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土家族文化网  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大家人物
田心桃 土家族第一人
                                        信息来源:土家记忆

    长河渺渺岁月悠悠,历史的脚步在从从容容与匆忙之间,瞬间已到了21世纪的初叶。中国土家族第一人:田心桃老师已是70多岁的人了。

    田心桃老师作为土家族第一人,这是谁都无法否认的。她作为从中华民国走到共和国的一个土家姑娘,在湘西尚未解放的时候,她生活在湘西永顺和平乡的一个土家山寨里,因她的婆婆爷爷“帕铺、阿巴”是说不了汉语的纯土家人,田心桃便得益于从小就受十分纯正原始古朴土家文化的熏陶,她的母亲教她从小织“西兰卡普”即“土家织锦”,堂祖父有时带她上山狩猎,这些都是土家族的民族记忆特征。而她的父亲在会土家语的同时又识汉文,这样可教她习汉文化。

    1945—1948年间,从江苏、浙江、江西及长沙等地避战乱来湘西的老师和学生以及文艺界人士,有时要举行文娱活动。要她和本地的土家同学表演节目,而这些远乡异客又不懂土家话,往往也把土话当苗话和客话(方言)。且误认田也是苗族姑娘,因为民国时期,苗族早已是全国认知认同了的少数民族。

  其实,那时,生活在湘、鄂、川、黔四省交界的土家与苗、汉在外界社会看来是没有区别的,但就其生活在本地的人群与社会又是大家明了的,因为土家自称“比兹卡”。苗族为“伯卡”、汉族为“帕卡”。

    1949年底,在永顺专区教书的田心桃,认识了141师政治部李侃主任,就土家情况作了汇报。之后经李介绍,田于1950年8月到了湘西行署(沅陵),向行署领导王合馥介绍了土家的语言、风俗等细节。9月行署给田开介绍信到湖南省民政厅,省民政厅的钟生盛、马子谷、陈再励先后接待了田心桃,并要田在接见过程中对室内物品用土家语演示。

  没多久,省民政厅和中南区民政部的领导带田到了汉口的中南局,于是土家第一人田心桃与中南区少数民族代表住在一起,并于1950年9月15日获得一个民族代表证,列席了中南军政委员会的第二次会议。然而,田当时还是以苗族代表的身份参会的,因为土家还没有承认,组织上认为田的外婆是苗族,先以苗族身份参会再说。

    之后,田在长达半个月的与会期间,就土家社会情况向中南局的邓子恢等领导汇了报。新华社、《长江日报》记者也采访过田心桃,时任湖南省长王首道也曾看望过田心桃等代表。

    9月28日,田心桃与其他中南区的少数民族代表团成员一道,赴京参加国庆观礼。这天早晨,李维汉、乌兰夫等领导同志及中央民院的学生前来欢迎,次日晚,政务院总理周恩来设宴宴请全国少数民族国庆观礼团成员。北京饭店内,潘琪团长对周总理说:“田心桃代表,外祖母是苗族,祖父母是土家”。说完,田与周总理握手。

    因为出席代表人多,此事未进一步展开。之后,田与中央政府林伯渠秘书长及蔡延锴坐一席,席间林伯渠问田是哪里人?田答“湖南永顺人,父亲是土家”。“永顺人?李烛尘也是永顺人,轻工部部长,你的老乡呢,他今也来赴宴了,等下见了,我给你介绍”。

    30日晚,毛主席设国宴,周恩来、刘少奇、朱德、宋庆龄、高岗、张澜、李济深副主席均出席了,李烛尘部长也来了,经林秘书长介绍,田与李部长用家乡话亲切交谈,谈了许多家乡的人与事。

    1950年10月1日上午9时,田早早地同代表们一同来到天安门前的东边观礼台,10时,毛主席和其他党和国家领导人登上了天安门城楼,朱总司令登上敞篷汽车检阅三军,之后,四十多万人参加了盛大国庆观礼游行活动,场面十分壮观。

    1950年10月14日,继10月3日晚各民族代表在怀仁堂向党中央毛主席献旗、献礼、献演致敬之后,中央民委请专家、学者、教授,与各民族代表座谈。田心桃提出的土家问题由潘淇团长汇报之后引起了中央的高度重视,著名的人类学、民族学、语言学专家杨成志对田进行了专访,田心桃所提供的大量而详实的原生态的土家文化实物为学者定论打下了基础。

    之后的10月20日,中国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罗常培教授又为土家第一人田心桃录了土家语的系列语音。初步确定了“土家语是属于藏缅语族。”之后,田在人民大学教育专科学习,1951年6月毕业,分配在中南民院任教。8月李德金、费孝通代表中央访问团访问中南区。田代表土家向费先生献上了亲手编织的“西兰卡普”,并向人类学家费先生介绍了土家情况。

    1952年12月,中山大学严学窘教授开始介入并深入调察土家,找到田心桃这位土家第一人记录土家语,之后又到湘西永顺的对山寨、和平的双凤栖、龙山的靓房、坡脚等地实地取证。

    1953年9月,党中央又派潘光旦先生的学生、留学美国的汪明禹教授与田心桃一道去湘西调查,之后由潘光旦先生执笔撰写了《湘西北的土家与古代巴人》一文,证明了“土家不是瑶、苗、汉,而是历史悠悠的单一民族”。之后语言学专家王静如写出了《关于湘西土家语言的初步意见》一文,从语言的角度实证了土家语为特有语种,汪明禹则写出了《湘西土家概况》等学术论文,亦论证了土家为单一的少数民族。

    此时,土家作为一个单一的少数民族,本来即将走出历史烟尘的。然而,在专家调查材料以中央民委、中央民院的名义转发至湖南省委征求意见时,情况发生了意想不到的逆转。

    1954年2月2日,以湖南省委的名义,电复中央“认为土家语言是湖南、广东一带的一种方言,是少数青年学生为了想得到照顾,所以要求承认土家是少数民族”为理由,否认了1953年的调查研究结果。之后,彭勃、彭凯、彭司续、田剑秋、田荆贵、田桂、严平权等土家族有识之士,多方吁请。

    1955年5月,中央民委、全国人大民委、中央民院、中科院等单位又一次研讨,结果仍是土家为单一少数民族的意见。通知湖南省人民委员会,请他们提出意见,然而,湖南省人民委员会未作答复。

    之后,土家人民强烈要求,中央根据土家人民的要求,1956年3月又派潘光旦教授再赴湘西永顺、龙山以及川东、鄂西等地进行更为详细的实地考察。在40多天考察时间里,潘光旦先生克服了年老多病等诸多不便,本着科学、严谨、向历史负责的态度,进行了大量的土家原生态文化的取证与研究,还是证明了土家族第一人田心桃提出的土家立论,即土家族是一个单一的少数民族。

    为了使湖南省的认识同中央统一起来。1956年5、6月间,中央复派谢鹤畴、湖南亦让谢华参加中央、省、州联合调查组。还一次地到永顺、龙山等地调查。在实事求是的立论与客观现实面前,谢华同志不再异议了,但心中还是有想法。

    至此,也即是1956年6月,湖南省委第一书记周小舟听了土家语录音以后,十分果断地说:“其他情况不要讲了,就凭这种语言,土家就是少数民族,上报中央!”于是中央于1956年10月告知湖南,同意土家为一单一民族。

    几经程序,终于在1957年1月3日,中共中央统战部代表中共中央发出文件,正式确定土家为单一民族。自此,土家族这个古老的、智慧的、历经沧桑的、勤劳勇敢的、豁达友善的民族,在历经数千年的历史长河的涤荡,以其顽强的生命力和奇特的口头文学的方式,保持了民族的记忆特征,走出了历史的烟尘,成为中华民族56个大家庭中的一员。

    如今,田心桃这位现已在河南师大退休的副教授,从永顺走出的土家人,以其真诚、直率、执着、传奇的人生经历,被人们誉为中国“土家族第一人”。 

    一九四九年十月十九日清晨。湘西古城永顺。

    黑亮的石板街上,游荡着一层薄薄的水气。鳞次栉比的店铺,紧闭着门扉,被古铜色的门环轻轻敲打着。以往早起的叫卖声听不见了,连一条狗都看不到。空气似乎已经凝固,连那城门外桂子的余香也暗送不过来。
 
    全城笼罩在一种山雨欲来,刀光剑影的紧张气氛里。

    在县联立中学却是另一番迥乎不同的景象。田心桃等几位进步青年教师,天不亮就起床,连脸都没搓一把,就带领学生忙碌开了。教室里点起了一盏高脚桐油灯,洁白如米粉的灯草在油盘里一滚,立刻窜出红黄的光来,不久又开出了两朵喜庆吉祥的灯花。田心桃像一只快乐的小鹿,在教室里蹦来蹦去,指导学生写标语,制红旗,烧茶水。大家的脸因激动而变得特别的红润。

    大亮了。街上不知是哪家的雄鸡扯起嗓子又长又粗地啼了一声,显得很压抑和委屈,像是在哭。花格子窗外突然起了一阵风,猛地吹向高脚桐油灯,光焰弯了下去,像要折断似的。田心桃立即用身子挡住风,桐油灯又开始明亮起来。她突然发现黑板上方还挂着蒋介石的画像,立即走过去,用竹竿把画像捅了下来,丢进正在烧茶的干炭火盆里。熊熊的火光激起师生们一阵喝彩:

    “田老师,烧得好!”

    一切准备就绪,田心桃和同事们带着班上的同学,到街上去张贴标语,组织群众迎接解放。他们刚好在城隍庙门口站成两排,一阵枪声打破了古城的寂静,街上慌乱起来,店铺刚裂开的门立即又嘎地一声关上了。不久,田心桃看到七八个手持冲锋枪,下身湿透的军人从东门冲进城来,高喊:

    “我们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大家不要害怕!”

    田心桃听到这里,立即摇着红旗,带头呼起了“欢迎解放军!欢迎解放!”的口号。一位解放军战士跑到田心桃面前,喘着粗气问电讯局和粮仓在哪里,田心桃简单地作了说明后,忙叫几个学生去带路。

    下午,田心桃回到学校,组织学生继续上课。一位解放军吩咐她,要把学生组织好,明天部队派人来给同学们教歌。说完,连茶水都没喝一口,就告辞了。

    晚饭后,田心桃带着学生再次到街上去迎接解放军。只见大批解放军迈着整齐的步伐走进东门,络绎不绝地进了城。随后,他们在街道两旁的屋檐下坐着,轻轻地说笑着,有的干脆倒在地上呼呼地打起鼻鼾。田心桃看到,他们没有一个人走进店铺和旅馆找水喝,要饭吃。

    “都说解放军是正义之师,秋毫无犯,同学们,我们今天算是亲眼看到了!”田心桃说,从心里油然而起一种敬意。她带着同学们,立即把茶水送到解放军战士手里。从这一天起,她认定:跟共产党走,没错!

    进入县城的是配属刘邓大军进军大西南的四野四十七军一四一师的先头部队。

    第二天,永顺县联立中学校园,响起了一首师生们从未唱过的歌: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正是这首歌,宣告了永顺县解放,也使一个即将湮灭的民族有了新生的契机。

    是年,田心桃二十一岁,她从民国大学肄业后,在永顺县联立中学谋到了一份教书的差事。

    一条弯弯曲曲、闪灼着碎银鳞片辉光的小河,从大坝乡溶里村款款流过。它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淌着衷怨动人的歌,注入酉水奔向洞庭。
 
    这是一个典型的湘西土家族小村寨。寨子四面环山,水碧峰清,飞丹流霞。小河两岸,石桥相扣,结户而居的全是毕兹,他们用外界听不懂的毕兹洒交谈,世代躬耕,辅以猎狩,过着与世无争的田园生活。那时,田心桃祖父一辈人还不通汉语,毕兹人的风俗习惯,也还保存得很完整。

    幼时的田心桃,一张银盘似的圆脸,一对秋水般的明眸,一副银铃般的嗓子,一说一笑,举手投足,都有一股灵气,十分逗人喜爱。她和姐妹们上山挑野葱,背干柴,吆牛割草,在溪沟边学吹咚咚喹,对唱山歌,样样都很投入。正是这种天性中的活泼好动,使她总能在乡村单调乏味的生活中寻觅出无穷的乐趣来。

    田心桃渐渐长大了,开始参与女孩子们的活动来。农闲之时,她就和姐妹们在吊脚楼的花窗绣户里学挑花,编织西郎卡普。村里有谁家的女儿要打发,她又和同伴们一起去陪新姑娘哭嫁。她心灵手巧,学什么会什么。她的性格中还有一种男孩子的争强好胜一面。村里的男人们在秋冬农闲时节,组织的最惊心动魄的活动当然数撵仗了。一群撵仗狗汪汪汪地在林子草丛里搜寻着。山坳上,一支支黑亮粗细如棒棒烟杆的火铳正对着哗哗而来的野物。牛角号呜呜呜地在山间野谷回荡,随后是轰轰几声巨响¨¨¨田心桃也争着去参加,学会了打野猪,赶麂子,薰獾狗。

    每年正月的舍巴日,是田心桃最快乐的日子。一家人吃了年夜饭,过了赶年之后的第四天,她就随父兄赶到摆手堂去,和全寨人聚会。大家敬土王爷,跳摆手舞,唱摆手歌,从正月初三一直闹到正月十五。

    田心桃的父亲已开始懂汉文,是村里为数不多的能舞文弄墨的“秀才”。他见自己的女儿聪明伶俐,活泼好动,打心眼里高兴,就教她学汉文。正是这一点,使田心桃日后能冲出土家山寨封闭落后的狭小圈子,在比兹卡的史册上,留下了辉煌的一页。

    渐渐地,田心桃长到十三四岁,迎来了她人生中的豆蔻年华。她去了一趟县城,从此改变了她一生的命运,土家山寨那种田园牧歌般的日子便离她而去了。

    溶里村离县城只有十多华里山路。抗战爆发后,永顺相当封闭和相对平静的状态被打破了。沦陷区和抗战前线的大批党、政、军机关和工商、文教单位陆续迁入这里,带来了一股强劲清新的现代文明之风和开放之气。田心桃内心不禁怦然心动。狭小的山寨已不能满足她强烈的求知欲和好奇心了。当同她一般大小的姑娘们正在为出嫁缝鞋子、织被面忙得不可开交之时,她对父亲说:

    “伯伯,我要去县城读书!”

    “读书要考试呢,你考得起吗?”父亲早有此意,仍要稳稳她。

    哥哥也很喜爱这个小妹,希望她去闯一闯,只是怕她考不起,要激将她一番,就说:“你都考得起呀,除非骡子长角,岩头开花呢!”

    “伯伯,大大,你们莫操心,我保证得行嘛!”田心桃咬着长辫子说。

    父兄交换了一下眼神,点头应允。 她毫不费力考进了县联立中学。

    永顺是国民党湖南省第八行政督察区专员公署所在地,是周边几县的政治中心。由于远处边徼,生活显得单调。从江浙一带避难而来的教师、学生,一到节假日,就组织起娱乐会,以驱赶孤寂和乡愁。

    这天,娱乐会由联立中学坐庄承办,组织者给田心桃和另一名土家族女生彭祖珍出了一个节目:表演山歌对唱。

    田心桃依然是一副土家山寨姑娘的打扮:扎着乌黑发亮的长辫子,穿着宽衣大袖的土家传统服装,两耳摇晃着银耳环,两手滚动着银手镯。因学习时间紧,那根长长的头帕,常常压在木箱里。这样,田心桃就显得更加活泼大方,楚楚动人。

    轮到田心桃和彭祖珍表演节目。只听田心桃朗声唱道:

    大河水多鱼儿多,
    对对鱼儿钻菱角。
    谁叫你生得菱角样,
    撑得我眼皮不能合。
    彭祖珍不假思索,随口唱道:
    阿哥人小怪话多,
    哪有鱼儿钻菱角?
    鱼儿有心菱角重,
    眼皮上面吊秤砣。

    二人对唱到这里,立即有人喝彩:“唱得好听,再来一首!”

    二人得到表扬,激动得面红耳热。她们开始用土家语唱起来。那声音,如出谷新莺,如归巢乳燕,令满座为之倾倒,“好!好!”地吼个不停。

    座中或曰:“这山歌儿硬是对唱得好!哎,只可惜是苗子唱的,听不懂。”

    要坐下的田心桃听了,很是委屈。这句话像铁锤一样打在她的心上,使她自尊心受到了挫伤。她再也没心思看别人的演出了。一位叫彭勃的男同学也是比兹卡人,气不过,就站起来与这人争辩。但人家根本不相信中国有一个叫比兹卡的民族:

    “你们是自己编出来的吧?什么‘土家’、‘洋家’哟,天方夜谭,没听说过¨¨¨” 这一顿奚落,气得田心桃把大辫子一甩,猛地从板凳上撑起来,喊道:

   “山再高,挡不住太阳!牛再大,压不死虱子!我们比兹人最讲心直口爽不说假。我们就是比兹卡!”

    娱乐会因这一小插曲变成了辩论会,闹得不欢而散。

    “心桃,又有好久没看见你了。你现在还在教书吗?你是不是苗族呀?”李侃递给田心桃一杯茶水,关切地问。

    “我现在还在教书,”田心桃接过老首长递来的茶,笑着说,“我不是苗族,更不是汉族,我是土家族呀!”

    “土家是什么民族呢?”李侃第一次听说,感到很新鲜,很重要,忙叫田心桃讲一讲这个民族的特点。

    人民解放战争的隆隆炮声,把田心桃的注意力转移到了迎接解放,建立新政权的宣传活动中。她热情奔放,能歌善舞,很快引起四十七军一四一师政治部主任李侃的注意。李侃多次找她谈话,了解她的家庭、学习、志向等,给她介绍革命形势,讲解革命道理,赠送《社会发展史》等书籍,鼓励她好好学习、工作、不断进步,在革命的洪炉里锤炼成长。

    一九五零年八月,田心桃参加湘西行署在沅陵举办的中学教师讲习班学习。此时,李侃也已到行署供职。一次,在沅陵大街上举办的藏胞舞化装表演会上,李侃巧遇田心桃,便邀她去家里玩。正好这天是周末,田心桃在下午就去拜访他,受到了李侃夫妇的热情款待。

    田心桃喝了几口水,立即以溶里村为例,给老首长介绍起土家族的主要风俗和节日来。

    “我们土家族有自己的风俗,最独特的是哭嫁。土家姑娘在出嫁前,要哭上十天半月,多者哭一月,无一能例外。寨子里其他姑娘白天劳动,晚上还要去陪哭。在闺房里,新姑娘坐在床上,大家围在她旁边,一个一个轮流陪她哭。土家姑娘除了要会针线活儿,还要会哭。因为不会哭,同样要遭本族父老的指责和外姓人的讥笑。哭有专门的歌本。平时姑娘们在劳作的空隙,就练习哭嫁。经世代相传,哭嫁已形成固定的模式,一种特有的民俗。哭嫁的高潮在新姑娘离家前的头一天晚上到第二天早晨,要连倒哭十几个小时,依次哭(骂)媒人、哭父母、哭孃孃、哭哥嫂、哭姐妹、哭梳头、哭戴花、哭上轿¨¨¨”

    “结婚本来是红事,怎么能哭呢?”李侃不解地问。

    “这个我也不太懂,”田心桃快乐的眸子里飞来一丝忧郁,说,“我想,土家姑娘善良勤劳,但一年四季当牛做马忙到头,却是吃无吃的,穿没穿的,像我们村里的姐妹们,她们除了劳动,没有资格学文化,十五六岁就出嫁了。她们过的日子苦呀!一旦出嫁,离愁别绪引发一肚子的委屈,大哭几场,心里好受些。”

    老首长点点头。沉吟片刻,接着又问:

    “那土家族的节日呢?”

    这一问,使田心桃再次变得快活起来。她娓娓说道:

    “土家族独特的民族节日有两个:过赶年和舍巴日。土家族比汉族提前一天过年,月大是腊月二十九,月小是腊月二十八,这就叫过赶年。为什么要提前一天过呢?我伯伯告诉我:明世宗嘉靖三十三年,正值年关,朝廷下令调土家兵赴苏松协剿倭寇。按路程算时间,等不到过年就得出发,否则不能按时赶到目的地。为了使出征官兵能吃顿团年饭再走,头人决定已集中的官兵提前一天过年。土家兵出征后,在首领彭翼南的率领下,大败倭寇,立了大功。后人为了纪念这个日子,就习惯提前一天过年了。

    “舍巴日是土家族最重要的祭祀活动。每逢农历正月初三到十五这段时间,全寨的人聚在一起举办摆手舞会,土家语就叫舍巴日。跳摆手舞有专门的廊场,叫摆手堂。活动开始前搭三个帐篷,篷上挂三顶蚊帐,成品字形,帐门朝中间开着,内摆桌子,供上猪头、刀头、鱼、饭菜、香纸等物,以此敬祖宗。离三顶蚊帐前约三丈远,置一大鼓,挂一大锣,点一直径约两尺大的竹制火炬,由土司或有丰富经验的首领带着,围着火炬转圈圈,一边嗬也嗬、嗬也嗬地唱,一边不停地甩同边手,以此欢庆节日,祈求一年丰收¨¨¨”

    田心桃说到这,李侃打断了她的话:

    “心桃,这摆手舞我还有点印象。清光绪年间,川湘边有个叫彭施铎的贡生,看了摆手舞,即兴写了两句诗,说摆手舞的热闹。这两句诗是----”

    “‘红灯万盏千人叠,一片缠绵摆手歌。’”田心桃随口接道。

    “对,对,就是这两句!”李侃摸了摸自己的头说。

    田心桃今天遇到李侃这位知音,感到很款洽,谈兴更浓:

    “我们溶里村跳摆手舞,可以从天黑一直跳到天亮。动作有表演土家渔猎生活的,如埃笔姐(赶猴子)、拢古补六(摸团鱼)、立恶(围老虎)等;有表演农事活动的,如阿巴坳(撬岩头)、卡也(拖木料)、里嘎(挖土)、里佩(除草)、西郎他(织土花被面)等;有表演日常生活的,如牢尺档(用手遮太阳)、撇嘎哈(打蚊子)、里里客时(抖跳蚤)等。我估了一下,拢共有一百二十几个动作。”

    “真所谓:摆手堂里,土家齐聚,鸣锣击鼓,跳舞长歌,蹁跹进退,往往通宵达旦,不知疲也。”李侃像一位教古诗文的老先生,摇头晃脑赞叹道。

    田心桃被老首长的样子逗笑了。心想,既然今天老首长高兴,就一同给他讲讲土家族的信仰和工艺吧。正在这时,厨房里传来李侃夫人的声音:

    “你们老少今天打了一半天嘴巴子仗,该挂免战牌吃夜饭喽!心桃呀,快来帮我端端菜。为了慰劳你们二位战士,今天我特地做了一钵豆腐鱼。”

    田心桃抬头一看,不知何时,房里已点起了油灯。李侃摇摇头,苦笑起来,说:
“是呀,该休战了,该吃夜饭喽!”

    一九五零年九月十五日,湘西姑娘田心桃从沅陵坐汽车到长沙,经一路辗转后,来到了江汉平原上的中心城市武汉。

    这里是中南军政委员会驻地。长江滚滚东去,三镇雄峙繁华。田心桃站在黄鹤楼头,举目远眺,天野茫茫,近看两岸,铁路贯穿。在蒙蒙烟雨中,龟、蛇两山如铁锁扣住大江。她第一次看到长江,第一次走进这么大的城市,眼界为之开阔,心中有说不出的快意。

    她是作为湘西行署推荐的少数民族代表,来这里参加中南军政委员会第二次会议的。结束在讲习班的学习后,田心桃没有回到永顺,而是被李侃直接推荐给了湘西行署主任王含馥,王含馥让她留在行署工作。趁这种机会,田心桃向王含馥介绍了土家聚居情况和风俗习惯,并用土家语把他房间的陈设翻译了一遍。这些给王含馥留下了深刻印象,有意对她进行重点培养和教育。

    不久,中南局来了通知,要湘西行署物色一名少数民族代表去武汉参加中南军政委员会第二次会议。王含馥想起了田心桃,便把她叫来:小田呀,有一件事情想请你去一趟,不晓得你愿不愿意?”

    “只要领导信得过,我一定去办好!”

    “那你马上准备一下,先赶到长沙到省民政厅报到,再由他们派人把你送到武汉,参加中南军政委员会召开的会议。”

    田心桃太激动,竟没有向王含馥说句感谢的话,转身就去准备了。

    第二天,田心桃到行署开来介绍信。介绍信上说:“田心桃同志自称是土家,会土家语,可能是苗族的一种。”

    九月十七日,长江日报第一版头条位置报道了这次会议召开的消息,并配发了参会代表的合影照片,前排左起第五人就是田心桃。

    看到这张报纸,田心桃既高兴又失望。高兴的是自己能得到组织的信任,能来这里参加这么重要的会议,并上了报。失望的是,她戴的是苗族代表证,报纸登载的参会代表名单,也把她称为“湘苗田心桃”。

    “我明明是比兹人,明明是土家族啊!”田心桃内心一阵刺痛,“土家的民族成份快要湮灭了,我一定趁此机会,宣传土家,让全国人民都晓得湘西有土家人存在。”突然间,她感到她稚嫩的肩膀上已压上了一副沉甸甸的担子,一种声音在催促着她,要她无论遇到什么阻力,都必须往前猛跑。

    在会议期间,田心桃利用讨论会、联欢会和宴会等机会,向参会代表和有关领导介绍了土家的情况。土家族是不是一个民族共同体,成了会议和媒体的一个新鲜话题。新华社、长江日报社记者就此专访了田心桃。访问记登在九月二十二日长江日报第四版上。中南局副主任邓子恢、张难先,中南局秘书长兼统战部长张执一,组织部长钱英,湖南省省长王首道等领导都听取了田心桃关于湘西有土家人存在的汇报。

    一九五零年十月一日上午,花团锦簇、红旗翻卷的北京天安门广场,正在进行阅兵式和首都四十万群众大游行,热烈庆祝第一届国庆节。

    应邀前来参加国庆盛典的西南各民族代表团和文工团,内蒙古代表团,东北朝鲜族代表团,华东高山族和回族代表团,天津市回族代表,新疆驻军及中南、华北少数民族代表,西北各民族代表团和文工团,以及绥远蒙古族代表团,先后于九月二十六日至二十九日抵京。

    机会又一次降临到田心桃头上。她被推荐为中南区少数民族国庆观礼团成员,于九月二十八日早晨到达北京前门车站。他们的团长是中南局人事部副部长潘淇。

    二十九日晚,政务院总理周恩来在北京饭店宴会大厅设宴,欢迎每个少数民族代表。周总理神采奕奕,和蔼可亲。他 热情洋溢地致欢迎词,向大家宣讲了党的民族政策。出席宴会的还有朱德、林伯渠、彭真、蔡廷锴等领导人。宴会上,代表们热情高涨,尽情歌颂党的民族政策,给田心桃上了一堂生动的民族团结课,使她震动很大。
当时,田心桃恰好和林老、蔡将军坐一席。

    林老问:“姑娘,你是哪里人,什么民族呀?”

    田心桃答:“我是湖南永顺县的,父亲是土家,我也应该是土家。”

    林老似乎没听清楚,顿了顿。蔡将军把田心桃的话给他重复了一遍,并说:“她还是你的小老乡呢。”

    “哦。”林老点点头,接着又问:“你认识李烛尘吗?他现在是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也是你们永顺人。你的民族成份问题可以和他谈谈。”

    田心桃说:“对李先生我是早知其名。他是我们永顺的毛坝人,清末秀才,民国初年又留学日本,著名爱国实业家。在解放前夕,他曾给永顺县联立中学送过两千册进步书籍。只是未曾谋面。”

    林老点点头说:“那好,明天毛主席请客,他要来,我给你介绍一下。”

    第二天果然是毛泽东主席请客。参加国宴者千余人。田心桃代表中南少数民族向毛泽东主席、刘少奇副主席等敬酒,祝毛主席健康。宴会中,田心桃获得了刘少奇等领导人,老舍等作家,潘光旦等学者,郭俊卿等战斗英雄共百余人的签名。

    在这次宴会上,经林老介绍,田心桃拜见了李烛尘。李烛尘见到了老家来的代表,十分高兴。

    十月三日晚,中南海怀仁堂。

    来京参加国庆观礼的各民族代表,在这里举行隆重仪式,向中央人民政府首长献旗、献礼。

    田心桃代表土家人给毛泽东主席献了一包香蕈---那种生长在武陵群山之中,黑褐色,味道鲜美的山珍。

    之后,由西南各民族文工团,新疆文工团,吉林延边文工团,内蒙古文工团联合演出歌舞。苗族、侗族、纳西族的踩芦笙,藏族的弦子舞,维吾尔族的巴牙特舞,蒙古族的马刀舞等,都得到淋漓尽致的展示。毛泽东主席在晚会上与柳亚子即席赋和,写出了那首著名的《浣流溪沙·和柳亚子先生》。

    优美的歌舞,动听的旋律,对田心桃来说,激发的是一种神圣的责任感。

    “心桃,如果我们比兹卡的民族成份得到承认,毕兹人的舍巴日,不也可以在今天晚上献给毛主席吗?”田心桃似乎听见家乡的亲人从远方向她发来这样的讯问。

    她明亮的双眸一下子盈满了泪水。她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孤独。

    这更坚定了她为土家族奔走呼吁的决心。来首都前,她就给父亲去信,要他把家里保存的几十件土家族文物快点寄来。她要用实物向世人证明比兹卡是一个单一的少数民族。

    观礼活动期间,北京中山公园音乐堂是代表们另一个难忘的地方。这里成了新生的人民共和国阐述民族政策的神圣讲坛堂 。

    九月三十日,全国政协在这里召开建国一周年庆祝大会,政务院总理、政协第一副主席周恩来作了《为巩固和发展人民的胜利而奋斗》的报告; 十月十七日,政务院秘书长、政协秘书长、中央民委主任李维汉在这里作了民族政策报告; 十月十九日,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中央民委副主任乌兰夫作了关于内蒙古区域自治的报告。

   这些报告,使田心桃进一步认识了党的民族政策,看到了比兹卡新生的希望。 由于潘琪团长的牵线搭桥,田心桃得以与北京的研究机构和专家学者进行广泛接触。

    十月十四日,中央民委邀请民族学专家、教授与各民族代表举行座谈,著名教授杨成志对田心桃进行了专访。杨成志系中央民委参事,中央民族学院研究部教授和文物室主任,国际知名的人类学家、民族学家和语言学家。

    杨成志说:“田代表,你说你是土家族,请你把日常生活中的一些汉语语言用土家语翻译一下,并介绍一下土家聚居区的风俗习惯,好吗?”

    “要得,要得。”田心桃高兴地答应。她按教授的要求,把人体的主要部分、基本数词、亲属称呼、服饰、日常用品、建筑物、主要动物等译成土家语。

    当此之时,田心桃的父亲刚好寄来了一些土家族的服饰,她就送给杨成志参考。

    “这帽子上的二龙戏珠、十八罗汉绣得多好啊!还有这西郎卡普,简直就是艺术大师创造的精美艺术品!”这位曾在粤、桂、滇、黔、川、湘、鄂等省(区)民族地区考察八年,见多识广的学者,抚摸着这些服饰,仍禁不住对比兹人的编织工艺啧啧称赞。
田心桃趁此向杨成志介绍了西郎卡普的编织过程:

    “土家女儿从七岁到十三岁这段日子,每年冬季都要学习编织。她们身上连裤腰带都绣有很多图案。大家就以此作为学习西郎卡普的基本图案。她们一个一个图案地学,全学会了,就掌握了编织西郎卡普的基本功。在婚前一年里,土家姑娘一般不下地劳动,而是在家里专心织这种土花被面,一般人家要织上两床,殷实人家多达八床。这种图案的花名有百余种,像满天星、狗脚迹、四十八勾等,美观耐用,一床可用上几十年呢!”

    “有这样耐用呀?”正在专心记录的教授抬起头,惊讶地问。

    “是的,”田心桃肯定地说,“解放前永顺县城国民党伪政府的衙门口就住有一位土家妇女,以编织西兰卡普为业,卖给教堂的外国传教士,这些洋人又把它带回国,生意一直很好。”

    专访结束时,田心桃把两套永顺县志送给杨成志,其中一套上面收集有部分土家语。 “杨教授,听了我的介绍,您觉得比兹卡是不是一个单一的民族呀?”临别时,田心桃问。

    “民族作为一种客观存在,有严格的判断标准。我现在还不能答复你,我要把这次专访的情况向有关方面汇报。你要有耐心!”杨成志说。

    十月二十二日,中央民委为了研究各民族的语言拟了一篇汉文稿,让各民族代表译成本民族文字,并到中科院语言研究所录音保存。汉文稿的大体内容是:解放前,各个兄弟民族,受历代反动统治阶级的压迫、剥削和歧视,被赶进边远地区、深山老林里艰难生存。现在,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各民族人民翻身得解放,来到北京参加国庆观礼,欢聚一堂,见到了毛主席。

    当时,潘淇团长叫田心桃代表土家族去录音。主持录音的是中科院语言研究所所长罗常培教授。

    “田代表,你讲的语言发音准确、清晰。据我初步判断,你讲的语言属于藏缅语族,是一种独立的少数民族语言。”录完音,罗常培肯定地说。

    田心桃听了,非常高兴。联系二十多天在首都的所见所闻,她隐隐约约地感到,比兹卡新生的契机已经来临。


相关文章
·湘西土家族认证的一点历史记忆
·田心桃

版权与免责声明 | 进入论坛

 
图说分享
· 韩宗远:回看射雕处 千里暮云平
· 从访谈中了解不同视角下的土家族打溜子的历
· 老屋下的乐章
· 竹林内外
· 专访:梯玛后人田德武
· 李金初:一场教育改写人生的创新尝试
· 土家族学者覃代伦授课2018中国非洲国家
· 叶红专:难忘知青岁月

田隆信 土家音乐是我一

杨正午 土家山寨走来的

谭学聪 将土家族文化传播

潘光旦 土家族与古代巴人
· 李金初:美好人生核心素养体系初步构建  
· 洪家志:北京市第七批援藏干部雪域高原写...  
· 杨盛龙 用文字记录民族生活风采助推民族...  
· 向仍旦  
· 漫说杨盛龙有关湘西散文的创作  
· 李小琳 回到魂牵梦萦的奶奶家乡酉阳  
· 向云驹 论“文化空间”  
· 萧洪恩与土家族哲学研究  
   邓超予 为传承和弘扬土家族文化做贡献
   开国中将廖汉生与十世班禅大师
   彭剑秋 土家族文化的守望者
   土家姐妹将建土家族医药治疗不孕症基地
   土家族籍全国政协常委田岚的时代风彩
   杨再平 刻骨铭心的城乡差别情结
   周水秀 土家山乡的平安守护者
   袁仲由 为民族宗教工作续写新篇章
关于我们 |  网站介绍 |  管理团队 |  申请链接 |  欢迎投稿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大事记

版权所有:土家族文化网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菜户营2号楼6单元601室 
技术支持:北京瑞武陵峰文化发展中心    服务热线:15811366188   邮箱:tujiazu@vip.sina.com    
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或书报杂志,版权归作者所有或者来源机构所有,如果涉及任何版权方面的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京ICP备13015328号-2号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50059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