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土家族文化网  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土家概况 》 宗教信仰
从土家族三类母题看其创世神话
                        作者:武瑞翔  信息来源:湖南社会学网    


    “土家人原生态的文化还剩下多少?土家人对自己的历史、语言等文化又还知道多少?”或许我们只能抱悲观态度,对今天形成这一状况的原因也许可以探一深浅。笔者认为土家族的诸多创世神话最能解释这一原因,因为它们反映出了土家族的民族意识和精神。

    土家族没有文字,只有语言。今天一些语言学家为了对土家语进行研究,将其拉丁化,一些词汇被拼写出来,土家语才有了书面的保存。正是因为只有语言,没有文字,土家族的历史、神话等文化一直以口传的形式被保留下来。其中参与“口传”形式的一个重要角色就是“梯玛”(巫师)。这群人不仅传承了土家族的历史文化,还将不同时代的背景特色融入到神话中,土家族的创世神话于是存在多元的解释。从地理环境上来说,土家人长期与汉人合居,使得土家族的文化大量地吸收了汉族文化,不仅如此,土家族的文化熔炉甚至还吸收了国外的文化。

  这样的文化大胃口让土家人人丁兴旺,今天,土家族形成了南北两个方言区,不同地区在语言特性和文化传统方面也有差异,所以对于其创世神话,不同地区也有不同的说法。本文为了探求土家族整体的民族精神,将其神话以一个整体来分析。文章不揣浅陋,是为初步探讨,祈望方家指正。
   
    一、在分析创世神话之前,首先要对“创世神话”有一个概念上的解答。

  “创世”,意即“有一个创世者与某些被创之物”,“意味着某些东西第一次被神性的创造者创造出来。”[3]世界上所有民族的神话,几乎都是以人类、宇宙和文化的起源作为其主要的题材。每个民族也几乎都必须借助于创世神话解答三个基本问题:

    1. 是谁用什么方法创造了世界?(宇宙起源论)
    2. 是谁用什么方法创造了人类?(人类起源论)
    3. 是谁用什么方法创造了文化?(文化起源论)

    依此,日本著名神话学家大林太良先生将神话分为宇宙起源神话、人类起源神话、文化起源神话,并且指出这三大创造神话群之间有着密切的关系,如有关天和地的神话、天体与其它自然现象的神话、洪水神话和其它大劫难神话,都是属于宇宙起源论或宇宙起源神话的一个部分,但大劫难神话中只要有说明人类起源的内容,就属于人类起源神话。在有关远古状态的神话中如有说明远古文化起源的内容,它就属于文化起源神话。宇宙起源神话绝不是孤立的,它只是起源神话一种,即使在同一文化中分别讲述宇宙、人类和文化三种起源神话,它们之间也不是了不相涉的。

  本文所讨论的是大部分是宇宙起源神话,即狭义上的“创世神话”(下文要讨论的三个母题是狭义的),只包括天地开辟。

    二、笔者从文本上得知的土家创世神话大的母题至少有三个,这几个母题中有土家人自己的神话特色,也有其它各种不同的神话特征。

  被董珞先生认为最古老的一种是湘西北保靖县著名梯玛向宏清用土家语唱的一首神歌:

    “没有天,
    梦一般昏沉,
    [啊尼!]
    没有地啊,
    梦一般混沌。
    没有白天,
    梦一般什么也辨不明。
    没有夜晚啊,
    梦一般什么也分不清
    [啊尼!]
    绕巴涅啊,
    他把树搬上肩,
    惹巴涅啊,
    她把竹扛上身。
    [那尼!]
    大树连蔸,
    [那尼!]
    大竹盘根。
    传说大鹰也来帮忙,
    传说大猫也来相助。
    大树飞起做支柱,
    大竹飞起把天撑, 
    大鹰展翅横起身,
    大猫伸脚站的稳。
    [啊尼!]
    天开地也开啊,
    天成地也成。”

    这则神歌似乎有盘古开天地的味道,董珞先生也举出了六大理由证明这是最古老的,然而笔者认为这六条理由并不充分。

  第一,用土家语吟唱并不代表其古老性,要知道,在土家族自治区,会土家语的不仅梯玛一人。况且,根据北京师范大学的博士生林继富的研究,一个人对神话或故事的回忆,在不同的时间段是不一样的,我们当然不能从细节上希冀一个梯玛的回忆一生都是不变的。

  由此看来,第二个原因“出自大巫之口”也并不是有力的理由。

  第三个理由——“用了土家名绕巴涅与惹巴涅”(在土家语中,绕巴涅意为弟弟,惹巴涅意为姐姐)也不能代表其古老性。土家族有自己的神叫“墨贴巴”,意为天神,如此地位高的神没有出现在创世神话中,是让人生疑的。

  第四,该诗没有沾上儒、佛、道的成分是因为神歌太为简短,从内容上来说,只是简单完成了开天辟地的部分。

  第五土家族创世神话中未有儒、佛、道的成分的神话还有“卵玉创世”,“鹰公公和佘婆婆”等,怎么能说这一则神话就是先于其它神话呢?

  第六,此神歌中姐弟开天辟地,鹰、猫的形象反倒说明,在神歌形成时,姐弟成双的概念,鹰、猫、竹木等早已成为土家神话的象征性事物,神话体系在此已经成熟,如何说它是最古老的?所以,笔者认为,这首竹木撑开天地的神歌不会是土家创世神话中最古老的。
    
  第二个母题是以张古老和李古老为代表的制造天地说。这一神话的人物在有些地方叫张国老和李国老,也有张古老和李古娘的说法。二人制天地说大致如此:由于种种原因,张古老制造天,李古老制造地。张古老很用功,李古老却睡着了。等到张古老将天制好了,李古老也醒了。李古老看天已经制好,就匆匆忙忙将地造好,地或者由于李古老的慌张,或者由于天小地大合不上,于是成为高低不平的大地了。这个母题完全带有道教的印记,张古老和李古老的原型是张果老和李果老,其中神话中李古老拐杖的存在就是明证。

  另外,在湘西的一些方言中,“古老”与“果老”是同音的,“张果老”被叫做“张古老儿”。可见,这一则创世神话是在道教传入土家族中才形成的,时间不可能在明朝以前。像这类宗教仪式的创世说法还有一些,如借用佛教的观音菩萨来说明姐弟二人生下人类的正当性等。土家族深受道教与佛教的影响,是一个佛道不分的民族,宗教类的创世神话要等到佛道二教传入鄂、湘、渝等地才有,所以这也不属于土家族原生态的创世神话。

    最后一个母题是卵玉创世。这一个故事如盘古开天地一样,只是卵玉从蛋壳中出来,喝虎奶长身,吃铁块添劲,是用箭射开天地的。这种盘古开天辟地式的神话显然是受汉族的影响。“铁块”表明土家族在此时已广泛使用铁器。土家人与汉族人的相融时期已经很难考证,明朝规定“土司必须学习汉文化才能承司位”的政策,但我们也不能因此得出这则神话在明朝以后才出现的结论。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不是土家族原始的创世神话。

    以这三个母题为基础,土家族借用宗教形式,借用以汉文化为主的其它文化不断丰富其创世神话。即使在今天,这种过程也没有停止。在丰富其文化的过程中,土家人有了自己的“文化商标”,其中“马桑树”这个名词出现的最多。除此之外,竹木、鹰、猫、蛙等植物、禽兽、鱼鳖等一系列的事物都成为土家创世神话的特色。马桑树最初始的神话是青蛙吞日的神话,青蛙由于跳到马桑树上吃了二十个太阳,被洛英(又译“罗衣秀”)发现了,洛英将马桑树打弯,青蛙够不着太阳,马桑树由此也弯弯曲曲不再长高了。竹木之所以成为土家族创世神话的成分,是由于远古的巴人“由大巴山经巫山到武陵山,山中多竹木,立地而参天”,所以竹木也成为了一种象征性的事物。马桑树和竹木等植物都出现在诸多土家神话中,可见,“竹生系统”的神话文化系统的出现,已表明土家人已有了一种自我认同感。作为一个中部的少数民族,虽然其神话未成体系,而且真正意义上的创世神话已难寻踪迹,但是其神话特征已完全能反映自己的民族意识。

    三、分析土家族的创始神话,要结合土家族的历史。

  土家人的祖先是羌族。古代的羌族是“所居无常,移随水草,以为牧为业”的牧羊人族群。战国时代,秦国的奴隶无弋爰剑,逃入三河(黄河上游、赐支河、湟水),教羌人放牧牲畜和耕种,羌族开始了农畜并行的生活。后来,秦国向西边开疆拓土,西逐诸羌,逼使羌人向西南、西北逐水草而居,到处迁移。秦汉时代随畜南迁,其中一部份羌族由西北陜甘南下,进入青藏高原,与当地原住民族融合而形成了藏族。继续南下的羌族进入云贵四川,形成了今日的土家、纳西、彝族、景颇、独龙各族。

  所以,在土家族的创始神话中有一个“竹生系统”,这种竹生系统里包括若干的生物:虎﹑鹰﹑竹﹑马桑树﹑青蛙﹑龟、鱼等。然而,竹生系统是创世神话派生出来的,狭义的创世神话要解决的是谁用什么方法创造了世界(宇宙起源论)?土家族的创世三类母题都在试图回答这个问题。 

    第一类姐弟创世神话十分有土家族的特色,还有撑天式的神话,还已经有了“竹生系统”的文化商标。天柱神话普遍流传在南方民族中,西南的氐羌族群习见金银铜铁柱。这样看来,第一类母题的的创世神话明显受到古老羌族的影响。对于创世神话中的姐弟角色也是也是值得学者们深究的。

  土家人本来是没有汉人重男轻女的观念的,创世神话中的卵玉就是一位女性,李古娘也是一位女性。在人类起源的故事中,姐弟二人共同造人而非一位神在造人的故事特点也属于土家人的独特观念。太阳是一位女性的化身,而月亮才是男性的化身,这也足以反映土家人对女性的尊重。最重要的是,土家神话中反映出人的色彩较多,而神的色彩较少,即使是有宗教色彩的神话也是这样。观音菩萨等神的角色只是为了满足人们的愿望才被借用过来。上文已提到的第一类创世母题就是绕巴涅与惹巴涅的开天辟地,而非某一个神的创世动作。

  神在土家族中的神话中并不具有权威性,只是在故事中为了满足其情节需要的配角,孩子们为了母亲“想吃雷公肉”一句话而去捉雷公的大胆,反映出土家人的一种人本主义。姐弟的双角色常出现在土家神话中,甚至有他们结合生下人类的神话,这是否反映了土家族崇尚姐弟恋?其实不然。虽然常有“十八岁大姐三岁郎”的埋怨故事,但这不是真正的重点。真正的重点在于土家族的语言特性。

  在湘西,土家人常将女子称为“姐儿”,而“妹儿”的一般只是用于自己的亲生姐妹。这两个名词的范围与用法是不同的。在土家情歌中,我们常能听到的是“姐儿”一词,而非“妹儿”一词,不是姐弟恋的情歌,而是一种语言习惯。这种习惯应该来源于姐弟的造人神话中,此时的姐弟是亲生姐弟,在湘西一带叫“姊妹”,这种“姊妹”专指姐弟,而非姐妹。然而,受“姊妹”的文化暗示,土家人将其文化艺术中常用到姐弟的角色,乃至后来的情歌大多只有姐弟,而非“兄妹”的角色。笔者认为土家人不反对姐弟恋,但是也不崇尚姐弟恋。不然,其中部民族开放的文化心态是不可能有的。“姐弟”在土家族中只是一种“男女”符号,而非真正的姐弟,这是需要正名的。

    第二类母题是天地扣合类型的神话,以张古老和李古老为代表的制造天地说讲述天造小地造得大,天盖不住地,于是将地挤皱,出现高山平原河谷等地貌,天盖得住地。这类神话其中包含三个成分:a.原始的世界是天小地大;b.把地弄皱;c.出现山河平原等。这些顺序不变,而 c 是神话的中心,主要在描述大地凹凸不平地貌的来源。张福三先生认为把天造小了,地造大了,只好把地缩小才相合的情节,这些材料表明在土家原始先民的心目中,天就像一顶硕大无比的盖子罩在大地上。这是对古代盖天说的宇宙观的最形象的描述。既然天像盖子一样罩在大地上,那么就必然派生出各种天梯的神话内容。天既像一个盖子,这个盖子为什么又不掉下来呢?因此除了天梯之外,还派生出天柱、打柱撑天、补天之类的神话。这类神话的重心是大地,也就是天为辅地为主,解释大地地貌的形成,所以派生出其它情节,这应是初民宇宙空间观使然。
 
    第三类母题是宇宙卵的母题。古人宇宙卵观念出现的原因,学术界没有定论。流行的看法是:因为天穹和太阳、月亮都是圆的,很像鸟卵,而鸟卵能长出生命,因而古人就把它视为宇宙的母体。[12]宇宙卵是创世之前的整体和一的象征,是一种浑沌的状态,一切的创造都由此开始,世界的创始被象征是宇宙蛋的破裂、分化,这也同属于由一分裂成二,二生万物的创世方式。陈建宪先生认为,“宇宙卵”母题在神话中的普遍性,以及蛋作为超自然生殖力象征在民俗中的广泛存在,说明将“卵”看作万物起源的思想,具有原始思维的特征。在初民思考宇宙万物起源的过程中,已经观察到了鸟类和爬行类卵生动物的繁殖方式,并且直接受到其启发。按照原始思维的规律,他们很容易得出“卵是一切生命之源”的观念。在认为“万物有灵”的初民心目中,宇宙和天地万物皆有生命,因此,许多民族的创世神话中,就不约而同地出现“宇宙卵”母题。
 
    土家族的三类母题其实都在回答一个人类一直在思考的哲学问题:时间和空间从哪里开始?这或许是人类思维的共性。浑沌即是开辟之前没有时间的状态,黑暗是没有空间的状态。笔者认为,混沌其实已经表明了天地已经存在,而后来的或神或人的动作,只是给予世界一个完整的秩序。因为,创世神话总是表明,创世完成时,造物主心理上终于舒坦了。如第一类母题的“天开地也开啊,成地也成”;第二类的天一定要和地大小相配,不然似乎认为创世的行为没有价值的神话心理,第三类的“灵”从卵开始,这个“灵”在诞生之后开始了第一类的创世母题。笔者认为,创世神话的“天地是否在造物主之前就已产生”这一问题是值得学者们深究的。 

    “神话是人类童年的梦”,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创世神话。从发生学来看,人类对于宇宙世界的好奇,并希求得到解释,在思维能力达到较高水平以后才有可能;或者说,人类具有追溯宇宙以及自身起源的智力时,已经是原始思维进入到比较发达的阶段上的事了。从这样的观点出发看神话,宇宙起源神话或开天辟地神话,自然是与人类较为发达的思维能力相呼应的。

    创世神话是一切民族的神话中最为普遍的主题,它企图回答世界是怎样产生的等问题。因此,这些神话故事常会去追溯人类最早的历史,虽然原始人类对这个问题所能作出的回答不可能是一种科学的回答,但他们也能告诉我们原始人在这个重大问题上的看法:从宏观到微观,从客体到主体。所以较原始的民族没有创造宇宙或解释宇宙结构的神话,因为他们会思考到最迫切的现实问题:我从哪里来?由此产生人类起源神话。人类的起源神话开始丰富的时候,再去思考他们生存的那片土地是怎样产生的,最后产生宇宙神话,当宇宙神话丰富的时候,对是“谁用什么方法创造了文化”这一问题的解答也就开始丰富了,各种化生系统渐渐产生。

    综上分析,笔者总结出如此的结论:土家族创世神话纷繁复杂,其河海不择细流是一个显著特征。不过,这些创世神话都有自己的源头,或许有些源头不是土家族自己的,但是流传到今天的创世神话中,我们已经看到了土家族文化的“竹生系统”,在这一系统中,我们可以发现,土家人对女性的尊重,对人的尊重,这些民族意识正是使土家族敞开胸怀,积极吸收外来文化最根本的因素,也是今天土家族能发展成为如此大团体少数民族的重要原因。

相关文章
·蕨粑的传说
·土家族“不见哥哥,只见斧头”的传说
·土家族的“初夜权”风俗
·张家界土家向王天子的传说
·土家姑娘的裤脚为什么是红花边
·土家地区来凤民间的地龙灯传说
·土家人与狗
·黔江土家风俗民间故事集锦
·土家族何老司斗龙的故事
·景阳土家族民间故事中的小人物

版权与免责声明 | 进入论坛

 
图说分享
· 重庆土家族姓氏与来源
· 湘西州第七期土家族语教师培训班在吉首开班
· 武陵山区土家族方言
· 桑植民歌与土家族源新考
· 酉阳土家语巧传历史
· 沿河白塔传奇
· 土家族个融合的民族
· 来凤乡镇地名的来历

土司制度

土家民歌龙船调

武陵土家人

土家族露天博物馆
· 梯玛 土家族纠纷的调解者  
· 土家巫术是本民族历史文化的载体  
· 土家族白虎崇拜与文化心理探析  
· 张家界市土家姓氏源流综述  
· 土家语正式进入中国文字博物馆  
· 祖传土家语言  
· 土家族原始宗教信仰对土家族的影响  
· 湘西人讲“逮”头  
   土司制度流变、遗存及保护利用探析
   湘西土家族认证的历史记忆
   土家族虎图腾的传说
   土家族族别符号体系的构建和传播
   “毕兹卡”考释
   土家族的姓名
   土家族的族源问题和湘西州土家族的由来
   民族识别及我国民族识别的基本原则
关于我们 |  网站介绍 |  管理团队 |  申请链接 |  欢迎投稿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大事记

版权所有:土家族文化网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菜户营2号楼6单元601室 
技术支持:北京瑞武陵峰文化发展中心    服务热线:15811366188   邮箱:tujiazu@vip.sina.com    
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或书报杂志,版权归作者所有或者来源机构所有,如果涉及任何版权方面的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京ICP备13015328号-2号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5005973