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土家族文化网  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土家概况 》 资料荟萃
红二、六军团在沅陵建立湘鄂川黔边游击区

                       (一九三四年十二月---一九三五年二月) 
                                   信息来源:沅陵县情网


   
    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王明“左”倾机会主义路线,使中央和湘赣等苏区遭受了严重损失,根据地大部分丢失,红军被迫远征。

    一九三四年七月二十三日,中央军委命令湘赣红军为先遣部队退出湘赣革命根据地,向湖南地区挺进,与贺龙同志的红三军取得联系,创立新的革命根据地,并指定任弼时、肖克、王震同志组成军政委员会,任弼时同志为主席,领导湘赣红军行动。八月七日,湘赣军区指挥机关率红十七师、红十八师九千七百余人由江西永新的牛田、关背,遂川的横石,开始向湘南突围。八月十一日,我军冲破了敌人二百多里的碉堡封锁线,到达了湖南桂东之沙田圩和寨前圩,十二日,部队在沙田圩召开连以上干部誓师大会,正式宣布成立红六军团,肖克同志为军团长,王震同志为政委,会后即进行西征。
红六军团经转战湖南、广西、贵州等省,冲破了敌人的重重封锁和包围,于十月二十三日到达贵州印江县的木黄,胜利地和贺龙同志领导的红三军会师。会师的当天继续进发,于十月二十七日到达四川酉阳的南腰界,举行了会师联欢大会。大会后,红三军恢复了红二军团番号。十一月二日,红二、六军团挺进湘西,遵照党中央指示在湘西一带组织发动群众,扩大革命力量,建立红色革命根据地,开展游击战和运动战,借以钳制敌人,策应中央主力红军长征。

    为迅速扩大根据地范围,加强党对根据地的领导,正式成立中共湘鄂川黔省委。一九三四年十二月,省委制定通过了《创造湘鄂川黔边苏维埃新根据地任务决议》,就建立新的红色根据地作出了具体安排。同年十二月七日,贺龙、肖克同志率领红二、六军团攻打沅陵县城,轰动了湖南全省。一九三五年二月五日,红六军团进入沅陵县的火场、七甲溪、大窝坪、筒车坪、军大坪等地(肖克将军就住在火场二房头,王震将军住在明溪口的窝棚溪),发动群众,建立红色政权,成立地方革命武装,带领群众打土豪分田地,播下了革命的火种,使拥有十万余人的沅陵西北部成为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的游击区。

    一、 攻打沅陵城 

    沅陵“上捍云贵,下蔽湖湘”,扼湘西之咽喉,明朝诗人薛瑄以“梯船万里通六诏,五溪烟水下三湘”的诗句形容其地理位置的险要,素有“湘西门户”、“南天锁钥”之称。自古系兵家必争之地,是建立红色根据地的好地方。

    一九三四年十一月,红二、六军团一举攻克永顺县城,继又占据大庸,使国民党反动派闻风丧胆。“湘西王”陈渠珍(任新编三十四师师长,在湘西一带横行霸道,人们称其为湘西王)唯恐湘西重镇沅陵有失,急派戴季韬、廖怀忠、周燮卿各旅迅急驻防沅陵,并委令黄坤覆为沅陵团防督察委员,四处派遣密探,前往与沅陵接壤的永顺、大庸各处地方侦察通敌道路,并督饬区、村镇长派壮丁择要构筑工事,挖断复杂道路,藏匿粮食,实行坚壁清野,沅陵城里,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严查过往行人;城周濠沟交错,沟内遍布竹尖蒺藜,城郊名山头,碉堡密集;还强拉民工抢修城门;沅水河面进行严密封锁,登记审查船工,盘查百姓嫌疑,将离城四十里的常安山一带设置特别镇,委任一贯反共的秦学斌为特别镇镇长,李治齐为副镇长,组织成立“防匪协进会“。强令十六岁至五十岁的男丁编入民团,在离城五十余里的抱木桠设置盘查哨所,如发现红军则以三眼炮为号,沿线各村依次放炮,传递信息。还在城东北据险设立三道防线,第一道防线设在离城八十里的芒洞;第二道防线设在离城四十里的香炉山;第三道防线设在离城二十里的大土堂,提防红军攻打沅陵。

    一九三四年十二月,我西方军(即中央红军)已过箫水,正向全洲上游急进军,红二、六军团遵照中央军委关于“你们应该利用最近几次胜利及湘西敌情的空虚,坚决深入到湖南的中部及西部行动,并积极协助我西方军。首先你们应前出湘西交通经济命脉沅水地域,主力应力求占领沅陵,向常德、桃源方面派出得力的游击队积极行动……”的电令,经过周密部署,红二、六军团主力万余人,在贺龙同志的率领下,自十二月五日从大庸天门山出发,经四斗坪、筒车坪,于六日下午到军大坪宿营。第二天凌晨,全军壮士在村前深溪的岩滩上,进行战前动员。贺龙同志站在队伍的前面,满怀着胜利的信心望着这支征战不息、百折不挠的队伍,操着浓厚的桑植口音进行动员:“攻打沅陵你们有决心吗?”众壮士“有”的回声地颤山摇。随后红军健儿沿深溪出枫香坪,经刘家溪上常安山。国民党沿途哨所关卡的探子望风披靡,无人去放信炮。当红军先头部队到常安山时,伪保长王成统指示保丁准备偷袭红军,当即遭到众百姓的一致反对,于是王率众丁溜跑了。而驻防在常安山一带的国民党军队退至冷水坡,架上机枪疯狂阻击我红军,红军战士个个奋勇当先,以排山倒海之势向前推进。敌人吓破了胆,夹着尾巴逃往城里。下午五时许,红军逼近城北二里许的鸳鸯山、丁公庙一带。这时,设在常安山大地主王成藩家楼上的红军总指挥部,一片繁忙,贺龙同志守在电话机旁,随时听取前沿阵地战斗情报。入夜,红军已经攻占了城北的所有阵地,突破了敌人最后一道防线---城壕。敌人全部龟缩进城,形成了兵临城下之势。激烈的攻城战斗开始了,成串的曳光弹划破了沅陵的上空,嘹亮的冲锋号震荡群山,如急风暴雨的枪声一阵紧似一阵,红军战士已登上城墙,攻打城门。但是敌人十分顽固,加之红军缺乏攻城的大炮,后续部队又不能迅速跟上,因此攻城不克。这次战斗吓得敌人心惊胆战,城内一片混乱,伪县政府的官员们仓惶逃到沅水河中一只大船上随时准备逃窜;盘踞在沅陵的外国传教士也吓得屁滚尿流,拣其贵重物品准备逃遁;县电信局亦逃往南岸的驿码头,致使沅陵当局向省里告急之电讯无人拍发,哀求派飞机来沅陵解围。敌人在向省里求援的电报中这样写道:“十一月(应为十二月)七日午后五时许,赤匪约万余人由大庸方面乘虚向沅陵猛突进攻,已到县城外东北二里许之鸳鸯山、丁公庙一带与驻军激战。入夜,又大部逼进城边,凶狠攻扑,连续冲锋,炮火枪弹如雨,城内屋瓦皆飞,经驻军抢守城垣不断地扫射幸未得逞。我因避免一时锋镝,计本夜移驻河中船上办公……其时电局员司避对河驿码头,因之电报不能,我设法用电话请常德刘警备司令将情形转电总司令,并恳派得飞机……”。湖南军阀何键得信后一惊非小,便四处调兵遣将,前往增援,于八日急派轰炸机数架飞临沅陵上空,并在常安山的马路溪丢下炸弹,轰炸我红二、六军团。同时,陈渠珍受命率部从凤凰前来增援,又令古丈的驻军顾家齐旅,火速增援以抄红军后路,在敌人大军压境之时,红军为了钳制敌人,旋即放弃夺取沅陵县城的计划,于八日清晨,撤出战斗,回驻常安山。我军撤出战斗四天后,沅陵城门仍然紧闭,不准出入。通过这次战斗打乱了国民党反动派围剿红军的部署,达到了策应中央主力红军长征的目的。

    红军在常安山住了两天。常安山的民众家家户户腾房让铺,烧火泡茶,迎接攻打县城归来的红军战士。红军广泛宣传其政策主张,发动民众与官匪、土豪作斗争,把远近闻名的大土豪王成藩的粮仓打开,分走他的粮食,杀了他的肥猪,没收了他的财产,分给农民,农民无不拍手称快。

    十日,红军离开常安山,老百姓留恋难舍,站在村旁路口,目送红军。沅陵高山重叠,溪流纵横,红军每过一条小溪都要解一次裹腿,影响行军速度,村民王成谋、王国顶主动为红军当向导,把红军一个个背过溪,表达人民对红军的深情。
 
    二、 激战不知溪 

    在军大坪村前深溪的对岸,有一条清澈的小溪淙淙流淌,这就是不知溪。它发源于黑岩垴,流程不过十华里,溪岸两旁山峦突起,形成气势磅礴的峡谷,溪前的军大坪是沅陵通往大庸的古驿站,历为军事要塞,左通沅水岸旁的北溶,右达酉水河畔的明溪口。当时国民党在此修有大型军粮仓库,常年有国民党军队驻守,若夺取敌人这一据点,既能解决根据地人民一部分粮食,又可粉碎敌人的冬季围剿。

    1935年正月初四,红六军团千余人在肖克军团长的率领下,由火场出大合坪翻越落坪至丝茅池,因山高坡陡,战马难以下山,又绕道团塔坡,分兵两路:一路从岩门坡沿不知溪右侧山岭抢占制高点——烟屏岩;另一路下山到不知溪中,立即派出便衣侦察队出溪口察看军大坪粮库地形,当便衣侦察队来到溪口外的稻田边时,被看守仓库的国民党军队发现,大声喝问:“什么人?”随即开枪。恰巧这时,赴大庸围剿红军的国民党省军王有英团2000余人,正走到军大坪下面200多米的杨岩坪,守仓库的敌军看到自己的队伍来了,立即派人请求增援。这时,我军便衣侦察队和烟屏岩的主力向敌人仓库一齐开火,弹雨如注。溪中的队伍跑步出溪口,从左侧攀登后垭抢占制高点。国民党省军听到军大坪枪声大作,便飞速前进,一进入到军大坪,立即架起数挺机枪向不知溪疯狂扫射,我军趁敌军立脚未稳,一连两次发起冲锋。                  

    当红军战士冲到仓库前面时,敌人的轻重机枪交织成一道道火网,战斗成了胶着状态。这时,红军一部迂回到不知溪左侧后垭下方时,国民党省军一部在当地恶棍徐思文的带路下,从杨岩坪抄小路爬上了后垭,用手榴弹和机枪向下方红军投掷扫射。我军眼看后垭制高点无法抢占,立即向五虎坪、亮垭一带迂回。可是,五虎坪、亮垭又被敌人占领,手榴弹弹如雨下一般。虽然红军有右侧山岭上的火力支援,但射程太远,对敌人的威胁不大。这时战斗在溪口和发起冲锋的我军战士腹背受敌,经过3个多小时的激战,天渐渐黑下来了,敌我双方撤出了战斗。我军宿营岩门坡,敌人抬着尸体,架着伤兵退宿到曹家村。

    第二天拂晓,我军顺来路回驻落坪、大窝坪一带。在这次战斗中有七位红军战士壮烈牺牲。他们的遗体被当地群众安葬在杨岩坪。每当清明节时,人们常来这里扫墓。一位腿部受伤的红军在战斗结束的第二天被老百姓发现,抢救脱险。两位掉队的红军战士,被当地穷人杨远福接进自己家中,以亲人相待,不料被恶霸土匪李又勤强行带走,以送红军战士归队为名,密嘱手下的四个凶手,将他们带到芦湖溪杨三水碾房内,杀害于荒无人烟的猪槽潭,当地人民将两位红军的遗体掩埋在溪边的两棵松树旁,意味着红军战士的忠魂如青松长在,永留人间。

    不知溪战斗打击了国民党匪军的嚣张气焰。他们虽有两千余众,但已成惊弓之鸟,时时害怕红军袭击,强拉民夫,强迫民众四处砍树,用密密的木桩在周围山头筑起十多个碉堡来安营扎寨,严格检查出入行人,但也挽救不了他们灭亡的命运。王有 三、攻洞分粮与游击队的建立 

    一九三四年,沅陵大旱,稻田几乎颗粒无收。富豪勾结官匪,依仗权势,趁饥荒之年,重收租息。大放高利贷,敲诈勒索,残酷盘剥农民。农民逃荒讨米,背井离乡,或上山挖葛、采野菜充饥。土匪更是横行无忌,他们月黑杀人,风高放火。年三十,人们还在山上躲匪不敢回家。国民党政府一方面到处抓丁、抽税、逼粮、派款;另一方面严禁农民与进入我湘西地区的红二、六军团接触。

    当时的湘西王陈渠珍在向各县的电令中写道:“兹令决定:凡我防区各县民众,所有粮食应一律搬存坚固寨堡之内,或偏僻山洞险要岩穴之中,以免资匪之用……”。
一九三五年二月五日,刚过春节不久,我红军六军团主力来到赤地千里,旱灾极为严重的火场、七甲溪、筒车坪、大窝坪等地。群众有的上山挖葛,有的外出借粮,有的因国民党反动宣传躲进深山。红军进村,满目萧疏。晚上,天寒地冻,露宿在屋檐下。肖克将军和战士们一道露宿在火场的二房头。第二天,军团政治部派五十一团领导贺庆积同志带领战士们上山,一面寻找群众,一面宣传红军是穷人的子弟兵,是打国民党和土豪劣绅的军队。留家的老年人也上山喊话,于是在山上的老百姓都陆续回家了。他们看到红军纪律这样严明,态度如此和蔼,便纷纷向红军提供土豪藏粮的地点。红军为了尽快解决群众的饥饿,立即决定打洞子,取粮食,老百姓听到这一消息,群情激奋,自告奋勇为红军带路。

    驻扎在火场中村的红军集中攻打鬼尸洞。鬼尸洞座落在离火场五华里的悬崖峭壁上,只有仅容一人的贴壁小径。据民间传说,历代黎民百姓为避兵变、匪祸常到洞内隐居,屡遭杀戮而得名。洞中有洞,一洞分三洞,能容千余人。土豪将囤集的大批粮食强逼百姓搬入洞内,砌石封闭,自住洞内,荷枪护守。红军在老百姓的带领下分兵两路,一路爬上洞对面的山头,架上机枪封锁洞口;另一路在连长的带领下沿着小径插入洞口。土豪用火枪、土炮还击,在激战中,红军连长献出了宝贵的生命。战士们奋不顾身,用成束的手榴弹炸开洞口。当场击毙了土豪符开德;活捉了土豪符开宽、张子元、袁成之等;缴获大批粮食、衣物、以及火枪、土炮之类,红军把粮食衣物分给了群众。
驻扎在下寨的红军同当地群众一起攻打无缘洞。无缘洞位于宝子界东侧,系石灰溶洞,洞径约十米,深约十公里,据传一直通到大庸的天门山下,洞里套洞,分风洞、水洞、旱洞,可容数千人。下寨的土豪将所有粮食藏入洞内,并用条石封住洞口。在攻洞战斗中,红军战士在机枪的掩护下,冲到洞门,放置炸药包,一声巨响山崩地裂,石墙迅速倒塌,可洞里仍然障碍重重,数道矮墙堵住进洞的道路,敌人凭队向外乱放枪,无法进去。这时有人提议用烟薰,群众随即取来干柴、辣椒和风车在洞口点火生烟,滚滚浓烟随着风车的转动钻入洞内。可是风洞里的的风又将浓烟吹了转来,烟薰未能奏效。敌人还不断向外放冷枪,一位红军战士下身受伤牺牲,攻洞也因之停止。

    驻在上寨的红军战士,得知土豪在白洋洞藏有大批粮食,便调集兵力攻打,经过几天的激战,终于打开了。洞里堆满了谷、米、荞、包谷和腊肉。红军将粮食分给上、下寨的百余户群众。

    驻扎在大窝坪的红军打开了新家洲罪大恶极的大财主钟福堂和钟绍仪的粮仓,活捉了鱼肉乡里的土豪钟吉凤,并在二月八日召开群众斗争大会进行斗争。进一步鼓舞了广大群众的斗志。

    驻扎在七甲溪的红军,发动二百多群众,打开了荆竹溪土豪符太尊的粮仓,并煮了几大锅饭,附近男女老少有的拿着瓢,有的端着盒,有的提着竹筒参加“吃大户”,至今余文先的家里还保存着当年“吃大户”用的樟木园盒。

    据不完全统计,红军在沅陵各地共打土豪六十多户,镇压罪大恶极的土豪三十余人,分给穷苦农民的粮食达十多万斤。

    为了保护胜利的成果,坚持长期的武装斗争,红六军团政治部在火场粉了一个游击队骨干训练班,参加学习的有三十余人。七甲溪天荆院游击队长杨玉交也参加这次学习。那是在一九三五年的二月上旬,杨玉交受乡亲伞兵重托,牵着一只“阉羊牯”作为见面礼,到火场找肖克军团长,要求筹备成立天荆院游击队的事。他到军团政治部后,一位和蔼可亲的同志问:“你找谁呀?有什么事?”杨玉交回答:“我找肖克,帮我们成立游击队。”“那很好,我带你去。”随即将杨玉交带到肖克同志的住处,只见肖克军团长身材魁梧,脸上挂着慈祥的笑容。那位红军战士把杨的来意告诉了肖克,肖军团长听后非常高兴,忙说“很好!很好!”晚上一同进餐,边吃边议成立游击队的事。第二天,杨玉交参加了游击队训练班的学习。他在短短的几天里明白了建立游击队的意义和方法。之后,军团政治部指派了一位同志与杨玉交一道去组建开荆院游击队。成立的那天,如同办喜事一样,附近村庄的人都来了,杀猪宰羊,庆贺游击队成立。会上宣布杨玉交任游击队队长,杨远庆、熊子春任副队长。后来,这支游击队发展到三十多人,他们使用的武器有火枪、梭标、大刀等。游击队成立之后,就地镇压了一贯欺压人民的大土豪符太光,人民群众扬眉吐气,大家纷纷要求加入游击队,然后在当地和大庸的谢家、邓家山一带开展游击活动,抓土匪、打土豪、分浮财、闹革命,还牺牲了两名游击队战士。

    随着群众革命热情的不断高涨,红色区域的火场、筒车坪等地游击队纷纷成立起来了。当时共建立了8支游击队,227名游击队员。

    火场中村游击队:    队长符光华,副队长符太林,队员11人。
    火场下寨游击队:    队长符显绪,队员12人。
    七甲溪天荆院游击队:队长杨玉交,副队长熊子春,队员38人。
    火场卓溪游击队:    队长周福高,队员45人。
    筒车坪南溪坪游击队:队长符开堂,队员45人。
    筒车坪小北厢游击队:队长瞿占魁,队员16人。
    七甲坪伍家湾游击队:队长金玉辉,队员39人。
    明溪口窝棚溪游击队:队长田在堂,队员21人。

    由于和地相继建立了游击队,人民掌握了枪杆子,土豪劣绅怕捉、怕杀、怕游斗,有的逃进城里,有的躲进深山。可是,他们逃脱不了游击队的惩罚。游击队还为红军带路,筹集粮饷,补充兵源,成了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的一支生力军。英团后在大庸遭到红军歼灭性的打击。

    四、建立红色政权 

    沅陵县总面积约为五千九百平方公里,耕地面积五十二万多亩,而三分之二的耕地,却被不到全部人口十分之一的土豪劣绅所占有。广大劳苦农民不得不租种地主的田地过活。地主以佃三主七的租率来剥削农民。同时高利贷的盘剥也极为残酷。加七、加八甚至加十的利息比比皆是。不少穷人为还债倾家荡产,卖儿鬻女。因此,在沅陵县北部红军驻扎的地区,农民纷纷要求分田分地,废除封建土地制度。红军为满足群众的强烈愿望,在红色区域成立了农民协会和土地委员会,着手进行土地改革。一九三五年二月前后建立农民协会和土地委员会的有:

    火场农协会:      主席符卓敬,副主席符兴明。
    卓溪农协会:      主席周纯庭,副主席符太华。
    茶溪农协会:      主席李九章,副主席李六海,文书李枝湘。
    天荆院土地委员会:委员周回龙,符成渭、杨玉交等。
    中村土地委员会:  委员符光华、符太林、符卓敬、符兴文、符兴前、符兴亮。
    小北厢土地委员会:委员周耀初、符时云、杨祖成。

    在这些地方有的已议田到人,有的已经插牌分田,但由于当时红军受命撤离沅陵,分田被迫中途停止。但当年穷苦农民进行地地革命的情景至今在一些老人中还记忆犹新。

    五、青山处处埋忠骨 

    一九三五年二月,正当我根据地人民与红军一道欢度春节之际,国民党政府调集陶广师、章亮基旅由洪江进逼沅陵,又令周矮子(燮卿)、朱疤子(树勋)、钟光仁、杜道周、徐旨乾等旅紧扎紧打向我根据地中心大庸逼近,湖南省主席何键亲自坐镇沅陵,指挥这次冬季围剿。并在沅陵设置湖南省政府委员出巡办公处,委派高建绪、曹伯闻、彭施涤负责继续指挥围剿红军。强令民众火速修理通常德至新晃段的湘黔公路,并将国民党陆军医院迁至沅陵。一时武陵山区乌云翻滚,辰州城里乌烟瘴气,滔滔沅水呜咽悲鸣。我红二、六军团为了粉碎敌人的围剿,采取集中优势兵力,避实就虚,各个击破的战略战术,狠狠打击敌人。驻扎在我县北部的红军战士受命暂时撤离沅陵县境往大庸集结。这时国民党的清乡团及土豪劣绅对我县红色区的人民进行疯狂反扑,大肆屠杀,无数革命先烈的鲜血抛洒在武陵山区、沅水河畔。

    一九三五年的二月,有两个赤手空拳的红军战士,从大窝坪往火场追赶部队,当走到廖家坪凉亭子桥边时,被当地土豪周凤仙、周龙文、周生才发现,顿起杀害之心,但尾随追去。红军加快了步伐,走到长坪时,迎面来了两个人,这时土豪贮存器凤仙大吼“截住他!”红军见前有“伏兵”,后有追兵,便飞跑到一丘大田塍上,被土豪周凤仙等人捉住。先是一阵乱棍,然后用绳子捆绑拖到长山溪内的硬头包,用马刀杀害,将尸体丢在一座炭窑里。住在附近的穷苦农民周光凤得知后,赶到红军遇害的地方,目睹血迹斑斑的尸首,掉下了悲痛的泪水。然后,挖了一座墓坑,掩埋了两位红军的遗体。解放后,杀害红军的土豪周凤仙、周龙文、周生才被人民政府镇压了。一九六九年,廖家坪的群众在红军墓前立了一块大石碑,以志纪念。

    一九三五二月,家住茶溪松岗的张清山兄弟三人,在自己屋旁,看到一位掉队的红军战士有支短枪,便花言巧语地将红军骗到家里住宿。晚上,他们兄弟三人密谋策划杀害红军。第二天晚上,他们同红军一道坐在火床上烤火,一边喝茶,一边闲聊,突然,张青山拿起锤稻草的榔头朝红军的后脑打去,当即晕倒在地,连击数下,打得脑浆迸出。尸体丢在屋前的麻池里。枪被张青山卖给四斗坪符凤仪,得光洋四十块。

    一九三五年二月上旬,躲藏在火场下寨无缘洞里的土豪,以借粮为诱饵,把拥护红军的符忠畔、符林祥、符先开三人哄进无缘洞。当他们一进洞,各人挨了一闷棍,昏倒在地。这时凶残的土豪拿来凿斧,从三人的脚跟开始,每隔一寸凿一斧,一直凿到大腿,鲜血直喷。然后,又将他们拖到洞外的沙滩上用火枪当靶打,当场打死二人,符忠畔受重伤昏迷不醒。土豪离开后,符忠畔苏醒过来,用仅能动弹的双手吃力地蠕动着。走到山坡上的土豪。回首一看,发现一个没死,便急返回,用鹅卵石将符忠畔的头部砸得粉碎,惨不忍睹。

    南溪坪游击队成立后,狠狠打击土豪劣绅,农民拍手称快。而土豪劣绅却恨之入骨,四处购买枪支,勾结官匪,妄图彻底消灭游击队。一九三五年二月下旬,南溪坪后山觅水溪的恶霸地主王安青勾结省清乡团的马团长,在边山搜捕了两岔溪的游击队员符太文、符太平、符太升。王安青的儿子王昭南觉得只抓到三个赤色分子未解其恨,便又威逼众庄户到南溪坪下方厢捉了土地委员符开清、游击队队员符开云、符太贵、符太生和符太文的母亲周复香,囚禁地边山地主符兴仁家里,捆绑吊打,肆意凌辱。当时家住下方厢的游击队长符开堂去卓溪游击队开会返回家中时,听到这一不幸消息,不顾个人安危,直奔马团长处讲理,要求释放被捕的游击队员。这时叛徒胡世宽当场向马团长交出红军同游击队的联络信,而土豪符世家、符世远、符开炳又“控告”游击队抄了他们的家。符开堂当即遭到扣押。第二天一早,马团长命令部队将被捕的游击队员绑赴小南溪口一丘芋头田里进行处决。这天雾气很大,途中除符太生逃脱外,其余均遭枪杀。六位烈士的鲜血染红了大片田土。

    在那白色恐怖的日子里,游击区的人民并没有被吓倒,他们坚信,有红军将有穷人的天下。因此,处处事事关心爱护人民子弟兵,在武陵山下,沅水河畔,到处传颂着人民群众掩护红军的动人事迹。

    一九三四年十二月上旬,火场下寨的分期农民孙光跃,从桃源挑货返回到上家河时,赶上两个受了伤的年轻红军战士,孙极为同情,沿途关照。当走到桥边河,又碰到了下寨的恶棍符朝兴、符立之、陈克刚等人,他们一道往前走,到古坟岗时,红军处决下寨等地土豪刚走不久,土豪的家属有的还在收尸,同行的符朝兴得知母亲也被红军追跌死的消息后,放声大哭,用仇恨的目光盯住两位受伤的红军。走到漆家河村吃饭时,符朝兴悄悄用土话,对符、陈等人讲,“我要把两个红军引到下寨干掉,为我娘祭坟。”孙光跃听到后,大吃一惊,心想,这条毒蛇又要伤人,决不能让他的阴谋得逞。因此,在吃完饭临走时,孙光跃有意放慢脚步走在后面,并将红军的手腕捻了一下,红军会意,也放慢速度同孙走在一起。这时符朝兴等人已翻过一座小山岭,孙光跃便把符朝兴的阴谋告诉了红军,要两位红军快离开此地,去大庸找队伍。红军听后,感到得流下了热泪,为了酬谢救命之恩,送给孙光跃两块光洋,他不肯要,红军又送两段布,孙仍然不肯收,忙说:“我们都是穷苦人,你们快走吧!”分手时,两个红军向恩人磕了两个头。孙光跃加快步伐赶上了符朝兴,符见红军没来,便问孙,孙回答说:他们两个受伤走得慢,要来的。又走了一程,仍不见红军的踪影,符料知孙放走了红军,一回到下寨,符带人捉孙,逼得孙光跃在七甲溪一带亲戚家里躲藏起来,不敢回去。游击区人民爱护红军的事例不胜枚举,当年流传着这样一首歌谣:“天上白云连白云,园中竹子根连根,河里鱼儿不离水,老百姓与红军心连。”
 
    六、人民踊跃当红军 

    为了补充兵源,扩大红军队伍,狠狠打击敌人,红二、六军团在广大农村进行扩红运动,吸收苦大仇深的青壮年加入红军队伍。当时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湘鄂川黔革命委员会在印发的传单上这样写道:“穷苦农民们!你们年头苦到年尾,总得不到饭饱,这是你们的命运不好吧?不!不是的,绝对不是命运的作怪,而是由于万恶的国民党军阀、土豪劣绅,把你们辛苦一年换来的价值----谷子、麦子、包谷等剥削去了。重租重利,各种捐税的重担,加在你们的身上,使你们贫困到这样的地位,你们解除这一切痛苦,只有拥护红军,加入红军,组织农民委员会和红色农民协会,组织赤色游击队,建立工农自己的苏维埃政权……。”红军每到一村一地,通过向群众宣传红军的宗旨,扩红的意义,使广大群众明白了红军是人民的子弟兵,出现了踊跃参加红军的热潮。

    七甲溪天荆院就有十七人参加红军;大合坪钟吉龙母子一齐参加红军;凉水井史兴双与堂兄听到红军攻打沅陵县城,便从家里绕道,从离城十里的鹿溪口过河,赶到大庸加入了红军;天荆院张会学、张会春兄弟二人,听说火场来了红军,便一起跑到火场要求参军,新兵连的指导员问他们为什么要求参加红军,张会学回答想吃饱饭就来当红军,指导员耐心地教育他们,当红军是为了千百万穷人今后都能吃上饱饭。当时在沅陵各地流传着这样一首民谣:“妻子送郎当红军,家里事你放心。永远跟着共产党,不消灭蒋匪不回村。”从一九三四年十一月到一九三五年十二月,红二、六军团在沅陵地区共扩红一百八十余人。这一百八十余人在保卫根据地的战斗中,在长征途中,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出生入死,英勇奋战,绝大多数同志献出了自己的生命,全国解放时,仅剩下六位同志,他们在社会主义建设时期,继续发扬当年的革命精神,为党为人民忘我的工作着。   

    七、纪律严明传佳话 

    红二、六军团自一九三四年十一月进入沅陵,每到一地一村,都留下很多严格执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动人事迹。有的虽然事隔半个多世纪,人们回忆起来仍然赞叹不已。

   一天傍晚,部队宿营在一个小山村。贺龙同志的住户出工还没回来,他就操起斧头劈柴。房东从地里回来后,看到一位红军在门前为他家劈柴,急忙丢下手中的锄头,上前劝阻说:“红军大哥,您为我们穷人打天下太辛苦了,难为您,快歇歇吧!”贺老总回过头来笑着说:“红军和老百姓是一家人嘛!难为什么呢?”房东仔细端详,这才发现是贺老总,激动而又惊讶地说:“您是带兵打仗的军长,怎么好让您劈柴。”贺老总擦了擦汗,笑咪咪地说:“军长就不应该劈柴呀?军长也是来自老百姓嘛!”说完哈哈大笑。房东大伯激动得流下了热泪。

    一九三四十二月,红军到军大坪住了一晚,群众有的不在家,红军做饭用了老百姓的油盐、柴火,第二天凌晨出发前,每个盐罐里,柴堆旁都放上了铜钱和字条,上面写着:亲爱的老百姓,你们不在家,现留下油盐柴火钱,请收下。一九三五年二月下旬,红军即将离开火场,临走前的一夜,在一家百姓的屋里点了一盏桐油灯,第二天,部队出发了,红军便在灯盏里放上五块光洋,作为灯油费。块块银洋,张张字条体现了人民军队爱人民的光荣本色。

    红二、六军团自一九三四年十一月首入沅陵至一九三五年二月下旬离开,虽只短短的两个多月时间,但在这两个多月的时间里,纵横九个乡(火场、七甲溪、大窝坪、落坪、筒车坪、军大坪、枫香坪、白田、乌宿),打土豪分田地,建立红色政权和人民游击队,大小战斗五次,牺牲十多名红军战士,涌现了很多军民鱼水情的动人事迹。使沅陵北部成为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的游击区。红军播下的革命火种,燃遍了沅陵大地,使沅陵人民从黑暗走向光明,迎来了一九四九年九月十八日沅陵人民的彻底解放。


相关文章

版权与免责声明 | 进入论坛

 
图说分享
· 重庆土家族姓氏与来源
· 湘西州第七期土家族语教师培训班在吉首开班
· 武陵山区土家族方言
· 桑植民歌与土家族源新考
· 酉阳土家语巧传历史
· 沿河白塔传奇
· 土家族个融合的民族
· 来凤乡镇地名的来历

土司制度

土家民歌龙船调

武陵土家人

土家族露天博物馆
· 梯玛 土家族纠纷的调解者  
· 土家巫术是本民族历史文化的载体  
· 土家族白虎崇拜与文化心理探析  
· 张家界市土家姓氏源流综述  
· 土家语正式进入中国文字博物馆  
· 祖传土家语言  
· 土家族原始宗教信仰对土家族的影响  
· 湘西人讲“逮”头  
   土司制度流变、遗存及保护利用探析
   湘西土家族认证的历史记忆
   土家族虎图腾的传说
   土家族族别符号体系的构建和传播
   “毕兹卡”考释
   土家族的姓名
   土家族的族源问题和湘西州土家族的由来
   民族识别及我国民族识别的基本原则
关于我们 |  网站介绍 |  管理团队 |  申请链接 |  欢迎投稿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大事记

版权所有:土家族文化网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菜户营2号楼6单元601室 
技术支持:北京瑞武陵峰文化发展中心    服务热线:15811366188   邮箱:tujiazu@vip.sina.com    
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或书报杂志,版权归作者所有或者来源机构所有,如果涉及任何版权方面的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京ICP备13015328号-2号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50059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