这个地域的神秘、宁静、自由和谐秩序的生存道德理念远离城市文明的喧嚣和躁动的理想之地的图景的构造,他让自己隐匿的忧伤和失望总是处在边缘文化被强势主流文化吞噬后果时的挣扎和磨难中,这也在和他经常呼吁保护土家族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强烈情感中感到那种强烈的诉求,这价深挚的爱,让他面对朝夕相处而又存在一定距离的乡土,他实现了反省、感恩时张力的释放及和对土地根性和文化根性合理性和合法性的刻意寻找。

    孟得斯鸠说:“美是精神的某种错乱结合”彭承忠的人格、感觉危机、现实中的痛疼感、失望和焦虑,激发了他理性和言说的激情,他也不断地为自己走向苦难的荆棘和灵魂新生的路径,作为乡愁和焦虑的释放场域

相关文章

版权与免责声明 | 进入论坛

 
图说分享
· 从访谈中了解不同视角下的土家族打溜子的历
· 老屋下的乐章
· 竹林内外
· 专访:梯玛后人田德武
· 李金初:一场教育改写人生的创新尝试
· 土家族学者覃代伦授课2018中国非洲国家
· 叶红专:难忘知青岁月
· 艾前进:我对恩师张必清的记忆片断

田隆信 土家音乐是我一

杨正午 土家山寨走来的

谭学聪 将土家族文化传播

潘光旦 土家族与古代巴人
· 李金初:美好人生核心素养体系初步构建  
· 洪家志:北京市第七批援藏干部雪域高原写...  
· 杨盛龙 用文字记录民族生活风采助推民族...  
· 向仍旦  
· 漫说杨盛龙有关湘西散文的创作  
· 李小琳 回到魂牵梦萦的奶奶家乡酉阳  
· 向云驹 论“文化空间”  
· 萧洪恩与土家族哲学研究  
   邓超予 为传承和弘扬土家族文化做贡献
   开国中将廖汉生与十世班禅大师
   彭剑秋 土家族文化的守望者
   土家姐妹将建土家族医药治疗不孕症基地
   土家族籍全国政协常委田岚的时代风彩
   杨再平 刻骨铭心的城乡差别情结
   周水秀 土家山乡的平安守护者
   袁仲由 为民族宗教工作续写新篇章
关于我们 |  网站介绍 |  管理团队 |  申请链接 |  欢迎投稿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大事记

版权所有:土家族文化网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菜户营2号楼6单元601室 
技术支持:北京瑞武陵峰文化发展中心    服务热线:15811366188   邮箱:tujiazu@vip.sina.com    
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或书报杂志,版权归作者所有或者来源机构所有,如果涉及任何版权方面的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京ICP备13015328号-2号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50059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