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土家族文化网  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专访
谭学聪 “撒尔嗬”的央视之旅
                         作者:朱海剑  信息来源:恩施新闻网 


谭学聪中间挂鼓者

    吼着撒尔嗬登上央视

    2008年2月15日,这个日子对谭学聪来说绝对是一个难忘的日子。那天,正在家里做家务的谭学聪接到通知,说省委宣传部的同志要来考察他和同伴们表演的撒尔嗬,并有可能代表湖北队参加全国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 

    虽然在此前,谭学聪已经参加了湖北赛区的选拔,而且还是原生态的第一名,他也没有这么激动过。从事多年表演的谭学聪觉得那不过只是一场平常的表演罢了。在参加湖北赛区的选拔后,一直没有任何消息传来,谭学聪对去北京参赛也没抱希望了。

    在接受了省委宣传部、湖北省广电集团等专家的考察后,重新组合的撒尔嗬组合2月24日来到武汉,在专业老师的指导下进行了为期一个星期的训练。3月5日,由谭学聪和6名同是农民组成的巴东撒尔嗬组合启程去北京参赛。

    来到北京,谭学聪感到了紧张与压力。在这之前,他们给自己的目标是争取入围,冲击优秀。在3月10日至12日的复赛中,全国共有48支代表队参加,最后只有20支代表队能入围。整个复赛下来,撒尔嗬组合排名在第5名。复赛过后,他们给自己定的目标是保住优秀,冲击铜奖。在等待比赛的日子,虽然每天的排练只安排一个小时左右,但是对于谭学聪来说,却感到了一天天的紧张与压力,作为领唱的他,在这样的大型比赛中,时刻担心自己的嗓子出问题而影响了整个组合的比赛。

    3月20日,团体决赛正式开始,谭学聪和他的同伴们把巴东土家族撒尔嗬淋漓尽致地展现在了全国的观众面前。

    舞台上,谭学聪头缠黑色长巾、上穿白粗布短袖汗衫、下着黑粗布大脚裤、腰悬一截红布条,手持一对鼓槌,健步走到台前,略一沉吟,便猛地挥动双臂,一长串既沉雄激越、又抑扬顿挫的鼓音便开始在一面大鼓上跳动起来,一句有如天籁般的悠扬歌声,也和着擂出的鼓点,同时从他的口中喷薄而出,并且绵绵不绝地流向四方。他的歌声时而高亢嘹亮、酣畅淋漓,时而舒缓灵动、荡气回肠,不经意之间,就紧紧抓住了全场每一个人的眼睛和耳朵。

    在谭学聪的指挥下,另外六名同样打扮、同样精壮的汉子也走上台来,伴着掌鼓歌手的鼓声和歌声,挥动手臂,亮开嗓子,两人一组,且舞且歌起来。他们时而相向而舞,时而错肩而越,时而和着歌声轻轻击掌,时而踩着鼓点绕背穿肘,时而嘴唇触地叼起方巾,时而蹲下踮脚打起转转,舞姿是那样的古朴粗犷,又显出几分刚健豪迈;他们的唱和时长时短,时强时弱,错落有致,沁人心脾。鼓声、歌声与舞姿汇在一处,合为一体,宛若水乳交融,浑然天成……

     一名汉子不知从什么地方抱来一坛美酒,打开来,举起来,哗哗哗斟进了同伴们的土碗中,大家欣然响应,举碗过眉,一饮而尽;更有一名汉子还掏出了长长的旱烟袋,划火柴点燃,开始有滋有味地“逮”起烟来了。

    小憩片刻之后,六名汉子放下酒碗和烟袋,又开始和着鼓点的节拍,舞之蹈之、唱之和之起来。一时间,演播大厅既洋溢着丝丝缕缕的酒香……著名曲作家徐沛东评委点评谭学聪:“你太有才了!”著名歌唱家李谷一说:“‘撒尔嗬’那是相当相当的棒!”

    第一场登台亮相,就让全国的观众为之动容,得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谭学聪和他的同伴们也感到了无比的欣慰和自豪。但越往下走,谭学聪感到压力越大。他还清楚地记得,在第二场比赛结束后,回到住处已经是11点了,为了准备下一场比赛临时命题对话,谭学聪选的是家乡美这个话题。他想既要符合评委的要求,又要达到宣传恩施、宣传巴东的效果。他自己整理的第一稿获得了旅游局通过,但是省委宣传部的同志认为太散。这一夜,他反复修改了4次,直到最后要上场的时候,他才觉得满意,也来不及写下来,直接凭记忆放在脑海里。

    4月21日,当谭学聪唱完了神农溪《纤夫号子》后,一个多月来的紧张在那一刻全部放松。远在巴东的妻子立即打来电话:“一个娃娃儿终于落地了!”

    对于整个比赛,他自己也觉得,自己没有给巴东人丢脸。虽然担子是卸下了,但是马上他明白,他们将不再有冲击铜奖的机会了。虽然此前他们的表现一直得到了全国观众,包括众多评委的认可,但因我省有两个原生态组合都非常优秀,考虑到全国各民族的团结,组委会一定会有所顾虑。一种高度紧张后的轻松和深深的失落顿时袭来。刚走下舞台的谭学聪在后台的大门边蹲下,随行的我省记者立即走上前,安慰着谭学聪。
晚上宵夜时,著名曲作家王原平用拥抱表达了他对谭学聪和同伴们的肯定。

    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巴东人,谭学聪在参加比赛的时候时刻不忘把宣传巴东记在心中。在给演唱歌曲定名的时候,他硬是要带上巴东二字,叫巴东土家撒尔嗬;在介绍家乡的时候,他也不忘把巴东二字带上;表演《纤夫号子》时,他也具体到《神农溪纤夫号子》。

    在歌舞乡里长大

    “打起那个大鼓,唱起那个歌哎……跳撒尔嗬哎……”在巴东野三关、水布垭一带,只要哪家有老人去世,跳撒尔嗬是整个丧事活动中最重要的一个内容。撒尔嗬彻夜不绝,就表明这家人在当地有名望和人气。不知道从何时起,撒尔嗬就在这片土地上流传,人们不用刻意去学,从小就能跳会唱。谭学聪就出生并成长在这方土地上。正是这里的独特的文化氛围,让谭学聪从小就领略了撒尔嗬的神韵和魅力。

    1986年,谭学聪中学毕业。面对家乡茫茫大山,他不知道以后的人生路该怎么走。因为没有其他的机会,谭学聪只好老老实实当起了农民。但在他心中又不愿一辈子守着几亩土地生活。劳作之余,随处可听、时常可见的撒尔嗬深深吸引了谭学聪,不知不觉中,他已经可以信手拈来、张口就唱。或许,这是渴望跳出农门的他唯一寄托自己理想的方式。不久,谭学聪在十里八村也成了一个活跃分子,只要有机会,他就会把撒尔嗬展示出来。机遇,总是降临在有准备的人身上,这句话对谭学聪来说再适合不过。

    1990年,作为长江三峡旅游带上一颗璀璨明珠的巴东神农溪旅游区刚刚开发,县旅游局需要招聘一批导游和服务员,并要求应聘人员能会一两门才艺。下学不久的谭学聪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立即赶到县城报名。面对考官,谭学聪自报会跳撒尔嗬。最终,他被录取。在接下来几个月的培训后,谭学聪被分在了神农溪风景区工作。他当过水电工,当过服务生。每当干完本职工作后,客人就会要求谭学聪和同伴们表演当地的土家族歌舞。谭学聪表演的撒尔嗬自然得到了游客的青睐,他也慢慢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随着旅游开发的深入,旅游界领导们也认识到旅游离不开文化———游客不仅要看山、看水,还要了解当地的风土人情。旅游景区决定专门组织一个表演队,为游客进行专门演出,最擅长演唱撒尔嗬的谭学聪自然就有了用武之地。在进行专业表演的同时,谭学聪将原有的撒尔嗬从内容到形式都进行了精心地修改和编排。不仅如此,承担了表演任务的谭学聪还手把手地教同行跳。虽然几名同事都是巴东江北人,以前极少接触过撒尔嗬,但在谭学聪的指导下,撒尔嗬也能演唱得有板有眼。虽然拿着不多的报酬,谭学聪一干就是8年。

    1998年,因洪灾影响,旅游市场不景气。同时仅在巴东县城就有7家旅行社展开竞争,很多私营企业纷纷裁人。由于市场的不景气,加上这么多年来仅仅是勉强维持生活的谭学聪不得不为生计而考虑,作为一个土家汉子,他要养活老婆和孩子,这是作为一个男人最基本的责任。面对旅游市场的惨淡,同时也因为生存的压力,谭学聪辞去了表演队的工作,在巴东县城开起了旅馆。离开自己多年的撒尔嗬表演,谭学聪有些不舍,却又无奈。就这样在煎熬中度过了漫长的5年。 

    2003年,随着旅游的升温,神农溪风景区在国际国内声名鹊起,旅游主管部门成立了神农溪旅游风景管理处。管理处主任立即找到谭学聪,希望他能重新回到神农溪风景区工作,并承诺每月1000元的工资,还有几天假期,想什么时候回家就回家。虽然工资不是很理想,但出于对撒尔嗬表演的热爱,谭学聪接受了邀请,继续着他的撒尔嗬表演。此后虽然待遇一直没有提高过,但凭着对撒尔嗬的热爱,谭学聪坚持了下来。
将撒尔嗬传承下去

    从北京归来,谭学聪成了当地一个名人,无论走到哪里,都有熟人和他打招呼。
但是朴实的谭学聪却没有一点沾沾自喜。他对记者说,在他的老家,还有很多能跳会唱的人,他只是其中的一个,任何一个有机会上台的人,都能做得更好。因为他唱的是祖先流传下来的,表演的也是祖先流传下来的,都是大家的努力的结果。

    面对荣誉,谭学聪有了更沉重的责任和深深的忧虑:现在的年轻人很少学这些了,农村里老人几乎看不到跳丧舞了。

    撒尔嗬组合参赛回来后,组合中的黄本红、邓学红已经回野三关老家去了,家里还有那么多的田等待着他们去种,其他的同伴也忙自己的事情去了,组合处于了一种解散状态。

    但谭学聪很想将大家组织起来,对当地的撒尔嗬进行再整理,再精简,再排练,随时可以进行表演。但因无人搞赞助,政府部门也没有投入,他觉得很难。

    他甚至还想在适当的机会组织一个培训中心,把爱唱撒尔嗬的人集中起来进行培训,一来可以传承,二来可以有资金来源。

    5月19日,谭学聪到武汉参加了湖北省为四川地震灾区举行的赈灾义演。临行前他与记者谈到今后的发展时,立即沉默了下来,先前的娓娓道来突然卡壳。

    他,还要面临一个生存的问题,他们的组合就更不必说了。这些农民演员该怎么走呢?记者在心中也有隐隐的担忧。

相关文章
·土家“跳丧”文化本源探微

版权与免责声明 | 进入论坛

 
图说分享
· 从访谈中了解不同视角下的土家族打溜子的历
· 老屋下的乐章
· 竹林内外
· 专访:梯玛后人田德武
· 李金初:一场教育改写人生的创新尝试
· 土家族学者覃代伦授课2018中国非洲国家
· 叶红专:难忘知青岁月
· 艾前进:我对恩师张必清的记忆片断

田隆信 土家音乐是我一

杨正午 土家山寨走来的

谭学聪 将土家族文化传播

潘光旦 土家族与古代巴人
· 李金初:美好人生核心素养体系初步构建  
· 洪家志:北京市第七批援藏干部雪域高原写...  
· 杨盛龙 用文字记录民族生活风采助推民族...  
· 向仍旦  
· 漫说杨盛龙有关湘西散文的创作  
· 李小琳 回到魂牵梦萦的奶奶家乡酉阳  
· 向云驹 论“文化空间”  
· 萧洪恩与土家族哲学研究  
   邓超予 为传承和弘扬土家族文化做贡献
   开国中将廖汉生与十世班禅大师
   彭剑秋 土家族文化的守望者
   土家姐妹将建土家族医药治疗不孕症基地
   土家族籍全国政协常委田岚的时代风彩
   杨再平 刻骨铭心的城乡差别情结
   周水秀 土家山乡的平安守护者
   袁仲由 为民族宗教工作续写新篇章
关于我们 |  网站介绍 |  管理团队 |  申请链接 |  欢迎投稿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大事记

版权所有:土家族文化网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菜户营2号楼6单元601室 
技术支持:北京瑞武陵峰文化发展中心    服务热线:15811366188   邮箱:tujiazu@vip.sina.com    
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或书报杂志,版权归作者所有或者来源机构所有,如果涉及任何版权方面的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京ICP备13015328号-2号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50059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